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1

 

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

 

唯品会和得物掐架了。

 

并且原因还不是因为鞋。

 

有个小伙纸在唯品会上买了个Gucci的腰带,然后在得物上转手卖出。

 

在得物上卖二手是要交保证金鉴定真假的。结果这个鉴定结果是假,小伙子就懵逼了,就把这事向媒体捅了,掀起了一次“引战”。

 

唯品会也找人做鉴定说自己是真的,得物也回应说又做了好几次都是假的。

 

来来回回好几次。

 

双方激情对线,咬紧牙关死活不松口。

 

口活都不错。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这件事等于同时触碰了两家公司的生死线和起家业务。

 

电商肯定不能承认自己卖的东西有问题,砸招牌的事情。

 

而对于得物来说,也不能认怂。

 

得物做的是鞋的生意,鉴定费和交易佣金是它的收入来源。

 

鉴定更是它存在的基础,如果它被证明并没有鉴定能力,那么也没有炒家敢在上面交易。

 

得物的工商主体就叫“上海识装信息科技”,“识”是它的赚钱法门。

 

砸人饭碗,犹如杀人父母。

 

必须掐,不掐没活路。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从得物的角度,鉴定出产品确实和市售产品有差异,并提供了证据,没有问题。

 

从唯品会的角度,整个产品的进口链路是非常清晰的,从授权商到海关到入仓到配送,用户也认为没有掉包。

 

这件事情最有趣的地方在于,双方都说对方不对,但双方说的都是真的。

 

老相对论了。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为啥都是真的呢?这就要从奢侈品的性质说起了。

 

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才是真货奢侈品?

 

先来看看奢侈品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品牌方在代工厂下订单,必然会有一些计划外生产的产品,有可能是瑕疵品,有可能是做多了,原料和成品不可能完全一一对应的。

 

这些多出来的货本来是应该销毁的,但是工厂把它拿去卖了。你说这东西和正品的区别是什么呢,质量上是完全一样的。

 

唯一的区别是正品有授权,高仿没有。

 

名不正言不顺,名不正价不同。

 

出来卖,要有招牌。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所以所谓的正品鉴定师的存在也挺魔幻的,他们或许可以鉴定细节,但这些细节归根究底也不是是否真假的核心依据。

 

因为都是品牌方指定的代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决定权只能在品牌方,品牌方说一张废纸是真货,那就是真货。

 

品牌方说闲鱼上90块钱的一个包是真货。

 

那也是真货。

 

相当于一个孩子没有上户口,但你不能否定这个孩子是她怀的。

 

当然爽子不算。

 

这时候你看,奢侈品本身,就成了品牌方的认亲游戏。

 

说你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

 

说你是假的,真的也是假的。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哦对了,刚好我们可以说说造假。

 

奢侈品当然也有一眼假的假货。

 

但很多假货也是造假的人故意往假里造。

 

奢侈品的工艺并不高大上,造假的匠人也是有匠人精神的,也掌握核心科技。他们如果造的太像了,最终被抓的时候,判刑是按照正品的货值来算的,按照我们国家的刑律,那就直接死刑了。

 

留瑕疵是救命的,而不是说做不出来。

 

所以现在的A货工艺不差,但在表面上做足了bug,前段时间不就有一个假货商把LV印成TV,用错位的视觉效果来达成目的。

 

这才是真正的行为艺术。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说完真假,我们再来看一个问题。

 

奢侈品的内核到底是什么?

 

是原创的、小众的、具有高级审美的设计吗?

 

是奢侈品鉴定师认为的logo字母做工有没有歪吗?

 

是用了驻马店亚麻布还是什么阿卡利亚布吗?

 

对不起,阿卡利亚布是我编的。

 

如果你没有发现,可见这个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奢侈品卖的不是产品,而是那个logo,卖的是一种身份的定义权。

 

奢侈品是一种建立在世界财富分配不那么平均基础上的符号。

 

买了奢侈品,就等于拥有独特的审美、不俗的购买力。

 

当然最重要的是买家拥有了一个人上人的身份。

 

起码奢侈品的广告里是这么营造这种氛围的。

 

有时候确实没用,但意义就在于,让别人知道你有钱整这么没用的东西。

 

没用,本身也是一种用。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几万块的包和几百块的包有什么区别?实用功能区别很小,精神buff很大。

 

成为某一个赛道里顶级的人很难,但是拥有一个奢侈品就相对容易一些。

 

买家要的是一种炫耀,是一种社交货币,是一种证明自己活得还可以的符号。

 

如果相信以上定论的朋友们,大概率不属于奢侈品的第一层用户。

 

第一层用户是真正的富人、真正的有钱人。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真正的有钱人无论穿什么,别人都会认为这是奢侈品。

 

即使他们亲口承认说这是假的、山寨的、高仿的,其他人也不信,甚至会有认为这是富人的低调,不炫富的美德。

 

如果富人们坚持说这是假的、山寨的、高仿的,甚至会有人认为这是侮辱他的智商、侮辱他的见识。

 

为了防止杠,来定义一下本文“真正的富人”的范畴。

 

真正的富人就是买这个星球上任何消费品都不需要皱眉头、眨眼睛,同时靠着资本的增值来获得现金流的群体。这是一个非常狭义的定义,在这个定义里,甚至排除了那些拥有上亿身家的艺人,因为艺人仍然是贩卖劳动时间的打工人。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对于真正的富人来说,奢侈品就是日用品,是一种决策成本低的日用品。

 

生产力和供应链没有那么发达的时候,这是一个富人生活方式的最优解。

 

只有奢侈品能提供比较稳定的、品控有保障、售后靠谱的产品。

 

如果钱足够充裕的话,时间才是那个稀缺品。

 

富人不一定买奢侈品,他只是选择那个服务最好、售后最好的品牌。而这些品牌满足了这些需求后,就会变得贵,就会成为非富人口里的“奢侈品”。

 

如果他觉得优衣库更省事,他也会选择优衣库。

 

如果他觉得拼多多购物很好玩,他也会选择拼多多。

 

没有人因为他穿优衣库和用拼多多而去质疑他的财富和地位。

 

有资格坦然面对别人怀疑他穷的目光,才是真正的富人。

 

当奢侈品成为日用品的时候,所有者是完全不在乎所谓“真假“的,你会在乎卫生纸的真假吗? 

 

奢侈品需要富人,但是富人不需要奢侈品。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所以与此同时,也衍生了奢侈品的另一个关键功能:cos富人的一种道具。

 

与之相对应地,这也产生了奢侈品的第二层用户和第三层用户。

 

第二层用户是cos的浅度用户,他们把奢侈品当成了生产资料。除了明星艺人和生意人以外,他们通常是职场中的乙方,是律师、咨询顾问、金融从业者,他们要通过奢侈品营造自己的专业形象、需要向交易对手和公众展示自己的实力、审美以及咖位。

 

他们其实也不一定认可奢侈品那一套,但没办法,生活需要。

 

我还不认可人得上班呢。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第三层用户是cos富人的重度用户。

 

以下的场景想来就很魔幻:在万圣节的化妆舞会,有的宝宝穿着巫师袍cos哈利波特,有的宝宝穿着兽皮裙cos美猴王,有的宝宝穿着爱马仕cos富人。

 

大家明天还要吃土,但今天就是王子公主。

 

这很魔幻,但也很现实。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看到这里,大家会发现,对于富人来说,奢侈品的价格跟供需没什么关系。无论你定成什么样的价格,真正的富人都会买单的。

 

那为什么奢侈品的价格还是没有那么离谱和夸张?

 

因为富人真的没有那么多,但是渴望进入上流社会的伪富人会有很多。

 

奢侈品公司要薅富人的羊毛,但大头是薅那些富人cos者的羊毛。

 

总得让他们能够跳一跳就能够得着,这样才能提高消费频次,增加消费人群。

 

否则奢侈品就应该直接搞一个邀请制,只能让真正的权贵来买,让奢侈品来区分富人和伪富人。

 

但现实就是大多数所谓的奢侈品公司并没有这样做,人家只是奢侈品,不是SB。

 

在意奢侈品真假,那就不该买它

 

第三层用户是在乎价格的,他们买的是面子,花半年工资买一个包包对他们来说是需要下血本的。这时候,奢侈品提供的是一种精神buff,是一种“我已经是有钱人“的梦幻泡泡。

 

所以他们是极其在乎真假的。

 

因为这个泡泡是非常容易破的,是靠着几件、十几件、几十件奢侈品撑着的,一旦一件被鉴定为假,那么这个面子就没了、身份就丢了。

 

当鉴定师告诉他们这个为假的时候,电话那头是梦碎的声音。

 

鉴定奢侈品不容易,鉴定伪富人特别容易。

 

鉴定的方法就是看她/他是不是纠结这个奢侈品的真假。

 

如果纠结,就说明不是奢侈品的第一层用户。

 

真正的马莱人是不在乎绿卡的,只有精神马莱人才在乎那道神圣的绿光。

 

认真,你就真的输了。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srI6ZELwaRIKyAO4Oe8Kww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来源: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

作者:苏琦

编辑:金玙璠

 

从今年年初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到现在,二手奢侈品市场始终“高烧不退”。

 

王鸥在节目中凭借不重样的中古香奈儿饰品、包包和衣服,火出了圈,惹得不少二手奢侈品店家直呼“王女士别带了,香奈儿在二手市场的价格已经过高了,顾客群里的反馈都是‘买不起了’”。

 

同样被引爆的还有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这些平台大多数以寄卖为主,即有转手需求的卖家(包含B端和C端)将商品放在平台寄卖,平台会对商品进行鉴定,再经由平台销售,平台从中抽取佣金。

 

如果说过去的二手奢侈品实体店家做的是买断再转手的存量迁移,二手奢侈品电商这种模式做的则是增量市场,撬动更多C端供给,将更多货源流转到市面上来,同时增加行业透明度。

 

中古品的出圈,更是给这个行业的直播添了一把火:心上创始人董博文在小红书和抖音开设账号带货;线下店为主的胖虎科技和原本专注做淘宝直播的妃鱼也转战抖音直播;只二加大了在小红书上直播的力度;红布林在原APP上增添直播入口外,也在抖音直播带货。

 

这把火也在某种程度上照亮了二手奢侈品市场不曾被注意到的“阴暗”的角落。

 

但凡与“二手”沾边的市场,一大特点是,水非常深,二手奢侈品电商交易平台要想持续获得用户的信任,一面要和假货做斗争,一面还要应对进货渠道和商家抬价的挑战。如今,直播给平台带来新流量和高效率的同时,也增加了不可控性,甚至暴露出了新的问题。

 

同一款二奢包,直播间销量几百件

 

直播带给二手奢侈品电商行业的乱,要从一款热门包包说起。

 

如果评选同时兼顾实用和热度的奢侈品包包,LV nano speedy一定能入选,在多个2020年度个人气包袋的榜单和盘点里,都少不了它的身影。“眼看着它一路涨价,自己还是买不到”,不少奢侈品爱好者将目光投向了二手奢侈品市场。

 

但开菠萝财经近期发现,抖音大V“子安”连续多场直播带货都出现了99新的LV nano speedy,且单场销量就有几百件。“这款包不是很难买吗?同一款二手包卖出这么多件,没见过。”奢侈品爱好者花花称。

 

根据蝉妈妈的数据,今年3月1日至3月8日,子安一共开播7场,仅LV nano speedy一款包的累计销量就为3466件,累计销售额3206万,占总销售额的近60%。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3月6、7、8日同一款包售出上百件

来源 / 蝉妈妈

 

而在其4月11日的“LV、DIOR、GUCCI超多大牌捡漏粉丝回馈专场”中,这款99新的LV nano speedy又出现了,单场销售50件。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来源 / 蝉妈妈

 

单场销售少则几十件,多则几百件,这在号称“一件商品只有一个SKU”的二奢市场是难以想象的。“可能性几乎为0”,二奢行业业内人士陈运达称,供应链再强也做不到。“因为即使一个平台/商家手中有多款一样颜色、型号、材质和年份的包,但9成新和8成新也不是同一个SKU。”

 

“这就会导致,用户付款之后,商家没有那么多库存,最后没法发货,用户只能退款。这种‘一包多卖’的情况在电商时代就存在。”陈运达称,但在用户选择退款和退货时,又会遇到一些问题。

 

黑猫投诉平台上,确实有不少用户称,在抖音平台“子安”直播间,拍下的奢侈品一直没有发货,还不予退款。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来源 / 黑猫投诉

 

据悉,子安为胖虎科技旗下的抖音账号,无独有偶,这家公司旗下其他账号,如“胖虎奢侈品鉴定中心”和“胖虎打折村”,均存在同一款二手奢侈品包单场售出十几件的情况。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来源 / 蝉妈妈

 

翻看其他几家二奢电商平台的直播数据后,开菠萝财经发现这并非个例。

 

心上创始人董博文,人称文子姐。根据蝉妈妈的数据,她的抖音直播间也出现了一款二奢商品卖出多件的情况。例如在3月31日的直播中,单价近7000元的9成新二手香奈儿包卖出了33件。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来源 / 蝉妈妈

 

妃鱼的头部主播夏妍,在4月3日的一场直播中,也出现了一款LV二手包包售出110件的情况。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来源 / 蝉妈妈

 

对此,开菠萝财经向上述平台求证。其中妃鱼创始人&CEO黄世昌回复称,同一款产品有时会出现几件库存成色和价格一样的情况,超出的部分,顾客会退款。“有时会有多个客户抢购一件的情况,抖音系统会自动锁单,蝉妈妈后台按支付口径统计,内部财务指标按实际发货才统计。”截至发稿,胖虎和心上暂未回复。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尽管二奢交易电商平台表示会以实际发货量为统计口径,但这样的操作实际上抬高了它们在第三方数据平台上的GMV及排名,算是变相注水,也会对外部人士产生一定误导。

 

另一位行业人士称,在这些直播间里,主播往往会引导客户,“如果想看成色就先排队,可以先把货拍下来,免得被别人抢走”,这会导致有的货被反复拍下多次。例如,假如实际库存是3件,理论上来说,这3件拍完后,其他人就拍不到了,但如果拍下的人没有付款,库存又被释放出来,其他人可以继续拍。每一次拍下,无论是否付款或成交,都会被计入第三方平台的GMV。

 

不过,一个SKU被拍下几百件并不属于这种情况,因为如果只有1-3件库存,不可能有那么多用户反复去拍。

 

该行业人士告诉开菠萝财经,在这个行业,资本方更关注实际成交金额,GMV不产生任何价值。

 

但获得较高的GMV,对于二奢交易电商平台有什么好处?有业内人士透露,头部平台目前都获得了资本的青睐,GMV注水或许是因为平台都在讲C端流量的资本故事。

 

二奢直播为什么让用户又爱又恨?

 

不可否认的是,平台和主播已经将直播作为重要的渠道和工具。“相比电商,直播非常适合二手奢侈品这种高客单价的非标品,成交效率远高于其他场景。”元璟资本副总裁陈默默很看好两者的结合。“电商采用的图文和视频的形式信息量相对扁平,二手奢侈品大多都是一物一况,除新品/99新品外,内容不能重复使用,而主播可以对直播间的所有商品一一进行展示,并在线答疑互动。”

 

直播也为这些平台带来了除拉高客单价、提高流转率的其他功能。二手奢侈品电商行业人士周可告诉开菠萝财经,“高客单价的品类获得新流量都是比较难的”,在外部平台直播,给APP引流、强化渠道品牌和用户认知是主要目的;在APP内直播,目的是转化和成交,或拉长用户时长。

 

但直播作为新的销售渠道,并没有完全改变行业原有的痛点,如假货争议、货不对版、退货退款难、价格虚高、高额佣金、成色评定标准不统一等,因为直播,如今还新增了“GMV注水”的问题。

 

更典型的问题之一是,在黑猫投诉、聚投诉等网站上,存在上千条因“主播隐瞒瑕疵”发起的投诉,各家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几乎都被点名了。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这就涉及到一个二奢直播间很典型的场景。因为直播间展示或主播介绍不充分,有的用户收到货后才发现包上有瑕疵,有的用户则是在发货前与客服沟通时发现有瑕疵,但根据二手奢侈品平台规则,一般商品不接受7天无理由退换,这样的情况下,用户可能会投诉、差评。周可称,更会影响用户的体验感,以及平台的口碑。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上述问题其实是电商时代的遗留问题。深层原因是二奢行业还处于早期,即使不少平台都与‘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有合作,但更多还是靠自己的鉴定师。这就容易出现各家对成色评定的标准出现差异。”周可表示。

 

“用户对这些标准的认知也是有差异的。”陈默默称,这也是这个行业C2C难做,为什么要做C2B2C的原因,就是要树立渠道和服务品牌,建立行业标准和赢得用户信任,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主播要在直播过程中说清楚,对瑕疵进行充分的展示;平台也要继续加强货品鉴定、成色评定,做好售后工作。”周可称,平台精细化运营的成本非常高,但行业现状对二手奢侈品平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正如《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所说,由于中国奢侈品行业暂时未建立完善的行业准则,成了阻碍行业发展的“天花板”,合理的售后保障、仿品排查机制、完善的商家认证体系、定期的自检抽查将是电商平台争夺万亿级奢侈品市场胜负的关键。

 

二奢行业需要直播

 

处于萌芽阶段的二手奢侈品直播存在诸多问题,但不可否认这是非常具有想象力的市场,尤其是疫情期间,不少消费者培养出了在线上购买二手奢侈品的习惯,各平台顺势都在力推直播间渠道。

 

头豹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概览》显示,预计到2025年,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将达约348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5%。中国近十年的奢侈品市场存量达40000亿元, 二手奢侈品存量大,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流转率非常低,仅5%,市场待开发的潜力大。

 

从周可调研的情况来看,专门买二手奢侈品的群体,复购率很高。花花也告诉开菠萝财经,“有的人专买新包,有的人就专买二手包,我买了一个二手包,用了一段时间可能就会出手,然后再买个别的二手包。”

 

2018年,陈默默作为投资人就下注了二奢市场。原本她对这个市场的判断没有这么乐观,认为用户通过直播购买二手奢侈品的习惯还需要培养,但近几年,中古的概念被带火,加之疫情的催化,二奢市场的发展比她预想中更快,“现在头部几家平台,单月交易规模基本都是在亿元左右量级,已经远超五六年前上一波徘徊在数百万月交易额的二奢电商平台了。”陈默默透露。

 

市场前景一片大好,淘宝、快手、抖音以及小红书都开始在奢侈品电商领域进行布局,一手和二手市场全部覆盖。同时,各家二奢电商平台亦重点发力直播。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胖虎科技营收约6亿元,GMV超过10亿元,公司创始人马成表示,到2020年底,胖虎的GMV将突破15亿元;2019年妃鱼整体销售额近十亿元;红布林的直播在2020年每月GMV已经过亿,此外还有常销业务,总体超过其他几家。

 

除了在自己的APP内直播,这些平台的外部直播渠道都把抖音作为重点选择。“对于品牌型渠道来说抖音直播还有阶段性流量红利,这些平台作为新的渠道品牌,可以获得抖音的流量扶持。”陈默默分析道。

 

飞瓜数据榜单显示,今年1月-3月,抖音“鞋帽箱包”类带货主播,排名前三的都是二奢主播,且被子安、Tracy董博文和妃鱼上海太古汇店夏妍长期霸榜,行业竞争的战火已经烧到了抖音平台。

 

以3月为例,TOP1是子安,飞瓜数据预估其带货GMV达1.8亿元,预估销量4.2万件,遥遥领先于二三名;第二名Tracy董博文,预估GMV为5010万元,与第三名的妃鱼上海太古汇店夏妍成绩相近。这三位中,子安的数据变化最为明显,1月GMV在4500万左右,3月就涨至了1.8亿元,但其带货口碑得分不及另外二三名。

 

一包难求的二手LV,一场直播能卖掉800个?

3月抖音“鞋帽箱包”类带货主播TOP3

来源 / 飞瓜数据

 

随着直播带货逐渐成为二奢行业的基础设施,成为做高用户ARPU值(单个用户平均收入)和LTV(用户生命周期价值)的“标配”,对平台的供应链和用户运营的能力的考验也在增加。

 

“但这些非标品,主播再优秀、介绍再好,只能单件卖、单件唱货,不像卖标品的头部主播介绍一次商品,就能卖几万件。”陈默默称,这是行业一个既定的天花板,暂时没有办法突破。直播场景下,平均客单价会提高,但主播对用户的购买决策影响其实没有那么大,主要的转化核心还是在于货品本身。

 

一场直播大战大战正在展开,二奢平台想要把握机遇,还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库存,一个是供应链。”陈默默称。

 

库存是最大的痛点。比如一场直播中的1个包有10个人都喜欢,但商家最多只能卖一件,这就非常考验平台的运营能力。“李佳琦卖的是标品,卖完1万件还可以再加库存进行预售,但二奢就是一款一件。”陈默默称。

 

二奢的流转考验的则是供应链能力,具体指的是如何撬动更多优质的C端存量货品进入二手市场。陈默默举例:“奢侈品一手消费是一个很大的池子,这个池子里面一定会有一部分流转到二手奢侈品的交易里,谁能把这个漏斗的管道变粗,谁就解决了供应链的主要问题。”

 

这是一个典型的重运营的行业,谁能把非标品的SOP(标准作业程序)做到最大化,谁就有可能在未来行业高速发展的时候获取更多的用户。“既要便宜又要多还要好,已经成为了行业新的标准。”周可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运达、周可、花花为化名。

 

– END –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H6faXHeW9QBw2PgG5Nfpnw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作者 | 南仔、张家郡、曾欢、常芳菲

报道 | 难逃一吸

ID:huxiu4youth

 

     

 

没有什么比 “ 年轻 ” 二字更值钱。

    

 

你瞧,媒体拿起放大镜观察着年轻人生活的每个细节,他们用一条条怪诞而离奇的新闻,满足读者对年轻一代的遐想,用关注换取一篇篇百万加作品和五位数奖金。

 

资本、品牌,当然知道年轻人代表着未来。它们加速年轻化,前仆后继地抢滩登陆年轻人的阵地——在这个白酒都试图借鉴年轻人喜爱Party文化转型做鸡尾酒的时代,丝毫不会令任何人怀疑——年轻,就是这个时代的拜物教。

 

在外国,社会学者用“generation – 世代”来划分人群、研究画像;而在中国,人们更习惯用80后、90后、95后、00后这种叫法对人们归类总结;但无论叫法和划分有多大差异,目的却都是一致:观察到自己所处时代的变化。

 

这份虎嗅 X Vouge Bussiness 携手发布的《年轻人奢侈品消费分析观察》就是当代浮世绘中的小小拼图,其目的很简单:搞清中国最年轻的群体是如何看待消费奢侈品的。

 

我们通过虎嗅App收集了1366份问卷,这些数据样本来自中国132个城市中的80后至00后奢侈品消费者。

 

在分析中,我们将用80后、90后、95后、00后之间的消费差异,获得比较的视野,让年轻人奢侈品消费的群像更加清晰。

 

本次观察主要分为五部分:

 

#01 Supreme在年轻人心中算是奢侈品吗?:通过受访用户数据了解人们对奢侈品的认知,并搞清在高溢价品牌愈发增多的今天,奢侈品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02 年轻人买奢侈品为了啥?:通过受访用户数据,分析用户的奢侈品消费心理。

 

#03 买奢侈品的钱从哪来?:通过受访用户数据,了解用户奢侈品消费的主要来源。

 

#04 年轻人从哪了解奢侈品?:通过受访用户数据,了解消费者与品牌之间的沟通渠道。

 

#05 疫情影响你买奢侈品了吗?:通过受访用户数据,了解新冠疫情对奢侈品消费的影响。

 

Supreme在年轻人心中算是奢侈品吗?

 

中国年轻人在奢侈品消费力上的崛起,早就令人瞩目。

 

麦肯锡在2019年4月公布的《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中提到:2018年,以80后和90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分别占到奢侈品买家总量的43%和28%,分别贡献了中国奢侈品总消费的56%和23%。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图片来源:麦肯锡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

 

而在2019年6月BCG与腾讯广告打造的《2019中国奢侈品市场消费者数字行为洞察》报告中,年轻群体的消费力被再度证明:

 

中国占据全球奢侈品市场1/3,其中30岁以下人群承揽了高端奢侈品42%的消费。这也就意味着,90后至00后的奢侈品消费力远比他们的前辈更具想象力。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图片来源:2019中国奢侈品市场消费者数字行为洞察

 

在奢侈品消费贡献格局变化的背后,我们好奇,不同年龄群体对奢侈品的认知流动了吗?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80后、90后受访者对于奢侈品特征的首要认知,大多集中于品牌特征以及精湛工艺。

 

但00后受访者则与前辈有所不同,他们对奢侈品的第一认知是价格昂贵,这种观点占比达到了43.9%;其次才是品牌与工艺;更有意思的是,29.3%的00后受访者认为时尚流行是奢侈品的第三特征。

 

所谓时尚流行,指的就是引领时尚的地位。比如这两年流行街头风设计,因此,设计做的好的品牌会在年轻人心中有额外加分,但这并不代表奢侈品的定义被扩散。

 

2000年出生在杭州的小李告诉我,奢侈品在他的生活圈子里象征着家境和品位;他自己的感觉是,跟着当季爆款走,不但能获得身边人的追捧和网上的点赞,更会在恋爱中多获得一些异性瞩目。

 

这种社交荣誉与现实社交优势裹挟着他跟着潮流走,他在2018年加价购入Balenciaga Tripe S ,在2019年购入Dior oblique马鞍包,并又在今年通过代购预购LV x Humanmade的联名款,以期赶上时尚头班车。

 

他认为,带有街头风格的奢侈品最招年轻人的喜欢,但有趣的是,他们并不会把FOG、Supreme或是Off Whtie这种溢价率较高的服饰品牌归于奢侈品的范畴。“它们只有跟奢侈品联名才是奢侈品,其他时候,它们就只是街头品牌。”

 

同样的观点,也流行于80后、90后的受访者之中;这一点,也可从各年龄层最爱的奢侈品牌的数据中窥见,三个年龄群消费者喜欢的TOP 5奢侈品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

 

唯一的差异,仅展现在Hermes与GUCCI身上。80后钟爱品牌前五位中没有Hermes,而00后钟爱的品牌没有80后、90后爱的GUCCI。

 

对于80后,1996年比LV晚入局中国市场6年的爱马仕,在80后心中的品牌相对较弱;而对于00后,GUCCI或因缺乏像Dior X Kaws、LV X Supreme那样深度迎合街头品位的产品,因此被挑剔在外。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从宏观数据表现上看,各年龄层的人们对于奢侈品定义,都没有单纯的因品牌溢价率而拓展边界。

 

另外,在了解各年龄层次消费者对奢侈品的看法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共同特征,他们普遍对奢侈品都有个“神圣”到“祛魅”的过程。“当有第一件奢侈品时,会觉得很骄傲,有一件属于自己的这么贵的东西,但之后就没有这种感觉了”,“刚接触到的时候,感觉好高端啊,是仰望,会有盲目的追求,但现在冷静了很多,能够平视了。”

 

在另一位00后女孩那里,奢侈品带来的兴奋感就更速朽:“初中毕业的舞会,我有了自己的第一件奢侈品,一套裙子和高跟鞋,小的时候挺自卑的,穿上这个很安全,终于有人能注意到我,穿上会觉得自己和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闪亮,当时有一个冲动把衣柜里的东西都换成这个牌子,但一个月后就没有这种想法了。”

 

年轻人买奢侈品为了啥?

 

尽管在奢侈品认知上各年龄阶层消费者趋同,但是在消费偏好上大有不同。

 

先看消费力:

 

过去一年平均每名受访用户购买4件奢侈品,人均消费3.7w元。

 

用户们对奢侈品并不陌生,从消费年限来看,00后中也有近七成“奢龄”超过一年,90后中已有五成“奢龄”超过三年。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我们调查发现有43%重度奢侈品用户(平均每月购入一件以上)个人月收入超过5万。

 

从消费人群构成上来看,90后(1990-1994年出生)这一群体为消费主力,贡献了消费总额的44%。但是,从人均消费金额上来看,最有消费力的是1985-1989年的奢侈品消费用户,在过去一年平均消费4.1w元。

 

其次,看偏好消费的奢侈品类别:

 

80后与90后类似,都最爱在包袋品类上花钱。包包在他们最常买的奢侈品中分别占比66.2%和49.5%;对剩余偏好消费品进行细分,就会发现90后在奢侈品消费上更显多元。

 

而80后奢侈品消费者对手表和珠宝这类价格较高的奢侈品更具购买力。这个年龄区间的消费者把奢侈品看作是生活必须品。采访中,一位85后女孩告诉我们:“最近一次购买的奢侈品是朗格的表,50万,我是这个牌子的忠实粉丝。”

 

一个90后男生为了买到普京同款万国手表一口气花了三万多。他从十几岁就把普京当成偶像,消费奢侈品最大的动力也来源于此。他购买过普京的衬衫、鞋子、手表。而这款手表以当时的卢布对人民币汇率来计算,价值5万人民币。他想了一周,当对方说三万多也可以的时候,他就决定买下来。但戴上的瞬间就迎来幻灭时刻。“表圈都说什么人戴什么表。”他说,“普京戴这块表是提升了表的价值,我戴的话,就变成这块表提升了我的品位。”

 

00后偏好消费的物品则是化妆品与鞋,这一数据比例比80后高出13.6%,比90后高出8.2%。

 

00后的男孩女孩,偏爱为Balenciaga Tripe S 、Guidi 、STUART WEITZMAN 5050 、Maison Margiela之类的奢侈品鞋履付费,在采访中他们普遍认为“鞋比包更重要,是人的脸面”

 

在奢侈品的消费动机和决策时间上,超过一半的人从了解到购买的时间为一周之内。

 

1991年出生的、已达成财富自由的福建女孩“月亮”,上个月在专柜买下20余万的爱马仕鳄鱼皮Constance,只考虑了一个多小时,一方面她觉得自己的可支配收入可以轻松应对这笔消费,“我买奢侈品的心态就好像是买乐高一样”,另一方面她主张购买“保守的”、“可以长时间使用的”奢侈品,而她觉得鳄鱼皮Constance即使自己老了也不过时。

 

调查中我们发现年轻人首要购买动机是“自己喜欢”,其次是对自己的奖励和犒劳。此外,奢侈品能给人彰显品位、提升自信及个人魅力:

 

其中00后通过奢侈品来“彰显个人品位”的比例较低(32%),而更多是希望能“吸引别人的关注”(24%)。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而在80后90后消费群体中,奢侈品还承载了更多职场工具的意味,需要用它们营造靠谱、体面的形象,43%的受访用户认为奢侈品能让自己更有自信,15%的受访者认为奢侈品能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

 

其中,80后的决策周期更短,但他们在购买奢侈品的时候更多考虑个人使用需要。“年纪大一些的人,买奢侈品是为了追求更好的质量,更愿意为产品背后的附加价值付费。”而95后则更容易被产品设计/外观以及产品的热度和流行度吸引。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在购买渠道上,80后钟爱在免税店购买奢侈品,90后钟爱在品牌专柜购买奢侈品,采访中多位90后提到,他们对其他渠道缺乏信任感。而对于00后来说,通过品牌官网购买的使用比例相对较高,达到46%。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对于中古奢侈品,用户接受度与年龄具有相关性,越年轻的用户对中古品的接受度越高。

 

其吸引力主要是性价比高,可以用较低的成本使用和拥有奢侈品。

 

但也有用户表示,不太愿意接受别人使用的物品,可能会考虑购买一些饰品,而且大多数二手店的陈列和店铺装修很“土气”,和奢侈品的属性并不搭边,有需求还是会优先选择全新物品;另外一种就是收藏夹的稀有品,有用户提到这需要专业的鉴别能力,所以“不敢尝试”。

 

对于A货的态度,67.89%的受访者接受不了A货,但仍有32.11%的用户可以接受A货。

 

而接受A货与否这件事,与收入有关联性。数据观察中,A货的接受程度对于月薪5万以下消费者占比都在三成左右,在而月薪5万元以上群体中的接受度仅为两成。

 

部分不能接受A货的受访者表示,A货与奢侈品消费核心诉求相悖,即“要带来心情的愉悦感和满足感”及“凸显品位和提升自信”,这是高仿品不能给予的。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但这件事也不能粗暴地以收入高低来诠释,有时这仅仅是个人消费观所决定的。

 

对于这个问题,上文我们提到的福建女孩“月亮”表示,虽然她年收入百万,买爱马仕只考虑一小时,但依旧会选择A货。比如,去年女孩特别流行踩着穿的Gucci乐福,她就觉得如果花正品的钱踩着穿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舍,性价比较低,因此她会买A货。

 

对于A货消费的出发点,不同收入阶层也有不同表现:

 

一位00后的受访女孩表示,她的妈妈曾经花正品一半的价格买了一个高仿,只是为了别人看不出来。她认为对待奢侈品A货消费人们是不公平的:“如果中产或收入更低的人买高仿,人们就会觉得是虚伪虚荣,但当一个人的身份地位够高了,用假货就没有问题。”

 

买奢侈品的钱从哪来?

 

在消费来源和支付手段上,各年龄奢侈品消费者群体也有较大差异。

 

首先是消费来源,就是很多人好奇的——他们的钱从哪来?

 

90.4%的80后受访者以及81.7%的90后受访者表示,奢侈品消费的主要来源是个人收入。

 

“其实,现在奢侈品的门槛并不高,一个两三万的包稍微努努力是能买的,何况一些入门级的单品,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一位85后女孩语气淡然地表示。另一位90后男孩也是在工资收入达到相当水平后才涉足奢侈品消费:“刚工作那会儿,收入还不错,感觉有点飘,就买了自己的第一件奢侈品。”

 

而75.6%的00后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奢侈品主要消费来自父母的资金支持。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95后的男生告诉我们,他个人收入覆盖1/3的奢侈品消费,剩下的2/3是家里人支持。另一位00后女孩表示:“购买奢侈品的钱主要是父母给的生活费。”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当然,年轻人在消费奢侈品过程中的超前消费也不再特殊,参考年轻人在支付手段偏好上的数据,可以看到,90后更加偏爱信用卡消费,00后开始接受用民间借贷的方式支撑自己对心仪奢侈品的追求。

 

这其中,过度追求奢侈品导致严重负债的极端情况,在年轻人群体中也时有发生。

 

在采访中,一位在金融销售行业工作5年的90后小张因过度奢侈品消费,已经背负6位数欠款。这不是孤例,据他描述,他们公司至少也有3人因过度奢侈品消费,而背负金融信贷。

 

小张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钱好挣,感觉太阳永不落山,机会大把,所以常常通过信用卡消费奢侈品,以满足欲望。

 

那会儿他最喜欢像Fendi、LV、Gucci这种具有高辨识度的奢侈品,在最疯狂购买的时候,甚至连公交卡套都得是LV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行情变化,收入开始入不敷出。

 

因此,只能通过套现的方式拆东墙补西墙,一点点补窟窿。为此,他时常需要向家人求援。

 

年轻人从哪了解奢侈品?

 

从数据观察不同年龄层消费者与奢侈品第一次接触,可以发现,80后用户们主要是通过时尚杂志接触到奢侈品概念的。

 

而90后、00后群体中,通过身边人了解奢侈品的现象成为主流,在00后群体中34.1%的用户表示是通过“身边的人讨论”了解到奢侈品的。

 

00后的讨论是带有社交场景的,比如在上初中的时候和同学们攀比谁穿了AJ、巴黎世家,在这种场景中他们对品牌迅速产生认知并种草。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对于消费奢侈品,主要是在消费奢侈品文化,这一点从用户们平时了解奢侈品相关信息的主要渠道分布也可以看出。

 

从上表可以看到,社交平台位居第一,尤其是90后和00后,超过一半是通过社交平台了解奢侈品相关信息的。

 

一方面反映了奢侈品的社交意义;另一方面则表现了品牌注重社交媒体购买转化率的态度。这种组合,正让奢侈品宣传比以往更具说服力。

 

不信的话,就去看看朋友圈奢侈品广告流下面的点赞和品牌公众号的数据,就会发现它的能量。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疫情影响你买奢侈品了吗?

 

受全球疫情影响,超过四成用户表示对奢侈品的消费欲有所降低,“会刻意减少自己的消费”;但也有9%的用户因疫情反而有所提升,“有点报复性消费,疫情哪里都不能去,就会想买个贵的东西”。

 

奢侈品代购也受到疫情冲击。

 

多位北京代购告诉我们,销售额同比去年降低约50%,很多老客户都不来了,他们把这种改变归结于疫情下的消费信心降低。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数据研究部分到此结束,在未来,虎嗅将持续关注青年群体奢侈品消费上各类新奇现象以及整体的变化。

 

但,我们拒绝也无意粗暴地用这篇文章里的数据和分析,作为某一以年龄划分群体的概括,因为概括本身就是一种懒惰的自以为是。

 

因此,在数据分析背后,我们尽力通过对年轻奢侈品消费者进行电话采访和网络征集,来让此次观察变得更加具体、生动;他们给了我们一些相当有趣的年轻观点:

 

还有几条年轻消费者的观点

 

    • 8%的受访者会跟朋友共享奢侈品。

       

    • 除了爱马仕、香奈儿以外,其他奢侈品没有街头文化改造,对00后消费者的吸引力都在下降。

       

    • 90后和00后消费者认为,年轻化不该是贴LOGO联名那么简单,在他们眼里那叫圈钱。他们更喜欢Kim jones、Virgil Abloh治下的Dior和LV的作品。

       

    • “以前的奢侈品打造的是高贵、高冷、距离感,现在的品牌会注重街头,我们现在的人会注重重新定义规则。”——00后,女

       

    • “我只会在搭配上用奢侈品点睛,似是而非的表达人上人的感觉吧。比如腰带、钱包、手链什么的,大LOGO背心什么的真算了,没态度。”——90后,男,

       

    • “我真的觉得买奢侈品太贵了,每次看到很好看就想买,想到价格就停下了手,工资少还要还房贷,一个包就是小一平方米的房了。”

       

    • “买表和买包这两个服务体验,真正的服务其实是从确定下单的时候才开始,而不是进店开始的,比如我买劳力士,他们给我调整表带舒适度,调了40分钟,这些服务就是让你瞬间觉得自己尊贵,得到虚荣心的满足,而这些,是代购给予不了的。”——80后,男

       

    • “奢侈品对我来说就是必需品,我知道很多人戴有色眼镜看年轻人用大牌这事,其实大家真的可以宽容点开放点,每个年龄段都有人以这些消费为乐趣,获得幸福感,无关审美和虚荣,又有何不可?”——95后,女

       

    • 不少00后在采访中表示,他们喜欢爱马仕,但因其造型成熟,所以短期内并不会考虑。

爱买奢侈品的年轻人,钱从哪来?       

       

转自: https://mp.weixin.qq.com/s/eXIDQ5JM0p4iXfRBPrjxDw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 夏萌

 

 

当下最火的剧,无疑要属《三十而已》。
 
剧中关于“顾佳买包”的话题,也一度冲上了热搜第二。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没看过剧的读者可能一头雾水,为啥买个包都能上热搜?
 
因为她买的不是普通奢侈品包,而是包包中的顶级、站在鄙视链顶端的——爱马仕。
 
先别急着开喷,顾佳买包倒算不得什么爱慕虚荣。
 
她主要是为了混入富婆圈,以求捞点拯救家族企业的资源。
 
下面这个名场面,已经赤裸裸地揭示了富婆圈子里的鄙视链:
 
背不起爱马仕,就别想进来混。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即便是手拿爱马仕包的阔太之间,也会因包款选择的不同而泄露了财富与地位的差距。
 
总之,站到“太太圈”的C位不需要“乘风破浪”,只要手拿一只260w喜马拉雅鳄鱼皮包。
 
相形之下,顾佳藏在身后的5万块香奈儿显得像麻袋,难怪在富婆朋友圈图中被P掉。
 
这隐隐然炫耀的不是包,而是背后老公们雄厚的资本财力。
 
毕竟,香奈儿和爱马仕压根不在一个消费体系内。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当然,爱马仕的包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它会在皮包开口处,藏有等级标识:
 
标识为“Λ”符号的,代表皮革取自野生鳄鱼,价格最为昂贵;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也就是上图C位阔太太手中所拿的。
 
为了讲究纹路的相对完美,这款爱马仕包包选取的都是年仅3岁肚皮完整没有伤疤的鳄鱼。
 
这也意味着被剥皮,是每个鳄鱼宝宝的宿命。
 
即便,爱马仕官方对其鳄鱼皮包有这么一套说辞:
 
在杀死鳄鱼之前要通过两次电击将它们彻底击晕,以避免痛苦;
 
为防止虐待鳄鱼和保护野生鳄鱼,每张人工饲养的鳄鱼皮都需要取得证书,证实没有违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但实际情况,可能比我们以为的要可怕得多。
 
野外的水下王者,在养殖厂里被大量繁殖圈养,如沙丁鱼罐头般挤在一起: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能先杀后剥已经可以说仁慈,有的甚至面临被活体取皮,连麻醉剂都省了。
 
具体怎么实施?先在它们后颈割开一刀;
 
然后用一根一米多长的钢柱,一人压住鳄鱼,另一人直接从刀口捅进鳄鱼的脊柱,使其丧失活动能力: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接下来,熟练的工作人员开始扒皮,整个过程没有所谓“电击”或“安乐死”: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被“脱了衣服”的鳄鱼宝宝,还要在痛苦中挣扎四五个小时才会断气。
 
生命力顽强,在这间酷刑室,已然成为一种罪过。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看着这惨白的血肉,一股冷气从叔后脊袭来,不寒而栗。
 
腹部的皮最光滑平整,被拿去做奢侈品包包。
 
背部的皮也不能浪费,挂起来留作他用。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比如做成皮鞋: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有需求,就有市场。
 
这种毫无节制的虚荣背后,是无数动物在痛苦地死去。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你以为只有鳄鱼这么惨?远远不是。
 
在南非,世界最大的一家鸵鸟皮生产厂,成群的鸵鸟被驱赶着乖乖走入电击室。
 
鸵鸟们不知道,那里将是属于它们的“死亡之门”。
 
被吓得腿软的鸵鸟一个趔趄跪倒在地;
 
屠夫们野蛮地将其往前一塞,推进地狱: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电击后,还没等鸵鸟完全昏过去,下一个步骤的工作人员在一旁早就迫不及待;
 
手起刀落,鸵鸟们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儿。
 
它们甚至还来不及落泪,更来不及思考:我做错了什么?我的家人都还好吗?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血从脖子的伤口处喷涌而出,染红了储血池,就这样挣扎着,迈向死亡。
 
平均寿命可以活到四十岁的鸵鸟,在这里最多活到一岁。
 
因为它们唯一的生命价值,就是背上这一小块皮肤: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活拔羽毛都是常事。人们说,这里的毛孔最均匀;
 
凸起的毛囊形成的天然花纹,世上绝对找不到两个相同图案。
 
不信你看,做成皮包的鸵鸟尸体多“美”啊!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我们甚至能想象得出手摸上去那“自然”的触感,再闻一闻,嗯,金钱的味道。
 
还有一些刚刚出生三天的小鸵鸟,会面临同样的命运;
 
只不过它们被制作成了皮带、钱包、靴子等小物件。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阔太太们争先恐后抢购,为自己贴上资本家的阶级标签;
 
奢侈品厂赚到盆满钵满,卖力宣传着产品有多独一无二。
 
至于这些皮制品背后一条条生命的呼救,无人在意。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然而,暴行不止于此。
 
除了背昂贵的包包,“贵族阶级”还喜欢玩一些稀奇古怪的文玩饰品。
 
你没见过?那就对了。
 
你要是见过还怎么凸显我高人一等的审美品位和深藏不露的财富地位。
 
看看这是什么: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这可不是一串冰糖葫芦中间一块风干牛肉;
 
它叫“血珠”,由大象的血肉制成。
 
大家都熟悉象牙制品是违法的,但这样的“大象血珠”才真正能刷新你的认知下限。
 
在媒体公布的一段视频里,一位来自缅甸的在线卖家,正向他的顾客展示大象血管里的血液依然很新鲜: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他拿两层干的、硬化的大象皮下脂肪遮挡在光线前,以显示象血颜色的鲜活。
 
血红色映衬下,一个个画着圆心的圈,就是这位卖家将要制作的“血珠”雏形。
 
用各色异石打造的珠宝手串,向来都为中国人所钟爱。
 
2014年,一些来自缅甸的偷猎者偶然发现:
 
用大象硬而厚的皮脂或血管制成的“血珠”,深受中国买家的喜爱。
 
这打开了一条无比残忍的“发财路”。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为了保证采得大象皮和血管颜色的鲜艳;
 
他们喜欢在猎杀大象后,趁它刚倒下的时候就剥掉它的皮。
 
因为只要等上一两天之后,血液的浓度就会降低,血管壁就会褪色。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那些小象甚至还没来得及问自己的母亲:妈妈,我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一样大呀?
 
它就和母亲倒在了人类的猎枪之下,任由屠刀割走它们的皮肤,在剧痛中死去。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这样的手串,还做成佛珠模样,那些自诩诚心礼佛的人,把玩时良心不会痛吗?
 
他们当然不在意。
 
佛?哪有炫耀“血珠”时的虚荣来得舒服。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同样,能够彰显身份的,还有一身华丽丽的皮草。
 
毕竟,一身动物皮毛穿在身上,其显眼程度无疑最高。
可是,你知道这样一身溜光水滑的衣服,要多少水貂陪葬吗?
 
公皮约需18张,母皮则大概要30张。
 
每年因此丧命的毛皮动物,达几百万只。
 
光鲜的皮草背后,是水貂们悲惨而又黑暗的一生。
 
它们往往从出生开始,就被禁锢在笼子里,永远丧失活动的自由。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终于等到了出笼那一天,迎接它们的,却是花样百出的死法。
 
割头放血、木棍重击: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肛门过电、双脚踩头: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还没死?那就从腿开始,活活扒皮;一张一合的嘴巴,痛得已经喊不出声音: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或者倒吊起来,让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皮被剥至一半,却只能痛苦挣扎、求死不能: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全身皮都被剥光后,它们便失去了所有的利用价值,如同真正的“行尸走肉”;
 
经过短则几分钟、长则几小时的漫漫煎熬,哀嚎着死去。
 
“我好疼,他们为什么要抢走我的衣服?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
 
多少动物在被扒皮之后,内心如此说道。
 
又有多少动物,在凶恶的人类面前流下了不解与无助的泪水: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图 | 网络
杀戮,不停地杀戮……
 
枪响之后,看似只是一个物种的消失,却必将给生态圈带来巨大的变动。
要知道,生态循环在日积月累之下,必将崩盘;
最终受害的,是食物链顶端的人类。
可怕的是,我们正在一点一点累积着这一切。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全世界每年屠杀的动物约为440亿只;
 
平均每天屠杀的各种动物数量总和约在1.2亿只左右。
 
巨大的经济利益之下,总有人会抛弃道德,踏进黑暗深渊,荼毒身边无辜生命。
 
当皮草大衣成为流行标志,有利可图之时,就有许多狐狸被绑着,活生生地将皮剥下。
 
当猎杀动物成为身份象征,有人为之狂热,就有无数狮子被迷晕,死在了枪声之下。
 
……
 
世间万物,都是因果循环,都有蝴蝶效应。
所有的恶性循环,都会以最坏的方式报复在人类身上,而这一切,于你我不无关系。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生态圈的混乱,导致气候变暖、垃圾污染、水源污染、北极大火、病毒滋生……
造成的恶劣后果,每一项都悄然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没有人可以在生物链顶端孤独地活着,环环相扣的生态圈,失去任何一环都影响重大。
 
别让另一种生命为人类的欲望买单。
 
所以,请希望大家点亮【在看】,分享到朋友圈。
哪怕只多一个人看到,哪怕只多几秒钟去思考。
 
都有可能让一只小狐狸、鸵鸟免遭杀害……
 
为动物,为地球,也为我们: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转发出去,拒绝野生动物贩卖交易!

你们都在聊《三十而已》的剧情,我却看到了背后最恶心的一幕

-作者-

山叔,来源:不山大叔(ID: ouba798),让思考更有效率,让时间更有价值,每晚9点35分准时与你见面。十点读书会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

-主播-

夏萌,十点读书会签约主播,在北方小城努力生活、小心追梦的姑娘。微信公众账号:夏萌说晚安,微博@夏萌萌不萌,个人微信号:xiamengstudy。

 

-声明-

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进行删除。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J-0vDkS6VjiqyUJeOIfDgA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奢侈品,精心为你定制了一个刀光剑影的上流美梦。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来源 | 新周刊ID:new-weekly)
作者 | 禾必

封面 | pexels

奢侈品的Logo,就是人们在物质社会可以确定的安全感,它是财富的标志,是成功的象征。浸泡在成功学下的我们,难免会为这些装裱起来的价值符号感到矛盾的快感与愤怒。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奢侈品更是专为这群人,精心定制了一个刀光剑影的上流美梦。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向来就是人们最心照不宣的比武大会,你拿什么包当武器,穿什么衣服作铠甲,决定了你能否在这残酷的世界占有一席之地。

热播剧《三十而已》里的主角顾佳就经历了这样一次社会的毒打。

她为了给孩子幼儿园的推荐信,求到了王太太门下,顾佳作风果敢办事能力极强,也很快得到了王太太的信任,被带进了这个太太们的江湖。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网友依剧照科普了各太太的包包品牌与价格,除了顾,其余太太的包从几十万元到百万元不等,C位提着的Himalaya更是爱马仕柏金包里最贵的一款,市价约260万元。

为了融入“太太圈”帮老公解决公司危机,顾佳周旋其中,察言观色。但她还是没想到的是,她的包过于“寒酸”,太太们在发朋友圈合影时,竟然把她裁掉了。

顾佳想倾尽所有凑重金买一个名牌包,闺蜜王漫妮建议她加点钱买一个限量款,这样才能帮助顾佳融入“太太圈”,联系业务,让公司渡过危机。可你光有钱也不行,这个包呀,要排要等,要按门店自成的营销规则办事,王漫妮答应帮她,“想想办法”。

顾佳用尽所有积蓄买包赌对了,她因此赢得了太太客厅的入场券,成为贵妇团的一员。

这个情节能引发广泛的共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顾佳身上看到了自己。

现在的奢侈品牌已经和身份地位牢牢绑定起来,相信背鳄鱼皮的和背人造皮革的,真的有天壤之别。奢侈品就是用这样包装好的价值观不断讨好一代又一代的人,收割着一年又一年的市场。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时尚审美的倒退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我们怀恋曾经的野生美人,觉得现在满屏的大眼瓜子脸,或许精巧,却少了风格鲜明的美感。有人说这不过是时代滤镜在作祟,大浪淘沙,只留下了让人念念不忘的风情。

可真是如此吗?看看现在配色浮夸的衣着,高强度的美颜,以及千篇一律的整容脸,我们的审美可能确实在倒退。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王祖贤、巩俐和梅艳芳的珍贵合照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简单的配色,利落的裁剪,上乘的材质成就经典。/ Dior New Look 系列

时尚界也是如此,当我们想到各大奢侈品,往往都是各家几十年前的经典款,比如香奈儿的套装,Burberry的风衣,爱马仕的柏金包,而很少有人会想到这样的画风: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暗黑桃心、混乱浆果、运动护膝风,像是西方叛逆期少女放学后顺便来走秀,Dior你认真的吗?/ Dior2018春季秀场

繁复的色彩,杂乱的设计,多元的符号,奢侈品的堕落,或许就是从谄媚年轻人开始的。

腾讯广告与波士顿咨询( BCG)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奢侈品消费者数字行为报告》显示,在中国购买奢侈品的主力军就是年轻人,35岁以下消费者的比例高达78%,零售额的贡献也达到了74%。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年轻意味着更强的购买力欲望,为了更多更快地收割年轻人的钱包,奢侈品品牌推陈出新的节奏也越来越快,经典产品却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对新元素的融合与品牌价值的开发。

正如时尚专栏作者李小丢指出,从前的奢侈品从来不讨好小女孩,现在却推出一系列时尚单品向所有人兜售少女心。而这些高饱和的色彩,密集的字母本就是西方不富裕的青年们彰显个性的叛逆期标识。

如果说从前奢侈品的定位是知性与优雅,那么进入低欲望社会,能让现在不贪心,不争抢,谈个恋爱都觉得心累的年轻人疯狂去消费,就要回归最原始、最奏效的刺激,性感与金钱。

不过这都2020年了,消费性感模特早就不是一件“政治正确”的事情,哪个商家能够更快瞄准新时代女性消费者的需求,那它就能在新一轮的时尚浪潮中立于不败之地。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吴亦凡身着粉色毛衣,为LV代言。/ 路易斯威登宣传照

例如近几年越来越被频繁提及的一个词语叫作“男色消费”,这些年男明星把美妆、时尚品牌的代言一个不落,接到手软,装满了粉丝们一辆又一辆的购物车。

品牌方的目的也很明确,现在还用高质量低曝光来吸引顾客绝对是死路一条。商场里的导购小姐再专业,都比不上“国民男友”站在门口卖个笑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大。

不管是LV请吴亦凡签约全球代言人也好,还是雅诗兰黛重金请李现拍摄口红广告也好,醉翁之意从来不在代言人,而在于为各位代言哥哥打CALL,冲KPI的那群人。

而饭圈文化、明星效应本就属于粉丝圈的疯狂,现在的大牌为了销量舍弃了自身建构的高冷人设,无限度迎合这样一种不成熟的年轻消费者。它们的审美倒退,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奢侈品做起Logo生意

大家都进入“包中人”的世界

如果说因为害怕与外界交流而用外壳包住自己,连同思想与个性都通通包裹起来的人,是契诃夫笔下的套中人,那些借由物件来传达自己的价值诉求、思想品位的人,就可以说是被奢侈品行业塑造的“包中人”。

LVMH集团的董事长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奢侈品品牌的树立要比其他生意困难得多,它需要创造一种根本不存在的消费需求。”如何打造一个“包中人”的天堂,让消费者持续为奢侈品牌的高溢价买单,就是一门学问了。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汇丰银行发布的全球奢侈品等级图,按照价格把奢侈品分为日常到极奢六个档次。

又一条鄙视链产生了

如果奢侈品能够想象天堂的模样,那一定是等级森严,堪比封建社会。

为什么人们自愿“返祖”,进入这样一个“包中人”的世界?德国社会学家贝克曾探讨“当代精神中的不安全感”,而人们处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里,不安全感已经渗入人们生活的结构中,破坏了自我价值与自尊,又无法和这样的世界划清界限,于是只能向这样的世界,寻求帮助。奢侈品的Logo,就是人们在物质社会可以确定的安全感,它是财富的标志,是成功的象征。浸泡在成功学下的我们,难免会为这些装裱起来的价值符号感到矛盾的快感与愤怒。

如果这个世界不看脸,那它一定在打量你的包包。

对于奢侈品的世界,更是如此。“顾客就是上帝”被推翻,进了这家店,上帝也分三六九等。

从进入奢侈品店的那一刻,我们就在被打量。你的经济实力与社会地位,决定你会否遇上一个笑脸相迎的专柜导购员,是否有相应的社会影响力购买到限定款的包,如果有资格的话,又需要在排队列表上等待多久。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奢侈品主动拒绝客户,要的就是这种稀缺感。/ 《三十而已》

这就是奢侈品的反传统营销,奢侈品门店轻微的势利和怠慢,反而对于销量的增长有着微妙的促进作用。而限量销售和饥饿营销这样的小考验,更是培养忠诚客户,提升品牌价值的重要手段。

奢侈品营造出的阶级拒绝感带来强烈的情绪,推动人们拿出真金白银去消费。大家拼命用不同颜色、皮质的包包来标榜自己的个性,遮住自己的不安与受排斥的情绪,渐渐成为一个商业世界喜闻乐见的“包中人”。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LV与Supreme合作,把Logo印满了整件棒球衫,Logo即设计,生怕你不知道

三十年前,奢侈品的Logo都是缝在衣服内衬中不给人看的。三十年后,奢侈品为了追求品牌溢价把自己异化为了等级符号,它们纷纷推出奢侈品版的联名T恤和牛箱包,将醒目的品牌名称不断复制粘贴。

保罗·福塞尔在《恶俗》里指出,这些“拥有之荣耀”通常会附着在一些要价极高的东西上,并以人群中当中最没安全感的人为目标。

这些商品印上文字信息的物件,被艾莉森·卢里命名为“易读衣着”。我们很容易就可以从印在衣服上的信息解读出自我剩余的意识。这个意识可能是自己与某个商业品牌的成功混同为一的渴望,也可能是急于提高社会等级的俗不可耐。

把标榜身价的Logo穿戴起来,俗气,易读,但是安全。

只要人们一天找不到精神世界的确定感与安全感,那么就像契诃夫说的那样,就还会有无数的“套中人”“包中人”活在我们的身边。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是你高攀不起的“地摊货”

奢侈品品牌在中国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其中一件就是展示着地摊产品,却用标价告诉每一个人,“你买不起。”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图一为香奈儿“巴黎-上海”高级定制款;左下为巴黎世家挎包,售价26000元;右下为LV中国定制款。/图一由李小丢整理提供,其余来源于网络

比如当整个时尚圈吹起塑料中国风,你会在香奈儿“巴黎-上海”高级手工坊系列里看到真·汉化·香奈儿,看到巴黎世家的棉被挎包,看到LV的五星红包。你不知道设计师加入这些元素,究竟是喜欢我们的文化,还是馋我们的钱包。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Dior代言人怎么看都是越来越亲民了。

奢侈大牌很少请明星做代言人,可当Dior的推广大使从查理兹·塞隆、娜塔莉·波特曼这类奥斯卡影后级选手,变成了金鹰奖获得者Angelababy和赵丽颖这样的流量小花后,似乎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驾驭大牌的种子选手。

曾经的距离感与神秘感带来的美感在卖货面前不值一提。而今年的卖货热词,非“直播”莫属。

实践出真知,LV成了第一个下河捉螃蟹的高端时尚品牌。3月,LV在小红书上邀请了时尚博主程晓玥和演员钟楚曦担任主播,发起了门店直播首秀。小红书上网红人手一个的LV,终于由官方诠释出了高仿的味道。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小红书LV直播截图

这场一小时的直播让人一言难尽,堆放奢侈品的直播间,像极了淘宝店家后台摆布存货的仓库。粗糙的直播画质,尴尬的带货互动,最终只获得1.5万人的观看流量。明明是正品,为什么非要活成山寨的模样。

螃蟹没吃到,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消费者也并不觉得它们可怜。

无论是请流量小花代言,打开例如微信、微博、小红书一类的社交通道,还是直接转战线上直播,这些花里胡哨的操作,增加商品的曝光率无疑是流行的商业手段。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Moschino2015秋冬兔八哥系列,售价上千,但这质感,真和地摊上清仓处理的针织衫没区别。/ 图由李小丢整理提供

摆出地摊货的姿态,实际上卖着奢侈品的价格,可只要1000个看过广告的人里能有1个下单,这怎么都不会是亏本的买卖。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是它们的选择,而还没受过学区房、摇号车毒打又有无穷消费欲望的年轻人则是它们的目标。不过年轻人一代又一代,30岁以下的奢侈品消费者占了整个奢侈品行业的半壁江山,谁又能说奢侈品牺牲品质和格调去讨好年轻人就一定是下错了棋呢?只要有人愿意审丑,愿意为这样的“文艺复兴”买单,那么资本的飞梭就会一刻不停地在里面穿梭,直至春蚕到死,再圈地喂羊。

奢侈品的土味与堕落,像是用玻璃渣包裹起来的方糖,看起来玲珑剔透,吃起来血肉模糊。

奢侈品品牌把自己的橱窗擦得一尘不染,向社会中大部分不需要它的人展现另一种包中生活。因为信息过于发达,这扇橱窗玻璃太过透明,以至于大家有时会忘记它的存在,“砰”地一头撞去,还是会痛的。这才是欲望都市里的又一消费寓言。

媚青的奢侈品,越来越像地摊货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D_zmrKUdH1LpkA53pmsv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