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当我看到这则商家收到的信息,顿时,整个人都醒了:

“保护费288安排下?省得大家麻烦,也懒得开车炸单,也不浪费你货了,保证不泛滥,保证没有人再过来问,必须有职业操守,拿个288我这边撤了啥事都没有,以后有人挑事也可以找我处理,保证你店铺安全稳到位!十分钟没有处理的意思,直接丢链接到群里了,链接等着被安排开搞,我这边过时不候自己考虑清楚!以免不必要的麻烦!”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这是网络上的陌生人消息,但是,对于在网上开店的商家来说,却不能不重视。因为他们真的可以做到“打链接”“炸一波”。这是某个团伙的群聊对话: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这样通过互联网收保护费,简直秒杀传统的黑社会了。旧式的黑帮收保护费,要派小弟挨个店去跑,再怎么跑,范围也是有限的。但是,网络群发消息,分分钟覆盖千里之外。

一个在营销行业的朋友还给我分享了一个文言文版的收保护费信息:“吾家贫,无以致衣享,每假借于藏衣之家,货物一到便不再归还,不泛滥。不再来,五星好评,忘君思后处理,免丢店罚之,因小而毁大之。”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正所谓,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还懂互联网。
看问题要看背后。这些新式“保护费”的背后,是一个个虚拟的族群,聚集在一条产业链上协同作案。他们的组织各有特点,他们的套路也纷繁多样,远远不止于收保护费这一点。甚至可以说,收保护费只是微不足道的低端部分。没有人给他们命名过,我们就暂且称之为“商业水军群组”
可是,互联网时代瞬息万变,许多规则都已推倒重来。他们是怎么聚合,怎么发酵的?我做了一些功课,看到一点他们的源头线索。比如:
2018年,绍兴越城警方侦破了一个数据窃取案。最初,案件很琐碎:当地网警多次接到市民报案说,自己的微博、QQ等账户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添加了陌生好友、关注,手机经常莫名其妙收到各种垃圾广告弹窗、短信。(这种情况我也遇到过,最近两个月,我的QQ账号就接连被盗两次,加了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发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信息,好不容易才拿回来。我已经多年不用QQ,却给亲友造成骚扰,很抱歉。)
其中有一个人的账户,一天之内,被8个IP地址多次异常访问,这8个IP地址隶属的IP段还先后访问超过5000人的账户。警方锁定了这个IP段。
一看,嘿,有条大鱼。6名犯罪嫌疑人被抓,一种新型黑产浮出水面。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绍兴警方抓人现场

原来,这背后,是以北京瑞智华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为核心的多家公司在操控大局。
涉案的三家公司,主要成员均系同一伙人,办公地点也一样。他们先以其中两家公司的名义,与运营商签订服务合同。在获得了运营商服务器的远程登录权限后,将自主编写的恶意程序放上去,“劫取”流量。当用户的流量经过运营商的服务器时,该程序就自动工作,从中清洗、采集出用户关键数据。这部分工作由瑞智华胜公司完成。
因为获取了用户的登录凭证,所以,他们不需要获取帐号和密码,他们就可以利用cookie数据进入用户账号,直接操作账号做任何事情。比如,弹窗、加粉、刷量、恶意推广,等等。
这个犯罪团伙所窃取的数据涉及96家互联网公司的用户数据,用户在网上搜索了什么、去了哪、买了啥、何时何地开房……这些信息,均被其掌握。
如此“精准营销”,岂能不精准?有这样“实力”的团伙,什么事情不敢干?
绍兴警方破获此案,阻止了30亿条信息泄露。
以成本最低的方式,最大面积地覆盖最多数量的用户。无论什么“业务”,只要每个用户收上一点,加起来就蔚为壮观。相比于一个个商家一两千一两千地收保护费敲诈,这样的玩法动辄是千万级的。
比如,瑞智华胜这个关联犯罪团伙旗下一家公司年营收就超过3000万元。
有人赚钱针挑土,有人赚钱鲸吞水

昨天,我看到了一份安徽省南陵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就在本月(2010年11月)判的,(2020)皖0223刑初203号。里面谈到的案情,就属于更大一个金额量级。

话说,有一个网络平台,叫做“IAMCLOWN”(IAC),宣传说,加入成为会员,转发广告就能获利他们通过种子培训会、招商会、彩旗飘飘等线下活动推广,通过互联网扩散,加入者要缴纳费用并获取发展下线会员的资格,然后拉人头扩大,按照上下层推荐关系获得返利。

有社会经验的朋友看得出来,这是传销的升级版(也算是“互联网转型升级”的一种了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区别在于,这种形式有新名堂——转发广告获返利”,也更便捷——不再需要老版本传销那样一帮子人凑在一个屋子里拼命洗脑,而且,他们是病毒式扩张

2017年11月4日,判决书里这位名叫吴新星的被告,被推荐加入了IAC,注册成了会员(用户名:vip888,昵称:飞大大)。他建立“我是小丑,我有梦想”群,维护群内秩序,发送宣传资料和讲课视频,解决和协调解决会员问题,还在芜湖市镜湖区金鹰写字楼成立IAC网络平台芜湖办事处,作为会员交流点。

吴新星,成为IAC芜湖地区级别最高的会员及最高领导人。也算是创业成功了。

不到一年时间,他就发展了6165名下线,涉案金额3.6亿元

这还只是IAC一个地级市的群组组织。我看到的另一则新闻说,2018年8月29日,河南省许昌市建安区警方抓获“我是小丑”团伙,在该团伙专门用来藏匿非法所得的价值千万的别墅里,查扣涉案现金高达13亿元

他们的上级,位居食物链顶端的,是叶涛涛。IAC全称是“我是小丑”(“IAMCLOWN”),主体是杭州我是小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截止2018年8月13日,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发展到的总人数已超过114万人,共分31层。而作为创始人的叶涛涛,也是最高层级者,直接控制的下线是92万人

涉案的总金额,已是百亿规模。

真是疯狂照进了现实。

互联网带来的组织力量在IAC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这样的群团,要发酵某个社交平台链接传播,自然是很快速的。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我是小丑”案主犯抓捕现场
前面说了,商业水军群组的“业务”多种多样,但也可以注意到他们共同的轨迹:依托社交群组,招募人员、组织培训、分发任务,批量虚设行为主体、虚构商业行为,比如,虚假交易、虚假评论、虚假下单、恶意投诉等等。在混淆消费者视线、干扰执法体系的过程中,找到各式各样的利润空间。 
因为经过了伪装,很难找到他们。又因为每个案子都如此细碎,也很少有人认真地去找他们。
比如,现在有一种新兴群体,职业差评师澎湃新闻11月16日有报道说,他们聚集在多个刷单群里,明码标价地“接活”。“(外卖)刷销量和带字好评4元一条,量大优惠。”如果需要打击竞争对手,刷评团队则给竞争对手店铺刷差评,差评价格比好评贵,为每条6元,且另需负担点餐费。
今年1月,《法制日报》报道说,有一个人,4个月内下单4276笔,提起恶意退款订单3896笔,退款成功3787笔,总计退款金额20余万元。
这样的收入,相比北上广深广大“打工人”而言,很可观了。
南方都市报在2019年年底的一则报道说,在社交平台上发现多个“职业索赔群”,“导师”在里面发布成功案例,销售课程(资料包、音频,一般分为“找链接”、“套话”、“协商”3大步骤),“索赔教程在线卖18元1节”、“只要交388元的学费,拿下一个最少能赔1000元,干得好一年十几万是最少了。”

2019年年底,澎湃新闻有一则报道《专“撸”电商的“吃货”群:面向学生收徒,有的提供造假服务》,记者进了十几个“吃货”网络群。这些群的人数少则八九百,多的接近3000人上限,有收费培训,有战果展示,有心得交流,有任务分发。在这些群里,一个活跃的“撸口子”世界被展示了出来: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相比之下,更“高级”一些的,则更擅长钻法律程序的空档。
比如,最近,几份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自卫”商标无效的裁定书(商评字(2020)第0000234060号等)引起了业界注意。因为涉及到了秦皇岛一家奇葩公司。
话说,秦皇岛的这家公司,注册了一百多个商标,其中包括“如家”“速8”这样的知名品牌,也包括“自卫”“扣扣”“跳到”“烟管”“情侣”“超仙”“潮女”等网络上架商品常用关键词。举例来说,我在手机淘宝APP上随手一搜“超仙”,就发现很多商品都带有这样的形容词汇: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网上商品数以千万计,只要触及这些关键词,他们就发出索赔要求。我听到的一个索要录音显示,“代理”要求商家支付5000元,然后保证10分钟后撤销投诉,可以继续使用到年底。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秦皇岛这家公司的正常业务只有一个:卖骨灰盒。(我本来想放一张他们官网截图,但想想一些读者可能反感,算了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恶意商标最终都会被知识产权局裁定无效,比如秦皇岛这家公司的“自卫”商标,但是,对于商家而言,他们最在意的是销售时间,特别上一些“爆款”商品链接,下架损失很大,以及,店铺后台信用、投放等方面的间接损失。所以,常选择私了。
这就是一个灰色的生存空间。
一个商品链接虽然只收几千到一万,但往往一个关键词就有几百个商品。 
商业水军干的种种事情中,有一件恐怕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污染数据。比如说,有一些文章,明明我们的朋友圈里看不到,没人分享转发,但是,却有几十万几百万的阅读量,为什么呢?因为有人帮助刷量,虚假的用户评论,虚假的阅读量。
是谁制造了这些数据污染呢?
还比如说直播带货里的疯狂刷量,甚至一些平台本身,也加入了水军行列。
多少繁荣是虚假的?值得深思。
忽然想起一则日本新闻。说是,2019年底,日本警方抓获了一名犯罪嫌疑人,名叫中田浩司,因为他试图枪杀另一个帮派的人。这位60岁的老同学,是日本黑帮“神户山口组”二号人物。
他为什么被抓呢?因为他年事已高,开枪时手抖了,没能杀死对方。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警方之所以能抓住他,是从他常用的铁路IC乘车卡记录中获得线索。他为什么要乘坐公共交通出行呢?围观群众纷纷吐槽:恐怕就是保护费收不上来,经费紧张了。

一叶知秋,因为没有年轻人加入,旧式的日本黑帮深陷老龄化困扰。以至于,他们的内部刊物常刊登这类句子自我调侃:“比泄露情报更严重的,是漏尿。” “正月每次见到孩子,我的钱包都会哭泣。”

多收了三五斗 | 商业水军群组的财富秘笈
有日本黑帮组织曾试图通过网络招募一些新人,结果,网站排版过于初级,不得不自己标注:“我们的网站制作人员全是外行,网页多少有些难看,还请大家包容。

相比老龄化的日本黑帮,“商业水军”经由互联网组成新的群组,迅速迭代,花样百出,套路不断,日进斗金。他们的“财富秘笈”,说神秘,也不神秘,本质还是——“来骗,来偷袭”。 

就在眼前旧与新,令人唏嘘。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RqI_JBf-RTRmV5iBi7isSg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