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连李宁都开始卖咖啡了?

◎作者 | 赵晋杰 高达

编辑 | 赵晋杰

◎来源 | 饭财经(IDdaxiongfan)

目下中国任何试图进军咖啡赛道的公司,都无法对瑞幸咖啡的经验与教训视而不见,当然也包括近日被爆出申请注册了“宁咖啡NING COFFEE”的运动品牌李宁。
因为造假丑闻退市比上市更快的瑞幸,现在似乎缓过气儿来了: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第一季度总净营收2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3亿元增长了89.5%;净利润1980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2亿元。
 
成立5年来,瑞幸咖啡首次实现了季度盈利。
4月11日,瑞幸咖啡对外宣布已完成金融债务重组后,瑞幸咖啡董事长兼CEO郭谨一表示,“今天标志着瑞幸咖啡的新开始。”很快,外界就传出其计划在港交所重新上市的消息,但遭到官方否认。
无独有偶,7年前,李宁同样经历过一场“起死回生”。
从2012年开始,因疯狂铺货而库存积压的李宁,净利润从盈转亏,并进入连续三年的亏损泥潭,通过更换高管团队、推动批发模式向品牌零售模式的业务转型,李宁终于在2015年扭亏为盈,此后进入逐渐复苏之势。
瑞幸咖啡靠摸着星巴克过河,如果宁咖啡想要在咖啡市场占据一席之地,或许应该摸着瑞幸过河,当然,千万别摸陆正耀。
为什么连李宁都开始卖咖啡了?
在摸着瑞幸咖啡过河时,李宁先得学会避开前者蹚过的雷区。
瑞幸咖啡因财务造假差点让公司走向灭亡的教训,告戒着后来者千万不能在早期业务发展阶段,为了刷单而虚构交易。
22亿元的虚假交易数额,助推瑞幸咖啡以不到18个月的速度创造了全球最快IPO记录,也带来了中概股史上最大财务造假丑闻,使其在上市短短13个月后就不得不从纳斯达克退市,并面临数十亿元的集体诉讼赔偿金。这都是陆正耀执掌瑞幸咖啡时期留下的“遗毒”。
找风口、赌赛道,再通过成立公司,借助巨额融资烧钱扩张,最终实现快速IPO,是陆正耀在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身上屡试不爽的创业套路。为了维持这一链条的推进节奏,陆正耀必须对公司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在瑞幸咖啡身上,这种控制权甚至演变为陆正耀的某种黑箱操作。2020年7月,陆正耀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决定辞去董事长一职,并推选新董事。
 
据腾讯《潜望》报道,现场股东代表在纸质议案上进行投票后,陆正耀与瑞幸咖啡的一名女职员带着这些投票离开了股东大会现场,再回来即是公布投票结果,中间完全没有请律师或验票员共同监票。
陆正耀早期在神州系所建起的信用价值,在处理瑞幸咖啡的一系列异常举动中进入了彻底的破产程序。这也同样给李宁这类有着成功创业经历的企业家们敲响了警钟。
瑞幸咖啡靠拉踩星巴克搏出位的碰瓷式营销,对李宁来说也是一个需要警惕的雷区。
成立之初,瑞幸咖啡就打出了“为消费者提供星巴克之外的第二个咖啡选择”的标签,最知名则是2018年5月,瑞幸咖啡一纸诉状,将星巴克告上了法庭,指责后者涉嫌利用市场支配地位,实行商业垄断行为。
媒体蜂拥而至,捆绑上星巴克的瑞幸咖啡,也借着星巴克的流量出尽了风头。相比投资回报面临极大不确定性的品牌广告营销,碰瓷式营销虽然low爆了,但性价比肯定要高得多。
 
这正是品牌定位理论中一种攀附名牌的比附定位策略,即企业通过各种方法和同行中的知名品牌建立一种内在联系,使自己的品牌迅速进入消费者的心智,占领一个牢固的位置,借名牌之光照亮自己的路。
不过,作为一家成立32年的知名品牌,李宁当然不能像陆正耀那么low的玩碰瓷。
从功利而言,瑞幸咖啡已经碰过星巴克的瓷,李宁再碰只会是东施效颦。李宁应该从瑞幸咖啡碰瓷星巴克这事儿上学习的,不是具体的做法,而是“横下一条心,一定要营销”的劲头。
另外,仔细分析,宁咖啡的营销资源其实比瑞幸咖啡要优越得多,根本不用碰瓷。
同属六十年代生人的李宁和陆正耀,前者显然拥有着远超后者的全国知名度和影响力。“体操王子”的光环令李宁成为八九十年代的全民偶像,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火炬手的身份,更让其影响力再上一层楼,在中老年群体中可谓无人不知。
吸引年轻人方面,李宁也不遑多让。借助2018年亮相纽约时装周的机遇,“中国李宁”的潮牌路线得以确立,在“国潮”文化推动下,李宁成为当下新国货的代表品牌之一。
为什么连李宁都开始卖咖啡了?
通过营销打出品牌名气后,李宁可能也将面临瑞幸咖啡同样的难题,即品牌有了,品牌力不足。
 
星巴克借助空间文化长期凝聚而成的品牌影响力,非一朝一夕就能被李宁追赶上。眼下摆在李宁面前的另一条品牌塑造之路就是,学习瑞幸,将门店开在离潜在用户尽可能近的地方。
到2021年末,瑞幸咖啡凭借6024家门店数量,一举超过星巴克中国(5557家),成为中国市场第一,其品牌影响力也随着门店数量的扩张进一步壮大。
快速开店扩张是瑞幸咖啡成立之初的主要策略之一。
 
2018年,瑞幸咖啡一年开出2000多家门店,迅速圈起1200万用户,2019年继续保持131%的增速开店,2020年因造假风波暂缓扩张步伐后,郭谨一于去年3月重启门店扩张策略,到今年1月份,瑞幸咖啡新开门店总数达到360家,刷新其单月开店总数记录。
这些新增门店不仅帮助瑞幸咖啡更快速地圈拢线下用户,更最大程度节省了线上点单用户的等待时间,有效提升了消费者的品牌好感度。
被抢夺市场的星巴克也坐不住了,开始加速中国开店节奏,从2019年的600家急剧扩张至2021年的5557家,并计划在2022年达到6000家。
支撑它们快速开店扩张的则是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
 
以瑞幸咖啡为例,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近八年间咖啡项目共获融资114次,总披露金额115.68亿元,其中瑞幸咖啡一家独占99亿元,占比达到85%。
如何获取强大的融资造血能力,既是李宁需要向瑞幸咖啡学习的地方,也是李宁旗下宁咖啡需要直面的一大挑战。
 
毕竟,市场上无主的钱已经不多,主流投资机构及大型互联网公司几乎都在咖啡市场有所布局,如美团、字节跳动押注了Manner,腾讯参投了Tims。
从李宁自身业务来看,如果不寻求外部融资,相比瑞幸咖啡近百亿元的投资额,单靠自身输血势必会将其拉入亏损泥潭。
 
2021年,李宁营收首次突破200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36%达到40亿元,财报数据几乎都是近10年来最佳,但却未能在资本市场迎来太大水花,2021年财报发布当日其股价跌去了5.24%,当前股价较去年年中高点已缩水近一半。
与此同时,李宁的营销开支仍在上涨之中,去年全年销售成本同比增幅44%,广告及市场开支增幅达39.1%。
李宁介入咖啡领域后需要扩张开店的另一原因在于,其原本在全国拥有的超过7000家线下门店,多位于商场内部,与咖啡的主要消费群体较远,很难吸引到白领一族。如果想要快速铺开市场,宁咖啡需要模仿瑞幸,在写字楼等地区铺设更多门店。
今年一季度业绩沟通会上,郭谨一特意指出,瑞幸很大一部分开在写字楼和大学高校等近似封闭场景的自营门店,因为对疫情具有天然的抗风险性,从而使得当季营收未受到太大影响。
为什么连李宁都开始卖咖啡了?
面对外部环境的更多不确定性,眼下投入开设咖啡门店,或许更需要李宁控制好单店成本。
这方面瑞幸咖啡同样是一个值得借鉴的对象。瑞幸咖啡门店的存活率没有因为开店数量增加而下降。数据显示,2019年瑞幸咖啡新开门店存活率满12个月的占比达到63%,2021年这一数字提升至93%。
这背后是瑞幸咖啡在2021年以来针对门店运营策略的转变:从依靠低折扣优惠券开拓白领群体,转向对留存用户的精细化运营。
为了控制单店成本,瑞幸咖啡开始有意提高门店坪效,主要措施就是借助互联网思维,快速迭代试错,打造爆款,吸引订单。过去一年内,瑞幸咖啡累计推出了133款新品,维持每周都有新品上市的节奏。
瑞幸咖啡第一次制造的爆款产品“生椰拿铁”出现在2021年,到今年5月份,生椰拿铁累计销售杯量已经突破1亿杯。
 
今年4月份,瑞幸咖啡联名款“椰云拿铁”再次成为爆款,半个多月时间内销售总额超过了8100万元。
瑞幸咖啡控制单店成本的另一项举措则是主攻线上,以新零售路径进行数字化转型。
 
这家咖啡品牌自成立以来就放弃了线下点单的玩法,所有订单均需通过线上APP及小程序下单。在其成立初期,外送订单几乎占其订单总量的六成以上。
相比星巴克,这一策略直接让瑞幸咖啡获得了更低的租金支出和更少的人员开支。界面新闻报道,瑞幸20-60平方米的快取店占比超九成,且大多数快取店只需要3名以内的店员。星巴克门店面积则达到150-300平方米,且需要配置5-6名员工。
为了降低单店成本,星巴克也开始于2019年5月上线“在线点,到店取”啡快服务,推出类瑞幸咖啡的小店模式,并先后与饿了么及美团合作,上线外卖服务——过去数年,星巴克曾一直坚持拒绝外送服务,甚至催生了不少专营星巴克跑腿外卖的公司。
去年,星巴克在中国外卖市场营收达到35亿元。星巴克中国董事长王静瑛不久前对外透露,星巴克来自数字渠道的销售占比已达到43%,创下历史新高。
目前李宁旗下宁咖啡尚未全面铺开。除了厦门中华城的旗舰店设有专门的咖啡休闲区外,仅有少数几个门店尝试性地推出了一些咖啡营销活动,如北京侨福芳草地的李宁1990全球首店开业时,曾为消费者提供了现磨咖啡。
对外回应中,李宁表示希望通过优化店内服务,提升顾客在购物时的舒适度和体验感,而在店内提供咖啡服务,将会是其对零售终端消费体验环节的一次创新尝试。
但在包括咖啡在内的新消费市场,线下已经不再是主流消费场景,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才是各大品牌的标配。
在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跨界玩家的“决心和投入很重要……隔行如隔山,原料采购、咖啡制作、产品创新、人员招募及管理等能力都是需要时间周期慢慢提升,但是竞争不会停止,消费者不会因为你的产品服务不足而给你时间成长。”
这或许也意味着,李宁如果想在咖啡领域大干一场的话,留给其学习瑞幸咖啡的时间窗口也不会太长。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cP-7BSJwd2Yu1UXLgVmR7A

咖啡师的残酷命运

 

0

 

前几天我跟一位人在杭州的朋友聊了聊。

 

老哥玩儿咖啡是真专业,参加过几次中国咖啡师大赛,具体名词和届数就不说了,他是哪里人也不能说,不然业内锁定他身份不需要10秒。

 

他一见面说,看过你这边朋友分享的学化学的,学土木的,学医的辛苦人生,都很惨,看完都感同身受。

 

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这些都是那些读过本科,上过很多年学的人才能感受到的苦。

 

你看,他们读过书,有学长告诉他们,不要入行,前路有雷,会炸死你。

 

他们还有机会毕业就转行,还能逃,还有得选。

 

但更多的像我们这样的行业,从业者许多没上过大学,更惨,更无下限,年轻人一脑袋热血冲进来,然后被嚼的骨头都不剩。

 

一首诗形容是,

 

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没有前路,也不易回头,前路全是坑,熬了几十年,发现这是条断头路。

 

咖啡行业,才是真正的无间地狱。

而咖啡师这个看似光鲜的职业,背后的痛苦与残酷,知道的人不多。

于是本篇文章,以他的视角出发,【他】即是【我】。

 

1

 

今年我师父问我,我当年为啥要入这一行,被这行吸血的。

 

我说,我馋免费咖啡,还想瞅妹子。

 

我师父笑了,他觉得我逗他。

 

他觉得不会有人这么蠢。

 

算算账就知道了,一个正经咖啡师,花钱考无数个证,SCA高级证书有五个,一个一万;

 

中级的证书五个,一个六千, Q-grader的证书第一次两万出头,三年交一次钱,三千,还有无数的培训课程。

 

这还没算别的钱,加一块,够买一辆不错的车了。

 

正常人直接买车,一脚油门下去,可以喝着咖啡瞅妹子,喝到肾和膀胱结石都骂你不做人。

 

哪有SB花这么多钱为了免费咖啡的?

 

我笑了,在下正是那位冤种。

 

我就是十多年前的一天下午上了当,饿了,与朋友在一家咖啡厅里喝下午茶,咖啡厅对面正好是当时深圳最好的酒吧之一,无数等着蹦迪的漂亮女孩都在这儿等着酒吧营业。

 

我边吃边瞅这些女孩,一听说这里每周还有七杯免费咖啡,就入行了。

 

很多人觉得荒诞。

 

但人生就是这么荒诞,许多人生关键决策往往就是你一拍脑门定下的。

 

更何况,那时没有外卖小哥,连智能手机都没普及,我那时候十七八岁,高中都没念完,还能去哪儿。

 

我只能在进厂、进工地、进餐馆里选,闹不好还要反复横跳。

 

这时再看看咖啡厅,除了这些因素外,它不累,还能学门手艺,这又是上流社会,闹不好结识个人脉,它简直是活菩萨。

 

就算啥都没得到,我不是提升审美了吗。

 

我很后悔入这行,但后悔又有什么用,有得选,就不是底层青年了。

 

毕竟对我来说,天堂很远,富士康很近。

 

多年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选对了行业,就如同在电梯里做俯卧撑,你会误以为是自己的努力让你上了一层楼。

 

多年后,我努力到开了家工作室,反倒是咖啡厅的逼格现在跟奶茶店平起平坐了。

 

很明显,咖啡这个行业的电梯,是个直通地下室的。

 

更关键的是,我悟了。

 

如果是为了看妹子,做个屁咖啡,我特么应该去对面酒吧面试。

 

2

 

入行以后,我迅速面对了咖啡这个行业最主要的矛盾。

 

如何意识且接受自己是个冤种。

 

意识到这一点,不难。

 

从你拿到第一个月的三四千的工资且不到月中就花完了开始,你就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一行崭新的冤种后备军。

 

同龄人上了大学,有好工作,混得好的,买了房,买了车。

 

反观我,什么都没有。

 

我不想接受这件事。

 

谁愿意做一辈子冤种,二十岁不到的年纪,都可以喊出一声莫欺少年穷,我可是有咖啡梦的。

 

梦这玩意可比液压机劲儿大多了。

 

我算了一下,实现这个梦,有两条路可选。

 

要么是挣钱,练技术,将来努力开一家自己的咖啡厅,或咖啡工作室;

 

要么是磨练技艺,培训,考证,比赛,混牛逼了,将来给人家搞培训去。

 

两条路看起来都会有光明的未来。

 

于是像我这样年轻的咖啡师们,虽然一站就是一天,虽然月薪三四千,虽然咖啡厅不包吃住,最多赏顿简餐。

 

但是他们会毫不眨眼的买下三百元一百克的咖啡,只为尽可能的品尝到更多种类的咖啡;

 

会攒钱买最新款的数千元的器具,只为更好的装备。

 

咬着牙,拼命学,下一顿吃啥都没着落,还是砸钱。

 

我们从学徒开始做起,知道自己学历低,也不擅长算账,但一切都是为了入行,现在苦点累点,熬个几年,想必只要学费交足了,早晚能够出人头地。

 

那我这里要说句很讽刺的话。

 

交学费的前提,首先是你是个咖啡师。

 

现在国内人社部都已经取消了相关资质认证,所谓的咖啡师,是指你考过了如SCA等协会的资格证的,才算是行业内的咖啡师。

 

这些证,动辄花费几千元,你就是一个门店打工的学徒,你觉得你算吗?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你就是咖啡打工人而已。

 

在这一步,聪明的年轻人就知道该跑路了。

 

你这一刻,抛弃几年来所有沉没成本马上跑路,真的还来得及。

 

但可怕的是,无证上岗的学徒们苦熬多年,被咖啡豆和器具榨干了每个月的三四千工资,被日常的工作榨干了所有精力和时间成本后,自我PUA太久了,意识不到这一点。

 

气氛到位了,那就考证吧。

 

他们穷困潦倒,蹉跎着宝贵的少年时光,走到了这条不该属于他们的路面前。

 

越上进死的越惨的循环,正式开启。

 

命运这个狗东西呀,它开着泥头车来接我了。

 

艹,不是来接我的。

 

快跑。

 

3

 

我们回头讲,咖啡师这行就一点出路都没有吗?

 

有,可以去开个自己的烘焙厂,去跳槽到生豆商,心黑一点做个培训师,可以连黄金圈都不会做,教教拉花就敢卖3999的课程,都算是勉强走得通的路。

 

只要你看看别处,别当咖啡师,都会有挣钱的法门。

 

但是大部分咖啡师入行太早了,太年轻了,到了想要考证这一步,往往意味着他们已经浪费了几年的光阴。

 

这几年,他们就围绕着吧台和咖啡打转,从牙缝里抠出钱考证,他们眼光有限,接触的事物又少,那只会选择这条绝路。

 

你说这条路难走他们知不知道?

 

知道。

 

但你让他怎么选呢。

 

已经花了这么多时间和成本了,考证它不是个目的,它是个麻药,麻药退去了,那就要面对更加惨烈的人生。

 

那就不要现在崩塌,是诅咒,我也要受着,加麻,再加麻。

 

从培训开始,他们就在被扒皮。

 

培训有多种,有考证需要的SCA培训,有门店培训(想入职哪家店,就需要接受培训),还有体验培训,店内分享制的速成班。

 

形形色色的培训班,都是花钱的门路。

 

到考证这一步,你会发现初中级的完全是割韭菜,拿不出手;

 

而高级证要考就得考全,什么烘焙、冲煮都要学;

 

最恶心的一点是,发证的协会有很多,但许多培训的课程是类似的,比如感官的课程,与Q-grader的课程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你想考证,还必须要再听一遍,再花一遍钱。

 

你可以说你不考,但比如有Q没高级证,就没法给人家上课,你就必须要在一个导师门下交钱白干三年,何时老师愿意提你名字了,何时你才是见习教师。

 

那还是得捏着鼻子去花钱,培训,考。

 

这一套下来,不断放血,考完证之后,又几年过去了。

 

足够一个少年,变成满脸胡须的青年。

 

打开朋友圈,同龄人已经成家立业,小有积蓄,差不多可以考虑离婚了;

 

关上朋友圈,回想自己这么多年,如果在富士康打螺丝,或许现在已经成了线长或组长,收入少说也能有个六七千,没准还有机会跟厂妹结婚生子,当爹了。

 

他有啥?他现在只有一套又一套的证书。

 

他们可以从生豆直接采摘烘培的两个小时内,以三人为一小组,从豆子的香味,磨出来的有多少分,湿香什么味道,有多少分;

 

余韵,酸,苦,从热到冷的平衡感给出百分制打分。

 

他们也能对各种烘焙手法能带来什么样的口味讲的头头是道,对各咖啡带生产什么样的咖啡如数家珍。

 

有一肚子的知识,看起来很厉害。

 

但他没有钱。

 

更有趣的是,他一旦换行,这一肚子知识屁用都没有。

 

他还能这个岁数再进厂打螺丝吗?会有人要他吗?

 

他总不能用螺丝钉给线长表演个拉花吧?

 

那还是得走这条绝路,考证只是中途,再前行,要去比赛。

 

泥头车就是这样,回不了头的,回头的那一刻,就是车毁人亡。

 

前路看上去又很简单,只需要拿下一次冠军,不奢求国际或中国冠军,只要某个赛区,哪怕某个单项冠军也好,以后搞培训,之前投入的钱,靠着名衔就都能收回来。

 

都走九十九步了。

 

他们开始攒钱,早睡早起,不敢喝酒,只为保持最完美的舌头,买下自己认知范围内最贵的豆子,前往了一次次比赛之旅,就为了走上第一百步。

 

但没有人告诉他们,这条路,有几万步那么远。

 

就像是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的比赛胜率,是零。

 

4

 

比赛难吗?

 

你说流程的话,不难。

 

你提前将豆子烘焙好,然后磨好,经过检查后没有添加物质,在十分钟内冲好三杯咖啡,并讲解好,收台,即可。

 

一场比赛中,由一个主裁定什么口味才算是好咖啡,该给出怎样的评分区间,三位裁判负责喝,然后按照标准打分,由一个影子裁判负责技术兜底。

 

简单来说,好比足球比赛中的主裁判,边裁,和第四官员。

 

最后综合比分,大家分高者得冠军。

 

规则看上去是不是简单极了?

 

只要咖啡好喝,就能赢。

 

无数咖啡师孤身一人,带着他们自以为最好喝的豆子出现在现场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输了。

 

他们的对手也来了,不光自己来,还带着由全国乃至世界冠军组成的主教练、冲煮教练、时间教练团队一起来。

 

这些从海外请来,数千美金一天还需要包吃包住的教练,就是为了帮他选出最贵最好的豆子,提前数天乃至数月安排好比赛时的操作和讲解台词,严丝合缝的卡好时间,就是为了这一场比赛。

 

专业团队,把他抬进决赛,把你抬走。

 

就连豆子,你最引以为傲的豆子,都没法比。

 

他们的豆子贵,你的豆子贱。

 

贵贱有别,人也一样。

 

非要有人说出来,你月薪四千,省吃俭用攒下的工资买的豆子,与人家价格差个零,你才会意识到自己有多卑微吗? 

 

咖啡梦,咖啡梦,从不是你的梦。

 

而是一场氪金玩家的梦。

 

你竭尽全力,只是为了更好的演好别人梦中的一个NPC,让氪金玩家拥有更好的游戏体验。

 

这一刻,咖啡师们才是真正的崩溃。

 

许多咖啡师他不死心啊,他四处奔走,但他只会发现,就算他所有积蓄孤注一掷,侥幸拿了个地区预选赛的名次,上面还有国内预选赛,国内决赛,走出国门,还有世界级的赛事等着。

 

他们的对手,是真正的权贵玩家,婆罗门中门。

 

这场战争,从来就不是选手与选手之间的战争。

 

他是教练与教练之间的战争。

 

比的不是打打杀杀,是看谁把钱往水里丢,是人情世故。

 

对,主裁判有十多个,比赛当天抽签决定,看似公平。

 

但是在国内层面,就是会有一些教练会提前知道他学员的裁判是谁,然后按照他的口味来说,对症下药,比你更公平一点。

 

对,你很有天赋,你很棒,但我早就知道了主裁判喜欢水洗,而你用了日晒,你做的再好喝,又有什么用的呢。

 

好,你也提前知道了消息,你也对症下药了。

 

可你看不到评分环境,裁判看的到,裁判看到了他的教练团队,认识,好朋友,圈子这么小,给个面子,印象分顶格打分十分。

 

你孤身一人,得罪你便得罪了,给你个八分。

 

零点几分就够决定生死了,你看看这个八分,像不像你的人生,像个笑话。

 

你怎么可能赢呢。

 

我每天砸下的教练费,都够你不吃不喝攒两年了,你凭什么赢呢?

 

这是有钱人的贵族游戏呀。

 

有一届世界冠军是瑞士人,他有多个教练团队,不同的团队持续跟了他大半年,夺了世界冠军。

 

某一个世界冠军请了多个国家前冠军、教授组成的教练团队,前前后后培训了半年,每个月支出都是近六位数美金,最后世界赛上夺得冠军。

 

那是冠军吗?

 

那是演员。

 

教练团队安排好了一切,然后由金主爸爸演示一通,上台领奖,而已。

 

夺了冠以后,如他们愿意去给想比赛的选手做做培训,收个三万五一节课,也好;

 

卖卖自己的豆子,代言代言别人的咖啡,卖卖冠军咖啡,也罢。

 

在某些场合做一场秀,做一场表演,都行。

 

他们不在乎,他们从来不指望着这点钱吃饭。

 

什么世界咖啡师大赛,他只是一群咖啡门阀砸钱互卷,用钱满足了自己的世界冠军梦或本国冠军梦,而已。

 

这场梦,凭什么你一个穷小子也做得起?

 

你一次次烧光积蓄,陪太子读书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咖啡届的西西弗斯,没有人会戳破你的美梦,告诉你个可怜虫,别打比赛了,你已经陷入了沼泽,越挣扎越容易死。

 

但还是要说一句,人总该为个念想活着。

 

一次次不忍心,一次次上进,一次次捏着鼻子走下去,最后造成了这场荒唐局面。

 

总该由你自己来亲手扼死你自己的梦想,你才会痛醒,面对你惨淡的前半生。

 

泥头车唯一引以为豪的皮实,在超跑面前,也一文不值。

 

你已经老了,回不来头了。

 

5

 

那这时要问,那些不考证,不比赛的咖啡师,就苟,能在这个行业活下去吗?

 

不,一样是死。

 

我师父说了句很现实的话。

 

当你三十岁还站在吧台里面,是对整个行业的侮辱。

 

虽然我并不明白这个行业有什么值得尊敬的。

 

咖啡师名叫“师”,但是却完全享受不到工匠红利,就是因为这个行业源源不断有新的冤种涌入,逼得老人无路可走。

 

很简单一点,一个老咖啡师工龄越长,他在吧台里站的越久,思维越束缚。

 

回想起你未成年出来打工,到三十多岁十多年过去了,这二十年里你或是频繁跳槽,或是站在同一家店不变动,但终究肌肉记忆会让你的技术向初期靠拢。

 

无数新门店试图给你培训,但根本没有用,你一二十年的思维定势与日渐下滑的学习能力让他们放弃。

 

没人能够改变一个已经定型的你。

 

你始终是第一家店的形状。

 

而且更实际的是,尽管你有十几年的宝贵经验。

 

你知道什么豆子好喝,什么豆子有什么样的特质,但是老板根本不会询问你的建议,他们只会按照利益最大化的方案选取豆子,让你戴着镣铐跳舞。

 

最后的结果是,你发现你干了十多年,工资居然还是三四千,没怎么变过。

 

你有了十多年经验,却是没啥用的经验。

 

为了生活,为了有一份工作,只能跟前者要同样的工资水平,生怕要高了,被老板抛弃。

 

他压你价,但你能怎么办呢,你三十多了,你没有出路了。

 

我曾经面试过,不,应该叫收留过一个咖啡师。

 

37岁了,做了11年咖啡。

 

我给他开五千块工资,他感激涕零,因为没想到自己能值这么高的数字。

 

已经是中年人了,脸上有太多皱纹了,依然为一千块的涨幅卑躬屈膝。

 

他很不幸。

 

我没有问他人生前二十六年都干什么去了,但后十一年里,他在左岸咖啡跳到了两岸咖啡,又从两岸跳到私人,又回到两岸,来来回回,第十二年来到了我这里。

 

他又很幸运,他是个本地人。

 

家里有房子,离群寡居,对他来说,只是需要一个交社保且看上去还可以、又不累的工作。

 

如果不是咖啡行业收留他,他也会像是日本宅男那样找个便利店打工,然后这样度过一生。

 

后来我的店倒闭了,他的好运气又救了他。

 

一个奢侈品品牌需要一个咖啡吧台,他那时做了十五年咖啡,毫无疑问的成功入职。

 

五险一金,名头响亮,重要的是月薪七千。

 

比起还在行业里当苦力的我来说,一瞬间不知道究竟谁更幸运一些。

 

这里要给所有对这行有兴趣的新人们说一句。

 

别进来,别进来,别进来。

 

如果你非要体验不可,那就去星巴克上班。

 

过去整个行业的劳动仲裁事件基本上都是私人咖啡厅引发的,理由是不签劳动合同,不交五险一金,倒闭的太突然,一屁股麻烦。

 

去,就去星巴克,那是社会闲杂人员收留所。

 

虽然给的钱少一些,但是好在五险一金交的全,还能学销售,糕点保存这些技术,舒服,体面。

 

每个月还给发许多员工券,这些挂到闲鱼上卖出去,每个月也是有五百元的收入。

 

将来干不动了,想跳槽。

 

别的私人咖啡厅也愿意要你,毕竟你是从星巴克出来的,懂行业SOP,收拾卫生也勤快些。

 

但别进来,别进来,别进来。

 

6

 

上进,是绝路,苟着,是绝路。

 

胡同里抓贼,两头堵。

 

这样的生活像是粪坑里的泥鳅,掀不起多大浪头。

 

许多咖啡师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时他们想到了我前面提过咖啡梦的另一种实现方式——开个咖啡厅。

 

这条路是不是有活路?

 

我干了几年,攒了些钱,再借一些钱,开一家咖啡厅,总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说的好。

 

就是这种思想的存在,证明了无间地狱也是可以有地下室,地下室也可以再修防空洞的。

 

咖啡师懂咖啡不假。

 

问题是,开一家店,要懂的东西太多了。

 

但他只懂咖啡呀。

 

在哪里开店比较好,运营成本是多少,如何控制支出,如何盘账,人员该怎么管理,这都是管理思维,他不是技术思维啊。

 

九成的咖啡师他不会算账啊。

 

他若是会算账,他不早跑路了吗。

 

这行最魔幻的一点是,许多咖啡师有工作,是因为上岸开店的咖啡师老板有钱,想开店;

 

他们又不得不跳槽,是因为这些冤种老板钱花完了。

 

无间地狱和无间地狱中的地狱是什么区别?

 

你考证,你比赛,你是一个小镇青年,底层少年,最多是蹉跎了半生,还有救。

 

但你开了店,倒闭了,背上一身债,还不上,再也抬不起头来,这就没救了。

 

你以为你有希望,发现希望后是无限绝望。

 

拼命喝海水止渴,这才是真正的绝望。

 

很多人不干这一行,觉得咖啡现在在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一年卖一两百杯,那看向不咋喝咖啡的三四线城市,不全是蓝海吗,怎么会开不好呢。

 

这就是何不食肉糜了。

 

在中国,究竟是谁定义了咖啡?

 

是你们这些坐办公室吹空调的白领们吗?

 

不,是那些真正下沉市场,那些深圳城中村,白石洲的人们。

 

国人对咖啡的定位是提神,是因为速溶咖啡粉是由罗布斯塔豆子做的,那个咖啡因劲儿猛,大,没有口味可言。

 

喝了,能干更多活儿。

 

在这个赛道上,这群消费者们会拿三块钱一杯的奶茶提神,这种工业茶碎冲煮出的500mL饮品足够量大管饱,凭什么喝你焦糊的咖啡?

 

不认识到这一点,谁闯进来,谁都会死。

 

之前杭州有个做精品咖啡的朋友,投了一百万开了家店,只做瑰夏。

 

这种豆子棒极了,是最顶级的咖啡豆,真正的贵族。

 

他从外地来杭州,他觉得这里的人都不懂咖啡,他要教育市场。

 

想来顶级的咖啡一定会杀穿市场,于是买了五六台磨豆机,每台都是双头的,一台两万;

 

两台烘焙机,一台三万一台两万,别的器械,不多说了。

 

他最便宜的一杯咖啡卖120,最贵的一杯卖1200,以这个态度,他觉得回本会很快。

 

杭州的消费者,根本遭受不住这样猛烈的冲击。

 

好,消费者来了,喝了,发现咖啡是酸的。

 

对,我们知道贵的豆子往往是酸的,这个酸味不是馊味,是高级的味道,有苹果的酸味,有柠檬的酸味,有别的令人愉悦的酸味,很值得享受。

 

但问题是,他是酸的。

 

对卷惯了的用户来说,它不够甜,也没那么苦,就是原罪了。

 

懂咖啡的人,有几个。

 

换句话说,不需要靠咖啡提神,能够悠闲品味出最顶级咖啡的高级感的,又有几个。

 

哪怕是你拿出评分达到99.76的去年的巴拿马BOP冠军豆子出来,普通消费者还是会认为,你的豆子又酸又苦。

 

你凭什么改变消费者几十年的认知。

 

更何况,你只卖瑰夏,哪有奢侈品店只卖皮带的。

 

一直到他的店因故倒闭,所有仪器勉强卖了三十万回本,他进的三公斤豆子,还有两公斤没卖出去。

 

对了,也未必有三十万,这些设备商收购时都是落地就八折,用过一年后八折再八折,亏掉裤子。

 

他很懂咖啡,但他不懂普罗大众。

 

当年瑞幸第一批豆子,用的是好豆子,但是大家喝了觉得不好,酸。

 

后面瑞幸的策略就是,按照星巴克的模式烘焙,就重度,就要焦苦,大家就说好喝了。

 

专业人士的好,和大众的好,不是一个好。

 

很多同行从行业的角度看,市场一直在劣币逐良币。

 

关于这个行业最有趣的一点是,像这样真正用精品豆子(评分过八十)做咖啡的精品咖啡店,往往活不了太久,活下来的咖啡店也叫精品咖啡,你仔细问问他豆子是什么,他会告诉你。

 

这个“精品”,是个形容词。

 

但还是说一句,这未尝不是一种特色的生态。

 

这行业真正需要教育的是消费者吗?

 

不,是入行开店的老板们。

 

甭管你是攒了钱,觉得自己时候到了,应该开个店的咖啡师,还是年轻时看了王森老师的《就想开间小小咖啡馆》的80后、90后们,别觉得你有梦想,梦想就一定会实现。

 

书里写的很好,别在乎店要不要赚钱,赚钱了就要关掉,你只需要享受阳光,享受开店的感觉就好。

 

大哥,你不看看现在实体店的死亡率吗,你自己不吃饭的吗,你从哪学的西北风营养转换大法,你能不能去拿个诺贝尔奖传播下这个方法?

 

你不看看写这本书的人现在已经开上咖啡西点培训学校了吗。

 

哦,我说了也没用,咖啡师们是不会听我劝的,看了这本书开店的人,也早倒闭了。

 

希望他们债还的还顺利。

 

别流泪,砖头会搬不稳。

 

7

 

那你要问我,现在活下来的咖啡厅,赚钱吗。

 

实体本来就萎靡,店的豆子成本又高(这个稍后讲),人工又贵,咖啡品牌环伺,消费者又消费降级了。

 

我只能说一句,现在这个行业居然反向PUA了起来。

 

“如果你想开店是为了赚钱,那就别开了。”

 

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现在老派咖啡厅大多在勉强维持,许多新的咖啡厅,它像是个庙。

 

啥意思?

 

许多投资人他有钱,他有咖啡梦,你让他去做豆子打比赛,或是开店经营,他也没时间,那就投给想开店的人,拿别人的钱,圆自己的梦。

 

赔了就赔了,挣了钱一份留给店主,一份给股东,一份拿出去继续开店。

 

这是开店吗,这不是传教吗。

 

现在活下来且挣钱咖啡店,有家格外有特色,在这里分享给大家一乐。

 

他家是真正悟透了的,走贫民路线,走量。

 

比起星巴克卖空间,比起不少咖啡厅卖咖啡,然后拿面类简食挣利润,它直接开在居民楼下,做了极简化处理。

 

不设桌子,只留位置,就是让你拿了咖啡就快走。

 

你可以坐,但也坐不了多久。

 

比起上海的窗口咖啡,消费者对咖啡因的刚需在这儿,所以开的下去。

 

杭州的它,主打服务。

 

是特殊服务。

 

一个店,加上店长就两三个人,面对一个社区的老邻居们,记得住你是什么口味,需要什么,你来了一次,来了两次,第三次来时,不需要开口,直接帮你点好了,送到你面前。

 

不打扰你,只要看到你喝了拿铁口会干,就会给你送杯水去。

 

这份服务精神感动了种子用户。

 

然后种子用户成了销售,还是志愿者。

 

你一进店,就会有人问你要喝什么,帮你点好单,这群热心的人不是店员,而是老顾客,老消费者们。

 

他们没有工资,也没有奖励,但是就是爱这里,志愿服务你,消化掉了这家店的服务成本,客户服务起了客户。

 

奇怪吗?不奇怪。

 

这些人是小资,是老街坊老邻居们,更是这家店的精神股东,他们都本地有房,等着收租,约等于来这儿上班了。

 

他们说得好听,是拓展人际关系来了,但低情商一点的说法是,他们来猎艳了。

 

你那是冲着喝咖啡来的吗?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你。

 

最后出现了一个很诡异的情况。

 

客户包养了咖啡师,客户包养了客户,很正常。

 

我身边就有朋友,被这样的富婆包过,一个月开了一万五,他最开始觉得这样耽误了自己考证打比赛,好男儿怎么可以做鸭子,反复自责。

 

但我劝他,你这才是真正的正途。

 

我真想求求你们,别努力了,向现实妥协一下吧。

 

这样的店还有几家,也有的混不下去,最后还是被这些精神股东们集资救活了。

 

有许多咖啡店看到他们家赚钱,于是马上在他们那条街上也开店,最后混的很惨。

 

我听到消息时就笑了。

 

喝了你的咖啡,解不开裤腰带,那还喝他作甚?

 

8

 

两条路,都行不通,那这个行业到底谁赚钱了?

 

咖啡梦,咖啡梦,到底是谁的梦?

 

从不是咖啡师,从不是店主们的梦,不是投资人们的梦。

 

是从几十年前就完成了利益分配的生豆商和庄园的梦。

 

整个地球纬度、气候、土壤、海拔等要素综合起来,能长咖啡的地区就那么几个,好的种植园也就几个,这些种植园们早就被生豆商垄断了,定价权在他们的手里。

 

挣钱,得看他们的脸色。

 

这些洪都拉斯和哥伦比亚的庄园,在几十年前的天灾和自然灾害中受到重创,帮助农民脱贫解围的是欧美和日本生豆商;

 

每年拿着大资金,吃下最好的庄园最好的生豆的,还是这些生豆商。

 

买下了最好的庄园,如红标、艾力达、黛博拉庄园,有钱有时间,琢磨着怎么将氮气或氨气这些小分子充入咖啡豆中,带来不同处理味道的,还是这些生豆商们。

 

他们不是靠着咖啡发家的。

 

他们从不缺钱,他们带着钱,在合理的时间点抄底了一些庄园,他们就有了咖啡梦。

 

往后无论咖啡豆是按照时令的价格买,还是像期货一样买,他们说了算。

 

他们哪怕买埃塞最便宜的豆子,一百克生豆成本只有一美分,熟豆成本也不到五块人民币,流转到你手中时,达到了四十元。

 

这就导致产业链的上下游,成本差异太悬殊了。

 

他们整收下来,包分包,层层分级,然后有的按照一百美分卖,有的按照一百美元卖,无论怎么卖,都赚钱。

 

但下游的生产商们要买时,需要拿一万美金买一箱15公斤豆子,然后转手卖十万人民币,挣点辛苦钱。

 

层层加码,到了咖啡师与店主手中,他们知道豆子贵,但是从不知道为什么贵,但是咖啡梦告诉他们,就应该这么贵。

 

对大的生豆商来说,天灾也好,叶锈病减产也罢,无所谓。

 

最好的豆子在他们手中,一旦出了情况,死的不会是他们。

 

但任何余震的风暴传递到了链条的最末端,都会让一批又一批的咖啡厅,咖啡师失业,负债,穷困潦倒。

 

那又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兴致好,开开玩笑,拍下两千美金的豆子,付款一千美金,对外还是宣传是两千美金,往后所有的生豆商们都要比他们高出几倍的成本抢豆子。

 

就又会有一批同行死去。

 

巨鲸只是打了个喷嚏,只是随意扑腾一下浪花,又一群虾米化为齑粉。

 

但巨鲸不在乎。

 

你干了很多年,你有钱,你求庄园主卖给你,别做他们这些大资本的走狗了。

 

但他们也不会卖给你。

 

因为排他协议,因为沟通成本增加,因为你买的量不够,所以你买不了,更别提打败生豆商们。

 

你期待着国内有资本能够干死这些巨头们,能不能抄底一块庄园,自己产好咖啡。

 

想的好。

 

光种一颗产瑰夏的咖啡树,就需要让它空长五年,培养一批农民,让他们钻研发酵工艺,又需要很多年。

 

五年,对咖啡来说,是一眨眼。

 

但对资本来说,五年没有回报,热钱们等不起。

 

需要五年才能讲完的故事,不性感。

 

在这个周期内,就是会有无数咖啡厅倒闭,无数咖啡师一无所有,无数咖啡师背上一身的债。

 

泥头车,滚滚向前。

 

你可以期待国内有资本,在各大产区翘墙脚,收购各类种植园;你可以看到有人才在云南扎根落户,实现技术改革,将大厂的经验带到这个领域来;你可以看到国内举办各类评审会,将国内的好豆子推向世界。

 

你可以期待。

 

但这些都是极度精英主义视角的故事。

 

与你一个咖啡师,与你一个底层青年有什么关系呢。

 

你开的泥头车,从拉钢卷变成了拉水泥,从红色的变成蓝色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是松柏,是胡杨,五年雨打风吹,五年干涸无水,都不会死。

 

但你是野草。

 

就算风调雨顺,你也活不过五年。

 

你是这个行业的两季人,长夜漫漫,凛冬已至。

 

你看不到春天。

 

9

 

我爱咖啡吗?

 

我或许爱。

 

但咖啡一定不爱我。

 

准确的来说,咖啡不爱任何人,它只是一款大宗商品,由大资本垄断了供应链,然后贩卖到每一个对咖啡因成瘾,或对精致生活有向往的人手中。

 

从来没有什么咖啡梦。

 

只是人们将自己所有的精力与金钱,青春与热血砸了进去,凝视它许久,指望着它有一个回应。

 

它不会回应,它有周期,它自有定数。

 

只要你爱它,它就吃着所有年轻人的血与汗。你们从来不是师父与徒弟,情人与伴侣的关系。

 

而是主人与奴隶。

 

它设下了层层障碍,层层枷锁,最终并不是为了让人挣钱,出人头地,而是要你绝对的死心塌地,绝对的臣服。

 

你以为你在跟它SM,但对不起,它忘了安全词。

 

我曾是咖啡师,考了许多证,随后我向上游追溯,现在我既是加工商,也是贸易商。

 

不上,不下,最尴尬。

 

这个行业它提起了我的裤子,然后在我脖子处系紧裤带。

 

我往上走,它扯我蛋;

 

往下落,它勒我脖子。

 

我赚的不多,每天在机器轰鸣与噪声中烘焙出一批批豆子,想让消费者喝到咸鲜,就拉到最新鲜的程度,想让消费者喝到苦,就拉到最黑。

 

消费者想要喝到甜酸,那好说,豆子越贵越容易。

 

日复一日,总是如此,直到疫情到来。

 

这么多年,我总需要搬工作室,因为房租和邻居投诉不胜其扰;我不敢休假,不敢谈恋爱,因为豆子不等人;我不敢不砸钱拍卖,因为大消费者会转头就走。

 

我要更多流量,才能转化,我甚至还得累了一天后,去搞自媒体。

 

但总归是做下来了。

 

今年疫情,快递和物流停了几十天。

 

我心急如焚,我知道消费者就在那里,可我又不能骑着小电驴,一批一批把货送过去。

 

这几十天里,每天都是心悬着的,你不知道何时会恢复快递,绝望,始终缠着你。

 

往年这时,无数同行在吵着要参加新一轮的庄园竞拍,但今年大家都沉默了,不拍了,活下去,活下去。

 

许多同行在长夜中死去了。

 

他们或是重金拍卖了一大批豆子还没卖完,可眼瞅着新的豆子又要上市,自己的这批豆子打折都卖不出去;

 

他们或是开了咖啡厅,没有客人上门,每天的房租足够烧干他们的资金链;

 

他们或是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赖以维系的微薄工资,无法生存。

 

但就算没有这场疫情,又如何呢。

 

我身边就有女孩子,在生豆期货昂首挺进的时候赚了一个小目标亿,光最早的蓝牌特斯拉就有两辆,可随后一场天灾,一场叶锈病,让她倾家荡产,负债累累。

 

她收获了30%的咖啡,这些有着消毒水味道的咖啡豆挂在中介网站上,是不会有人买的。

 

雨打,风吹,雪落,霜又起。

 

梦该醒了。

 

10

 

醒来时会发现,咖啡是一场无间地狱。

 

前面的人爬不出,后面的人拉着前面的人的腿,想爬出去。

 

无论是你当老板,还是做员工;

 

无论你考证,还是打比赛;

 

无论你做培训割别人韭菜,还是做加工商向产业链上进一环。

 

大家互相厮杀,挣扎,内卷。

 

你从这里挣到了钱,你觉得你从底层杀出来了,你不一样了,但是你的幸福太脆弱了,极远方太平洋或大西洋的一场飓风,让豆子减产,就能够摧毁你几十年的努力。

 

这么多年,你脸上长了皱纹,你老了。

 

依然只是一只较大一些的蚂蚁。

 

你环顾整个咖啡行业,你发现大地早被同行的鲜血染红,还是有无数年轻人想进来,做着梦,向里面挤。

 

别进来了,是死路,是死路,是死路!

 

他们听不到。

 

头顶上俯瞰众生的真正精英们,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笑。

 

别做梦了。

 

 

 

———————–

公众号:半佛仙人(ID:banfoSB)

B站:硬核的半佛仙人

微博:半佛仙人正在装

知乎:半佛仙人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ROojZon0pGwf-XYKQDkuHQ

咖啡战场“四大门派”,谁是最后赢家?

前段时间,我们还在谈论书亦要进入咖啡赛道。这不,近日就又有消息报道,运动头部品牌李宁也要来卖咖啡了。

据天眼查记录显示,李宁体育(上海)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宁咖啡NING COFFEE”商标。随后,李宁公司大方承认卖咖啡:未来将在店内提供咖啡服务,提升顾客在购物时的舒适度和体验感。

据悉,在北京、广东、厦门等地区的部分李宁门店已经浮现李宁咖啡的身影,有的只要在李宁门店任意消费后即可免费获得一杯“宁咖啡”。

与此同时,咖啡的热度传导到后端供应链,资本也开始入局了。近日,乐饮创新完成近5000万元A轮融资这是继去年8月乐饮创新(原魔饮咖啡)获宽窄创投领投千万级天使轮后再次获得机构青睐。

乐饮创新是一个咖啡产销商,通过设备和工艺升级,实现的工业级别规模化冰滴式冷萃技术,解决了浸泡式冷萃造成的咖啡品质不够稳定,萃取效率低、风味易流失等问题,保证了咖啡浓度纯、萃取率高、风味保持等精品级别标准。

自进入2022年后,咖啡赛道各种“入局事件”几乎就没有断过。

咖啡赛道“入局者”这么多,到底谁才是走到最后的赢家呢?餐饮O2O将根据咖啡入局者的企业性质和出身,将如今的入局咖啡的品牌们分为四大派,一起聊一聊它们的优劣势。

01

专业派

代表品牌:星巴克、瑞幸、TIMS、Manner、Seesaw、M Stand

中国的专业派咖啡品牌们发展的都很不错,不仅瑞幸完成了自身的满血复活,其他诸如 Manner、M Stand、Seesaw、TIMS 等新锐咖啡品牌近些年也纷纷获得巨额融资。

去年7月,新锐咖啡连锁品牌M Stand完成了超5亿元融资,几乎是当下火热的咖啡赛道上最大规模的B轮融资。

今年3月9日,知名咖啡品牌TIMS中国宣布再获1.94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笛卡尔资本集团等机构投资人。

咖啡战场“四大门派”,谁是最后赢家?

同样的3月份,连锁咖啡品牌 Seesaw Coffee 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由黑蚁资本领投,基石资本跟投。

专业派咖啡品牌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品牌在咖啡行业的专业性。

这种专业性涉及到咖啡研发工艺标准、运营流程标准、供应链筛选以及与客户沟通等多个维度,是需要长期沉淀积累才能形成的品牌能力。

当行业越热闹、走的越快时,越需要重拾对专业性的珍视,喧嚣过后真正能留住用户的,还是好产品。

当前,国内的咖啡市场仍然被传统的专业咖啡品牌所把持,在互联网咖啡深耕的现磨咖啡领域,仅星巴克一家的占比就已经超过了50%。

作为咖啡赛道的正规军,专业派咖啡品牌们在这个赛道具有非常强大的竞争力。

02

跨界派

代表品牌:邮政咖啡、李宁咖啡、同仁堂养生咖啡、狗不理咖啡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21年中国咖啡市场规模约为3817亿元。且国内咖啡市场预计将保持27.2%的增长率上升,2025年中国市场规模将达10000亿元。 

面对这样一个千亿市值的赛道,许多非咖啡品牌都坐不住了,纷纷想要跨界入局分一杯羹。

同为新茶饮的奶茶品牌们最先入局。

2015年,CoCo就开始布局咖啡品类。2017年,蜜雪冰城推出定价5元-10元的「幸运咖」。随后,喜茶、奈雪也开始上线咖啡系列,将特色茶饮与咖啡进行结合,切入新赛道。SEVENBUS和古茗等连锁品牌都已纷纷推出咖啡产品。

咖啡战场“四大门派”,谁是最后赢家?

国家队等知名企业,这些年也相继入场。

2022年2月14日,中国邮政高调宣布,全国第一家邮局咖啡店将正式落地厦门;一周后,天津“狗不理包子”也加入混战;如今,李宁也将要下场“参战”。

跨界品牌卖咖啡最核心的优势其先天的网点渠道资源和门店成本、流量,方便其快速取得门店规模优势。

就以最近的李宁为例,李宁公司2021年度报告数据显示:截止至2021年底,李宁共有7137家门店,一旦全面铺开就是7000多咖啡店了。相比之下,星巴克在中国门店5千多家,瑞幸则6000家出头。

不过劣势也极其明显。不管是咖啡、茶饮、餐饮核心都是“人”,跨界派们毕竟不是专业的咖啡选手,在咖啡产业的创新力和本身质量把控上可能会略有不足。品牌本身的知名度也会形成刻板印象,不利于其咖啡业务的顺利展开。

依然以当下的李宁为例,在人们印象中这是一个潮流的运动品牌,当李宁这个品牌与咖啡挂钩时,消费者可能会无所适从。

03

便利店派

代表品牌:全家、罗森、7-ELEVEn、便利蜂、美宜佳、喜士多

便利店正成为咖啡的新阵地。

不是每一栋办公楼下都有星巴克等连锁咖啡店,但几乎都会有一家便利店,利用忙碌的工作之余,到便利店喝一杯手冲咖啡已经成为不少上班族的生活习惯。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中国便利店入局咖啡的品牌有11家,具体品牌包括全家、罗森、7-ELEVEn、便利蜂、美宜佳、喜士多等,总共推出了至少12个咖啡品牌。

最早的便利店咖啡品牌,是喜士多推出的喜咖啡。2014年,全家推出湃客咖啡。随后,罗森也推出了自己的便利店咖啡品牌LC。

咖啡战场“四大门派”,谁是最后赢家?

2021年,便利蜂以“店中店模式”推出饮品站“不眠海Sober Hi”,入局精品咖啡和新式茶饮赛道。而在不眠海之前,便利蜂造就已经推出BeeSelect咖啡馆。

大部分便利店咖啡都是以店中店的形式存在,并孵化有自己的咖啡品牌。

因为本身依托于便利店先天的渠道资源,便利店咖啡和跨界咖啡一样,能够快速形成规模优势。

就以中石油跨界打造的昆仑好客咖啡为例,到目前为止,昆仑好客咖啡零售门店已经超过了8000家,2021年产品销售总额超过1亿元。

其次,便利店咖啡最核心的优势就是价格。

和专业精品咖啡动辄30元价格不同,便利店咖啡的价格普遍在十元左右,最低为3元,最高为28元。

其中罗森LC咖啡大部分在9.9元/杯,最便宜的三得利美式咖啡仅售6.9元杯;全家湃客咖啡每杯在7.8元-13.9元之间;便利蜂咖啡价格更是长期设定在3-11元之间。

不过,便利店咖啡也有弊端。因为便利店业态的局限性,便利店咖啡在消费场景上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而且价格的增长的空间也不会很高,更多的是一种“组合产品形式”售卖,比如咖啡+面包。

04

新零售派

代表品牌:雀巢、三顿半、隅田川、永璞、时萃咖啡

咖啡的线上零售生意最早是由雀巢开始。作为最早进入中国的速溶咖啡品牌,雀巢至今在中国线上咖啡市场上占据了不少的份额。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速溶咖啡零售总额为126.41亿元,其中雀巢占70%的份额;速溶之外的即饮咖啡市场,雀巢以42.6%的市场份额占据第一。

最早打破这种垄断局势的是三顿半。

作为咖啡零售赛道上的黑马,三顿半诞生2015年,因为其特殊的小罐包装形态,以及冻干粉形态还原咖啡风味的品质优势,迅速在年轻人市场走红。

咖啡战场“四大门派”,谁是最后赢家?

2019年淘宝双11销量更是直接超越了昔日之王雀巢。

随后,是咖啡赛道的另几个黑马,偶田川和时萃。隅田川也成立于2015年,品牌以“口粮咖啡”为定位,旗下挂耳咖啡和咖啡液两大品类销量均居全网前列,连续三年销售额增速同比超过300%。

新零售派咖啡最核心的优势就是可以突破时空边界,借助天猫、淘宝以及线下超级等多元化渠道进行销售。

实际上,因为零售咖啡产品冷萃咖啡液、冻干粉产品方便快捷的属性,目前零售咖啡已成为很多门店咖啡品牌们的原材料供应商,以此实现咖啡的精准控制、快速出品。

不过,虽然咖啡零售产品能够在最大化保持咖啡原有香气情况下,实现咖啡的便捷、自由。然而,线上零售咖啡的市场还是有限,线下门店才是对于精品咖啡便捷化的最好延伸。

总结:

事实上,咖啡品牌的线上线下、专业与跨界划分并不是固定不定的。随着咖啡品牌的不断发展,专业咖啡品牌在不断的线上化、线上咖啡品牌也在寻求线下门店突破。

线上线下两种消费场景的咖啡,逐渐出现了交叉融合趋势,全渠道、全场景竞争或成大势所趋。

1、线上零售咖啡开线下门店

2021年9月18日,线上零售品牌三顿半,在上海开了品牌的首个线下咖啡概念店“原力飞行”。

咖啡战场“四大门派”,谁是最后赢家?

另一家零售咖啡巨头时萃在线下的布局比三顿半更早。

2019年,时萃就有做线下店的计划。2021年,公司在以深圳为核心的华南市场开始加速拓店,目前已经有超过20家线下咖啡馆,2022年将继续拓展至100家。

另外,永璞也表示,计划从上海开始,以“城是CITYBORING”的独立品牌名尝试做几家线下咖啡馆。

二、线下连锁品牌布局线上渠道

一直以来,瑞幸、星巴克等线下连锁品牌都在不断开拓线上渠道。

在天猫、淘宝、京东等零售端,瑞幸开设了品牌专注旗舰店,销售品牌旗下零售咖啡产品,目前已累计了粉丝数量335.6万人,超过了星巴克的269.6万人。

咖啡战场“四大门派”,谁是最后赢家?

而在抖音、微博、小红书等渠道上,则是星巴克遥遥领先。

目前,星巴克在抖音、小红书和微博的粉丝数量为303万人,瑞幸仅为137.5万人。除此之外,连锁咖啡品牌Tims和Manner也在这些线上渠道进行了布局。

就在今年的1月18日,星巴克中国宣布与美团就数字空间达成创新合作,探索多重科技手段将星巴克的“咖啡空间”传送至消费者面前。

咖啡火热,这场关于咖啡的战事才刚刚开始。随着咖啡线上线下融合、咖啡消费的持续多元化等,未来谁能够从这场战事中脱颖而出,谁也无法确定。

-END-

出品 | 餐饮O2O
作者 | 王莉萍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mrno3TAUo4mxLdFEzbKQAA

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

喝一杯咖啡,已经变成了越来越多人醒来的仪式。

 

咖啡之所以这么受人喜爱,除了它提神醒脑之外,也是因为咖啡本身是健康的饮品,不少研究对咖啡与健康的关系进行了综合分析指出,适量喝咖啡可以降低某些癌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不过,咖啡确实存在一些情况下的不适宜人群,尤其是以下 9 类人群要特别注意。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giphy

 

 

01 

睡眠障碍患者

咖啡因具有中枢神经兴奋作用,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提神醒脑作用,这也是很多上班族、考研党依赖咖啡的原因。

 

但受基因影响,不同的人,对咖啡因的敏感性也不一样。

 

有些人的咖啡代谢基因就比较乏力,一点点咖啡因都要代谢好久。甚至早上喝的咖啡,到了晚上还在大脑里蹦迪。

 

所以,如果有失眠、睡眠障碍等问题,那就尽量不要喝咖啡,或者少喝咖啡,最好不要在下午或者睡前喝咖啡。

 

对了,容易失眠的人,奶茶建议也少喝(奶茶的咖啡因也不少哦)。

 

 

02 

有惊恐、焦虑的人群

咖啡确实可能会引发突然性的惊恐与焦虑出现。

 

不过先别慌,研究发现每天要摄入 400~800 毫克高剂量的咖啡因(约 5~9 杯咖啡)才可能会产生负作用,比如使人产生焦虑、紧张、神经过敏、惊恐和震颤等问题。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giphy

 

 

只要不超过 300~400 毫克咖啡因(约 4~5 杯咖啡)就不会有这些问题。

 

不是咖啡的狂热爱好者,通常不会喝这么多,不用太担心。

 

 

03 

心率失常人群

部分人喝完咖啡后,会出现心跳加速、恶心、头晕等不适感。其实,这属于「咖啡因不耐受」。

 

这是一种正常现象,而且与个人对咖啡因的敏感度有关。有的人对咖啡因比较敏感,咖啡因代谢速度慢一些,喝咖啡就有心律失常、心跳加快、心悸等感觉,但是有的人就没事。

 

而且,不同的人,反应也不一样——有的喝一杯就有这种问题,但是有的人喝四五杯都没事。

 

所以,这并不意味着告别咖啡了,而是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调整喝咖啡的频次和分量。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giphy

 

 

如果你心率失常、心悸,那就尽量不喝,或者少喝,比如原来每天喝 2 杯,不妨减少为一天 1 杯。

 

 

04 

缺铁性贫血患者

咖啡中的多酚、植酸等植物成分的确会影响铁的吸收,对于那些缺铁性贫血的人来说,可以适当少喝咖啡。

 

一项研究发现,在进食的时候饮用咖啡因饮料时,一杯咖啡将汉堡餐中的铁吸收降低了 39%,而茶则降低了 64%。

 

经常喝咖啡也可能影响铁的储存水平。一项大型研究发现,在老年人中,每周一杯咖啡与铁蛋白水平降低 1% 相关。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建议缺铁性贫血人群:

 

  • 尽量不要在吃饭的同时喝咖啡,推荐饭后 1 小时饮用;

     

  • 咖啡只影响「非血红素」铁,对「血红素」铁没有影响,多吃两块瘦肉就好啦。

     

对于健康的人来说,喝咖啡并不会影响铁的吸收,不用担心会导致缺铁性贫血。

 

 

05 

胃酸返流患者

一些研究发现,咖啡可能使胃酸倒流症状恶化。

 

不过目前这个结论还存在争议,一些相关的大型荟萃研究中发现,不论是咖啡还是茶(咖啡因),都没有发现与胃食管反流病 ( GERD ) 有直接的关系。而且,导致胃食管反流的原因也可能有多种,目前也不是特别明确到底是什么原因。

 

建议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如果你属于胃功能不太好,喝咖啡就有类似胃酸反流等不适症状,那就少喝或者不喝咖啡吧。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giphy

 

 

 

06 

肠易激综合征患者

肠易激综合征(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BS )属于胃肠功能紊乱性疾病,指的是持续存在或间歇发作的腹痛、腹胀、排便习惯和大便性状异常,而又没有形态学及生化学异常的症候群。

 

一些研究发现, 咖啡因会增加腹泻。

 

比如,瑞典有调查显示,39% 的肠易激综合征患者喝咖啡会出现肠道症状恶化,包括腹泻和胃痛。然而,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减少咖啡因可以改善症状。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肠易激综合征的发病机制尚不十分清楚,与多种因素有关。

 

目前比较被认同的诱因有肠道感染和精神心理障碍,饮食也会有一定影响;但影响比较小,控制饮食也不是解决它的唯一方法。

 

对这部分人群的建议仍然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如果你喝咖啡就有胃肠不适症状,那就少喝或者不喝咖啡吧。

 

 

07 

高血压患者

世界上成年人高血压的患病率超过 30% ,关于饮用咖啡对血压的影响和动脉高血压的风险有过很多争议。

 

目前研究认为,经常喝咖啡并不会增加高血压的患病风险。

 

而且,咖啡中还含有多种抗氧化成分,比如绿原酸、咖啡豆醇等,这些抗氧化物质对心血管和血压控制也是有利的。

 

最新的荟萃分析结果表明,适度和习惯性地喝咖啡(每天 1~3 杯)对大多数人的血压不会产生不利影响甚至还可能会降低患动脉高血压、心血管相关的全因死亡风险。

 

不过,在一些研究中发现,有些人在喝完咖啡后会出现短时间内血压升高的现象,通常是 3 个小时以内。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giphy

 

 

提醒大家,对于不常喝咖啡的高血压患者来说,咖啡还是适量,也不要一次喝太多。

 

 

08 

孕妇

近年有更新的证据显示,孕期喝咖啡可能与自然流产风险增加有关。

 

总体上,我们不鼓励孕妇喝咖啡,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完全不能喝。如果实在想喝,也是可以喝的,如果有喝咖啡的习惯,或者想解解馋,需要控制一下咖啡因的摄入量,大约是普通人的一半。

 

目前通常认为,孕期可少量饮用咖啡(每天不超过 150~300 毫克咖啡因,约 2 杯)。也可以选择「低因」咖啡(脱咖啡因处理的咖啡)。

 

 

09 

儿童

儿童和青少年还在发育,咖啡因对他们的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影响尚不完全清楚,咖啡因可能会扰乱孩子的睡眠状况,很多咖啡饮品还会带来糖摄入过多的问题。

 

因此,美国儿科学会的建议是儿童和青少年不喝咖啡。

 

所以,小孩子就尽量不要喝咖啡了。作为家长,我们也应该帮助孩子控制包括咖啡、茶及其他含咖啡因饮料的摄入。

 

但这也不意味着小孩子喝咖啡就会有危害,偶尔少量喝一点也不用担心。

 

目前通常认为,儿童和青少年每天的咖啡因摄入不超过每公斤体重 2.5~3 毫克(对于 30 公斤重的儿童和青少年来说,约为 75~100 毫克咖啡因)是安全的,大约是一杯咖啡。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其实,从目前科学界共识来看,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支持咖啡对健康是益大于弊的。

 

但毕竟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不喜欢的、喝了会不舒服的人,没有必要强迫自己接受咖啡。

 

对于喜欢喝咖啡的人,也要注意量和种类。如果要喝,首选什么都不加的咖啡——大部分支持咖啡健康的研究,指的是什么都不加的黑咖啡。

 

市场上很多速溶三合一咖啡或者花式咖啡,都加了不少白砂糖和植脂末,这样的咖啡可并不健康。如果觉得黑咖啡太苦,可以加点牛奶或者奶粉。

 

 

讲真!这 9 类人要少喝咖啡,快看看是不是你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那么喝多少咖啡才是适量呢?

 

目前科学界认为,健康成年人每天摄入不超过 210~400 毫克咖啡因。以中杯美式咖啡(约 355 毫升一杯)为例的话,大约就是每天 1~2 杯。

 

除了咖啡本身,生活中很多饮料也含有咖啡因,比如可乐、红牛、茶、奶茶,如果喝了这些饮料,也要记得少喝点咖啡。

 

最后还要提醒大家,每个人对咖啡因的耐受情况不同,有的人喝好几杯都没事,但有的人喝几口就难受,所以,也要注意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如果喝了咖啡,出现失眠、焦虑、发抖、胃不舒服、心率增快、头痛、恶心和烦躁不安等情况,就说明可能是超过耐受量了,应该做出适当的调整。

 

参考文献

 

[1]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中华预防医学会健康传播分会,等. 咖啡与健康的相关科学共识[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11).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1.004.

[2]https://www.mcgill.ca/oss/article/can-coffee-inhibit-absorption-iron

[3]Temme, E., Van Hoydonck, P. Tea consumption and iron status. Eur J Clin Nutr 56, 379–386 (2002). https://doi.org/10.1038/sj.ejcn.1601309

[4]Chen Y, Chen C, Ouyang Z, Duan C, Liu J, Hou X, Bai T. Prevalence and beverage-related risk factors of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An original study in Chinese college freshmen, a system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Neurogastroenterol Motil. 2021 Sep 28:e14266. doi: 10.1111/nmo.14266.

[5]J. Kim, S.-W. Oh, S.-K. Myung, H. Kwon, C. Lee, J. M. Yun, H. K. Lee, Association between coffee intake and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a meta-analysis, Diseases of the Esophagus, Volume 27, Issue 4, 1,2014,  311–317, https://doi.org/10.1111/dote.12099

[6]Cao, Hongying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tea consumption and gastroesophageal reflux disease: A meta-analysis.」Medicine vol.98,4(2019):e14173. doi:10.1097/MD.0000000000014173

[7]贺星,崔立红,王晓辉,等. 饮食习惯与肠易激综合征相关性调查[J]. 解放军医药杂志,2014,26(2):14-17. DOI:10.3969/j.issn.2095-140X.2014.02.005.

[8]Simrén M, Månsson A, Langkilde AM, Svedlund J, Abrahamsson H, Bengtsson U, Björnsson ES. Food-related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in the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Digestion. 2001;63(2):108-15. doi: 10.1159/000051878. PMID: 11244249.

[9]Koochakpoor G, Salari-Moghaddam A, Keshteli AH, Esmaillzadeh A, Adibi P. Association of Coffee and Caffeine Intake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n Adults. Front Nutr. 2021 Jun 15;8:632469. doi: 10.3389/fnut.2021.632469. PMID: 34211993; PMCID: PMC8241212.

[10]Krag E.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current concepts and future trends. Scand J Gastroenterol Suppl. 1985;109:107-15. doi: 10.3109/00365528509103944. PMID: 3895385.

[11]覃弦,宋军,侯晓华. 肠易激综合征生活方式和饮食管理的研究进展[J]. 胃肠病学,2018,23(7):436-439. DOI:10.3969/j.issn.1008-7125.2018.07.012.

[12]Li M, Wang M, Guo W, Wang J, Sun X. The effect of caffeine on intraocular pressur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Graefes Arch Clin Exp Ophthalmol. 2011 Mar;249(3):435-42. doi: 10.1007/s00417-010-1455-1. Epub 2010 Aug 13. PMID: 20706731.

[13]Nehlig A. Effects of coffee/caffeine on brain health and disease: What should I tell my patients? Pract Neurol. 2016 Apr;16(2):89-95. doi: 10.1136/practneurol-2015-001162. Epub 2015 Dec 16. PMID: 26677204.

[14]Lisa Klevebrant, Andreas Frick.Effects of caffeine on anxiety and panic attacks in patients with panic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General Hospital Psychiatry,Volume 74,2022,Pages 22-31,ISSN 0163-8343,https://doi.org/10.1016/j.genhosppsych.2021.11.005.

[15]Fleming DJ, Jacques PF, Dallal GE, Tucker KL, Wilson PW, Wood RJ. Dietary determinants of iron stores in a free-living elderly population: The Framingham Heart Study. Am J Clin Nutr. 1998 Apr;67(4):722-33. doi: 10.1093/ajcn/67.4.722. PMID: 9537620.

[16]Morck TA, Lynch SR, Cook JD. Inhibition of food iron absorption by coffee. Am J Clin Nutr. 1983 Mar;37(3):416-20. doi: 10.1093/ajcn/37.3.416. PMID: 6402915.

[17]Surma S, Oparil S. Coffee and Arterial Hypertension. Curr Hypertens Rep. 2021;23(7):38. Published 2021 Aug 9. doi:10.1007/s11906-021-01156-3

[18]Surma S, Oparil S. Coffee and Arterial Hypertension. Curr Hypertens Rep. 2021 Aug 9;23(7):38. doi: 10.1007/s11906-021-01156-3. PMID: 34370111; PMCID: PMC8352830.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oMhKx3kmfuUs3E0SAa9C6g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人类可以接受苦味。

 

在我眼里,能入口的一旦带上“苦”字就会让人听上去舌根一紧,但奇怪如我爹,有记忆以来,他的办公桌上就常年摆着大罐的雀巢。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90后童年回忆:大罐装的雀巢速溶和大玻瓶装的咖啡伴侣

 

所谓“生活的仪式感”,早在二十年前就被一个穷苦摄影仔玩明白了——饭可以不吃,球赛可以不看,但每天早上必须中南海×咖啡。

 

到了2021年,我一度以为随着奶茶NFC果汁羽衣甘蓝粉之类的时髦玩意儿的兴起,大家的晨间饮料应该像Vlog博主们一样五颜六色。

 

But,当代打工人们还是像二十年前的我爸一样,每天早上企图用一杯比命更苦的咖啡唤醒自己。

 

我不理解。

 

是干活不够苦还是通勤不够累,为什么还要争做味觉上的抖m啊?

 

白领的血管里流淌的是冰美式

 
尽管茶和咖啡都是提神醒脑之物,但前者被泡在领导的保温杯里成为新的stereotype,后者却成为万千社畜的工位伴侣。
 
对于年轻的白领们而言,工作日头可以不洗,妆可以不化,但到点了办公桌上必须有一杯咖啡。
 
在北京,奶茶店属于来逛爱琴海与凯德Mall的学生妹,咖啡属于写字楼的都市丽人。
 
一栋办公楼可以没有喜茶,但不能没有咖啡店,即便开不进楼里,方圆500m以内也一定会有。
 
如果要捕捉一个白领,你可以去工作日的三里屯soho、晚上十一点的西二旗and所有办公楼下的咖啡店。
 
从朝阳到海淀,从国贸到中关村,每一栋办公大楼的一层必然有一家Costa或者星爸爸。
 
无论在哪儿,进门右拐,你就会看见一群挂着工牌的John、Lucy和Amanda在闲聊、打电话,或对着电脑把键盘打得噼啪响。
 
咖啡是北京白领的工作好搭档,也是上海同胞daily routine中的一环。
 
所谓“早C晚A”,指的是“早上一杯Coffee,晚上一杯Alcohol”。
 
在生活和商务区不分家的上海,咖啡店不仅开在写字楼,更是遍布大街小巷。
 
据《上海咖啡消费指数》显示,上海共有6913家咖啡馆,是全球咖啡馆最多的城市。
 
其中白领们最爱的manner,在上海遍地开花,靠着十几块一杯的高性价比,成为上班族走过路过带上一杯的选择。
 
在啥都能被做成排名比较一番的今天,咖啡也难逃形成“鄙视链”的命运。
 
同样是咖啡,喝独立咖啡店的看不起喝连锁的(其中喝星巴克和Costa以及瑞幸的互相看不上),喝连锁的又看不起喝快餐店的。
 
而喝快餐店的又看不起喝独立咖啡的,因为觉得前者做作,一个微妙的咖啡鄙视循环就此诞生。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对不起,我喝雀巢
 
同时,喝手冲的看不起喝意式的,喝意式的又看不起喝美式的,喝美式的看不起喝加奶的,
 
并且他们都看不起喝速溶的。
 
可以想象,去独立咖啡馆来一杯手冲需要更多的等待时间,也意味着更高的人工成本,因而喝手冲意味着“有点小钱”and“今日有闲”。
 
可惜每天被钉钉连环夺命cue的白领们无暇分辨“肯亚AA”和“耶加雪啡”不同的酸味,他们需要的不过是一杯廉价的续命水罢了。
 
选择连锁不仅是因为钱包吃紧,更是因为它随叫随到。
 
况且,几十元一杯的外卖也比几元一条的三合一速溶多了点面子。
 
前者属于部门新上任的年轻中层Layla,后者属于刚刚通过boss直聘前来面试的高校学生鹿小葵。
 
工位上的咖啡杯们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杜拉拉”的诞生:
 
在Layla还是小刘的时候,她还用着星爸爸某年春季限定的印花塑料吸管杯。
 
进入节奏之后,她开始在网上下单咖啡,从“雀巢”到“三顿半”,工作熟练度也逐渐上升。
 
接着,小刘靠着自己的努力,变成了实习生嘴里的“蕾拉姐”,桌上的塑料杯被星爸爸的外卖取而代之。
 
几年奋斗下来,随着上升方向和发际线一样日渐明朗,蕾拉刘喝咖啡的口味也从“受不了刷锅水”变成主动备注“苦一点,比我的命更苦”。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这杯冰冷苦涩的棕色饮料是万千蕾拉刘们工作的灵魂,哪怕地震了,她们也会以为是加班过度而猛喝一口,继续干活。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沪 人 不 喝 水
 
所谓“英特耐雄尔一定会实现”,血液里流淌着冰美式的不仅是沪工,还有咱韩国邻居。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hgr的一生:申遗 请愿 喝冰美式
 
他们把“a coffe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的精神发扬得淋漓尽致。
 
我们在浦东的艳阳里排队等Manner,他们在大雪纷飞的首尔手握冰美式。
 
无论早饭是肉夹馍还是泡菜汤,手上的那杯饮料就是咱无产阶级打工人的标志。
 
在北半球,每卖出一杯冰美式,就意味着世上又多了一个冰天雪地也得去上班的苦命仔。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北京同理,每天刮的不是风,是刀子

咖啡:从”小资“专属到续命刷锅水

 
不过,“日啖一杯冰美式”也只是近两年才出现的现象。
 
在改开前,中国人还是青睐泡茶馆,天天喝咖啡的人寥寥无几。
 
直到千禧年间,星巴克等外来咖啡店进入中国后,“咖啡馆”被打造成了新的生活空间。
 
人们开始在这里闲谈办公,咖啡也因此成为那些在咖啡馆里办公的“小资”“白领”的象征。
那个时候,大家对“白领”的概念还是非常理想化的:拥有高学历、穿着干净的套装在格子间里打字办公、下班后到咖啡馆和朋友们来一杯,体面又高薪。
 
到了2011年,随着经济发展,涌入大城市逐梦年轻人和这里的咖啡店一样数量不断增长。
 
这十年间,随着学历的普遍提高和各路企业大厂的崛起,传统意义上的“白领”越来越多。
 
但他们的形象已经逐渐从过去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变成了“格子间打工人”。
 
上班了才发现,白衬衫容易脏,黑西装太正式,高跟鞋更是挤地铁时的崴脚神器。
 
电话里不一定是分分钟上千万的大生意,更可能是甲方说要“五彩斑斓的黑”。
 
早高峰加夜班拿不到工资之苦不再是新鲜事,甚至他们还在这两年为互联网贡献了“996”和“内卷”两大热词。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因此,尽管这些年轻人的涌入带动了城市咖啡行业的发展,但工作日的他们没有空像过去的人一样细细品味。
 
上班喝的咖啡,口味是其次,外卖送得到和平价才是重点。
 
今日的“白领”是忙碌而渺小的,今日的咖啡也不过是人手一杯的续命刷锅水。
 
工位上的冰美式,已经同它的拥有者一样失去了过去的光环。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准备答辩那一周日啖两杯冰美式,创下了本拿铁人喝美式的最高纪录
 

长大了,才喝的懂美式

尽管这几年,内卷起来的咖啡店推出的应季产品层出不穷,
 
但写字楼民工们依旧最爱一杯什么都不加的,比命还苦的冰美式。
 
第一次喝冰美式的人,是很难get到它的美妙的,正如初入职场的鹿小葵不知道也消化不了那些属于职场人的苦涩。
曾经有个男同学和我说他独爱冰美式,我好奇去点了一杯之后,把他从我的date名单里划掉了。
 
上班久了才知道,只有纯粹的咖啡因才能让因为熬夜而水肿的身心临时支棱起来。
 
为啥上海精致白领只喝冰美式
曾经我也是用咖啡吊精神的人,直到喝起了中药
 
拿铁太过温柔,花式太过甜腻,多余的奶和糖除了让人发胖和犯困之外毫无用处。
 
它们属于学生时代和假期,属于无忧无虑的时刻。
 
但这个年代的社畜多少是焦虑的,谁也不晓得时代的浪潮会不会把自己拍飞。
 
大家一边庆幸没有选错跑道,一边时刻关心着行业的风吹草动,生怕明天被要求卷起铺盖走人。
 
上班虽然辛苦,但对于成年人来说,有一份养活自己的差事是在大城市生活的底气。
 
因此,即便工作不合心意,我们依旧努力在日复一日的劳动里寻找乐趣和意义,
 
比如中午点到的好吃的外卖,比如下班路上遇到的小猫咪。
 
早上的那杯冰美式,像是某个开关,按下了便能开启今日未知的疲惫和惊喜。
 
或许生活就是无数糟心和一丝丝小确幸的集合体。
 
就像工位上那杯冰美式一样,在醇苦之中隐藏着些许酸涩的水果香气,尽管只有一点点。
 
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咂摸出那一点点苦涩之外的滋味。

你已选中了添加链接的内容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LyD57Zw9_C5RO4-vwiSh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