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美,脾气很大?

◎作者 | 梦清

◎来源 | 金角财经(ID:F-Jinjiao)已获授权

黄光裕回归一年,国美没有出现奇迹,反而陷入麻烦。
 
最近,因与惠而浦之间的欠款“罗生门”,国美再度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而就在不久前,还曝出国美员工殴打美的员工的新闻。
 
以卖家电起家的国美,却频繁与家电企业发生冲突,这多少有些令人费解。
而更让人好奇的是,国美交出黄光裕回归后的首份成绩单,曾经的“国美教父”究竟能不能带领国美东山再起?前有苏宁折戟,如今国美饱受非议——外欠合作方账款,内欠员工工资。黄光裕推行的“变革”,到底带来了什么?而这一年里,国美又发生了什么?
国美,脾气很大?
欠款纠纷
近日,让国美再次被大众关注到,是国美零售全资附属公司国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美电器)与惠而浦的纠纷。
 
4月25日,惠而浦发布公告称,截至2022年3月31日,国美电器共欠惠而浦8700余万元的应收货款,扣除预提折让折扣的净应收则为8200余万元。
 
此前惠而浦接连4月24日、25日两天致函国美电器要求其支付相应货款,但国美电器没有对此做出明确回应,因此惠而浦决定将从公告之日起终止与国美电器的合作。
 
与此同时,惠而浦在公告中指出,2019-2021年,公司来自国美电器的销售分别为1.51亿元、0.98亿元、0.80亿元,呈逐年下滑趋势。2022年截至4月25日,国美电器来自惠而浦的销售收入仅为881.30万元。 
国美,脾气很大?
来源:国美声明全文
国美的回应很快。4月26日凌晨4点,国美电器通过微博发布声明表示,惠而浦所述情况与事实严重不符,国美电器不存在延期支付货款情况,此次事情的责任全在惠而浦:
 
——因为惠而浦在公告中提出的8700余万元的应付账款,未按照合同约定扣减应付国美电器的各项款项。4月24日以来,国美电器多次催促惠而浦积极对账,但未获回应。
 
国美当时还在公告中硬气地说道:欢迎积极对账。
 
此外,国美电器还在公告中指出:“2021年以来惠而浦管理混乱,对销售人员管理松懈、空岗位现象严重,资源投入浪费,服务口碑下降,导致销售下滑。”
 
国美电器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惠而浦在国美电器销售不利,是惠而浦自己的锅。
 
最后,国美祸水东引格兰仕。其长长的一段话翻译过来就是,此前格兰仕不顾国美的劝阻在国美渠道投入了超过其经营能力的货物,最后没卖完还找国美要不合理的补贴费用,因此制造了此次事端。
 
截至发稿,格兰仕、惠而浦还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国美与惠而浦,孰是孰非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对国美来说,这样的声明无异于已经与惠而浦及格兰仕闹掰,作为家电渠道商,与自己的供货商闹成这样恐非理性,而且就在几天前,国美还与美的的员工发生冲突。
 
美的一气之下宣布全品类即日起全面撤出国美济南分部,撤回全体国美济南分部美的中国区域派驻导购,暂停全品类向国美济南分部发货,其他本次案件相关由法务落实直接责任。
 
实际上,近两年来,国美不断陷入舆论“漩涡”——前有员工吐槽国美加班氛围开始加强,后有国美通报员工上班“摸鱼”,这些颇具坊间谈资的新闻,或多或少让外界感受到国美的焦虑。
 
然而最令外界关注的还是国美拖欠合作方的账款及员工工资。2022年4月2日,根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国美共拖欠十几家真快乐APP代理商的货款的款项在2000-2500万元。
 
而在脉脉社交媒体平台上,有国美控股员工的发帖称,国美已连续两个月只发了50%的工资,后在4月19日更新表示,国美新调整了员工的薪资结构,且将发薪日期从15日调整至25日。
国美,脾气很大?
来源:脉脉截图
外欠合作方账款,内欠员工工资,国美到底是怎么了?
国美,脾气很大?
“真快乐”,不快乐?
2021年2月16日,农历春节后港股市场的第一个交易日,国美零售股价大涨33%,迎接黄光裕归来。
随后,黄光裕以国美创始人的身份发表讲话:“力争用18个月的时间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如今,距离黄光裕说出这句话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国美零售也交出了一份成绩单:
 
2021年全年,国美零实现销售收入约为人民币464.84亿元,同比增长5.36%;净利润亏损人民币44.02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69.95亿元也有所收窄。同时截至2021年底,国美零售资产负债率降至78%,经营现金流转正。
 
但正如国美零售高级副总裁方巍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表示的那样,“公司全年数据虽然向好,但并不是很亮眼,管理层对本期的业绩并不是很满意。”
 
一个最能反应对市场对这份成绩单期待的是国美的股价和市值。截至目前,国美的股价已经跌至0.33港元/股,相比黄光裕正式获释后,国美零售股价2.55港元/股的巅峰时期,国美零售一年多暴跌87%,损失近750亿港元。
 
但凭心而论,过去一年多来黄光裕也不是没有做出变革。
 
过去一年多来,国美最引人注目的动作是在2021年初将上线多年的“国美在线”更名为“真快乐”,定位为娱乐化电商门户,全力进军全品类电商市场。
 
“真快乐APP是娱乐化、社交化的零售新物种。致力让用户享受超多有趣、实惠的互动玩法,和全品类超低价真选好物,充分体验充满美好快乐的购物过程。”国美零售CFO方巍曾表示。
此外,为一举打开线上零售市场的局面,国美在人事层面上动作不断。2020年8月,向海龙加盟国美,担任国美线上平台公司CEO;同年9月,国美宣布向海龙为国美零售控股执行副主席,兼任国美在线CEO。2021年下半年国美又从阿里挖了曹成智、胡冠中和丁薇三人。
 
根据国美零售的财报,截至2021年底,真快乐APP日均活跃数上涨到300万,SKU数接近200万,合作商家则增长到6000家以上,服务会员超过2.4亿人。
虽然表现尚可,但对比阿里、京东、拼多多等月活过亿的零售电商差距明显,“真快乐”其实没有那么快乐。
 
而隐藏在真快乐这份成绩单之下还有几层隐忧:
 
首先是管理层的动荡,任职不到一年,向海龙便从国美离职。而在过去一年,国美出现了多次人员动荡,包括19年“老臣”张德炬离任电器公司CEO等。根据公开报道,阿里系3人也只剩担任“真快乐”COO的丁薇在位。 
 
而在黑猫平台上,用户对真快乐的投诉多达2556条,涉及的内容主要有不发货、不退款、延迟发货、真快乐豆无法使用等内容。
国美,脾气很大?
来源:苹果手机商店评论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黄光裕夫妇先后通过两次减持已经累计套现超2.5亿港元。作为国美零售实际控制人,黄光裕夫妇在实施减持之前,国美并未作出过任何信息披露和提示。
 
但无论如何,这再次打击了市场对于国美的信心,毕竟如果掌门人对前景抱持有信心,很难解释如此频繁而大额的减持。
国美,脾气很大?
时代变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英雄远去不自由。
人生大起大落的黄光裕,对这句话一定会有更深刻的理解。
 
在入狱之前,被尊称为“商业教父”,曾在2004年、2005年和2008年三次登顶中国首富之位。
 
曾有好事的记者问他这个首富是不是花钱买来的,黄光裕颇为凡尔赛式回答:
 
“我烦死胡润了,还给他钱?他这个榜单是个‘通缉令’,谁上谁倒霉。”
 
没想到一语成谶,在2008年的高光时刻之后,黄光裕就迎来了人生的低谷,陷入长达十来年的牢狱之灾。
 
而这失去的十年,正是中国电商行业飞速发展的十年,也是线下零售商走向没落的十年。
 
以老对手苏宁为例,2021年业绩预告显示,净利润亏损达到423亿元,同比亏损增速可超过900%,而截至4月27日,苏宁易购的总市值不足280亿元。
 
其实早在2020年,苏宁易购就持续出现债券到期兑付、现金流吃紧等一系列危机,掌门人张近东在2021年7月黯然辞任董事长,宣告这个线下零售巨头的时代结束。
 
而据相关数据,截止到2021年,按GMV计算,阿里、京东、拼多多、抖音、快手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2%、20%、15%、5%、4%。
 
无论是曾经的“三国杀”(阿里、京东、拼多多),还是现在的“春秋五霸”,这个名单早已没有了国美的位置。
 
即使以国美最以为傲的家电零售业务来看,根据《2021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家电销售渠道方面,京东以32.5%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国美零售仅为5.12%。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的报告显示,家电消费进一步向线上迁移,电商渠道对家电零售的贡献率达53.65%。
 
一句话,消费者已经习惯网购家电,线下家电渠道商的日子注定是越来越难过。
 
在线下零售的辉煌时代,上千家实体店是国美引以为傲的资产;而进入互联网电商时代,上千家实体店反而成为经营的包袱。
 
当然,苏宁、国美们也意识到这一点,但是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已经售罄。
 
张近东也曾经积极拥抱互联网发展新零售,四处并购买买买,最终不仅没有带来二次增长,反而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而国美大力发展的“真快乐”,依然是在追赶移动互联网电商的脚步,“直播+社交+购物”的理念,在某种程度上,对标的是小红书、拼多多、抖音电商之流。
 
但是,国美真想王者归来,需要回答更为现实的问题:
 
没有拼多多便宜,也没有抖音好玩,在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之后,消费者有什么理由再装一个购物APP?
 
如今,距离18个月的期限只剩4个月,黄光裕的豪言大概率要落空。
参考资料:
1. 经济观察报《黄光裕回归后国美新难题:欠款代理商、流量紧缺、留不住人》
2. 猎云网《黄光裕回归一年,国美市值大跌747亿》
3. BT财经《向海龙从国美离职?“真快乐”战略并不快乐》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JxMyW2ZrfJN–K3Qr4lwu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