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都在为这个“流调中最辛苦的男人”手动刷屏!

最新消息!全网都在为这个“流调中最辛苦的男人”手动刷屏!

最新消息!全网都在为这个“流调中最辛苦的男人”手动刷屏!

作者 | 燕梳楼

一个中年男人,今天全网刷屏。

天可怜见,他的命运终于被所有人看见。

昨天北京第269场疫情发布会,一个朝阳搬运工的流调,让无数人泪如雨下。

此前,我写过河南郑州一个中年男人的流调,一天工作16个小时,吃的胡辣汤葱油饼,却把最体面的生活留给了妻子儿女,我以为这可能是流调里最辛苦的男人了。

但当我看到这位1978年出生的中年男人的流调,我再一次被深深震撼,没有最苦只有更苦,难道真的是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这份公开流调显示,在北京的18天里,这位岳姓中年男子每天都是凌晨出发,天亮收工,先后去过台湖、乔丽致、木偶剧院、龙湾别墅、丽宫别墅、中关村、购物中心…

20多个地方,除了陶然亭邮局,看起来都是非富即贵。但他虽然出入显贵,每天与富贾名流擦肩而过,却不是为了享受生活,而是搬运建筑材料,清理装潢垃圾。

同时公布的还有海淀一位26岁的年轻女孩,吃的是全聚德、逛的是连卡佛、喝的是GREY BOX咖啡、买的是Ole,玩的不是滑雪就是听脱口秀。

在平行的时间里,他们的命运在同一个夜幕下折叠了。

折叠成了无数个你和我,无数个悲与欢。

很巧不巧,这个岳某也是河南人。

那个很苦的郑州男人至少每天还有家可回,做的工作也是在面包房和兼职保安,虽然很底层但还算得上体面,累是累点,但内心富足。

即使这样,对于漂泊在北京的河南老乡岳某来说,也已经是天堂。

作为城市折叠下的时代背面,他只能花最少的钱租住在最偏远的地方,10平方的农村简房,没有空调没有卫生间,仅仅是一个睡觉的地方。

他每天乘坐地铁来回50公里,出入各大高档社区与富丽堂皇,却连一碗胡辣汤也舍不得喝,流调里唯一一次进入购物中心,也是饿急了进去买了个面包。

更多的时候,他都是饮着风咽着沙,干完活回家下一碗面条和衣而睡。中午起来后再继续找其它的零活干。干活,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他所有的工作机会都都来自于一个招工微信群,看到群里有人发布零工信息就马上联系,多少钱都干,一袋沙子60斤,一袋水泥100斤,背一层楼就多拿1块钱。

因为拉装修垃圾的车子只能晚上11点进城,凌晨6点前必须出城,所以这就成了他打工的黄金时间,我们睡下,他开始背起水泥,我们还没醒来,他已经洗去一身尘埃。

每一轮朝阳都如此热情似火,遮掩去黎明前的无数世态炎凉。

1月18日上午,岳某做完核酸坐北京发往威海的1085次列车,随后疾控中心紧急赶来,告诉他核酸检测阳性,当天中午12时被带至地坛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现在,他终于能在医院里歇一歇了。

在古代,会有人专门负责记录帝王的一日生活,一举一行一言一颦,包括吃喝拉撒皆要记录完备,即所谓的“起居志”。

而现在流调就是一条Vlog,你去过的每一个地方见过的每一个人,都纤毫毕现天衣无缝。

疫情以来,无数人的生活暴露在公众面前,有普通的人出租车司机,有两点一线的全职妈妈,也有为了生活频繁跑场的年轻女孩,每一份流调,都是一个人生缩影。

但这一份流调,满屏热泪,半世辛酸,瞬间击中无数人的软肋。

由此,他也被网友称为“流调里最辛苦的中国人”。

爹瘫了,妈胳膊摔断了

一个人养六口人,生活压力很大

在北京的这些天,他接到的工作

通常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

把建筑垃圾搬运到指定垃圾站

他在凌晨出发,

等做完工,天就亮了

但他的苦显然并非仅仅如此,更来自于精神上的求而不得。

据《中国新闻周刊》专访,岳某之所以在北京,是为了寻找他走丢的大儿子,儿子走失两年,他辗转20多个城市,在寻子的巨大精神驱动面前,所有身体的苦都无暇回味。

非常感谢新闻周刊,在这份流调引发社会关注后,第一时间采访了当事人岳某,让我们还原了一个更为立体真实的中年男人命运流调图。

而此前率先报道西安疫情的也是这家媒体,我觉得这是中国传统媒体少有的职业操守与良心坚守。

这篇专访,坚持了实事求是,不美化不回避,用真实的笔触勾勒出一个真实的“人生”。

据专访我们得知,44岁的岳某家里有6口人,父亲瘫痪在床,母亲摔断了胳膊;两个儿子,21岁的大儿子突然走失,12岁的小儿子才上六年级。

因为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两个老人,又要照顾年幼的孩子,所以妻子就只能在家帮人晒海带打零工,一天工资100元。

唯一能出来边打工边赚钱的,就只有岳某自己了。

父母的医药费一个月要2000多,小儿子读书也要花钱,他必须要承受来自身体与精神的双重痛苦,并强打精神撑起这个家。

正如加缪所说:他是众生中的一个人,他试图在众生中尽力为人。

他不能也不敢倒下,因为他的背后空无一人。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据岳某所述,他19岁的大儿子岳跃仝本来在家附近的一个食品厂工作,2020年8月12日,儿子突然感觉不舒服,就请假回家了。

食品厂主任把他送到汽车站,突然就人就不见了,开始电话无人接听,两天后电话关机状态,而人却生死未知。

岳某接到电话后立即回家,并到当地派出所报警。他认为,如果当时能给定位的话,人肯定能找到,现在希望就很渺茫了。

因为儿子曾在北京做过帮厨,所以他就到北京边打工边找人。

而在此前,他的寻子之路已经遍布山东、河南等20多个城市。

虽然可能只有1%的希望,他也在做着100%的努力。

就像昨天那个天才译者的父亲一样,孩子已成为他在这世上的最后牵挂。

这就是父亲,为了孩子,可以牺牲一切,因为他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孩子。

如果不是这份流调,他可能已经回到他那个苦苦支撑的家。他的苦他的痛他的压抑的哭声,仍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继续着。

但这个偶然,值得被所有人看见和听见,尤其值得我们有关部门见微知著。

再微小的案件,对于一个家庭来说,都可能是锥心之痛。

值得欣慰的是,无论是那个纸醉金迷的年轻女子,还是这个极简极苦的中年汉子,在疫情面前都是平等的,都将享受政府统一公平的治疗安排。

这是这场疫情下,中国展露给全世界的制度优势。

最让人感动的是,面对记者的采访,岳某并没有觉得自己可怜。他说:

“我只是好好干活,我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力气,靠自己的双手,挣点钱,挣了钱找孩子。就是为了生活,为了照顾这个家。”

而当北京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要给他钱时,也被他拒绝了。

这种抗争,这种尊严,给了我们莫名的力量感。

生活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大部分负重前行的平凡人,都知道前路艰难,但无路可退。

这样一个好男人好丈夫,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让人肃然起敬。

刚刚看到最新消息是,山东省公安厅高度关注此事,正督促威海市局加快核查,荣成市公安局工作人员也表示,岳某大儿子走失一事正在调查中。

相信在各方的努力下,故事一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只有找到岳某的儿子,才能结束他漂泊的生活。

最后希望每个人都能伸出一把手,

帮帮这个“流调中最辛苦的男人”。

动动你的手指,把这个寻子广告转出去吧。

不要再让老岳自己一张张贴电线杆上,

让我们一起动手,转发出去吧。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最好岳跃仝能看到,

现在你爸确诊了,

赶快回家吧!

 

最新消息!全网都在为这个“流调中最辛苦的男人”手动刷屏!

PS:本文不开打赏,只求为了老岳转发出去。

 

 

– End –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v62g1fREAa_B4qSjYxIGTA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