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来源:机器之心

训练模型的极速,与 1500 行源代码的精简,清华大学新开源强化学习平台「天授」。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的两位主要作者目前都是清华大学的本科生。
是否你也有这样的感觉,成熟 ML 工具的源码很难懂,各种继承与处理关系需要花很多时间一点点理清。在清华大学开源的「天授」项目中,它以极简的代码实现了很多极速的强化学习算法。重点是,天授框架的源码很容易懂,不会有太复杂的逻辑关系
项目地址:https://github.com/thu-ml/tianshou
天授(Tianshou)是纯 基于 PyTorch 代码的强化学习框架,与目前现有基于 TensorFlow 的强化学习库不同,天授的类继承并不复杂,API 也不是很繁琐。最重要的是,天授的训练速度非常快,我们试用 Pythonic 的 API 就能快速构建与训练 RL 智能体。
目前天授支持的 RL 算法有如下几种:
  • Policy Gradient (PG)

  • Deep Q-Network (DQN)

  • Double DQN (DDQN) with n-step returns

  • Advantage Actor-Critic (A2C)

  • Deep Deterministic Policy Gradient (DDPG)

  • Proximal Policy Optimization (PPO)

  • Twin Delayed DDPG (TD3)

  • Soft Actor-Critic (SAC)

另外,对于以上代码天授还支持并行收集样本,并且所有算法均统一改写为基于 replay-buffer 的形式。
速度与轻量:「天授」的灵魂
天授旨在提供一个高速、轻量化的 RL 开源平台。下图为天授与各大知名 RL 开源平台在 CartPole 与 Pendulum 环境下的速度对比。所有代码均在配置为 i7-8750H + GTX1060 的同一台笔记本电脑上进行测试。值得注意的是,天授实现的 VPG(vanilla policy gradient)算法在 CartPole-v0 任务中,训练用时仅为 3 秒。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以上测试使用了 10 个不同的 seed。CartPole 和 Pendulum 任务中的累积奖赏阈值分别设置为 195.0 与-250.0。可能会有读者感觉这两个任务比较简单,不太能突出框架的优势。该项目也表示,在这几天内,他们会更新天授在 Atari Pong / Mujoco 任务上的性能。
天授,只需 1500 行代码
非常令人惊讶的是,天授平台整体代码量不到 1500 行,其实现的 RL 算法大多数都少于百行代码。单从数量上来说,这样的代码量已经非常精简了,各种类与函数之间的关系应该也容易把握住。
项目表示,天授虽然代码量少,但可读性并不会有损失。我们可以快速浏览整个框架,并理解运行的流程与策略到底是什么样的。该项目提供了很多灵活的 API,例如可以便捷地使用如下代码令策略与环境交互 n 步:
result = collector.collect(n_step=n)
或者,如果你想通过采样的批量数据训练给定的策略,可以这样写:
result = policy.learn(collector.sample(batch_size))
正是通过大量精简的 API 构造 RL 模型,天授才能保持在 1500 行代码内。例如我们可以看看 DQN 的模型代码,它是非常流行的一种强化学习模型,在天授内部,DQN 模型真的只用了 99 行代码就完成了。当然,这 99 行代码是不包含其它公用代码块的。
如下为 DQN 的主要代码结构,我们省略了部分具体代码,各个 RL 策略都会继承基本类的结构,然后重写就够了。可以发现,在常规地定义好模型后,传入这个类就能创建策略。DQN 策略的各种操作都会写在一起,后续配置 Collector 后就能直接训练。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项目作者把所有策略算法都模块化为 4 部分:
  • __init__:初始化策略

  • process_fn:从 replay buffer 中处理数据

  • __call__:给定环境观察结果计算对应行动

  • learn:给定批量数据学习策略

实际体验
天授很容易安装,直接运行「pip install tianshou」就可以。下面我们将该项目克隆到本地,实际测试一下。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thu-ml/tianshou
!pip3 install tianshou
import os
os.chdir('tianshou')
该项目在 test 文件夹下提供了诸多算法的测试示例,下面我们在 CartPole 任务下逐个测试一番。
!python test/discrete/test_pg.py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python test/discrete/test_ppo.py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python test/discrete/test_a2c.py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python test/discrete/test_dqn.py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以上分别为 VPG、PPO、A2C 与 DQN 在 P100 GPU 上的训练结果。可以看到,我们的测试结果与项目提供的结果出入不大。
由于 CartPole 任务在强化学习中相对简单,相当于图像识别中的 MNIST。为更进一步测试该 RL 框架的性能,我们也在 MinitaurBulletEnv-v0 任务中对其进行了测试。
Minitaur 是 PyBullet 环境中一个四足机器人运动控制任务,其观测值为该机器人的位置、姿态等 28 个状态信息,控制输入为电机的转矩(每条腿 2 个电机,总共 8 个电机),策略优化的目标为最大化机器人移动速度的同时最小化能量消耗。也就是说,agent 需要根据奖赏值自主地学习到由 28 个状态信息到 8 个控制输入的映射关系。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使用 SAC 算法在 Minitaur 任务中的训练结果如下图所示: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需要注意的是,天授的 SAC 实现在 Minitaur 任务中仅训练了不到 200k 步即能获得以上控制策略,效果可以说是很不错的。
项目作者,清华本科生
在 GitHub 中,其展示了该项目的主要作者是 Jiayi Weng 与 Minghao Zhang,他们都是清华的本科生。其中 Jiayi Weng 今年 6 月份本科毕业,在此之前作为本科研究者与清华大学苏航、朱军等老师开展强化学习领域的相关研究。Minghao Zhang 目前是清华大学软件学院的本科二年级学生,同时还修了数学专业。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作为本科生,该项目的两位作者已经有了非常丰富的研究经验,Jiayi Weng 去年夏季就作为访问学生到访 MILA 实验室,并与 Yoshua Bengio 开展了关于意识先验相关的研究。在 Jiayi Weng 的主页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本科期间已经发了 IJCAI 的 Oral 论文。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Minghao Zhang 也有丰富的研究经验,之前他在软件学院 iMoon Lab 做关于 3D 视觉相关的研究,而后目前在清华交叉信息学院做研究助理,从事强化学习方面的研究。尽管离毕业还有不短的时间,Minghao Zhang 已经做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来自本科生的暴击:清华开源「天授」强化学习平台,纯PyTorch实现

所以综合来看,因为在本科已经有了丰富的科研经验,并且做过多个项目,那么在这个阶段能做一个非常不错的强化学习开源项目也就理所当然了。
接下来的工作
天授目前还处于初期开发阶段,尚有一些未实现的功能或有待完善的地方。项目作者表示今后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来完善该 RL 框架:
  • Prioritized replay buffer

  • RNN support

  • Imitation Learning

  • Multi-agent

  • Distributed training

它们分别是提供更多 RL 环境的 benchmark、优先经验回放、循环神经网络支持、模仿学习、多智能体学习以及分布式训练。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自中国疫情平息以来,欧美疫情成为了全世界的焦点。

目前,美国感染人数接近30万,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全部沦陷。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看起来美国简直是糟糕透了,但我担心的并不是美国,而是印度。
印度人口基数大、密度高,医疗水平低,卫生条件差,政府动员力弱。
在对抗新冠病毒这方面,印度可以说是同时具备了中美两国防疫的不利条件,且把所有的弱点全部发扬光大。
按理说,印度的感染人数应该远远超过中美两国,但至今为止印度的感染数据极低,低到排不上号,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印度,是疫情发展至今的最大黑洞,未来的感染人数很可能破亿,成为人类的灾难。 

印度的硬件

印度目前有13.44亿人口,仅次于中国的14亿人口,位居世界第二,但印度的国土面积只有中国的1/3
人口基数大,人口密度高,天然有利于传染病的流行。
世界百年历史中几次大规模传染病爆发,全球死伤最惨重的地方,都是印度。
而印度也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前1%的人口拥有印度全国财富的一半以上,而全国一半以上的穷人仅拥有全国财富的4%。
印度还有20%的人口,连温饱都难以维持,处于赤贫状态,生活在极度缺乏卫生设施的环境中。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印度是一个严重缺乏厕所的国家,很多穷人都是靠随地大小便来解决问题。
2014年,印度总理莫迪发起了“清洁印度”运动,搞起了“厕所革命”,要解决印度的露天排便问题。
直到今天,印度艾哈迈达巴德市政局依然规定,每上一次公厕,你就可得到1卢比。
虽然这个钱微不足道,但对比那种还要收钱的公厕,真的很良心了。
即便如此,到了今天,印度的随地大小便问题依然很严重,没办法根除。
中国这些年积累了大量外汇,攒下了3.1万亿美元的家底。
但印度不一样,印度政府欠下了1.4万亿美元外债,占到了GDP总量的一半,每年外债的利息约1120亿美元,相当于中央财政收入(5444亿美元)的26%。
除非外国赦免债务,至少赦免利息,否则印度政府根本没有长时间中断经济来进行全国抗疫的可能性。 

印度的软件

除了硬件差的惊人外,印度的软件也很糟糕。
因为很穷,所以印度的义务教育一直很落后,根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数据,印度是世界上文盲人口最多的国家,成年人文盲超过2亿。
如此庞大的文盲人口,导致封建迷信在印度异常流行,宣传现代医学抗疫极其困难。
印度穷人极其迷信牛尿能包治百病,新冠病毒自然不在话下。
印度已经拥有10多项牛尿专利,有牛尿商人曾扬言要超越可口可乐,把牛尿饮品推向全世界。
这么好的牛尿,一定得让全世界人民都尝尝,好客的印度人民决不吝啬。
相关图片我就不贴了,以防大家反胃。
因为太多的印度人信这个,为了迎合民意,连印度精英都只能睁着眼说瞎话。
印度卫生部长曾公开宣称,牛尿连癌症都能治。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就在3月14日,印度一个组织还举办了一场活动,公开大规模喝牛尿来对抗新冠病毒。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牛尿不仅能治新冠病毒,还能预防新冠病毒,真可谓是神一样的药物。
这还不算完,有部分印度人认为新冠病毒太厉害了,单独喝牛尿可能无法抵御,喝完牛尿之后还得泡牛粪浴才能万无一失。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牛粪可以净化人类的身心,当然能净化小小的病毒。
印度人已经亲测有效,如果英美国家实在没办法对抗病毒的话,不妨试一试,我记得美国的牛挺多的。
印度的迷信已经深入民族的骨髓,整个印度特别迷信恒河水的威力。
在印度人的眼里,恒河水可以洗涤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净化一切污秽,只要把自己泡在恒河里,就可以得到神的关照,无论这条河到底有多脏。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如果你直接喝下恒河水,那净化病毒的效果更佳,而且一定要生喝哦,煮熟再喝是对圣水的不敬。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美国有一位印度裔医生,叫葛文德,他曾以父亲去世为主题写了一本书,叫《最好的告别》。
身为印度教徒的长子,他必须回到印度扶灵,并生喝一口恒河水才算尽到了自己做儿子的义务。
作为一个自幼在美国长大且医学专业毕业的人来说,葛文德承受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回印度之前,葛文德给自己注射了所有能想到的疫苗,但全副武装的葛医生,依然被这一口恒河水给弄的病了几个月。
恒河水有多毒,大家可以从这本书里品一品。
这就是谜一样的印度,也许大家都无法理解。但是对一个多次爆发鼠疫,却依然为鼠神建立一座寺庙,并在里面饲养了2万多只老鼠的国家而言,这一切都是那么多理所当然。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印度老鼠庙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印度人前来虔诚的祭拜老鼠,并认为吃那些被老鼠啃食过的食物就可以得到鼠神的赐福。
这就是印度人对于病菌的态度。 

印度软弱的政府

硬件不行软件凑,软件也不行那就只能靠政府上了。
但印度政府在防疫上面的决心和能力,甚至还不如美国。
印度第一例新冠患者出现后仅仅两天,政府就宣布已经搞定了病毒,然后什么都没干。
在中国抢出的2个月黄金救命期内,印度政府什么都没干,佛系抗疫。
4月2日,印度共出现了2069个确诊病例,宣布封国。
但这肯定不是全部,印度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印度总共只检测了18383个样本,注意是样本而不是人数。
封国前5天,印度检测的最高速度,仅仅为一天1338个样本,首都一天仅有100个检测名额。
印度的确没有制造检测试剂的能力,必须从国外购买。
但印度之前就从德国进口了100万盒试剂,至今只用了1.8万盒,按这个速度,这一百万盒试剂能用到2023年。。。
不愧是印度,真替纳税人省钱。
印度不仅检测速度慢,而且民众极度不配合,底层民众非常不信任政府,甚至出现了民众殴打上门筛查医务人员的现象。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是因为印度是一个种姓制国家,高种姓的人统治低种姓,基层自治能量非常大,宗族长老动用私刑的情况非常普遍。
印度政府去年还在南部地区发现一个村子从来没到政府登记过,全村黑户,你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前几天,印度封掉了一切公共交通,要求全国一亿农民工回家,但没有提供任何回家的方式。
于是世界史上的奇观发生了,上亿的印度人成群结队,浩浩荡荡的徒步回家。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如此密集的人群,是嫌传染起来不够快么?
而对于强制隔离的人,印度政府也没有能力提供足够的隔离条件,最后又出现了世界史上的另一个奇观。
印度居民因为没有地方隔离,所以把自己隔离在了树上。 
疫情最大黑洞,印度感染人数可能破亿
这就是目前的印度抗疫现实,对基层控制力差,自身能力也弱,你能指望这样的印度政府干出什么抗疫奇迹么? 

1918年的惨剧恐重现

1918年,一种新型流感病毒突然出现在了美国堪萨斯州的土地上,并迅速扩散到全世界,导致美国死亡50万人,日本死亡39万人,欧洲死亡数百万人。
由于美国舆论的强大,这种流感病毒后来被命名为西班牙大流感。
1918年6月,首例西班牙流感确诊病例出现了印度孟买市,然后迅速传播到旁遮普邦和北方邦,并最终扩散全国。
西班牙流感在印度的死亡率达到了10.26%,仅北方邦就死了300万居民。
一个22岁的印度青年后来回忆道:
“恒河里全是尸体。我的妻子也在里面。没有足够的木材火化,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我的家人眨眨眼就消失了。
所有人都知道印度因为西班牙大流感死了很多人,因为根据印度卫生专员的1918年度报告中,我们翻阅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描述,比如说所有的江河都被尸体堵塞了。
当时连著名的印度英雄甘地都感染了大流感,差点死掉。
但我们不知道具体的死亡数字,因为当时的印度政府没有能力进行详细统计,所以谁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上世纪50年代,美国著名的人口统计学家金斯利·戴维斯,根据印度历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估算出印度在大流感期间丧生的人数大约为2000万人。
而根据印度自己的估算,死于流感的大概为1700万人,占当时总人口的5%。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说明了传染病的可怕性。
而今天的印度,人口已经是1918年时的6倍,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强于西班牙大流感,杀伤力几乎等同。
而印度的交通条件比100年前强的多,政府的抗疫能力却没看出强哪去。
世界各国传染病学家,普遍对印度的未来感到极度悲观。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疾病动力学的一份报告显示:印度在5月5日,会达到感染峰值,届时会有2.5亿人被感染。
注意单位是亿,而不是万。
印度人并不是百病不侵,只是没有检测,就没有确诊。
但没有确诊,不代表这个病毒就不存在了。  

深渊黑洞

印度的老宗主国是英国,国力远远强于印度。
但英国目前的感染人数是38690人,死亡3611人,治愈209人。
病死率接近10%的时候,治愈人数居然只有死亡人数的1/10,这预示着死亡率还会增加,你觉得印度能做的比英国更好?
当年印度的政体,可就是英国殖民者一手制定的,不可能强的过宗主国。
印度政府的管理能力和控制能力,全球都属于垫底的,常年佛系治国,疫情的信息收集速度比病毒的扩散速度要慢得多。
而且印度的经济太弱,没办法让民众长期在家。
如果出门可能病死,不出门一定饿死,那印度民众一定会出门,只需要小规模的买菜等活动,这个病毒就可以肆意传播。
如果病毒真的在印度感染了数亿人口,那对全球来说都是一个深渊黑洞,这么大的感染量会导致病毒疯狂的繁殖和复制,从而出现诸多变种,甚至可能进化出更难缠的亚型,进而导致疫苗失效,需要重新研制。
我是真心不希望印度走到那一步,毕竟人类是个命运共同体,但我们连美国都救不了,更别提救印度了。
外源性病毒输入,恐怕到明年,甚至后年,都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中国要做好长期严防死守的准备,切切不可大意,要做好病毒变异,疫苗研发失败的心理准备。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t2khJkfb4nUbFGR6WTVzdQ

印度疫情已经完全失控了!数千劳工徒步返乡。

人人人人人人……印度全国封城,数千劳工徒步返乡

据新华社消息,连日来,印度国内确诊病例呈快速增长态势。截至当地时间29日20时,印度累计确诊病例1024例,累计死亡27例。
印度疫情已经完全失控了!数千劳工徒步返乡。
3月26日,在印度新德里郊区的加济阿巴德,一名返乡的女子用衣服捂住口鼻。 新华社/美联
为避免疫情进一步扩散,印度从3月25日起,开始为期21日的全国范围内的全民居家隔离,飞机、火车、公共汽车和地铁等公共交通全部停运,各邦之间的边界通道也全部关闭。在“锁国”之前,首都新德里已于当地时间23日6时起“封城”至31日24时,只保留基础生活保障行业继续运行。
据印度亚洲新闻社(aninews)报道,由于城市进入封锁状态,受影响的人群首当其冲是外来劳工,靠打零工生存的他们失去了收入来源,无法维持正常生活。公共交通停运,连日来,不少地区出现了 “劳工步行返乡潮”,一些人试图步行回到数百公里外的家乡。有的人要从北方邦的加济阿巴德走到300公里外的达乌萨。不过,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印度亚洲新闻社28日报道称,众多步行回家的劳工在首都新德里与北方邦交界处被警方拦截,他们被劝返回到新德里的住处。
印度疫情已经完全失控了!数千劳工徒步返乡。
印度疫情已经完全失控了!数千劳工徒步返乡。
印度疫情已经完全失控了!数千劳工徒步返乡。
另据央视新闻报道,在印度首都新德里,数千名外来劳工聚集在长途汽车站和邻省交界处,计划返回农村老家。28日晚,新德里首都辖区首席部长凯杰里瓦尔呼吁劳工留在原地,并保证将为他们提供免费餐食和栖身之所。他说,“全国封锁对于切断病毒传播是必要的。如果我们违反封锁政策,我们可能就会像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被病毒夺走生命。我呼吁他们为自己的安全而留在原地。因为这样的外流增加了传播的风险。”

视频来源:央视新闻
据报道,印度大量贫困人口徘徊在生存边缘,而且无法支付病毒检测费用。国际劳工组织数据显示,印度至少有90%的劳动力在非正规部门工作,从事人力车夫、垃圾收集者等职位。大多数人没有退休金、病假、带薪假或任何种类的保险。许多人没有银行帐户,依靠现金来满足他们的日常需求。并且这些人口很多是“移民工人”,在印度各个州之间流动,寻求工作。

印度最大贫民窟部分封闭,已出现2例死亡;印度单日新增601例

印度孟买市政府3日封闭塔拉维贫民窟部分区域,这个印度最大贫民窟已出现3例新冠确诊病例,其中两例死亡。

禁止出入

市政府在塔拉维贫民窟划出8个隔离区。警方3日在这些封闭区域执勤,禁止任何人进出。

市政府发言人说,政府要求封闭区域内居民在家隔离,已派人对区域内房屋“喷洒盐酸”消毒。

这名发言人说:“塔拉维的人们正遵守规定,他们和孩子都待在家中。”

塔拉维贫民窟首例新冠病例是一名56岁男子。市政府说,这名男子1日确诊,当晚在转院途中死亡,近期没有出远门或接触已知感染者,以前有过肾脏疾病。

第二例死亡病例是一名51岁环卫工人,家住孟买另一地区,但在塔拉维工作,2日去世。

另外一名感染者是医生,在塔拉维生活工作,3日在接受治疗。

担心暴发

塔拉维贫民窟因2008年上映的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而知名。贫民窟人口密集、卫生状况差,疫情暴发风险高。

法新社报道,塔拉维贫民窟有将近100万人,住在狭小的棚屋或楼房内,人口密度据信达到每平方公里27万人。

印度卫生部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印度累计确诊新冠病例2547例,治愈163例、死亡62例。确诊病例较前一天增加478例。

为防控新冠疫情,印度政府3月25日要求全国民众除购买生活必需品外不出门,为期21天。

51岁的塔拉维居民沙伊克住在一名感染者家对面。他接受法新社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周围的人先前基本没有遵守印度政府的居家要求,现在塔拉维出现病例,大家都很紧张。

“我们一家五口人,使用公用厕所,只能从公共水龙头取水。”他说。

印度新增60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创单日最高增幅

根据印度卫生部官方网站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当地时间4日上午9点(北京时间11点30分),印度境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升至2902例,其中死亡68例,治愈出院183例。据统计,自3日上午9点至4日上午9点的24小时内,印度境内新增601例确诊病例,创下印度自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最高增幅。

版权:来源 南方都市报(nddaily)综合 据新华社、央视新闻、央视网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dBjV4KAuW81IRS5J_Mkc_g

纽约市的疫情更严重还是武汉市的疫情更严重

纽约市的疫情更严重还是武汉市的疫情更严重?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3日早晨6:21,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破百万,超过100万例,死亡5.2万多例。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凌晨1时(美国东部时间4月3日下午13时),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257773例,死亡6586例,美国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累计确诊病例达102863例,死亡2935例,其中纽约市累计确诊57159例,死亡1867例。至北京时间4月4日上午10时,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27万例,死亡7406例。按照官方统计公报数据,至4月3日,美国纽约州纽约市的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在中国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疫情、连疫情发源地和核心疫区的武汉都已经新增确诊病例连续清零或仅为1例已经十几天的情况下,全世界尤其是欧美国家的疫情却日趋严重,疫情“震中”先由中国武汉市转移到了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又转移到了美国纽约州。按照官方统计数字,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四国的累计确诊病例均已超过中国,今天美国纽约市的疫情已经比一二月份的武汉更严重,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武汉,只是死亡病例数尚未超过武汉,但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本月底肯定将超过武汉。纽约市的疫情真的已经比当初的武汉市更严重??纽约市是美国第一大城市,世界级大都市,全球金融中心头把交椅,总人口862万人,不是纽约州首府;武汉市是湖北省的省会,中国中部地区最大城市和核心交通枢纽,九省通衢之地,其医疗资源和医疗水平也是中国整个中西部地区最发达的;2019年末常住人口近1200万,其中户籍人口908万,但1月23日封城前已经有500多万人离开了武汉,留在武汉的是900万人。因为纽约市的862万人基本上都在市区,纽约市没什么郊区,而武汉市的人口数据包括城市建成区和郊区,根据武汉市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2019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估算,2020年初留在武汉的900万人中,约700万人在市区,200万人在郊区。因此,同样是经济发达、医疗资源和医疗水平先进的现代化大都市,2020年初武汉市总人口900万人、其中700万人在市区,纽约市862万人,规模相当,二者可以直接比较。美国纽约州的新冠病毒检测水平和检测能力无可质疑,检测普及程度已经非常之高,普及化程度非全世界其它地方可比,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公认比政府的统计更及时更权威更全面,因此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美国纽约州疫情的实时统计数据无可质疑。我们先来分析一下此前中国官方公布的武汉市的疫情统计数据。官方统计公报数字,截至3月26日,武汉市新冠病毒肺炎累计确诊50006人,死亡2531人;截至4月3日24时,武汉市累计确诊50008人,死亡2567人,现存危重症病例108人。
      人死了,无论死在哪里、因何死亡,总归要送到殡仪馆火化的。在21世纪的现代化大城市,不可能出现人死了之后曝尸街头数日无人运走、漂浮江中一直无人打捞的情况,就是孤身死在家里,一段时间后也总有人上门查看,即使是瘟疫爆发期间。因此,计算殡仪馆的火化遗体数量,是窥探估算瘟疫死亡人数相对最准确的途径,可能也是唯一准确的途径。             武汉市共有八家殡仪馆:汉口殡仪馆、武昌殡仪馆、青山殡仪馆、蔡甸区玉笋山殡仪馆、江夏区殡葬管理所、黄陂区殡葬管理所、新洲区殡葬管理所、回民殡仪馆。笔者查遍武汉市政府、武汉市民政局、武汉市殡葬协会和各家殡仪馆的官网和官方发布信息,发现八家殡仪馆的规模和最大火化能力相差较大。汉口殡仪馆规模和设计火化能力最大,回民殡仪馆规模和设计火化能力最小。最近几年,武昌殡仪馆年火化遗体7000具左右;青山殡仪馆年火化遗体5500具左右;2013年汉口殡仪馆从中心城区汉口搬迁到了黄陂区,规模和设计火化能力最大,可年火化2.4万多具遗体,但因搬迁到了郊区,年实际火化量从12000具降到了8000具,同时武昌殡仪馆和青山殡仪馆的火化量则激增47%;江夏区殡仪馆设计年火化能力12000具,实际火化量3800具;蔡甸区玉笋山殡仪馆年实际火化量8000多具;黄陂区殡仪馆和新洲区殡仪馆实际年火化量都在5000多具。      那么,八家殡仪馆中,是指定某一家两家专门火化新冠病毒肺炎(包括疑似)死者遗体,还是八家全部火化瘟疫死者?综合各方面信息,应当是七家殡仪馆都火化新冠肺炎死者,回民殡仪馆很可能并不参与火化。如湖北省委机关报长江日报2020年1月28日讯:武汉市民政局经报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同意,自1月26日起对新冠肺炎及疑似新冠肺炎逝者遗体火化免收费用,并已争取到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和省民政厅的支援,调配了大批殡仪车辆、殡葬工作人员及防护装具充实到各殡仪馆,希望市民不要联系社会殡葬中介,请拨打各殡仪馆24小时服务电话,由殡仪馆直接派车上门接运遗体,然后公布了七家殡仪馆的24小时服务热线,没有回民殡仪馆;1月底至2月底,一些境外媒体及境内个人暗访各殡仪馆,发现七家殡仪馆都在加班加点火化大量新冠肺炎逝者,所有殡仪馆的全部火化炉都每天24小时不停歇运转,唯独没有人采访到回民殡仪馆。因此,综合官方信息和民间消息,应当是除回民殡仪馆之外的七家殡仪馆都承接火化新冠肺炎患者及疑似患者病逝者遗体的任务,回民殡仪馆即使也参与火化,火化量也非常小(武汉的穆斯林并不很多,全市穆斯林总共不到3万人)。七家殡仪馆,共有88台火化炉:汉口殡仪馆30台,武昌殡仪馆15台,青山殡仪馆10台,蔡甸区殡仪馆10台,江夏区殡仪馆7台,黄陂区殡仪馆7台,新洲区殡仪馆9台。火葬场使用两种火化炉,普通的平板炉和高档的拣灰炉。普通的平板炉火化一具遗体约40分钟,高档的拣灰炉约60—90分钟。新建的汉口殡仪馆,30台火化炉全部是高档炉,其它殡仪馆则多半仍是普通的平板炉。正常时期,火化处理每具遗体需要约2小时,但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期殡仪馆封闭,没有家属到场,只需要殡仪馆工作人员火化处理遗体,平均火化处理一具遗体需时约1小时。如果七家殡仪馆的全部火化炉全力开工,每天24小时运转,最大火化能力是每天约2100具遗体,2月份约6万具,1月23日至3月22日封闭的两个月期间是12万多具。当然,不可能七家殡仪馆的全部88台火化炉每天24小时一刻不停地烧尸体连续烧上两个月,总要停歇一下。这两个月武汉七家殡仪馆实际上总共烧了多少具遗体呢? 

       据财新网3月26日采访报道,武汉市各殡仪馆自3月23日开始集中发放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去世人员的骨灰盒,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每天发放500个,领导要求清明节前夕发放完毕,共发放12天。3月26日早上,汉口殡仪馆门口排起了近200米的长队。3月23日至26日四天,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等待领取骨灰盒的家属都要排队等五六个小时才能排到。同一位卡车司机3月25日、26日两天向汉口殡仪馆各运送了一车骨灰盒,一车是2500多个,即汉口殡仪馆订购的骨灰盒在3月25日、26日两天就送来了5000多个(该馆是3月23日开始集中发放骨灰的,并非3月26日开始)。殡仪馆工作人员称,今年2月份他们每天要工作19个小时,所有男性员工都被安排去搬运遗体。一家三甲医院的急诊科医生对记者讲,1月下旬至2月中旬,送到他们医院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死亡的与确诊病例死亡的人数基本相当。在家里死亡的和因其它疾病死亡的具体数字只有街道和民政部门掌握。 

       网上流传的一篇殡仪馆一位员工的自述散文,讲他们殡仪馆1月10日开始就有较多的新冠肺炎病患死者,工作人员都加强了自我防护。截至2月底,在近一个半月时间里每天烧掉110多具遗体,每个人每天都工作12小时以上。有重庆的殡仪馆同行过来支援。姑且算这种每天烧110多具的情况只持续了一个半月,之后半个月每天烧七八十具,两个月还是烧了6000具。武昌殡仪馆的设计最大火化能力仅为汉口殡仪馆的三分之一,但武昌殡仪馆这两个月也火化了6000具遗体,跟汉口殡仪馆数量相同。这两家殡仪馆就火化了12000多具。参考既往年份武汉各殡仪馆的年均实际火化遗体数量,七家殡仪馆的火化遗体总数大约是汉口殡仪馆的5~6倍,应当总共约3.5万具左右,是无疫情时期的三倍多。   

       一个社会的人口正常死亡率是年千分之七、日十万分之二。这里所说的“正常死亡率”,是指无战争、无暴乱、无特大自然灾害、无饥荒、无瘟疫流行时的正常的平均死亡人数,不是正常死亡人数,包括各种意外死亡、交通事故死亡、自杀和刑事案件死亡。 武汉市统计局《武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公布的2008—2018年连续11年全市户籍人口死亡率为:2008年,死亡率5.74‰;2009年,4.41‰;2010年,7.80‰;2011年,7.42‰;2012年,5.54‰;2013年,4.98‰;2014年,4.97‰;2015年,5.83‰;2016年,5.44‰;2017年,11.62‰;2018年,5.51‰。然后单看一下最近三年的人口数据:2017年末全市户籍人口853.65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9.8万人,死亡9.90万人,死亡率11.62‰;2018年末常住人口1108.1万人,户籍人口883.73万人,死亡4.79万人,死亡率5.51‰;2019年末常住人口近1200万,户籍人口908万,死亡5.12万人,死亡率5.64‰。1月26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记者董倩采访时称封城前已经有500多万人离开了武汉,留在武汉900万人。3月31日,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武汉封城两个月死于其它原因的共1万人。
      正常年份里武汉七家殡仪馆两个月需要火化约1~1.2万具遗体,今年1月23日至3月22日两个月则火化了3.5万具,是平时工作量的三倍。遗体送到殡仪馆时已经过反复消杀,无需再杀毒,直接火化,只需要做好标记;因为是烈性传染病死亡,尸袋不再打开、更不需要对遗体化妆,无疫情期间死亡的大都需要化妆,这项因素还降低了工作量。考量进遗体无需化妆降低的工作量,殡仪馆员工平时每天工作8小时,疫情高峰期间每天工作19小时,是无疫情期间工作量的近三倍,还有外地多支殡葬队驰赴武汉支援,与疫情期间武汉殡仪馆火化的遗体数量是平时的三倍相互印证。尽管财新网只采访了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工作人员称2月份他们每人每天工作19个小时(有外地殡葬队支援的情况下),但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期间所有死亡病人遗体由官方统一转运至殡仪馆,家属不得跟随,因此不会仅仅运给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让其根本无法负荷,而会基本平均分配给全市七家殡仪馆。全武汉市七家殡仪馆均处于超负荷运作状态,所有殡仪馆工作人员都需要在有外地同行兄弟支援的情况下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疫情高峰期间,医护人员之外,最辛苦劳累、工作强度最大的职业群体就是殡葬工作人员,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同样付出了巨大牺牲、超负荷工作、极度辛苦劳累的武汉殡仪馆不可能得到公开的表彰褒扬,外地多支驰援武汉的殡葬队也不会得到援汉医疗队那样的荣耀和赞美。      
武汉市的殡仪馆因疫情封闭正好两个月,积存了约3.5万名逝者的骨灰。3.5万减去1万,大概就是两个月新冠肺炎死亡者人数,约2.5万。加上1月22日之前病亡的大概2000多人,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3月23日恢复市内交通,死于新冠肺炎的患者总共约2.7万人。           来自不同信源渠道的信息分别推断出的结论如果相同,就表明这几个信源渠道的信息都是真实、准确的。财新网采访报道的各个方面的信息与前述殡仪馆员工的自述相互印证,各方面的证据都相互印证、彼此吻合,估算出的死亡数字都惊人地一致:财新网记者采访报道,与该新闻报道之前殡仪馆发布的信息以及当地其它媒体的报道,均证实武汉的汉口、武昌等殡仪馆自3月23日开始集中发放封城期间的骨灰盒,每天发放500个,争取12天发完,据此推算武汉七家殡仪馆在封城两个月期间共积存了约3.5万名逝者的骨灰;其它媒体新闻报道、财新网报道,均提到殡仪馆工作人员称整个2月份里,在有多支外地殡葬队支援的情况下他们还要每天工作12~19个小时,劳动量是平时的三倍、每天火化的遗体数量是平时的三倍多。正常时期武汉的殡仪馆两个月火化约10000~12000具遗体,三倍是3~3.6万具;员工说每天烧110具,他们殡仪馆在封城的两个月里共火化了6000具遗体,推算武汉七家殡仪馆总共火化了3万多具遗体,与根据3月23日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所推算出的火化遗体数量惊人地一致;如果说疫情高峰期两个月死亡了总共3.5万人,是平时的三倍半,与殡仪馆工作人员反映的自1月中旬至3月初他们在有外地多支殡葬队前来支援的情况下仍然需要每人每天工作12~19个小时,相互印证、彼此吻合。            几个影响估算的变量:1月底至3月初的一个多月里武汉大多数医院普通门诊停诊,导致有的非传染性重大疾病患者得不到及时治疗而死去,如果医院正常接诊,可能不会死,还能再活几年。但这样的人是极少极少数,极少数的晚期和终末期的肿瘤患者、糖尿病患者、心脑血管疾病患者等传统重大疾病患者。突发心脏病和交通事故受伤的,如果能送到医院,医院还是照常抢救的。这一因素导致的非传染性重疾患者死亡增加量应当很小。另一个变量,是这两个月武汉市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显然会低于正常年份。此前几年的统计数字,武汉每年车祸死亡300人左右,两个月是大概50多人。2020年春节期间也有车祸死亡,报道出来的也有近十人。因此,这两个月因封城导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减少最多减少了三四十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3月31日,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答记者问已经公布这两个月武汉市死于其它原因的共1万人,证实了笔者的推测,上面几个因素对疫情期间武汉市人口死亡数量的影响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           综上,武汉市新冠病毒肺炎死亡者,自1月23日至3月22日两个月约2.5万人。1月22日之前家属可以到殡仪馆正常领走骨灰,但1月22日前疫情死亡尚未达到高峰,已经病亡者不多。中国疾控中心的研究论文认为2019年12月已经病亡15人,1月1日后进入社区传播阶段,疫情开始快速扩散,2020年1月的病亡人数显然比上一个月会有几何级的暴增,但综合评估,2020年1月的前22天病亡应该不超过3000人。1月23日至3月22日新冠肺炎死亡约2.5万人,按照官方公布的武汉市5%的死亡率(湖北省之外的全国平均死亡率为3‰~1%),倒推估算此前的感染者约50万人。截至什么时候武汉已经有至少50万人感染?发病后最长的住院两个半月才去世,最短的一天,很多一周内去世的,也有很多一个月后去世的。专家称一般人的发病周期为三周,三周后要么扛过去了逐渐痊愈,要么死亡。武汉市疫情3月中旬已经被控制住,本地新增确诊病例数降至1或0。大概推算,截至3月初已经有50多万确定感染的病患。实际上,从全国其它地区的情况以及武汉市疫情后期的死亡率来看,武汉新冠肺炎总体死亡率不应当有5%这么高。
       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邬堂春教授团队3月6日在医学论文预印本平台medRxiv网站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3月20日被Nature收录。众所周知,英国的《自然》杂志是国际自然科学界顶级核心学术期刊,是世界自然科学界学术期刊的NO.1。该论文的研究对象是2月18日之前武汉市的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情况,认为至少有59%以上的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感染者未被发现。无症状感染者及症状轻微的感染者的传播病毒能力并不弱,如不重视,可能引起新一轮疫情大爆发。邬堂春教授称,武汉有六成的无症状和症状轻微的感染者未被发现,是团队基于最保守的模型预测出来的,并没有进行实际的流行病学调查,他们强烈建议有关部门进行流行病学抽样调查。也就是说,如果武汉市统计确诊病例为4万,则实际感染人数为10万。与此相应,国内外诸多自媒体都提到,美国检测的是“新冠病毒”,我国检测的是“新冠肺炎”,美国最近公布的统计数据,是检测出来确定的新冠病毒携带者人数,而我国公布的只是检测出来确诊的已发病的新冠肺炎病患人数。诸多专业研究已经确认无症状感染者同样有传染性,而治愈出院复阳的病人尚未发现一例传染他人,尚无证据表明有传染性(其实,我国如此高的所谓复阳率,说明的主要是我国的核酸检测方法的准确率较低)。因此,我国卫健委3月底宣布,将自4月1日起每天公布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人数,但不计入确诊人数。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排查无症状感染者,对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也一律隔离观察14天。显然,检测普及程度的巨大差异、检测标准的不同、检测手段准确率的差异、统计标准和统计口径的不同,决定了各国各地区官方公布的累计确诊病例数完全不能说明疫情的实际严重程度。      如果将无症状感染者计入,整个疫情期间自2019年12月至今武汉总的实际感染人数很可能不低于100万。纽约市疫情再严重,实际染病人数也尚未超过武汉,死亡人数也远低于武汉。去嘲讽欧洲、美国抗疫不力,西方国家疫情已经失控,是非常愚蠢的。虽然我们比预想的更快控制住了疫情,使得瘟疫肆虐时间比预料的更短,但是付出了全国封城封路封村封社区、整整两个月全民禁足、经济社会完全停摆的代价,这个代价实在太大太惨重。

     观点一:武汉官方统计公报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比事实数据正好减了一个零。正月初一(1月25日)民间传闻武汉已有10万人感染,并非耸人听闻,而是非常接近事实真相。参看当前世界各国的新冠病毒传播速度和感染规模,也可以知道春节时武汉已经有近10万人感染是很正常的。   

     观点二:这并非武汉市地方政府有意瞒报数据,而是统计能力和统计口径、统计标准的问题。感染患者暴涨初期,限于检测能力和收治能力,大多数患者根本得不到确诊就死去了,刚到医院就病逝了,或者根本没去医院也进不了医院,就在家里病逝了。因此,正如那位三甲医院的急诊科医生所言,新冠肺炎死在家里的和因其它疾病去世的人数只有街道和民政部门掌握。病人已经送到了医院但是根本没有检测、没有确诊甚至尚未做任何检查就病死了,实际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的,早期很多很多,大多数连疑似病例都不算,根本不纳入统计数字。因此,实际病亡近3万人而官方统计数字只有2500多人,不难理解,并非有意瞒报。            观点三:武汉市的新冠肺炎死亡率没有官方公布的5%强这么高,可能也就是2~3%。因疫情爆发早期大量病患涌入医院导致医疗系统严重超载,早期的超载和混乱以及病毒传播早期毒性最强导致死亡率偏高,肯定高于武汉之外的地区,更高于疫情后期,但也不应当是武汉超过5%而湖北省之外的全国只有3‰~1%,这个比例相差太悬殊。武汉市是特大城市、中部地区最大的中心城市,医疗系统发达、医疗资源丰富、医疗水平先进,不是落后地区,它的疫病死亡率不会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1月23日之后全国30个省份和军方都陆续派出医疗队驰援武汉,前后调集了全国共约43000名优秀的医护人员聚集到中心疫区武汉支援,有力地缓解了医疗系统严重超载的困境,迅速降低了死亡率。综合各种因素,武汉疫情高峰期的新冠肺炎死亡率也不会有5%这么高,应该大约2~3%。    

     观点四:看各国各地区公布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及疑似病例数、累计确诊病例数及疑似病例数并无意义,真正重要的关键的数据只有重症率和重症病例数与医疗机构收治能力之间的比率两个指标。各国各地区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数、疑似病例数没什么参考价值,官方统计公布的新增确诊病例数主要说明的是检测能力和检测普及程度,根本不是疫情严重程度。如伊朗、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统计公布的确诊人数,恐怕后面要添三个零,实际已感染人数可能不下官方统计数字的1000倍,否则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伊朗疫情爆发初期就连连有高官中招,那么多高官确诊,也无法解释从伊朗回到中国的甘肃等省留学生中确诊病例那么多。美国纽约州新增确诊人数暴增,主要说明的只是纽约州的检测能力很强、检测普及程度已经很高。各国各地区官方公布的数字,真正重要的只有重症率和重症病例数与医疗机构收治能力之间的比率。 

     观点五:中国已经完全控制住了疫情,用了仅两个多月时间(1月20日至3月23日),比预想的更快,但第一,大量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使疫情面临再次暴发的风险;第二,SARS-2已经成为全球大流行传染病,中国无法独善其身,也不可能很长时间闭关锁国,因为经济无法承受。   
      
最后,向武汉市和全国所有在册不在册的新冠肺炎死难同胞致哀!向武汉市的医护人员、殡葬工作人员、社区工作者、志愿者致敬!向全国驰援武汉的医护人员、殡葬工作人员、志愿者致敬!愿各种新老病毒、病菌早日与人类和解,愿天下无疫!!        PS: 3月31日上午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答记者问,称武汉市统计2019年有5.12万人死亡,平均每个月4000多人,而1-2月份因为天气寒冷,死亡人数更多一些,每个月约5000人。今年武汉封城期间两个月积存的骨灰里,有1万人是因其它原因死亡的。卢大使坚称武汉市新冠肺炎死亡2500多人的数字是准确的。如果准确,两个月全市殡仪馆不过火化了12500具遗体,根本就是平时的正常工作量,那殡仪馆员工称2月份每天工作19小时、所有男员工都被安排去搬运尸体,有多支外地殡葬队前来支援的情况下仍然每个人劳动量是平时的三倍,就全是一派胡言了;当初武汉的各大殡仪馆公开向全国求援装尸袋等防护物资,也是寻衅滋事了;汉口殡仪馆此前一年火化8000具遗体,平均每个月火化不到700具,两个月1300多具,现在声称两个月积存了6000多人的骨灰,同样是造谣生事、罪该万死。按照卢大使的说法,武汉完全封城两个月因其它原因死亡1万人、因新冠肺炎死亡2500人,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不过是正常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一,武汉各殡仪馆的工作量不过比平时增加了四分之一!汉口殡仪馆和武昌殡仪馆都要发放6000多个骨灰盒,正常年份里汉口殡仪馆两个月平均火化1300具遗体,武昌殡仪馆两个月平均火化1200具遗体,6000比1300只大1/4?1300乘以1.25等于6000?! 卢大使的算术题把我们彻底搞晕了。

转自: https://mp.weixin.qq.com/s/sE4okTOfFAWV3pEZky4Mxw

基督徒扫墓祈祷文

清明节总是会让一些基督徒陷入“左右为难”的状况,对于未信主家人的祭祖活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在这里,建议基督徒不要逃避“清明”活动,但要正视它,若需要去扫墓的话,就当作是传福音的机会。
不拿香,不烧纸,但可美化墓园、割草、扫地,擦碑,表达我们对祖先的怀念,多向家人讲说正确的生死观,让不信主的家人也能够了解圣经的教导感受神的爱。
我们可以藉着祷告追思先辈,同时也要为不信主的家人祷告。可是我们该如何祷告呢?今天特别为大家推荐一篇《基督徒清明扫墓祈祷文》,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基督徒清明扫墓祈祷文

慈爱的天父上帝:

我们感谢赞美祢,

因为祢是创造天地的神 ,

唯有祢配得敬拜和赞美!

祢赐下独生爱子耶稣基督 ,

在十字架上为我舍命流血,

使我们罪得赦免 ,得享永生 。

我们今天来到祢面前,

追念我们的先祖(父亲/母亲/亲人等 ) , 

他们曾在祢所祝福的天空下,

祢所赏赐的土地上生活 ,

也为祢所曾赐予我们先祖

 (父亲/母亲/亲人等)的生命而满心感谢,

因为祢也曾藉着他们,

给了我肉体的生命 。

慈爱的主,  让我们在祢面前感谢他们,

感谢先祖 (父亲/母亲/亲人等)

为我们曾经付出的一 切辛劳 , 

并让我们常追念他们的美德与教养之恩 。

主每当我们感念先祖之时 ,

让我们尊重每一位逝去的生命!

更使我们感叹祢所创造生命的奇妙 ,

并更加爱惜还活在世上的每一个生命,

也让我们更加敬畏祢 。

求祢让我们真正的明白 ,

唯有主耶稣才是道路、真理、生命。

愿祢赐福

我们还活在世上的每一位亲人 ,

愿他们开启双眼,

接受基督 ,得享永远的生命 。

祷告祈求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 ,阿们!

https://mp.weixin.qq.com/s/7iFFnd-DKT3tI9zx6-oo3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