一骰一面

一个生命,

就是宇宙的一面。

 

假如你发现自己被一个渣男(或渣女)欺骗,那么你是否还相信他(她)当年与你的海誓山盟?你是否选择将其从记忆中彻底删除?

想起这个问题,是在朋友的朋友的首饰工作室,我为妈妈定制生日礼物。工作室主人提及最近收到一个被女主退回的求婚戒指,背后正是某个关于“始爱终弃”的故事。

女主角选择此刻不再相信那枚戒指。那么,她如何看待当初自己对戒指的相信?假如将来她又收到求婚,是否不再有心境相信任何一个男人?

这个话题,是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这一更大命题的小小变形。显然普希金的答案至少不令伤痕累累的人们信服:“不要悲伤,不要心急”不像是一个实用主义年代的有效解决方案。

理工宅男如我突然对“情感主题”产生兴趣,是因为我发现背后有一个好玩儿的模型。

先说我的答案:

1、女主角应该选择相信当年男主角求婚时是全心全意(100%)的;

2、假如再遇到被求婚,女主角仍然应该相信新男主角当时也是100%真心的;

3、但是女主角应该意识到,男主角100%的这一面,只是他其中的一面。

用一个骰子来打比方吧:

1、当年男主角求婚时,相当于抛出了一个“六”,这个“六”是真实的;

2、新男主角又抛出了一个“六”,女主角不应该因为曾经遇到渣男就怀疑眼前骰子的这一面的真实;

3、女主角应该从渣男那里学会男人有好几面,就像骰子有6面,眼前抛出来的“六”这一面,当下是100%的,整体而言可能只是1/6。

从认知的角度,兼容100%和1/6,不是容易的事情。

 

《最接近生活的事物》一书里,詹姆斯.伍德说自己的小说家妻子在给朋友的信里写道:

“人生的故事非常奇特,它没有形状–或者更精确地讲,它只有当下–直到终结出现;到那时,整个轨迹突然清晰可见。”

既然骰子启发了人类思考概率,既然概率可以用于描述不确定的事物,那么我用骰子来建模,描述我们没有形状的人生故事中最模糊难辨的情感话题,也许是个聪明好玩儿的想法。

建模之后,我们就能大致描述一下人们对100%和1/6的态度和类型:

A类型:相信100%,不相信1/6;

这类人黑白分明,认为一个人要么是好人,要么是坏人;

B类型:相信1/6,不相信100%;

这类人早早洞察了世事,看穿看透,有一点儿早熟的世故;

C类型:既不相信1/6,也不相信100%;

这类人怀疑,怯懦,自哀自怨,一会儿相信一切,一会儿憎恨一切;

D类型:相信1/6,也相信100%。

这类人既能理性地理解这个世界,又一直守护着自己童真的一面,愿意信、而不迷,能够爱、且只因为“我能”。

骰子是一个隐喻,生命柔软而无形,骰子坚硬且结构分明。

可是,舞动的骰子,多么像我们的人生?

骰子暂时呈现出来的一面,是我们的当下,看似万物确凿,其实暗潮涌动,处处都是未知,一切悬而未决。

兼容100%和1/6,是因为我们体验生命理解生命在维度上的差异而造成的。

人类只是时间河流之中可怜的浮游动物,我们只能感知当下这一点点没有大小的时刻,我们的自我意识也许只是这许多个没有大小的“此刻(幻觉)”串联在一起的幻觉之上的幻觉。

我们无法像上帝那样俯瞰自己的一生。

詹姆斯·伍德说:

“但是,如果这种能直观生命整个过程的能力如上帝一般,那么它同样包含着反抗上帝的苗头在内:一个人的一生一旦走完,走到了终点,仿佛压扁在日记本的一页页里,它就开始变小,开始收缩。”

慢,别那么早压扁岁月,我还小……

兼容100%和1/6,就像我们既要扮演与命运抗争的“自我”而与上帝对抗,又要假扮上帝以获得无所不能的观察和叙述。

这很难。

人生最大的遗憾,何止是海明威说的“是一个人无法同时拥有青春和对青春的感受”,我们的整个一生都在时间的迷宫和意义的虚无之间笨拙地穿行着

 

将时间的概率与空间的概率做一个置换,有助于帮我们去相信:

当眼前那个未来可能成为渣男的家伙为你献上求婚戒指的时候,他是100%真心的。

没错,也许他除了现在这一面抛出来的是个“六”,其它的5面全都是“一”。可是,因为时间的唯一性和现实空间的唯一性,刚才抛出来的“六”,100%地占领了那个瞬间。

再假如,那个未来有一万面可能抛出“一”的家伙,他刚刚抛出一次让你心神不定的“六”,世界就毁灭了,渣男的一万种可能性被消除,那个“六”不就变成100%了吗?

这不是荒唐的假设。很多好人其实并非那么好,他们只是装够了一辈子。

让我把这个被过于放大的“一期一会”的概念,拖回到现实尺度。

一期一会是一个源于日本茶道的成语,意思是在茶会时领悟到这次相会无法重来,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相会,故宾主须各尽其诚意。

  • “一期”为佛语,指人的一生;

  • “一会”则意味着仅有一次相会。

一期一会与“瞬间”概念有关。每个瞬间都是一生一次的机会,当下的时光不会再来,须珍重之。

我在下围棋中对“一期一会”深有感触。每一手棋都应该被认真对待,每一个对手都不能掉以轻心。

就像选择是否相信献上求婚钻戒的男友,下围棋时最好相信对方是和你旗鼓相当的棋手。

觉得对方弱而掉以轻心,假设对方强而孤注一掷,二者都会令自己加速失败。

有人评论全盛时期的克林顿,说他有一种天赋:每一个和他对话的人,不管身份高低,都会感觉被他置于宇宙的中心,被100%地关注着。

类似的说法,还有乔布斯与人交流时,对方感觉似乎被激光照射,而一旦移开则像掉入黑暗里。

“一期一会”也常在武道中出现,警醒来竞技者在面临生死关头没机会“再试一次”。

所以,不管遭遇了多少渣男渣女,也别轻易总结“天下男人(女人)都是样子”,在那个瞬间,假如你看见了滚动的骰子落在“六”那一面,选择100%地相信他(她)是真心的。

这是最优解。

但,只是在那个瞬间。

 

最后

我无意亦无能将本文变成一篇情感攻略,但是从完备性的角度,请允许我将以上话题做个逻辑完整的交代:

1、每个瞬间都是真实的。每个骰子在某个瞬间所呈现出来的那一面,在那一刻都值得100%相信,并且那个瞬间一期一会,此生不再来;

2、兼容自我体验的100%上帝视野的1/6。要知道,这100%只是骰子的1/6,勿以小样本而轻易对骰子作出全面描述;

3、做一个假设,然后继续扔骰子,获取新信息,验证这个假设。贝叶斯定律可以帮助你,无需扔出一个人所有的面(这个数据远大于6),就可以大致对其做一个判断;

4、由于人不是骰子,一个只有1/6面是“六”的他(她),可能在你的信任和鼓励下,努力让自己在更多的瞬间留在这一面,甚至装够一辈子。这就是“自我指涉”和“反身性”的话题了;

5、像一名职业的棋手,不管对手如何,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以一期一会的态度面对每个瞬间,和对方是否如此无关,这样做很酷。

就像《火星救援》的男主角说的–“每天,我都会去外面看看一望无际的地平线,Just because I can.”

以上五点,倒过来看,也有一个了不起的逻辑:

假如一个人在某个瞬间只抛出了“一”,别因此对他(她)关上你的大门。

某位朋友对你冷漠,也许只是因为他最近有些麻烦;外卖员没能及时送来你的午餐,或许是因为遭遇了堵车;孩子闷闷不乐不愿学习,或是因为某件大人觉得很小的事儿对他而言是天大的事情。

“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上面这段小说里的名句子,也许可以稍加改编:

请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机会扔出自己人生骰子最美好的那一面。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8APxH0kMDWbJDSlm7FpaYg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