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与慢牛,这是同一个问题

最近一个个板块轮番被炸,很多声音都集中在三胎上,这有一定的道理。从建国后到90年代初,除了上个甲子那几年,新生人口基本都保持在每年2000万以上。老龄化将在未来十几年走向高位,并会持续至少30年,这个主题会是长期持续的,把很多问题聚焦在此,就可以想得更清楚了。

现在借题发挥的声音比较多,但万变不离其宗,围绕老龄化尽管有很多可能性存在着,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钱“字。赚钱的人少花钱的人多,这是最核心的问题。所以有些东西被动其根本,除了大方向正确,很重要一点是它们一开始就被定义为非盈利性行业。而有些东西挨打,则是为了让其能够长期稳定赚钱。看明白这一层,很多事也就不必太担心了。

股市有很多价值,但归根结底是用来赚钱的,长期稳定的慢牛走势,对大家都好,是上上下下都希望看到的结果。尽管对蓝筹股来说,现在宛如熊市,目前仍看不到安全边际,但指数一直在走慢牛,这恐怕是一个会持续很多年的主题。这种慢牛中,不会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年初看到的某些“赛道”已经变成了滑道,现在这些如日中天的大牛股,后面的表现不会比茅台更好。

有些钱是因为不懂所以赚不到,而现在有些钱是因为懂所以赚不到,这是对价值投资更深刻的考验。这个市场待得久了,短期的涨涨跌跌真得没那么重要,不管什么概念什么主导,最后没有业绩都会归零,有业绩的早晚还会重归正轨。能让我们穿越牛熊的,只有价值,别无他物。

我们的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慢牛,很多时候大家都没有经验。现在的方法是轮番上阵,不断吹泡沫的同时不断挤泡沫,最后泡沫一地,慢牛依旧。这是个有趣的市场,我们都会习惯的。

近来市场多变,有些东西让不少老股民也感到无所适从,这都是从来没出现过的局面。很多东西不便直说,这篇短文算是帮大家理一个思路吧。不管什么样的主题,价值都是最核心的那部分,守住这个原则,很多事情就没必要过份纠结了。

转一段巴菲特的语录,非常适合当前的市场:

巴菲特:我不知道市场会怎么走。我更愿意看到市场下跌,这是我的一厢情愿,市场该怎么走还怎么走。市场不懂我的感受。要投资股票,这是你必须首先学会的一个道理。你买了 100 股通用汽车,一下子,你就对通用汽车有感情了。它跌了,你很生气,你会说:“要是涨到我的成本价,我就又能高兴起来了。”它涨了,你可能说:“我多聪明啊,我真是太爱通用汽车了。”这些情绪都来了。股票哪知道你买没买它,它就待在那,不管你买没买,也不管你多少钱买的。不管我对市场产生什么感情,它都不理我,没有比市场更铁石心肠的了。在今后十年里,在座的各位都是要净买入股票的人,而不是要净卖出股票的人,各位都应该希望股价更低。如果今后十年里,你是吃汉堡的,不是养牛的,你肯定希望汉堡的价格下降。如果你常喝可口可乐,但是没有可口可乐的股票,你会希望可乐的价格下降,希望周末去超市的时候,可口可乐能有促销。去超市买可乐的时候,你希望可乐便宜,不希望可乐贵。

纽约股票交易所就是一个可以买到各种公司的大超市。你要买股票,你希望出现什么情况?你希望这些股票一直跌,这样你才能买的更合适。等到二三十年之后,当你要把积累的钱拿出来花的时候,或者你的子女帮你花的时候,那时候你才希望股价高。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的第 8 章中讲到了对待股市波动的态度,还有讲安全边际的第 20 章,我认为在所有关于投资的著述中,没有比这两章更重要的了。我是 19 岁的时候读到第 8 章的,我一下子豁然开朗,明白了我前面讲的那些东西。但是我是看了这本书才明白的,不是自己想明白的,是格雷厄姆在书里讲的。要不是看了这本书,可能再过 100 年,我还是觉得股价上涨好。

我们希望股价下跌,但是我不知道市场会怎么走,过去从来不知道,将来也不会知道,我根本也不往这上面想。股市大跌的时候,我更仔细地查看有什么值得买的,我知道大跌的时候更容易买到好货,更容易把钱用好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IVMrh_GswNRBA9H5j6XEWQ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