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家庭出身,考公务员混到县长的难度有多大?

(此文太经典了,原作者@Frank Yicold)

22岁的你,李狗剩,满怀憧憬,考上了县城的公务员。

苍天保佑祖坟冒青烟,你被县里最重要的部门之一,县发改委要走了。

你办事兢兢业业,你自知没有背景,所以在单位谨言慎行。你隔壁桌子是个胖子,他爹是一个科长,他可以天天喝茶看报纸,但你就要加班整材料。你文笔不错,写的稿子很被副科级主任喜欢。

你在办公室写了三年材料,但是第一次晋升机会,却没有你。

苍天保佑祖坟祖坟冒青烟,你们发改委主任是个爱材的人。他一句话,把你从能源科调到了办公室,虽然级别不动,但是你已经可以直接服务领导了。

终于有一次,你写的材料获得了县领导的称赞。发改委主任受到了表扬,回来在会议上提议你当办公室副主任。那一年,你27岁。

狗剩当了主任,这对于毫无背景的他来说,是人生第一次。他谦虚诚实,低调内敛,他虽然当了主任,但依然老老实实写材料,兢兢业业服务好领导。

苍天保佑祖坟冒青烟,发改委主任真的太喜欢你了,两年后,你成为了办公室主任,成为了副科级。

发改委主任对你说,想要继续前进,必须去乡镇。你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领导是天是地是神话,你背起行囊,咬牙去了县里最穷的镇,进了党工委班子。那年,你32岁,孩子刚刚走路,老婆泪眼婆娑。

在镇里,你把身体交给了工作。除了党工委书记等几个领导,其他大部分都是招聘的或者事业编,你指挥不动,很多事儿必须亲自上。修路没钱,县里不给,你去银行等行长下班堵他。路修好了,你想办个食品加工厂,老板不想来。你亲自去省城,蹲在老板别墅门口,求小三带话让老板见一面。老板答应了,你回镇里解决土地问题,但是部分人宁愿吃低保住土房子,也不愿意搬出去做工人住楼房。你一家一户的讲道理,结果被泼妇一巴掌破了相。你想了想独自操持家庭的老婆和上幼儿园的儿子,忍住了眼泪,把鼻血当口红,继续工作。

终于,食品厂办起来了,当时扇你耳光的泼妇成了厂里的劳动标兵,你带头去给她发奖,她笑得露出了满口金牙,像一朵盛开的菊花。随后,你组织镇里的拖拉机手重新培训,开了一个物流公司,专门把食品厂的食物往省城运。司机来了,镇里的饭店和宾馆也开了。

镇里有钱了,外地的媳妇也进来了。孩子越来越多,你去县里,求教育局长给你们点经费修补学校,局长一句没钱把你顶了回来。你又只能去求食品厂老板,只要20万,刷刷漆换几个电风扇就行。老板开着他的保时捷,皱着眉头说没钱。你又去求小三帮忙吹吹枕边风,后来老板出了车祸大难不死,开始做慈善了,大笔一挥200万,在你们镇建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小学。剪彩那天,老板站中间,你跑前跑后端茶倒水。你不甘心,但是看到孩子们的笑容,你觉着也值了。

一晃几年过去,你的成绩被领导看在眼里。你接到一纸调令,你终于回到了县委县政府大楼,坐进了县发改委主任的办公室里。一照镜子,你发现你已经这样了

不到40岁的你,虽然已经混成了排名靠前的实权派正科,而且县政府常务会议时得以紧挨县领导,但你付出的,是你的满头黑发和家人的陪伴。

两年后,你们县修路修桥建厂子,你作为发改委主任,一年有250天在外地。你得到了县委书记的赏识,但你却发现一把手和二把手关系好像有点微妙。你决定,要跟就跟大的。你频繁地去书记办公室汇报自己的工(zhong)作(cheng),每逢佳节,去书记家里关爱一下书记的正在上大学的儿子。

苍天保佑祖坟冒青烟,押对了宝,在你43岁那年,你们书记被提拔为副市长,但由于省里还没敲定新书记人选,书记位置仍由老书记兼任。你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你的大哥已经是副厅,害怕的是,如果县长升到了一把手,你的发改委主任还要不要干?

苍天保佑祖坟冒青烟。你的大哥不是个把x无情的人,你大哥的大哥,目前在省城当常委,而你们的省城是副省级城市。你大哥领着你去省城拜访你大哥的大哥,汇报完工(zhong)作(cheng),大哥的大哥又带着你去拜见他的大哥,一位比你小两个月,但却已经因为要升任副省长而被公示的人。你在哀叹人比人气死人的同时,依然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你的经历。最后,大哥的大哥的大哥说,狗剩同志确实辛苦,您的工作我们都看在眼里,人民需要您这种干部。然后,摆摆手,让你走了。

苍天保佑祖坟冒青烟,两个月后,一纸调令,你去了你市直属国企担任一把手。当天,各路媒体开始解读,说你在县发改委岗位干了几年,懂经济,懂企业。在基层干了几年,懂得处理各种复杂关系。但你心里清楚,大哥让你懂,你不懂也懂。大哥说你不懂,你懂也不懂。已经升任县委书记的老县长为你开设了欢送宴会,席间不断把你和老书记的陈年旧事加油添醋拿出来开玩笑,你忍住了。你想了想他已经58岁的年龄,端起酒杯去敬了一杯酒。再见,再也不见。你头也不回地去了市开发区,当你的企业老总了。

苍天保佑祖坟冒青烟,在环保+去产能+经济下行的三重打击下,你的企业效益竟然涨了。当地媒体开始解读,说你治理有方,改革有路,壮士断腕,凤凰涅槃。但你知道,你企业效益好,只是因为你的竞争对手企业的老大老二互相举报,一起进去了。你凭空获得了竞争对手30%的份额。在你45岁的时候,你的大哥的大哥调任你们市的书记。你觉着,你的春天又双叒来了。

但你发现,大哥的大哥来到市里,好像最亲近的不是你,而是某区的一位副县长。原来,他们曾经在某次研讨班上认识,结成忘年交。你回想一下,市委书记来了以后,你确实有过以老熟人自居的错误想法,在汇报工作时,没有把市委书记的指导当做企业成功最重要的原因。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你在企业发起了学习市委最新精神,唱响xx企业最强音的歌唱比赛。给当地报纸投了30万,让他们全程报道这场活动。

苍天保佑祖坟冒青烟,书记是个念旧情的人。在一次企业家恳谈会上,书记当着整个班子和当地媒体的面,表扬了你,并希望你继续为市里发展做出贡献。在你46岁生日那天,市委组织部的同志找你谈话,你要回县里工作了。

常务副县长,这是你的最新工作。在县委班子中,你排在第四。你每周要去做一次焗油,但依然挡不住随时冒出的白发。你分管发改、交通、人才引进。你看了一眼统计局的真实数据,GDP有2成的水,财政收入有1成的水。嗯,运气不错,水还不算多。

还记得你大哥的大哥的大哥吗?同样是46岁的他,已经成了挤进了省委常委班子了,担任省委秘书长。他是你最重要的政治资源,你跟着市委书记——你的大哥,还有县委书记和县长多次跑到省里,最终促成了一项大事——一个重要会议将在你们县举行,省委书记承诺将来参加。

县里成立了专项指挥部,将办好这项活动作为全年最重要的任务,县委书记挂总指挥,你是实际执行者。你想起了曾经当过一把手的国企,你给现任董事长,你曾经的小弟打电话,让他赶紧在县里落地一个项目。你的小弟只花了0.1秒考虑就答应了。拿地、工商注册一路绿灯,为的就是那一天。

那一天,省委书记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来到了会议的展厅,你在最外围,根本挤不进去。但是,你作为会议总指挥,有些先天的优势。省委书记去哪个展位,能听到哪些介绍,全看那个拿着话筒的引导员。而那个引导员,已经心里有数。终于,省委书记来到了那家国企的展位前,驻足,听起了解说。

苍天保佑祖坟冒青烟,在听到某三年间企业得到高速发展的介绍时,省委书记问出了那句话“这段时间,企业由哪位同志负责?”

你大哥的大哥的大哥,省委常委、秘书长凑前一步,说出了你的名字。

“是狗剩同志,他现在是这个县的常务副县长。”

“我们的队伍,就需要这种在基层、在企业、在老百姓中锻炼过的干部。”省委书记的声音不大,但远在10米开外的你,却感觉所有的嘈杂都没有了,只有这句话清晰入耳。

当天晚上,省委书记召开工作会议,省领导坐在主席台,你坐在下面第一排。

省委书记扔掉演讲稿,开始自由发挥。终于,你听到了你的名字。

“狗剩同志在吗?”

你花了一秒钟来平静心跳和润喉,平静的说“嘉雁书记您好,我是狗剩。”

书记问了你的工作经历,你按照准备,对答如流,书记很满意。

散会时,市委书记、县委书记把欢送领导队伍的最前面位置让给了你。你握住书记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第二天,县委书记找你谈话。他第一次叫了你老弟。

你成了媒体眼中的明星县长,《省委书记在会议上点名的副县长是谁?》出现在当地报纸上。一时间,你风光两无。你的大哥的大哥,现任市委书记找到了你,提醒你春风来了,得意可不行啊。你找到了当地市级媒体总编辑,提出了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要求。总编辑心领神会,开始报道县里的工程,而不再报道你个人。果然,县委书记很满意,市委领导和兄弟区县的领导也很满意。

你50岁了,已经成为专职县委副书记的你感觉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天花板。

新来的副市长兼县委书记比你大两岁,县长比你小两岁,你的位置非常尴尬。

你虽然是正处级待遇了,但是在排名上,你还得排在县政协主席的后面,她是个“无”“知”“少”“女”,真的是政协主席的完美人选。你努力过了,才知道天赋这个东西真的管用。

你得想办法,你干的再好,你也很难再进一步。你要离开这个县。

你现在的县是百强县,县委书记由副市长兼任。县城比较繁华,离着市区开车只要半个小时。你有在别人眼中近乎完美的生活,双方父母双全且身体健康,你的老婆孩子都在市里,你每天下班都能回家,吃到老婆做的皮蛋瘦肉粥和清炒西兰花。孩子留学马上要毕业了,正在努力进入省属大企业工作。你远远不是有钱人,但工资也不低。求你办事儿的人不少,但是你坚守红线,纪委每次下来,你依然能睡个好觉。

但是,你还有一个念想,你要当实权派的正处。不要虚职,不要群团。

你下了一个决定,你找到了你大哥的大哥的大哥,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你说,你还年轻,想要继续在一线奋斗。

大哥心领神会。有传言说,他马上就要升任省委副书记、省城市委书记了,这个时候不找他,以后作用就有限了。

在你51岁那年,你们市最穷的那个县,县长退休了。你想去接这个空,但一旦你去了,你和老婆一周都见不了一次,孩子更别说了。

但你决定了,去!

一纸调令,52岁的你,成为了县长。狗剩县长,终于成为了现实。你依然只是二把手,不管干什么说什么,眼睛余光都要看着县委书记,但是,你已经是正处了,而且是实权派的正处。

22岁工作,52岁正处,30年,你人生中最美好的30年换来了这个职位。如果不焗油,你已用经是满头白发。除了老婆做的皮蛋瘦肉粥,你什么都吃不下去,却依然被检查出来脂肪肝。冬天,每次喝完酒,胃病照常来临,没办法,你是二把手,要坐副陪的。每次场合,坐主陪的一把手都说要吃头孢。你不喝,难道让一把手冒死喝酒吗?

一天,县里为了打赢全面脱贫攻坚战,开了一个动员大会。你作为县长,跟着书记接见即将奔赴乡镇的年轻人。

看到一个个充满活力的脸庞,你突然留下了眼泪。书记开玩笑,说“狗剩县长也是去乡镇工作过的,对你们有感情啊”。

其实,你自己也不知道,眼泪为何而流。53岁的你,决定做一次自己。

你没有擦眼泪,更没有憋眼泪,啪的一声,让它落在了地上。

看完请思考狗剩的祖坟总共冒了多少次青烟,才能到县长这一步,估计快烧焦了吧。。。

转自: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796663/answer/217878419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