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又到了年终岁末,不到几天时间,2022年就要来了。
《旧唐书》云:“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盘点2021年的餐饮业,总结经验教训,才能够让餐饮人在2022年走得更稳,经营得更好。
根据某查查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餐饮相关店铺共注销了100万家,其中快餐店注销了近40万家,火锅店注销了近10万家,奶茶店注销了近35万家。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在这一年里,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很多小老板们靠着借款度日,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2021年的餐饮众生相。
01
入行20年,高房租无奈关店
如今转行卖宽带……
12月的某一天,一条信息映入我眼帘,大概信息内容概括起来为:“亲,我不做餐饮了,现在转行卖宽带了,身边朋友有需要的关照一下……”。
说这话的是我朋友圈里的一位叫做弘明的餐饮人,他是一位餐饮老兵,入行已经有20年了,在20年从业生涯里他做过酒店管理,也开过东北菜金手勺,得莫利炖鱼专门店,川婆婆烤鱼店,中餐为主。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因门店体量大,受疫情影响不能大规模做集体用餐接待,客源又主要是大学生,这也让门店生意直接腰斩,现在他的2家门店都关门大吉了。
他说:“生意不好是一方面,真正压死门店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租金,房东是个二房东,面对疫情租金一点不给予减免不说,还以合同不到期为由,不给我们退押金。
关店的过程也是费尽周折,并不是你想退出就能退出的,这其中的心酸劲儿就甭提了,2021年算是我从事餐饮这么多年,最难熬的一年,不过生活还得继续,现在我已经转行卖宽带了,等过几年餐饮回归理性我再进入吧,希望2022年能对我好一些。”

02

共亏损280万元,

临近年关挥泪离场

黄小米在广州开了一家火锅店,原本想着2021年火锅店的生意会变好,于是黄小米又向亲戚朋友和银行借款了近30万元来维持火锅门店的运营。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黄小米并不是一个餐饮新人,而是在广州拥有了近10年餐饮经验的老兵,只不过2019年之前,黄小米是帮别人开店,在广州一家人气火锅店当店长。
2019年10月黄小米拿出10年积蓄在广州荔城区开了这家火锅店,口味佳,价格实惠,黄小米这家火锅店生意很不错,但是哪里知道,一切在2个月后戛然而止。
2020年疫情爆发后,黄小米这家火锅店关了又开,开了又关,一年到头下来亏了20万元,终于坚持到了2021年,哪里知道广州又反复出现了疫情。
2021年6月,黄小米终于坚持不下去了,选择了永久关门停业,黄小米统计了一下,从开店到关店,不到2年的时间里,黄小米累计亏损了近280万元。
10年积蓄全打水漂了,原本开的宝马车也拿去卖了,终于筹齐了员工的薪资和供应商的欠款,关店那天晚上,黄小米在店门口痛哭不已。

03

西安封闭式管理全市餐饮按下暂停键

12月22日晚,冬至,西安市宣布23日起全市封闭式管理。“我们几个餐饮人聚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回家看看。”
这是西安今年第三次遭遇疫情。餐饮人很乐观,积极配合,关店做核酸,也很悲观,这两年反复的疫情,让他们把可能的坏结果想了个遍……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西安一餐饮人这样总结2021年,“这一年可以说是跌宕起伏,上半年还可以,下半年就没怎么经营过”。

“7月28日出现了疫情,8月初到了比较严重的时候,9月中旬才有所恢复。本来10月份是个旺季,生意能好点,恢复运营,但中旬又出现了疫情,一直持续到11月,11月的营业额也都不行。到了12月稍微有点恢复了,又有疫情发生了。”
22日傍晚,西安餐饮人朱江发了一条朋友圈:
“天色渐晚官方的发布结果,使生活的频率和节奏逐渐加快!这在外的最后一餐吃点什么呢!排队依旧的吴鑫(米皮店),不过购买的人群都加大了购买量,十份八份地往家提!小巷里的宝藏面包店,也被预约的信息扰的不可开交……”
这是他回家开车途中看到的场景。在此之前的5点钟,西安市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23日起实行封闭式管理。
几个小时后,西安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除采购外一般不外出。除防疫需要和民生保障以外,非生活必需场所暂时停业。餐饮暂停堂食。
询问了大量西安的餐饮老板,大家均表示,由于有关部门要求大幅减少人员流动,不但堂食无法经营,外卖也不行,因为工作人员都需要在家接受封闭式管理。
还翻看了不少直播平台,往日热热闹闹的西安餐饮品牌直播也几乎销声匿迹。
西安餐饮业如同这城市一样,按下了暂停键。
朱江的5家景家凉皮和其他餐饮项目全部停掉,包括外卖渠道。12月初,西安出现疫情时,他大致做了几套预案:如果不能堂食了,外卖平台该怎么运营;疫情紧张的时候,是否要给一线的工作人员送一些餐品。
但突然宣布的封闭式管理,让所有预案都作废了。
现在的他只能看着每天的确诊数字,耐心等待,“静等通知,再慢慢站起来吧,从外卖开始,再恢复堂食,但这不会是一个很慢的过程,毕竟经历了去年疫情的考验”。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大家一致认为,现在开始,未来的14天应该都会是这种状态了,以后餐饮的营业情况还要看疫情的发展和防控。
“凉皮店不是特别担心,运营成本比较低,但其他的餐饮品牌,大部分都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运营成本比较高。”
此外,凉皮属于刚需型餐饮,在疫情后能快速恢复。去年疫情的恢复初期,景家凉皮就先开了外卖窗口,一家店一天就卖出了700斤凉皮,约1万块的营业额,创造了一个小高峰。
但社交属性较强的餐饮,从“暂停”再到消费者外出聚会,往往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加上社交属性较强的餐饮,人员接触会比较多,管控力度会更严格。

04

五次疫情反扑,

我们夫妻因抱头痛哭而上热搜……

“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前几天,一条“哈尔滨餐饮夫妻俩抱头痛哭”的视频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视频下面涌入了上千条餐饮人的评论,纷纷觉得有打动到自己。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视频中的主人公尹鹏彦,是阿里巴巴大串加盟商,他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以这种方式上热搜,让大家认识。
今年哈尔滨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被“疫情”笼罩着。
第一波疫情源头望奎,1月20日至3月12日,持续51天。
第二波疫情源头南京,8月2日至8月21日,持续19天。
第三波疫情源头巴彦,9月21日至10月15日,持续25天。
第四波疫情源头黑河,10月30日至11月18日,持续19天。
第五波疫情源头满洲里,12月2日至今,预计持续20天-30天。

哈尔滨五次疫情反扑,让本就“咬牙”过生活的乐天派的餐饮人尹鹏彦也绷不住了,他说:“餐饮创业6年,正准备大干一场,刚刚装完修,疫情就来了,十一黄金周这样的热闹日子,进店的人十个手指也数的过来,那天和老婆看着空荡荡的店,心好酸,两个人都绷不住哭了起来……也许这也是对这一年情绪的释放吧。”

05

在大连卖三文鱼,门店‘腰斩’,

我是被疫情精准打击的人……

前不久,网上流传一个段子,今年最惨的家庭:“老公房地产中介失业、老婆教培行业失业,买了恒大的房子,抄底了中概互联,还意外有了三胎……”
如果置换到餐饮行业,那可能就是“我在大连,我是卖三文鱼拌饭的……”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酱样儿三文鱼拌饭创始人姜毅,可以说就是被疫情精准打击餐饮的第一人,酱样儿曾经因为高性价比三文鱼拌饭而一战成名,高峰时期开出117家门店。
受疫情影响,武汉封城以后生意一直在下降,后又因“北京三文鱼”事件,让品类走到生死边缘,酱样儿的门店关掉一半。
而大连作为中国冷链进出口之都,也从70%的进出口冷冻份额锐减到40%,反复的疫情让这座城市也伤痕累累。
身为这座城市的餐饮人,姜毅提到最多的词汇是“坐过山车”,“这两年我们都是非常煎熬的,刚有疫情的时候,我们还能调整心态,积极应对,不断地给团队打气,给自己打气,给加盟商打气,给门店打气,可是经历了一回又一回,一次又一次,现在我身边很多餐饮人都已经没有这个心气了,尤其对于东北餐饮人来说,转行的转行,做直播的直播,更多的是无奈,连呐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现在,姜毅又发展了自己第二个餐饮品牌“耿直男”纯肉烤肠,定位景区、夜市消费场景,目前已在大连、天津、成都等地开出30多家门店。

06

奶茶店老板欠薪跑路

黄小米宁愿卖掉自己心爱的宝马车,也要给员工结清工资,像黄小米这样的餐饮老板已经很少了,张军的老板却是欠薪跑路了。
00后的张军在扬州一家奶茶店工作,2021年7月张军所在的奶茶店由于疫情停止了开业,原本生意就不是特别好,这次疫情给门店的经营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门店停止营业,奶茶店老板的现金流彻底断了。
张军的薪资已经空了2个月没发了,门店停业后,张军多次索要无果,老板跟张军表示等奶茶店恢复营业后,便会把2个月的薪资一起给他。
张军信以为真,哪知道一直到9月份,这家关店停业的奶茶店再也没有开门过,店门口贴着房东招租转让的信息,张军这时才发现老板欠薪跑路了。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07

很多老板靠借款度日

2021年的餐饮行业,很多小老板们都是靠借款度日,门店生意下滑严重,现金流不够支撑门店运营,于是很多餐饮老板们都背上了负债。
王兴龙在福州开包子店,拥有近10家门店,有这么大的规模,在餐饮业已经算是很不错了,但是王兴龙却表示自己身无分文,还倒欠银行和供应商近百万欠款,如今都是借款度日,每天醒来就想着如何还钱给别人。
疫情之前,王兴龙的想法是能够从银行借多少,那是自己的本事,但是疫情发生后,包子店生意下滑严重,原本一家店平均每天有近2000元的收入,而如今却不到千元。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很多人的消费方式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原来大家喜欢在街上买早餐,而如今不少人为了节省开支,宁愿在家里自己做也不愿意去外面买包子馒头。
特别是家里有小孩,生活开销巨大的80后90后结婚群体,2019年之前大家都是提倡超前消费,而如今大家都是紧巴巴的过日子。
加上电商对实体行业的冲击,互联网外卖对实体餐饮店的冲击,很多年轻人宁愿点外卖也不愿意去线下餐饮店消费。
宁愿去某多多拼个5元一大包的面包,也不愿意去吃1.5元一个的热包子,不是大家不爱吃热腾腾的食物,而是大家囊中羞涩。

100万家餐饮店倒在了2021年:有人挥泪离场,有人欠薪跑路

王兴龙感慨道:“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如今我只想早点还清欠款,曾经想要开100家包子店的梦想,早就熄灭了,实体店生意不好做,开的门店越多,风险就越大,餐饮真的不适合普通人干了。”
餐饮开店创业原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开店容易,守店难,看别人的故事很容易,但是轮到自己头上,才知其中艰辛和痛苦。
愿2022年疫情可以消散,街边可以热闹,人们可以出门旅游,餐饮业能够恢复往日的繁华人气。
对此,你是怎么看的呢?欢迎评论区留言!

来源 | 餐饮新纪元、职业餐饮网、餐饮老板内参、餐饮O2O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lnWBR05_cGn5acfz7GROzQ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