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在这里静止了三个月

 
广西东兴市的小福从自己的窗口望出去,就能看到北仑河和中越友谊大桥。桥对岸,就是越南的芒街市。

前几天,越南男足夺得了东南亚运动会的冠军,越南人走上街头彻夜狂欢,芒街市也不例外。而桥这一头的东兴市市民们,也穿着人字拖下楼了。

他们不关心足球,喊得口号都和对岸不一样:
 
要工作,要生活。

从今年2月23日开始,东兴已经被封了3个多月。和所有的边境小城一样,东兴防疫压力山大。

许多在中国打工的越南人会偷渡进入中国,带来了很大的疫情传播风险。今年春节刚过,东兴就爆发了疫情,然后就是持续3个多月的全域静态管理。

当地领导要求拿出最坚决果断有力的措施来防止疫情输入,然后东兴周围就建起了“铜墙铁壁”。

前段时间吉林四平吓唬不做核酸群众的那些措施,在东兴面前都是小儿科。当地警告当地市民,无故不参加全员核酸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轻则警告、罚款:
 
重则三年以上七年以下。

东兴市民这三个月过得不容易。当地是个朋友都能和乃悟聊上几句,比如菜价涨了接近一倍,品质还都不太好;比如除了孕产妇和急诊外,其他人都需要在医院现场做核酸,等待6个小时出结果后才能看病;又比如老年人急需的药品只能从指定药店电话采购,不能用医保卡;再比如有的孩子从春节到现在一共只上了4天学。

当地朋友说这些困难大家都能克服,最关键的是真没钱了。

东兴很多人是做外贸生意的,俗话说得好,靠着越南吃越南。当地做家具生意的老板告诉乃悟,从春节到现在,他的收入和去年比少了9成。原料进不来,样品出不去也就算了,外地工人也进不来,他唯一的收入来源是在抖音做直播。

这3个月里,当地政府给市民们发过一次补助,每个人60块。在自己家看对面芒街市的小福告诉乃悟,他有个朋友,银行卡余额只有:
 
4块钱。

乃悟说你给我介绍一下这位朋友,小福推说不方便。

其实东兴政府也很困难,这人均60块也是挤出来的。乃悟在他们官网上看到一家企业有投资意向,要求当地政府派人去进行面谈。东兴政府一阵感谢之后,表示因为疫情:
 
来不了。

根据此前人口普查的数据,东兴市有常住人口21万。今年3月份,就有6000多人申请离开东兴。当地朋友估计,大约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在疫情期间逃离了这座边陲小城。

今年5月25日,东兴市曾经迎来过一次短暂的解封。然而没过多久,就又出现了新增病例,学校再次停课了,居民们又被迫回到家里,闭门不出。

微博上很多人劝小福和父母也离开东兴。但小福却不想,这个广西鬼火青年艰难地用普通话一字一句告诉我:
 
我只想要回沪正常的生活。

前几天市民们喊了口号后,情况有所好转。昨天广西自治区政府专门针对东兴下发文件,要求区内各地区不得随意劝返东兴来的人员,不得阻挡持有绿码和48小时核酸的东兴人民入境。现在居民们可以出门了,也能自由出城,前往其他地区了,快递也通了。

别回沪了,那边带星。
时间在这里静止了三个月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Z2VObItKi3IM2585pjMDJg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