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执笔/胡一刀&李小飞刀

就如同能够通过母婴传播的病毒一样,近代以来大小反动政权似乎代代都遗传一个毛病:特别要乞求列强可怜,若能从外面讨来一点馊臭剩饭,便像吃年夜饭一样开心。

这种实在难算“新闻”的新闻今天在大洋对岸又上演了一次。

美国国会众议院星期三(3月4日)以415比零的票数表决通过“2019年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简称“台北法案”。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此外,在这次疫情期间,台当局和一些绿媒借机抹黑、诋毁大陆的卑鄙无耻举动,实在是可恨至极!

1

华盛顿的这份剩饭里都掺进了哪些料呢?

美国犹他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匡希恒解释说,“台北法案”主要有三个目的:

一是支持美台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即表达众议院的意见:美国贸易代办署应该与国会协商,寻求机会进一步强化美台双边贸易经济关系。

(当然,“强化”是不可能等于“互惠互利”,台湾也没这个资格向美国提“互惠”,因为贸易谈判必须“兼顾保护美国劳工,以及有利于美国出口商的自由贸易协议”。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二是支持“台湾”成为国际组织的“会员”。跟上一条一样,也是表达众议院的一种意见:要求行政部门在适当情况下指示美国在国际组织的代表,通过发声、表决和影响力为“台湾”的会员或观察员身份倡议;同时也要求美国总统或总统指定的代表,在适当情况下倡议台湾的会员或观察员身份,“作为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任何相关双边交往的一部分”,包括领导人峰会及美中全面经济对话在内。

(没有强制力,总统可以选择“做”或者“不做”)

三是帮助“台湾”维持在全世界的“伙伴”和“盟友”。这一条是整个“台北法案”的“题眼”,议员们绕了那么多圈真正想表达的东西,即认为美国应该支持台湾加强与全世界及印太地区国家的外交和伙伴关系,同时对那些采取严重或重大行动削弱台湾安全或繁荣的国家,则应该考虑“改变”美国与那些国家的经济、安全与外交往来。降低与这些国家的外交部署,并授权其暂停或改变美国对该国的援助,包括军事金援。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新一年财政预算报告将对外援助开支再次大缩1/4,占美国联邦政府总预算的比例不到1%,援助比例在整个发达国家中排名末流。

此外,法案还要求美国国务卿在法案生效后一年内开始,每年就行政当局采取的作为向国会提出报告,为期5年。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在众议院表决通过法案后,参、众两院必须就彼此文字不同部分进行协调,再分别就协调后的一致版本进行表决后才能送交特朗普签字生效完成立法。

美国人是从不讳谈“霸权”的,对“台北法案”也一样。法案的提出者、死硬“反华派”卢比奥说,国会目的是“支持国务院得以采取外交行动对付与台湾断交而与中国建交的国家”。

啧啧,“对付”。

而西方媒体的分析大多集中在,蔡英文上台后连丢7个“邦交国”,其中有几个来自中南美洲,美国一些“反华”势力认为这是动了美国的“后院”,这才是他们着急为台湾强出头的原因。

也就能理解为何国台办此前一再表示,美国打“台湾牌”,台湾不过是“棋子”。

领到今日份泔水的“弯弯”又是怎样的感激呢?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在台湾媒体的报道中,特别提到蔡英文在法案通过后数小时就马上见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时“特别提到”:感谢美国的支持,感谢“美国国会友人和行政部门”的支持。

而台“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则说,这充分反映“台美关系的紧密友好”,“支持台美进一步强化双边贸易及经济关系”是法案的“重要内容”(我人傻钱多你快来)。而“对于强化与台湾关系或严重损害台湾安全、繁荣的国家”,“美国政府也应研议适当方式提升或改变美国与这些国家的关系”。

如果外交语言还比较羞涩的话,一些“绿媒”的评价就更好玩了,比如三立新闻说这代表美国对台湾“挺到底”,还有媒体兴奋这是“美台自断交以来关系的最高峰”。

然而最最让人捧腹的还是一家媒体贴出的一篇评论评价:这份法案“超狂的!”

哎呦,被你打败了啦!

2

要说在这次疫情期间,这位蔡省长和她的绿营支持者,以及那些绿营媒体,还真是没闲着。借机抹黑大陆对疫情的防控工作,在世卫组织已经对新冠病毒和新冠肺炎做出统一的定名之后,仍然使用“武汉肺炎”“中国病毒”等称呼,目的还是搞反中和政治化那套。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这些跳梁小丑们平时搞抹黑,刀哥觉得他们是可笑。但是,在大陆遭受如此严重的疫情,而且为了不让病毒疫情扩散到更大的范围,武汉付出了那么巨大的代价时,他们又在搞这些抹黑动作,刀哥觉得:

他们很可恨!

岛内一些绿营媒体和支持者抹黑大陆“防控疫情侵犯人权”,这种已经属于他们的常规动作了。对此,我们都懒得批驳,因为无论是大陆民众,还是作为在疫情期间留在大陆的台胞,都能够近距离观察到大陆对疫情的防控,根本不像抹黑声音描述的那样。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但是,令人无法容忍的是,绿媒“年代新闻台”在前几天的节目上,竟然跟着《华尔街日报》的节奏,滥用“中国病夫”一词,这种毫无底线的污蔑遭到了包括不少台湾民众的猛烈抨击。这种毫无底线的媒体挑唆,已经暴露出这群人的卑鄙和无耻。

此外,有台湾媒体还在“年代新闻”的其他节目片段中加上了五星红旗和紧跟其后的肺炎二字,附带上不断散发出绿色病毒的动画字幕,显而易见,这一做法是台当局故意为之,企图煽动观众产生不良情绪。全然忘却大陆为“抗疫”所做的巨大贡献。

而且,蔡省长领导下的台当局对绿媒这种无底线操作,竟然采取默许的姿态。此前,绿媒就一直使用带有歧视性的“武汉肺炎”而不是使用标准的定名,台当局竟然袒护说难道要叫“中国肺炎”吗,那样不是更糟糕?

不团结一心、共同抗击疫情,还在背后捅刀子,这种做法实在是令人寒心,其恶劣行径也让湾湾颜面尽失。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再来看看台当局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竟然发出“中国武汉疫情害惨全世界”的言论,诬指“中国是威胁全人类健康的元凶”,叫嚣“把全中国当作疫区来处理”。这种丑陋的嘴脸已经暴露无遗。

另外,他们诋毁岛内一些民众关心和捐助大陆的举动,谩骂岛内爱心人士是“台奸”“内鬼”,对陆配和一些与大陆有往来的台商实施打压,妄言“武汉疫情烧出‘台湾优先’和‘中国优先’的正面交锋”……

在大陆拿出最负责任的姿态全力抗击疫情时,岛内部分人却恨不得与病毒“联手”对付大陆,趁火打劫,“借疫谋独”,炒作“恐中仇陆”,不断撩拨两岸敌意,拉高两岸对抗。

面对这些人越来越离谱的举动,当然不能放任不管,因此大陆方面在适当的时候采取措施来应对。

3

前不久,解放军两个关于防弹衣的采购订单,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解放军陆军在全军装备采购信息网分别发出两项招标需求:一个是采购93万套普通等级防弹衣,一个是采购46.7万套高等级防弹衣的防护插板。两项合计总计约140万套。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2015年,中国对外承诺将解放军现役兵员裁减到200万人,目前这一计划基本已经完成。当前陆军13个集团军人员数量约为85万人,一些技术兵种并非均需在一线环境下作战。这一采购数量几乎意味着每一名陆军官兵都准备了2件防弹衣。

从细节上看,这次采购的普通防弹衣,能挡住AK-47的7.62×39子弹和北约的7.62×51步枪子弹。93万套普通等级防弹衣应该是为所有一线以及边境官兵准备的,一些并非主要的作战官兵,也需要穿着普通防弹衣出现在危险性一般的场合,所以数量也很多。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另外46.7万套高等级防弹衣,则是带防护插板的,能挡住威力更大的7.62×63之类的穿甲弹。采购46万件高等级防弹衣,就意味着解放军的40万精锐部队在枪林弹雨中,能够大幅提高战场生存能力。

对于这一点,蔡省长和台湾当局那些人,应该仔细琢磨琢磨。

解放军一位知名专家告诉刀哥,在这次举国抗疫的过程中,岛内像蔡英文、赖清德、苏贞昌这种中华民族败类,对大陆落井下石,想借机反中谋独。他们完全撕裂了人权民主的虚假面目,挑战人类公德,这些人需要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

首先,要在心理上震慑他们。在这次抗疫过程中,军队表现出的组织、动员、协调能力以及军民之间展现出的凝聚力本身就能对“台独”分子构成震慑。大陆民间对台独分子的厌恶以及想要收拾、惩罚他们的这种舆论,也能威慑台独分子。

美国又抛恶法,菜菜子趁疫情上蹿下跳,是要逼解放军出手吗?

另外,这位专家说,可以对这些人采取六大惩罚措施:

第一,将“台独”死硬分子列入挑起两岸军事冲突的战争罪犯名单;

第二,对“台独”分子分裂祖国的言行及时公布,让人们认清谁在挑动战争,为我们迫不得已使用武力手段做舆论准备;

第三,对支持台独的企业和个人实施制裁;

第四,加强针对台独骨干分子和台独分裂图谋的有可操作性,有能见度的实战演习;

第五,攻心为上,在加强对台湾人民进行和平统一能带来益处教育的同时,也要加强对台湾武统所要付出代价的宣传,让台湾人民在和平与战争,统一与分裂之间做出抉择;

第六,适时公布统一时间表。

这位专家认为,至于要不要动用武力,那要看中央的决定。无论是武统还是和统,两岸统一的历史大势不可阻挡。

刀哥发现,其实解放军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

2月28日,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在回答有关“解放军组织军机绕台”提问时这样回答:

需要强调的是,解放军组织战备巡航、联合演练等系列军事行动,旨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台海地区和平稳定,维护两岸同胞的共同利益,针对的就是“台独”势力及其分裂行径。

图片来自网络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cnXv1LlYLFFTiPbF6fs2kw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