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在北京,性生活正在消失。”最近我的同事小野天天和我念叨这句话。
 
小野来北京三年,今年26岁,没有性生活。她强烈地向我表达了她的困惑,认为造成这一切的是北京这座冰冷无情的城市。
 
“证据就是我以前有,但现在没有,转折点在哪里呢,就是我来北京了。”
 
为了搞清楚“性生活到底去了哪里”这个问题,周日我和她聊了一整个下午,以下是她的自述:
——书单君
“性生活”,星期五快下班的时候,我盯着手机屏幕上三个字发呆。性,生,活,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带着对这三个字的思考,骑了十分钟共享单车,坐了20分钟15号线,又坐了20分钟5号线,回到我位于天通苑的出租屋中。
 
打开门,走两步就是床。
 
自如十二平次卧一米八的床曾让我疑惑不解,但我入住那天说不出那异样的感觉,如今明白它是一种暗讽,在签合同时我选择了“没有合租人”那一刻起,我就将在北京这繁华都市,夜夜拥抱这喧嚣的孤独。
 
夜晚十二点,我在我一米八的床上加完班,将文件发给老板的那一刻,我终于舒了一口气。微信提示音响起,我充满期待地解锁手机——是谁?是谁在十二点想和我聊聊天?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哦,原来是我妈的同事的二姨,微信名:“静待花开。”
 
阿姨曾经加我微信说要介绍男朋友给我,但今夜十二点她只发来这么一句:
 
“亲,在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电器旗舰店盛大开业,家电好便宜!给我朋友圈点赞获得抽奖券,电视空调洗衣机,最高优惠三折起!”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阿姨的朋友圈点了个赞。
 
在按下大拇指的那一刻,心里不禁冒出一个疑问:
 
我需要的是电器吗?我需要空调电视洗衣机吗?不,我需要的是性生活啊,以及爱情。
 
今夜我带着疑问无法入眠,谁能告诉我,我的性生活去哪儿了?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没有性生活,也没有生活
十二点三十分,我给朋友(女性)发了一条微信:“你有性生活吗?”几乎就在发出去的同一时刻,我看见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但是三分钟后,我才收到了回复:
 
“你终于想通了吗?”
 
我:“?”
 
朋友:“明天要不要来我家睡?”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差点就发出一个让双方今夜都无法入眠的字:“好”。
 
但想想还是没有这么做,有的东西是天性,而有的东西只是寂寞。我忽略了朋友的邀请,问了她一句:“你多久没有过性生活了?”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朋友打字:“来了北京后就没有。”
 
据我所知,朋友毕业后来北京,已经三年了。
三年,是高中的全部时间,你如果拿来复读,想必可以从北方职业技术学院转入北京理工大学;如果拿来工作,想必也已经从月薪3000到月薪8000。
 
但如果拿来在北京寻找一份真挚的爱情、合适的伴侣,要么找不到,要么激情燃烧了三到五个月,然后你的结局和单身独居的朋友差不多,还是没有性生活。
 
晚上9点,你从西二旗的互联网公司坐13号线回到回龙观,吃饭洗澡打开电脑发出最后一个文档,并且用钉钉接了主管的一个电话,最后用微信在工作群里回复“收到”后,我不相信你还有力气拉着你同样四肢无力的对象共赴一场“爱的洗礼”。
 
在工作日的晚上,你的一天通常结束在绿色和白色的微信对话框里,你的领导没比你轻松,他问你“为什么还不把明天要用的东西给我?”
 
你心里愤恨他打扰了你的私人时间,但只能缓缓打出一行字:“不好意思,我马上发。”
 
而此时你的对象也刚结束一天的工作,从后厂叫了个出租车,回家后牙也没刷,澡都没洗,就睡着了。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第二天你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上班,他也没比你好到哪里去。在门口他礼貌地说了句:“早上好。”你也礼貌地回了句:“再见。”一天说的话一般不超过10句。
 
有时候你以为男朋友是不想,其实男朋友是不能,就算是早上,也不太能。
 
在两人都持续这样的生活长达一年后,他秃了,你胖了,他升职了,你加薪了,然后你们回家的时间更晚了。
 
你们不再零距离身体接触。有时候你主动,他说:“明早九点我有个会议。”有时候他主动,你说:“今晚我的策划案还要修改第五版。”
 
一开始你们还会交流自己生活中的难题,最后都选择闭嘴,因为你发现你俩谁都没有在听,你们只是一味地诉说。你有时候甚至觉得这是一场战斗,对,战斗,因为人的一生说到底就是占据他人耳朵的战斗,你不禁怀疑,人之所以找伴侣其实只是因为怨气无处可撒。
 
一个人的时候,问题已经很难解决,想要他来解决,可没想到多出一个人,问题居然变成了双倍。爱情当然会提供奖赏,你们都渴望一种神奇的东西——性生活,来忘记生活中的烦恼,没想到最后性生活成了烦恼本身。
 
没了性生活后,你不禁问自己,没了激情的爱情还是爱情吗?但你很快又安慰自己:只是今天太累了吧,明天,明天一定可以。
 
有天也许你终于熬过了这一关,结婚且有孩子了,那么恭喜你,你终于完成了爱的升华。
 
从此你的人生将摆脱低级趣味,性生活终于可以从你的生活中彻底消失。睡在一张床上无意触碰,那感觉就是左手碰右手。
 
你将拥有人世间的大爱:爱人如爱己。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没有性生活,也没有亲密关系
 
我最近在反思,我是想要性生活吗?
 
是的,我想要。但我显然想要更多,我想要亲密关系。我想要一个注视着我的人给我性,而不是一具灵魂与欲望割裂的肉体。我将这个想法说给很多人听,一个交往过十八个男朋友的朋友和我说:
 
“你太贪心。”
 
一位常年单身,无欲无求,平时兴趣爱好是读哲学的同事则告诉我了我一个秘密:
 
“你知道吗?其实世上并没有性生活。”
 
我:“?”
 
“心理学家拉康说:在性爱中,每个个体基本上只是在与自己打交道。当然,这其中会有他人身体的介入,但最终仍然是自己的享乐。性并不使人成双成对,而是使之分离。当你赤身裸体与他贴身相对,这其实只是一种图像,一种想象的表象。快感把你带向远处,远离他人。所以拉康断言:性关系不存在。
 
“以上内容来自《爱的多重奏》,作者法国人阿兰·巴迪欧,对了,豆瓣评分8.3。”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我觉得同事的职业病犯了。
 
这段话我听不进去。不管有多少哲学家和文学家或者心理学家告诉我:
 
性是马斯洛需求中的最低级需求;
性是一种短暂而又激烈的感官享受,只会带来虚无;
性只会让你距离他人更远,性关系不存在。
 
我依然无法阻挡我内心真实的渴求。
 
朋友说:“要么你下个APP吧。”
 
坦白说,我早就下过了。
 
还下了不止一个。
 
大部分的交流都止步于“你好,你在哪?你吃了吗?”
 
小部分的交流开始于:“183/65KG,1986年生,狮子座,北京土著,认识一下?”
 
结束于:“哦,你是外地的啊,你是外地哪里的啊?”
 
当然我也遇到过更直接的,可能更接近我追求“性生活”的要求:
 
“看了你的照片很喜欢,8点酒店见?”
 
但不知为何,我无法回复。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我还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余秀华的一首诗: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我对朋友说:“我想打开一下。”
 
朋友说:“你这是要性生活吗?你这是要爱情。”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没有性生活,性幻想也行
 
于是我悲哀地发现,北京不仅没有性生活,也没有爱情。
 
朋友说:“不要这么悲观,我介绍你去个好地方。”
 
“哪里?”
 
“这里。”
 
朋友拿出手机,打开大众点评,介绍了一家男仆咖啡店给我。
 
“这里帅哥有很多,什么类型的都有。温柔的,霸道的,害羞的,奔放的。”
 
朋友神秘地对我说:“只要有钱,你可以做任何事情。”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和读书的时候相比,北京三年,我胖了、秃了、老了,但唯独,钱包里面有钱了。这是北京的馈赠,是伟大首都对我能力的认可,支付宝里的余额置换了我的空闲与快乐,我曾为了让账户后面多个0,抛弃了很多过去热爱和珍惜的东西。
 
突然想到分手三年多的前男友,鼻子一酸。我抢过朋友的手机,立刻线上预约了男仆咖啡店,老板问我要点几个,我说来三个,一个端茶,一个揉肩膀,一个说笑话逗我开心。
 
我想起前任,什么都不会,人蠢嘴笨还喜欢每天打手机游戏,我在来北京的第二个月和他拜拜,那时候的我确实没想到,他将占据我拥有性生活的最后回忆。
 
男仆咖啡店里的帅哥确实不少,端茶的那个一米八,揉肩膀的那个有八块腹肌,说笑话逗我开心的那个有当段子手的潜力。
 
“小姐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真的吗?那你一定很辛苦。”
“欢迎回家,有咖啡和奶茶。”
 
同去的朋友可能是没有自己掏钱的缘故,远远比我更开心。
 
我开心不起来,在这个全北京最快乐的地方,我又不合时宜地想起王尔德的一句话:
 
“爱非常奇妙,珍珠、宝石买不到它,因为它不是在市场上出售的,也不是商人贩卖的东西。”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北京没有性生活,全中国都没有
 
你可能要说,既然北京没有性生活,那离开北京就好了啊。
 
上个月我万念俱灰,离开了北京一阵子,你以为我有性生活了吗?还是没有。
 
我以为是北京的问题,后来怀疑是我自己的问题。朋友说:“北京有问题,你也有问题。”
 
我不愿意承认这是我个人的失败,于是试图将责任推诿给冰冷无情的城市。我怀念大学时候谈恋爱那样的自然,上课的路上,你给我买早餐,下课的路上,我送你去车站。至于性生活,它随时有可能发生,不取决于什么时候下班,只取决于两个人的眼神。
 
爱上一个人需要时间,北京不给我时间,爱一个人也需要空间,不远不近的空间,但北京有神奇的魔力,让你住天通苑,让你爱的人住朝阳公园——打车100元,全程20公里。
 
你以为爱情无坚不摧,时间、距离、金钱,每一样都可以把它打得稀碎。
 
有段时间我的微信个签就是:“北京没有性生活。”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朋友再次提醒:“要么你离开北京吧?”
 
我立刻反驳:“那怎么行?离开北京,哪里的工资这么高?谁陪我喝酒,谁陪我蹦迪,谁在半夜两点和我一起谈论理想主义?北京北京,我在这里活着,我在这里死去。”
 
“老天啊,怎样我才能获得性生活和爱情?”有一天我又忍不住在和朋友的聊天里这么问。
 
因为我的再三骚扰,和对这个问题坚持不懈地追问,朋友们终于不再提任何建议,也不做任何回答。
 
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无法解决,又或者是我没有能力解决它。要成年人承认自己无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们总有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
 
同时为了体现某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人们不会轻易认输,他们多会采取一种自嘲的态度,企图用黑色幽默去对抗生命永恒的虚无。
 
十分钟无人回应后,我非常识相地在沉默的群聊中发出了一句话:
 
“爱情只能陪你走一段路,工位才是你永远的家。”
 
北京,一座没有性生活的城市
 
撰稿:小野
编辑:真轻
主编:林尉
 
图源:《东京女子图鉴、《盛装恋爱的理由》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4gfX-Q6b7GqcSv9i3GMfVg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