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猪王”,晚节难保?

投资人说,万洲国际“最大的问题是万隆”。现在他卸任了,万洲国际的问题就解决了?
01
废长立幼
被舆论普遍解读为“罢黜太子”两个月后,万洲国际接班人有了新动向。
8月12日,万洲国际公布人事变动,年逾八旬的老帅万隆卸任万洲国际CEO,接任他的是万洲国际原CFO郭丽军;47岁的万隆次子万宏伟被擢升为万洲国际董事局副主席。
世界“猪王”,晚节难保?
自从“太子”万洪建被“罢免”后,外界关于万隆“废长立幼”的猜测不断。此次人事变动,被“一撸到底”的长子万洪建,则不在新的领导班子之列,甚至公告中对其只字未提。
对于这一变动,万洪建给弟弟送上了祝福:
 
“我首先要恭喜弟弟,也会给他发一个祝福信息,同时提醒他以后在这个位置上的三个注意事项:不说话!不说话!不说话!”
在两个月前的那场风波中,当万洪建在办公室被众人按倒在地时,只有万宏伟用冰块拂去他脸上的鲜血。
对弟弟,万洪建不仅是祝福,更多的还是担忧:
“宏伟不但善良,而且与世无争,所以提醒他,双汇的第二号人物,离父亲的权位太近,极其危险,所以要步步小心,言语谨慎,最好不说话!这是我的切身之痛!”
对自己的未来,万洪建表示:“我不会再回到万洲国际,目前在家中休息,静思回顾过去,计划未来重新卖猪头肉。在香港开店,卖咱们在家乡时候吃的卤制猪头肉、肘子、红烧肉等,这是中式肉类产品的代表产品。”
这意味着,被关注已久的万洲国际代际传承拉开序幕。
但在“罢黜事件”发生以来的这两个月,“父子反目”引发的一系列风波,不管对于当事人还是外界而言,仍然历历在目。
02
积怨已久
2021年6月3日,万洪建走进万隆的办公室,打算和他沟通CEO人选的事情。
万隆在公司出了名的专制独裁,这在媒体的报道中也多有提及。老同事常劝诫万洪建:“给老板提建议,要像猪一样慢慢拱。”
但这天,当万隆再一次对他的提议表现出不屑一顾时,52岁的万洪建没有选择“慢慢拱”,而是顶撞了父亲,“你要这样讲,那咱们两个就没啥话可说了。”
最终,这场对话演变成了一场激烈的冲突。万洪建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以头撞击玻璃墙柜,来宣泄心中的愤懑。办公室里的保镖和工作人员一拥而上,将其摁倒在地,并应万隆的要求拍照取证。
两周后,万洲国际发布了那则轰动一时的“废太子”公告,万洪建从万洲国际系统中彻底消失。而在这之前,他是外界眼中最有可能接替万隆的万洲国际“太子”。
世界“猪王”,晚节难保?
▲万洪建免职公告
万洪建1990年进入双汇,从基层的熟食车间工人做起,一路做到万洲国际国际贸易部总监。
2018年6月4日,他正式担任万洲国际执行董事,两个月后又被委任为副主席,负责集团的国际贸易业务。
外界看来,进入万洲国际核心决策层的万洪建,接替老爷子只是时间的问题。殊不知,父子两人积怨已久,6月3日的冲突,不过是8年积怨的一次集中爆发。
8年前的2013年,当时的双汇国际以71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生猪养殖和猪肉加工企业史密斯菲尔德。当时双汇国际的主营业务是火腿肠,市场已经趋于饱和,这桩当年中国企业对美国公司最大的收购案,要解决的就是双汇国际未来要向何处去的问题。
没想到,这场收购成了父子在经营理念上的一个分叉口。
2014年,双汇国际和史密斯菲尔德整体以“万洲国际”在香港上市后,一个明显的改变,是不再大张旗鼓地倡导冷鲜肉。
“冷鲜肉”是万隆基于大众对猪肉消费的更高需求,在1998年上马的项目。15年来,万隆投入重金打造“冷鲜肉”的概念,扭转了中国传统的“热鲜肉”格局。
但自万洲国际上市以来,万隆放弃了自己一手打下的冷鲜肉市场,转而从美国大量进口冻肉替代冷鲜肉,这极大地冲击了双汇国内的屠宰工厂、冷鲜肉销售网络。
双汇的屠宰量从2015年的1230万头下跌到2020年的710万头,其专属的双汇肉制品内转市场也拱手让给了冻肉。
世界“猪王”,晚节难保?
为了扩大冻肉业务,过去几年里,双汇还陆续汇出35亿美元,用于史密斯菲尔德厂房改造和冷库建设。
万洪建对万隆“重美轻中”的差异战略颇有微词。在他看来,这场71亿美元的并购就是一场豪赌,“胜则锦上添花,败则一无所有”。
美国肉类加工行业已经基本饱和,投资回报率远低于中国。在这种情况下,万隆仍不断向史密斯菲尔德注入资金,万洪建担心双汇的盈余资金被掏空,会影响双汇长期的发展。
父子另一个分歧点,在于火腿肠市场饱和后,万洲国际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
这几年,万隆力推培根、火腿和香肠等美式肉制品,还投入8亿元,在郑州建了一座日产美式肉制品100吨的美式工厂,生产美式培根、美式火腿和美式香肠三大类产品。
万洪建认为,肉类食品具有强烈的民族、区域特点,虽然中国的肉类加工也有西方国家流行的火腿、香肠等食品,但中美两国肉类产品通用性不大、可移植性不强,居于市场主导地位的,依然是中国的传统民族食品。
在未来方向上的分歧,又引发了在机制上的冲突。
双汇现有的生产、财务和销售体系均配套美式产品,中式产品品种繁多,区域性强,起步的数量也比较小,有些还需要手工操作。生产部门嫌麻烦,销售部门嫌量小,财务算上摊销固定资产折旧,感觉不赚钱,各方都不待见。
在去年11月的万洲-双汇视频会议上,万洪建主张,要以战略的眼光来看待中式产品业务,把它当作新生婴儿去培育,不要在这个婴儿身上压上成年人一样的重担。
在过去8年里,每次向万隆提出不同的业务主张前,万洪建都要喝点酒,才能鼓足勇气。万隆听不进去,他就沉默不吭声,慢慢等机会,哪天万隆高兴了,他再提。
但现在,双汇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市场挑战:同在河南的上游牧原股份崛起,在下游肉制品行业来势汹汹;下游周黑鸭类公司建立起来的独立市场网络,双汇进不去;在各种新赛道面前,双汇被高昂的加工成本逼退,十年来原地踏步。
万洪建这次真的急了:
“如果再不变革,4-5年内必有大患!”

03
前景难料
伴随着人事变动的公告,万洲国际及双汇发展在当天也交出了一份不太理想的成绩单。
万洲国际当天发布的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万洲国际营收864亿元,同比增长6.8%,相较于2020年同期12.17%的营收增长,万洲国际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增速几近“腰斩”。
其中,占万洲国际营收和利润大头的双汇发展,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今年上半年,双汇发展营业收入349亿元,同比下降4.1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4亿元,同比下降16.57%。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会发现从2014-2020年的7年间,尽管双汇已持续为史密斯菲尔德“输血”35亿美元,但其收入一直在130亿美元上下徘徊,利润率也一直在3%-7%之间徘徊,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万洪建的看法。
这也使得万洲国际的业绩增长,主要依赖于中国市场的双汇发展。
世界“猪王”,晚节难保?
▲万洲国际2013年以来业绩表现 来源:《商学院》
过去几年里,双汇发展业绩早已出现疲软。2018年双汇发展收入跌破500亿元,仅为489.32亿元。2019年受益于整体猪肉价格上涨,双汇重新恢复增长,但销量开始下滑,鲜冻肉和肉制品外销量比2018年下降1.47%。
二级市场上,近一年里,双汇发展股价持续下滑,从去年8月最高点65元/股左右,一直跌到目前的27.24/股,市值蒸发了约1300亿元。
受此影响,万洲国际的增速放缓,甚至被牧原股份、新希望等对手反超:
2018年-2020年,万洲国际营收分别为1464亿元、1581亿元、1657亿元,同比增长率为2.3%、7.9%、4.8%。
同期,牧原股份的营收分别为133.88亿元、202.21亿元,562.77亿元,同比增长率33.32%、51.04%、178%,涨势凶猛。
新希望营收分别为690.63亿元、820.51亿元、1098亿元,同比增长10.38%、18.81%、33.85%,表现也明显好于万洲国际。
世界“猪王”,晚节难保?
从业务板块来看,肉制品和生猪屠宰是万洲国际两大业务板块,两者收入平分秋色,但从利润来看,2020年肉制品为万洲国际贡献了超过86%的利润,是其支柱业务。
但在肉制品上,按照万洪建的说法,双汇的竞争对手不是雨润,也不是金锣,而是同在河南的牧原股份。
牧原股份不仅已经超过史密斯菲尔德,成为全球生猪出栏量最大的企业,而且已经向中游和下游凶猛拓展:
牧原的屠宰场现在每天可以屠宰1万头生猪,预计将来每年能达到2000万头。
在肉制品领域,牧原也是野心勃勃。今年7月,牧原集团投资6亿元的200万头生猪屠宰及肉制品加工项目,在湖北钟祥开工。
就在今天的一场可转债发行网上路演中,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也表示,考虑到新零售的需求与环境发展,未来在肉制品方面也会更加开放,采用多种方式扩充产能,拓展多种销售渠道。
随着牧原的大举进入,双方面对面竞争的日子也越来越逼近。
这也是万洲国际新的领导班子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根据8月12日的公告,万隆已辞任万洲国际行政总裁,将留任万洲国际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食品安全委员会主席及风险管理委员会主席;同时委任万隆次子万宏伟为万洲国际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环境、社会及管治委员会以及食品安全委员会的成员。
世界“猪王”,晚节难保?
▲万隆
万宏伟2002年获得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文学学士学位,2004年-2013年期间,担任双汇集团董事长秘书,2014年起,一直担任万洲国际行政总裁助理,负责公共关系。
新任CEO郭丽军此前担任的首席财务官一职由甄锦燕接任。同时,万洲国际任命甄锦燕、周峰、王登峰为公司副总裁,分别负责财务管理、国际贸易、营运管理。
郭丽军现年50岁,1993年进入漯河市肉联厂,担任财务部会计。万洲国际上市后,2013年12月31日,他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并担任常务副总裁、首席财务官等职务。他也完整参与了万洲国际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的谈判、重组和并购全过程,在资本运作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在外界看来,舍弃懂市场与业务的长子,提拔财务和行政出身的郭丽军和万宏伟,万隆的这个调整不可谓不大。
而万隆对这个调整似乎信心满满。据证券时报,在当日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万隆首度回应外界焦点话题称,“这是一次正常的工作调整。”
对于郭丽军,万隆说:“我们万洲国际的CEO由郭丽军担任,我认为是合适的。他在企业工作已经一二十年了,工作业绩出色,具有担当精神,是一个合格的经理人。”
他亦肯定了次子万宏伟。“万宏伟担任万洲国际董事会副主席也是合适的,他有着境外学习的经历,在企业也已经工作多年了。”
曾有投资人说,万洲国际最大的问题是万隆。只是,没有了万隆,双汇的问题就解决了吗?新的领导班子真能带领万洲国际打赢这场恶战?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5MkZH9QBVjhJq5oV9xiqJg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