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网红电商开始清仓甩卖了

 

平安夜的前一天,杭州的年轻人涌向了滨江区云狐科技园4号楼1楼。

一楼门口摆着一棵装饰好的圣诞树,挂着的横幅上写着“特惠福利”,不知情的人,会以为误入了一场特卖会,但墙上留下的胶印,还是透露出了这家公司的名字:

 

宸帆。

 

宸帆是电商红人雪梨的公司,两个月前,他们还占据着云狐科技园4号楼的1楼、2楼和10楼,每一层楼都陈列着成排的服饰。

 

但是当1122日,雪梨以及旗下主播林珊珊被点名偷税后,他们就被互联网世界永久地驱逐了,宸帆也走入陌路。

 

无奈,温州人雪梨只能学习自己家乡的传统,将销售转为线下,开启了为期31天的清仓计划。

 

第一天清仓,四面八方赶来的年轻人们就把园区外的秋溢路给堵死了。下午三点时,秋溢路上的车一直堵到交叉口的长河路上。

 

一个近300平米的特卖场里被搭建起来,衣架上的标价为“19-299”,所有人都在低头挑选衣服,“爆款”会被迅速秒光,抢不到尖货的人就围在出口,等着上新。

 

不少人战果颇丰,诺大的黑色塑料袋装满了心仪的衣服、鞋子或者首饰。现场人声嘈杂,甚至还有人当场代购,在朋友圈里做起了直播。

 

临近晚上7点,人不但没少,下了班赶来的年轻人反而越来越多,为了避免踩踏,工作人员不得不把所有的门都打开。

 

即便这样,依然招来了警察,警察说有人举报称有上百人在该处摆摊。直到此时,这场疯狂的特卖会才被叫停。

 

上周五,他们的技术团队已经着手开发微信线上小程序。清仓的第一晚,这个名为莉莉仓库的小程序被紧急上线。很多现场的买家在忙着凑单时,加在购物车里的衣服已经被抢完了。

 

第二天,更多人进入小程序抢货,他们发现小程序打不开。还有人好不容易刷进去,发现货已经售罄。

 

微信群里,不断有人对助理抱怨,没有货的可不可以下架。甚至有人发现,新上的衣服好像涨价了。

 

宸帆不得已发出道歉公告,对于销售预估不足加上小程序系统对接的失误,出现了严重超卖,再次向广大买家朋友表示最大的歉意。

 

社长注意到,特卖会的收款单位并不是宸帆,而是杭州辰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是雪梨的两位合伙人。

 

清库存,对于雪梨的公司来说,是最后也最关键的一仗。

 

雪梨这样从电商中摸爬滚打起来的商人,对于年轻人消费行为的灵敏嗅觉,体现得淋漓尽致。

 

创业第二年的2016年,宸帆的估值就已经达到十亿。2020年双十一,其自有服装品牌的销售额超过6亿,几乎可以和一些老牌女装掰手腕了。

 

今年4月,宸帆完成了亿元融资后,雪梨在采访中说,宸帆最大的竞争力,是可以让女装的上市周期缩短到约20天。她还在规划未来。

 

但现在,一切都要烟消云散了。公司的三大业务中,直播业务已经解散,淘宝店被封,而没有流量引擎和销售渠道,MCN和女装业务也是无根之水。

 

特卖会现场的几位员工对公司的未来表示不知情,要明年再看。这些年轻人对于工作依然很认真,特卖会被叫停后,很多员工仍然加班到近10点。

 

云狐科技园对面的西可科技园区,某幢楼的2-6层也是雪梨团队的公司。临近9点,几乎每一层都还有员工在加班。

 

就在云狐科技园的特卖会如火如荼举行时,一封落款为杭州宸帆的感谢信也在流传: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虽然宸帆对外否认了解散的传言,但离职裁员确实已经开始。一位mcn机构老板朋友告诉社长,隔壁老罗的交个朋友这一波确实捡到了便宜,他公司的HR和猎头顾问也正在给他推荐雪梨公司的几个关键人物。

 

一位老罗的员工称,公司近期有雪梨、薇娅公司的员工来面试:

 

连薪资都不敢谈。

 

特卖会就在老罗的眼皮子底下进行,不知道他看到此情此景,会是什么感想。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7w7MLLVTzwbaray0ujLvPA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