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来帮我取个快递

1

商业竞争过于不讲武德最后只会留下一片废墟。

前一段时间义乌几家快递公司被罚,让快递价格战的话题突然被暴露在大众面前,很多人惊讶的发现已经遍布中国,几乎已经成为中国“软基建”的快递业竟然是一个不赚钱的行业,连SF这样的头部企业都在疯狂亏损,一个季度亏损超过十亿,其他几家更是亏穿底裤。

赔钱赚吆喝这事儿对我们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词,这几年互联网大战打下来,几乎每个行业都享受过银弹攻势的洗礼,价格战从饭桌上打到车上再打到共享单车上,似乎无底线的价格战砸烂战场就是商业竞争的正常形态。

但谁都该知道,这当然不是正常形态,商业又不是慈善。

现在烧钱只是为了将来百倍的收租,大家会默契的在打出真火前收手,毕竟无法消灭对手的时候,和谐种田才是最优解。

快递业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服务却连年下降,以至于很多人产生了一种快递业已经分出胜负,现在已经进入收割时段的错觉,直到这次快递战争被暴露在大众面前,大家才发现快递业并没有建立起战后秩序,反而是一片还在交火的废墟。

更为可怕的是,这片废墟上的战火已经打了十几年。

很多人不理解,快递价格战打的这么凶狠,为什么普通人没有像外卖大战和打车大战时一样吃到快递的福利,很简单,因为这个福利用户已经吃到了,那就是包邮。

电商业和快递业的补贴扩张战略打包在一起,制造了皆大欢喜的包邮景象,用户一度遗忘了邮费的存在,而当这两个行业都开始冷却,回归正常轨道之后,包邮的成本便被转嫁到了商家的头上。

用户不愿意放弃包邮福利,商家想要卖的更好,国内几家主流快递企业陆续上市,为维持股价给资本市场不断交营收增长、业务量增速的作业,为拿下更多商家客户,不断压低价格来争取更多单量。

对商家来说,没有太多差别的服务和时效下,价格低也没什么坏处,这就给价格战提供了土壤。

别人打价格战都是为了以后赚钱,快递打价格战只能勉强维持一下存在感。

卷,往死里卷。

商家在低价快递里赚钱了吗?

并没有。

只有那些发货量特别大的商家才能得到低价福利,一次发几百单的小商家根本抢不到快递资源,只能不停的计算重量和件数算性价比。

义乌的价格战已经打到了1.2元发全国的程度,甚至还可能更低。

拿到优惠的大商家也并不开心,因为凑大单,很可能又导致揽件爆仓,原本的隔日达被拖成隔周达,然后转头被客户连串差评轰炸。

中间的站点也没有赚到钱,每一个凑起来的低价单都会显著增加工作量,快递员工更累了,但是反而工钱却越来越低,以至于快递站点大量倒闭。

到了下游末端节点,需要发的快递变多了,每一单又没多少钱,只能每个人多送,多送就要无限提升效率,然后只好阉割收货体验,辛苦又要被投诉被骂。

消费者本来应该是坐着享受福利的一方,结果经过层层拔毛,拔到最后还是拔到了消费者的服务上。

消费者选不了商家寄哪一家快递,那消费端的服务肯定是链路和环节越少越好,不送上门是必然的发展。

就这个月,菜鸟驿站突然宣布淘宝天猫包裹送货上门,大家第一反应也是“这不是应该的吗?”。

对,是应该的。

但问题是,过去为什么不这样?

2

大家普遍感觉快递服务不好了,其实都是因为价格战打的太狠了。

快递这样长期持久的价格战已经不可能靠单纯的贴钱亏本来做,一定要找到节省支出的点,尽可能消减成本,比别人少亏一些,才能比别人晚死一些。

这就促使整个快递业针对流程进行反复优化,尽可能的减少中间多余的环节,把整个运送流程简单化。

交通问题已经走到了极限,不可能刨出更多钱了,那就只能尽可能减少工序,减少分类,缩减人工费用。

而配送端,作为最终的毛细血管,是消耗人力成本和管理成本最多的一个地方,货物之前是“集”,到了各城市代理点开始“散”,散到各个小区各条街道去,这就带来了庞大的人员压力。

类似菜鸟驿站和快递柜代收就是这种情况下的妥协产物。

在没有菜鸟驿站和丰巢的时候,每一个快递节点要管一大片小区,快递员的投递逻辑是按小区分批,分派不同的快递员负责不同的小区,挨家挨户送货上门,过程中还要面对客户不在,小区不让进之类的问题,一个快递员拼了命,一天也就能送几十件,一些大小区要多个快递员才能负担。

有了菜鸟驿站和丰巢之后,快递员的投递逻辑就变成了点对点,我们把每个城市的集散站视为一级集散中心,将各个快递站视为二级集散中心,代收点就是在下面建立了到各个小区的三级集散中心,通过细分达成效率的飞跃,一个快递员可以负担好几个小区,同样的时间可以派送更多件,保证了速度还缩减了成本。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策略破坏了快递业最初的规则:送货上门,因此引发了大量的诟病,但是平台会在意吗?

开玩笑,配送环节是“末梢”,用户是没法干涉商家发哪家快递这个真正“上游”的。

对快递平台来说,打价格战,用低价来争取上游商家更优,为此完全可以牺牲末梢用户的体验,这就是冷冰冰的商业选择。

每件事情都有代价。

3

一个反直觉的事情是,出现末端集散节点和不送货上门本身并没有关系。

大家自己思考下,在还没有菜鸟驿站以及丰巢的年代,难道快递们就百分百给你送上门吗?

我自己反正记得清清楚楚,以前没有菜鸟驿站和丰巢,这帮快递会变成一家一个代收点,快递员打电话叫你下来在他们的摊子里找快递。

菜鸟驿站和丰巢并没有让事情更坏,因为原本已经够坏了。

菜鸟驿站相当于在配送端增加了一个节点,这个节点的存在当然是合理的,它起到了终端输送的功能,将浪费在末端的人力解放出来,提高倒数第二环的效率,这是一种正确的解决方案,丰巢和驿站都有自己存在的场景。

我也再说句实在的,驿站和快递柜对某些人就是刚需,很多人就是没有时间收快递,在这个996的时代很多人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白天。

是先有人不能及时收快递,出现了让小哥“把快递先放超市”这种操作,才会有专门收发快递的代收点出现。

另一方面,有一些人并不喜欢自己的信息被暴露,能够知道自己家在哪的快递小哥很可怕,能够根据大数据把自己查的底朝天的购物网站也很可怕,他们更喜欢自己去快递站取包裹,以此换得“家”这个城堡的安全感。

我自己就是一个不喜欢留太多个人信息的人,我在不同平台用不同的假名,以此来排查到底是哪个小可爱把我的电话卖给了诈骗团伙。

当然后来我放弃了,因为他们都卖过了。

驿站和柜子这种临时储存点正是解决了这些人的痛点,才有存在的基础。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场景的功能是被阉割的,这个节点将最后一公里的责任转嫁给了用户,而用户付钱买的是全套服务。

揽件——集中——运送——城市节点——分区节点——小区节点,到这里都没有问题,问题在,到了小区节点,快递最后一程戛然而止。

小区节点提升了最后一公里投递效率,然后从快递员派送费里分点薄利,一个包裹三五毛钱,根本没有能力送货上门,皮球又被踢给了用户,用户被迫出家门取货,不爽,再把皮球踢给快递员,快递员被迫打断之前的送货逻辑路线,增加额外的工作量,不爽,小区节点没收到自己那份钱,不爽。

一个全员不爽的商业模型完美建立。

如果菜鸟驿站能送货上门,或者干脆就有送货无人机直接送货上门,那这整个链条就是通的,用户能自由选择快递是否上门,二级节点的配送员只负责送到各小区的三集集散点,三集集散点的菜鸟驿站在负责少量小区的配送,如果一开始就这样做,驿站和丰巢就不会被骂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是不想做,是做不到。

4

原本合理的商业模型做不到,变成了被喷的垃圾模型,本质是因为如今价格战导致的行业内卷竞争太过于严重。

你甚至无法想象,中国快递业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可以被称为血管的行业,竟然会陷入这么低端的价格战中。

在处罚铁锤落下前,在义乌这个全国快递集散地,1块钱发一份快递,已经根本无所谓利润,完全是在贴钱砸场子,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但是你说他们不做,他们可以不做吗?

快递这个行业的护城河极低,竞争激烈,利润却不高,任何玩家都不愿意被推出场,只要陷入颓势就要开始打价格战,通过低价捞回优势,而一家开始价格战,其他家也必须跟上,不然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陷入现金流不足的窘境。

战争一旦开启,最后一定会传导到末端,以牺牲用户体验作为最后的代价,到最后,连用户都会忘记自己应该拥有那些正常的服务,而不是只能选择廉价却劣质的服务。

基建一样的行业却充满了不正当竞争与混乱,这是行业的悲哀。

相关政策出台能管住明面上的崩塌,但你永远战胜不了那些绕路的方案,恶性竞争一旦开始,就只能进入无限循环的混乱局面。

现在竞争已经进入了最后关头,大家疯狂开始卷,卷到了极致,上游贴钱已经不足够拉开差距,还要在下游抓竞争力,这时候,用户才是这些平台争抢的力量。

任何内卷的局,卷到一定程度都会反弹,就像当年山寨机横行霸道的时候,价格屠夫入局直接打烂了原本一潭死水的局面,逼迫国产手机技术升级,快递也已经到了这个烂到极致需要反弹的点。

快递业内卷到动不了,但这条产业链总是要理顺的,现在用户角度最大的痛点在哪里?就是最后一公里,是送货上门,这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不解决,整个链条上都会一直不爽下去。

菜鸟驿站推出送货上门,决定把原本属于用户的服务还给用户,承担了快递公司本应该承担的责任,这很好,这就是反弹的起点。

上门是用户对于快递行业的刚需,确确实实有一大批用户需要这个服务,解决这个服务问题,能够极大的推动快递业从价格导向向服务导向回流的进度。

菜鸟驿站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当用户开始意识到自己理应拥有这些服务,进而倒逼快递业增加成本,用服务来决胜负,这个行业才能被盘活。

对用户来说,不需要站队。

只要坚定地用脚投票就可以了,谁给我好处我就帮谁,能白嫖多少嫖多少,要让商家习惯我们的难伺候,只有当用户的选择能够确实影响到行业,服务体验成为能左右快递平台业绩的关键因素的时候,快递公司才会习惯让更多好处给我们。

这不但对我们好,对快递公司也更好,因为只有当大家都比优的时候,这个无底线消磨大家意志的混乱泥潭才能消失。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7EWF1rdLA_jqJfIGU3uZDQ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