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在万亿市值蒸发之外,还有百万教培员工的职业大迁徙,这是一个值得全社会关注的问题。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文|刘雨洁 王与桐

编辑|石亚琼

封面来源 | IC photo

根据公开信息,字节跳动被曝旗下大力教育(智能硬件)、瓜瓜龙(学前绘画课程)、清北网校(K12)等项目正在裁撤辅导老师,采取N+2赔付方式。旗下你拍一(思维动画课程)、GOGOKID(外教英语)等业务也正在下架。从7月24日开始,所有从事K12相关业务的教培机构开始思考退路,而字节跳动此番或因恐惧行业余震,正将旗下所有教育业务线全面裁掉。
昔日的繁荣暂停,市值万亿的K12市场正在快速蒸发。
从年初至今,整个教育板块市值蒸发近万亿元。与股价最高点相比,部分教育类公司跌幅超过九成。蝴蝶效应之下,千万教育机构从业者的潜在失业和再就业问题也造成了新的人才矛盾。
此刻,裁员潮正在席卷整个在线教育行业。
有传闻称,高途裁员比例高达50%以上。按照此前高途公布数据,截至6月,高途员工总人数为2.8万,如果按裁员50%的比例计算的话,意味着受波及人数高达1.4万人。高途集团创始人、CEO 陈向东在7月25日就召集管理层开会,定下了裁员指标:全国 13 个地方中心,在 8 月 1 日前完成关闭,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
“我们公司现在至少60%的人都在找工作。其中很多人,正等待被裁,好拿补偿。”一家Top4教育公司的品牌负责人刘红在近日告诉36氪,她正在犹豫要不要加入一家企业服务公司。
也是在7月27日,好未来创始人、CEO 张邦鑫在内部员工会上说:“我们这些机构配不上我们的客户了,我们公司也配不上我们的高管和干部了。”
7月29日,在济南的张立,收到了裁员通知。此时距离他研究生毕业入职高途,不足一个月,这意味着他不仅拿不到一分钱补偿,甚至还要再花费一年的时间重新参加校招,整个人生轨迹将就此改变。据悉,很多教育公司只裁新员工,而不是需要赔偿的老员工。
不止高途,好未来、猿辅导、新东方、掌门1对1、火花思维等教育机构,也在排队裁员。好未来全职员工在7万左右,新东方截至2020年8月有5万员工,猿辅导有4万员工且在2021年3月还曾计划在武汉增设2万员工,豌豆思维裁员90%,还有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本地教育机构共70万家,总共受波及的员工数量或超过百万。
一场百万人的职业大迁徙正在发生。如何帮助这些教育从业者再就业,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短期问题。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教培老师再就业,这些或是可行路径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岗位需求回冷之下,势必有大量年轻的从业者面临转行压力。如果K12全面熄火,千万教培从业者今年将加入900多万应届毕业生的就业竞争。
在线教育行业的岗位需求变冷,其实比预期来得更早。
拉勾招聘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从近⼀年在线教育⾏业的职位发布指数来看,自2021年5⽉起,⼈才需求开始断崖式下跌,态势持续至今。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来源:拉勾

来自职场社交平台脉脉的数据显示,2021年5月,“双减”政策正式出台前,教培行业从业者表达过“强烈求职意愿”的人数与同年1月相比增长了33%,运营、销售、教培老师是未来职业发展压力最大的三个岗位。
事实上,近两年,行业急速扩张和未来结构性调整造成的矛盾一直存在,对于在线教育从业者来说,转型和破圈早就已经显得十分必要。
“今年4月份还雄心万丈的在线教育同学,6月份就在求新的offer”。脉脉创始人兼CEO林凡告诉36氪,过去几个月里,在线教育一直在不断调整,行业人才的职业路径也在变化。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来源:脉脉

根据猎聘发布的《2019教育培训行业教师从业者大数据报告》,教培行业本科和硕士学历的从业者占比分别为59.62%、33.12%,人才素质可观;从年龄分布来看,25-30岁的从业者占比最高,为41.00%,其次是30-35岁的从业者,占比为21.14%,行业整体偏年轻。
36氪与业内多方人士沟通后发现,相比应届生,已经拥有行业经验的教培人才,可能的就业方向比较集中,主要的路径可能有以下几种。

公立学校

考虑到下一份工作的稳定性和职业相关性,公立学校是大多数教培老师的第一选择。但近两年,随着考教资和考编的人越来越多,公立学校在编岗位的申请难度水涨船高。公立教师不会像互联网从业者一样频繁跳槽或流动向各行各业,因此目前社会招考的主要难度来自两点:
  1. 僧多粥少。公立学校的黄金招聘时期已经过去,目前外放的在岗编制少了很多,同时对于学历、专业、户口、年龄等有着非常严格的限制,只有自身综合素质最优秀的一部分教培老师才有机会挤进编制;
  2. 公立学校的岗位开放具有不规则性、不确定性。每年不同地方的教师缺口不同,偏远地区对于教师人才的需求量远高于大城市,但从在线教育行业出来的年轻人往往不愿意离开大城市。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往往也会考虑应聘公立学校的编外教师,虽然没有编制内的待遇,但也可以边教学边等待机会。

私立学校

私立学校也是教培老师的主要流向之一。早在K12没有巨变之前,很多教培老师的职业规划就是先跳槽到私立学校,再跳槽到公立学校。对于年轻老师来说,私立学校的待遇普遍高于公立老师,部分名校薪资比公立学校高出20%-30%,成长性方面也比教培机构高出很多。但应聘私立学校同样存在两个难题:
  1. 私立学校两极分化严重,好的私立学校招聘标准不亚于公立学校,招聘条件里明文规定应届研究生、公立骨干教师的私立学校不在少数,而差的私立学校生源非常差,不利于职业成长;
  2. 私立学校也遭遇了和在线教育相同的困境,也就是国家推进以公立教育为中心的教育公平,因此政策不利好,对于私立学校有诸多限制。比如有的地区以强制摇号、限制辖区招生的政策限制私立学校引进优质生源,或者给公立学校发放大量重点高中的保送名额等,直接导致一些私立学校失去了竞争优势。在这种情况下,私立学校的生存和发展势头同样堪忧。

私人家教/小班教学

在宏观政策限制校外补课的前提下,私人家教和不依托于机构的名师小班教学等手段无异于打游击战。但这一类选择其实是互联网回流传统教育的体现,失去了机构的营销和背书,家长会更信任有公立学校经验背书的名师,而不是从在线教育走出来的年轻人。依赖资源、业务不稳定、没有五险一金、容易经受政策的打击,加上不适合年轻人长期发展,家教和小班教学虽然赚起钱来最为自由和直接,却不是多数教培老师能够接受的职业道路。

K12在线网课

网课是留守K12最简单的合规方式,平台推名师的方法和线下机构大同小异。但在线网课也早已是一片红海,并且在政策、变现能力方面都具有不确定性。如果教培老师自己录课打造个人品牌,相当于踏进了自媒体和互联网内容创作的领域,杀出重围的概率比应聘上头部教育机构的老师更低。但转机是目前国内互联网巨头、教育巨头等正在纷纷布局智能教育硬件,未来教培老师或许有机会与平台签约,进行内容分佣。

考研/留学/考公/国企

每个行业巨变之下的人才紧急应对之策,都是从提升核心职业竞争力开始。考研和留学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为了应届生身份,或者跨专业学习和提升教育背景,毕业后大概率会转行。相比回归校园来说,考公和签约国企和考教师编制一样,都是人才倾向于职业稳定的选择,但同样要经受考试和淘汰的压力。

切换赛道

转型做素质教育、留学教育、成人教育、职业培训等赛道,是K12老师再就业的另一条主流道路。大多数机构老师最大的职业优势不是具体的学科知识,而是教学能力和思维方式。对于教育背景教好的大学生“名师”来说,这一特征尤为显著。在入局教育行业之际,他们贩卖的是自己高学历背后的学习能力和快速理解能力,在程式化的考试面前,教什么内容差别并不是很大。
但从拉勾招聘提供的互联网招聘数据来看,仅6%的在线教育用户将在线教育行业作为求职首选,这一比例的不景气,说明了K12以外的教培赛道还没有开始打捞人才,在逐渐收紧的国家政策和K12教培的落差面前,其他教育市场仍停留在起步或闷声发财的阶段,资本也不敢再贸然跟风入局。

转入其他相关行业

不少刚入行的教培老师对于转行到其他互联网行业表现出了强烈意愿。比起考编、考公、国企带来的薪资落差,新的互联网行业代表着新的财富和职业发展的机会。过去几年中,在线教育快速吸纳了一批原本对教育并不感兴趣的“淘金者”,对于这些顺势而为的人才来说,在线教育只是一时的选择,让自己一直站在风口才是唯一的答案。
根据互联网求职招聘平台拉勾招聘对在线教育求职状态的观察,今年平台上处于“已离职,可快速到岗”的用户比例高达98.5%,远高于互联网全行业的63.2%,代表在线教育人才对于互联网内再就业的兴趣浓厚。
行业意愿方面,内容资讯成为了教培从业者投递占比最大的行业。内容资讯和在线教育工作具有相似性,从内容输出的角度,可以对教培经验进行复用。同时,比起其他互联网行业,对于知识类人才(相对技术类人才)的需求量更大,涉足各个领域,发展路径相对稳定,对于业务经验和专业也没有过多硬性要求。岗位方面,以运营和销售投递占比最高,分别占比19%和8%,这也和入行门槛较低有关。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来源:拉勾
此外,游戏、短视频、SaaS、电商也是在线教育人才主要竞逐的领域。这些行业的一大共性是近几年发展迅速,目前仍然处在风口,受到资本追捧,变现能力强,招聘需求大,市场想象力高。但这一情况与几年前的在线教育如出一辙,是否能真正借势发展起来成为国民优势行业,还要看未来可能会造成的社会问题、国家对于经济方向的扶持和调整。但稳定的工作和淘金的机遇不可求全,大多数人挑选行业也只能是根据自身需求小马过河。

其他从业者再就业

比起教培老师来说,在线教育其他从业者的再就业前景会明朗一些。对于裁员潮所涉及的大量的运营、教务、市场、产品、研发等本身就具有互联网属性的人才来说,最直观的解决方案就是在其他行业继续从事自己的岗位。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市值蒸发下的平行迁移并非一般的人才流通,其效应之下的优胜劣汰形势也是十分严峻的。
以往,每一次互联网出现行业震荡,都会引发互联网人的大厂情怀,认为只要进入互联网巨头和独角兽企业就能保障基本的岗位和待遇,但在经历了一波互联网裁员潮以后,很多人转变了思路:第一,市场对于人才的行业经验和壁垒要求越来越高了;第二,在互联网内平行跳槽不再是人才迁徙的唯一终点,互联网奋斗的终点也有可能是考公和国企。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退潮后的K12

像济南的张立这样改变人生路径的故事,发生过无数次。
对于身处其中的人而言,这些痛苦可能只是暂时的。近10年的移动互联网历史上,也曾多次发生新的离职潮。但随着新的经济热点兴起,这些从业者也很可能迎来新的职业发展机遇。
从2010年开始,中国共经历了4次大的裁员潮:2012年全球范围电子、金融等行业大裁员,2016年的O2O裁员潮,2019年的互联网裁员潮,2020年的疫情裁员潮。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来源:百度指数

除2020年的因疫情造成的特例外,这些裁员潮多有着多处相似:发展极快的行业,吸引了众多资本的重仓押注,这直接导致了企业有足够的钱吸引人才,行业薪资高于平均水平,从业人数规模巨大。但当行业的泡沫被戳破,从业者不得不陷入到裁员“潮”。
2019年,从年初到年末,百度、美团、知乎、滴滴、网易、熊猫TV、KEEP、暴风等众多科技互联网公司都纷纷做出了裁员优化的决定。涉及到的行业也逐渐从互联网延伸到了“互联网+”领域。但2019年、2020年随着社区团购、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这些互联网人才又纷纷被这些快速兴起的行业所吸纳。根据脉脉数据,互联网流出的人才主要去了金融行业、生活服务业以及房产建筑业。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来源:脉脉

不得不承认的是,教育机构中超过半数是老师,行业属性极强,且职业技能迁移成本高,导致这些人选择不多,相比于互联网人可能要面临更长一段时间的阵痛期。
而在市场化的教育机构当老师,和在学校当老师,二者的薪酬有着天壤之别。刘红告诉36氪,他们机构有30%的老师是“名师”,年薪在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以上,如果他们选择回到学校,年薪或许只有现在的1/10:“你让他们怎么接受这种落差?”
更多的老师甚至无法“回到”学校。首先,学校的老师不仅要具备教师资格证,而且需要有编制,这个编制,是需要定向考取的,名额有限且对于个人来说时间和选择成本很高。其次,抛去“名师”,其中一些机构老师不过是教培机构流水线上的产物,并不具备真正的职业能力,他们或许够不到学校的门槛。
我国教育培训机构在70万家以上,K12从业人员超过1000万人。相比我国目前1000万义务教育阶段在校教师这一体量来说,校外培训的规模和势力早已不再是作为“补充力量”,而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时代体系。
或许,教育行业的规划也是一个重要的可行方案。
教育机构的转型方向在过去半年内已经依稀有了一些亟待探索的答案。未来,我国在线教育的渗透率仍然会稳步升高,只不过,不一定是学科培训,而是更有助于中国青少年成长的教育方案。

素质教育

发展素质教育已经成为社会共识。素质教育比K12学科教育更加缺乏优质的老师和服务资源,同时,作为义务教育体系的补充,素质教育有助于帮助青少年培养爱好、包装履历、开拓思维。
7月28日,“双减政策”发布仅四天之后,猿辅导上线STEAM产品“南瓜科学”,发起了素质教育的同行赛跑。此前,素质教育的竞争也不可谓不激烈,仅少儿编程一个赛道就吸引了字节、腾讯等早早入局,但过去在学科培训的刚需垄断之下,在线教育企业对于飘忽不定的素质教育并非信心十足,通过不断的上线和下线产品服务进行试错。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36氪制图,截至发稿,其中字节跳动旗下相关业务正在裁员

或许,STEAM会成为在线教育头部企业“活下去”和新玩家弯道超车的必争之地,同时,素质教育会渗透进各行各业,以业务融合的形式打出创新和差异化优势,如网易旗下的教育应用开发团队Oddrobo持续推进开发儿童启蒙游戏,腾讯也在启蒙类功能性游戏上大力着墨。
素质教育领域产生大量人才需求,只是时间问题。

职业教育/成人教育

与素质教育相对的是职业教育。二者同时走在应试教育体系下的偏锋,一个针对学龄青少年的全面发展,另一个则更多面向成年人的就业问题。
一直以来,职业教育是个让人摸不到规则的领域。一方面,职业教育的概念在新东方、蓝翔等培训学校的推广下深入人心,另一方面,长时间内该领域的资本关注度较低,头部玩家与市场格局尚未形成。
而这一局面可能会在今年发生巨变。
今年2月,公务员教培平台粉笔教育完成3.94亿美元A轮融资,企业培训平台云课堂获得来自腾讯、红杉的1.9亿美元E轮融资,显露独角兽之势。与此同时,新东方也豪掷数亿元投资公职类教培机构导氮教育。根据统计,近两年,IT、电商、运营等数字化相关职业技能培训成为了行业内最受欢迎的领域,而职业考试培训紧随其后,涉及公考、金融、财会、律师、管理等多个行业。
这是一个6000亿以上的市场,前景广阔,但同时也存在需求分散、服务续约率低等问题。来自近两千个细分职业种类的需求影响了头部玩家的场景扩张能力,并不容易出现多家企业在同一赛道抢夺人才、教培平均薪资水涨船高的情况。但这也为在线教育巨头的转型和战略复用创造了空间。
从就业矛盾的整体趋势来看,职业教育和技术人才无疑会是未来的重点发展方向,市场将长期保持显性增长。而从行业的生产和分发阶段来说,从辅导青少年到辅导成年人,有时候也只不过是形式和用户画像的差别。

AI教育产品

回归科技+电商的手段,或可把在线教育拖出泥潭。
艾瑞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智能教育硬件市场规模为343亿元,2021年预计达到453亿元,并且有望在2024年接近千亿元。基于这一背景,互联网巨头纷纷剑指智能教育硬件,教育巨头也在从网课向硬件+内容的业务生态转型。网易有道更是在今年Q1,通过以有道词典笔为代表的教育产品,实现了2.02亿元的营收,在13.4亿的总营收中占比15%,同比增长279.8%,正在取代广告成为有道的第二增长业务。
目前,卡位智能教育硬件领域的主要有:字节旗下大力教育、华为、阿里、腾讯、百度、网易有道和科大讯飞等。除了互联网巨头,诸如步步高、读书郎等老牌教育硬件企业也在数字化转型,抢夺市场。

字节教育大裁员,千万教培人才向何处迁徙?

36氪制图

而对于部分垂死挣扎的在线教育企业来说,把智能教育硬件作为流量平台,打硬件价格战的同时靠内置的内容和服务变现,或者作为内容供应商和华为、字节等生产的教育硬件合作,都是极具想象力的营收模式。
在可以预见到的未来,这些正在冉冉升起的新兴教培会为在教培机构流失的从业者提供新的就业岗位,但恐怕很难改变这些人里群的大多数收入水平将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事实。

(文中刘红、张立为化名)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Tx-J4Ff9UJ7bbBSshbp8uA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