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里程碑事件,不是宁德时代的万亿市值,也不是跨界造车的汹涌泡沫,而是一场接近十年前的官司。

官司发生在2012年4月9日,地点是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决的双方来头都不小:一方是加拿大企业魁北克水电(Hydro-Québec),一方是中国专利局复审委员会,以及作为第三人的中国电池工业协会

魁北克水电是加拿大的地方国企,是枫叶国最大的电力生产企业,实力雄厚。一个加拿大企业,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跟中国人对决公堂,目的只有一个:争夺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磷酸铁锂电池的制造技术专利。

官司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一旦专利权被判给魁北克水电,那么摆在国内磷酸铁锂电池生产商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要么一次性缴纳1000万美元专利入门费,要么每使用一吨磷酸铁锂,缴纳2500美元授权费。

而磷酸铁锂电池的制造专利,为什么会落到一家加拿大地方国企的手里?这又是一个狗血故事。

1995年,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教授John B. Goodenough在实验室里发现了钴酸锂、锰酸锂之后,锂离子电池的第三种正极材料磷酸铁锂。当时实验室恰好来了一位访问学者:日本NTT公司的冈田重人。

就在John Goodenough团队一步步攻克磷酸铁锂电池技术难关时,扮演无间道的冈田重人把团队的研究成果全部传回了日本,并被NTT在当年11月悄悄注册了专利。也许因为做贼心虚,NTT只申请了日本专利。

一年之后,John Goodenough才发现团队被特务渗透,他所在的德州大学急忙在美国申请了专利。之后,他又和法国科学家Michel Armand共同申请了磷酸铁锂包碳技术的专利。前一个专利解决了电池的制造工艺难题,后一个专利解决了电池的商业化难题,这两项专利也成了磷酸铁锂电池最核心的技术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凭借对锂电池的贡献,John Goodenough教授获2019年诺贝尔奖

随着磷酸铁锂电池的商业化难关被攻克,不擅长打官司的德州大学,将专利授权给了几家实力雄厚的公司:比如新能源领域投入多年研发的魁北克水电,和德国化工巨头南方化学(Sud-Chemie)的子公司Phostech。

这些公司拿到授权后,摇身变成“维权联盟”,先把搞间谍的NTT告上法庭。NTT由于理亏,便在2008年跟魁北克水电等公司达成庭外和解,赔了3000万美元。同时,魁北克水电也开始在全球各地疯狂抢注专利。

2003年,魁北克水电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一个名为“控制尺寸的涂敷碳的氧化还原材料合成方法”的专利。虽然看名字跟磷酸铁锂电池没半点关系,但其权利要求几乎覆盖了磷酸铁锂电池的所有制造技术。

2008年9月,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正式批准了魁北克水电的专利申请,时值中央财政对新能源车的天量补贴呼之欲出,国内的电池厂商瞬间如临大敌,巨额的授权费一定会把中国的动力电池产业扼杀在襁褓之中。

这些专利要求合不合理?当时的产业界人士直言:“漫天撒网,跑马圈地,只是发明了一个瓶子,却想注册所有容器的专利。”

因此,魁北克水电们的专利阳谋并非无往不利,反而经常遭遇败绩:在美国起诉锂电池公司A123,被判败诉;而欧洲更是跟美国撕破脸面,2008年专利局裁决撤销了德州大学在欧洲的磷酸铁锂专利拥有权。

2010年8月,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向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针对魁北克水电的专利无效请求,一年后,专利复审委员对修改后的111项权利要求,宣告全部无效。这让产业链上的各家公司都长舒了一口气。

为了保住摇钱树,魁北克水电随即提出上诉,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的专利官司。

在决定胜负的二审中,魁北克水电修改了专利认定范围,比如把“化合物“改成”碳导体”,并称这是笔误,但实际上这是魁北克水电有意扩大保护范围,而根据中国专利法规定,这种错误是不能修改的。

上诉最终被驳回,维持原判,中国电池材料厂商逃过一劫。有意思的是,在一场又一场专利战争背后,反倒是这项技术的奠基人——美国教授John Goodenough几乎没捞着半点好处,被迫当了一回居里夫人。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法院判决之后的新闻发布会,2012年 来源:第一电动

这场官司是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发展史上无法抹去的一笔,官司本身的波折、和背后充满狗血与套路的往事,似乎也象征着整个产业前进的道路绝不会一帆风顺。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中国动力电池、乃至新能源车产业的起步,是从一场以“补贴”为名的泡沫开始的。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2000年夏天,前科技部部长朱丽兰到访德国,见到了在奥迪工作多年的万钢,两人从天亮聊到天黑,话题只有一个:中国汽车产业的前途何在?见多识广的万钢献了一计:新能源汽车,这和当时中央政府的想法不谋而合。

随后,万钢被邀请回国,先是担任同济大学汽车学院院长,然后又在2007年成为科技部部长。此后,有关新能源汽车的扶持政策旋即纷至沓来。

2009年1月,“十城千辆”项目启动。一个月后,科技部公布补贴标准:混动最高5万/辆、纯电最高6万/辆,10米以上的混动和纯电公交可以享受42-50万/辆的优惠——力度之大,在国内产业政策中前所未有。

客观来说,要让一个行业快速完成从0到1,补贴无疑是最立竿见影的。

但这一方面非常考验政府层面的顶层设计与财政纪律。另一方面,巨额补贴容易激发人性中贪婪的一面,引发疯狂的投机行为,导致市场资源错配和浪费,类似的情况在国内多个行业的历史中都出现过。

补贴落地后,二级市场闻风而动,电池系统作为电动车的核心零部件,占整车成本40%左右,立刻沦为爆炒的对象,出现了一堆锂概念妖股。其中,最夸张的莫过于股价2个月涨3倍的“成飞集成”。

成飞集成原本是一家做汽车零部件的公司,宣布募资10亿元增资“中航锂电”进军锂电池产业后,股价在34个交易日里涨停了12次,以至于深交所要求券商必须采用“人盯人”策略,时刻监控成飞集成的股票交易账户。

当时,中国蹦出了1500多家锂电公司,绝大部分是为了拿到土地和低息贷款的空壳公司,整个行业泡沫横飞。2010年前后,中国动力电池做得最好的公司,成品率只能达到60%。

这无法促进整个产业链的发展。上汽因为在国内找不到合格的电池厂家,不得不和美国A123(已被中国万向集团收购)成立合资公司,北汽为了解决电池问题,也在2013年和韩国SKI成立了合资公司。

2010年8月,前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程专家组组长王秉刚专门写了一篇名为《谨防电动汽车事业中的科技骗局》:“望大家遇到明显吹嘘过度的发明新闻,不要轻易相信,更不要不经调查和请教相关科学家,就拿钱拿地出来……千万不要急于求成,做出一些傻事。”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王秉刚同志于两天前(2021年8月3日)去世,在此悼念并致敬

虽然看口气属于苦口婆心、殷切关怀,但在中国的政治语境里,“做傻事”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定性。

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看,天量补贴固然在短时间内迅速催熟了新能源车市场,对终端的补贴也能照顾到产业链的中上游。但由于有财政买单,整车厂只需要把车卖出去就能拿到补贴,电池厂也没有技术升级的压力,导致产业上游在补贴期间几乎没有进步,和日韩企业的技术差距立竿见影。

而同一时期,动力电池的技术路线也发生了分化:

动力电池主要有两种技术路线——磷酸铁锂电池三元锂电池,前者的特点是工艺成熟、原材料成本低,循环寿命也更长,但有一个关键缺点:能量密度低,续航低。后者则恰好相反,成本高、安全性稍差,但最大优势是能量密度大,续航时间长。

三元锂路线的代表便是特斯拉,从第一款量产车Model S开始,特斯拉就一直押注能量密度更高的三元锂电池。和特斯拉同一年开始生产新能源车的比亚迪,则是磷酸铁锂电池的拥趸。很长一段时间里,磷酸铁锂也是国内动力电池的主流技术路线,这也是为何国内厂家在专利诉讼问题上倾尽全力的原因。

放在现在看,三元锂是更好的选择,但在当时,磷酸铁锂路线其实是一个非常符合国情的路线:三元锂的核心技术掌握在美国3M公司和阿贡实验室、荷兰优美科、德国巴斯夫等机构手上,这些机构又将专利授权给了松下、LG化学、三星SDI等日韩公司手上,中国的技术积累几乎为零。

反观磷酸铁锂,包括比亚迪、北大先行等公司都已经涉足,反倒是三元的技术工艺在当时还不够成熟,安全认证数据少,除了特斯拉,几乎无人涉足。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国内对新能源车的补贴是从公交和出租车开始,走循序渐进路线。和私家车相比,公交车的行驶路线与里程都相对固定,相应的充电设施部署起来也方便,反倒是对续航的要求没那么高,磷酸铁锂安全、稳定、工艺成熟的特点和政策方向完美契合。

在2014年之前,中国用的几乎是清一色的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不到120Wh/kg,主要用在公交客车和出租车上。最畅销的电动车北汽EV,续航只有160km,很难被个人消费者接受。

但反观海外采用三元锂电池的品牌:比如特斯拉ModelS,宝马i3和i8,雪佛兰Volt,其中Model S续航达到400公里,能量密度已经达到243Wh/kg,几乎是磷酸铁锂的一倍。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SDI西安工厂竣工投产典礼,2015年

随着私家车市场的逐步崛起,磷酸铁锂电池续航低的劣势暴露无遗。技术优势更强的韩国产商随即趁虚而入:2015年10月22日,三星SDI西安工厂竣工,绑定了中通客车和北汽福田,5天后,LG化学南京工厂竣工,能满足10万辆电动车配套需求。当时,国内能叫得出名字的汽车品牌,要么已经和LG签了订单,要么正准备签。

作为新能源车技术密度最高、成本最高的零部件,对中国来说,搞不定电池,弯道超车就是一个伪命题。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2015年,中国新能源车产业迎来了继专利战之后的又一个转折点。

一方面,中国在2015年正式实现赶英超美,成为全球第一大新能源车市场,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国。但另一方面,随着三元锂电池的逐步普及,以LG化学和三星SDI为主的日韩厂商横扫中国市场,由于产能供不应求,LG总部一度取消了对中国公司的出货量考核[23]。

为了进一步挤压国内电池厂的生存空间,韩系厂商一边扩产一边发动价格战,直接将价格打到1元/Wh,国内品牌电池出厂价还普遍在2.5元-3元/Wh。虽然出货量大,但市场极为分散,出货最大的宁德时代2015年收入刚破50亿,只有三星SDI的1/8,基本没有还手之力。

要知道,动力电池的成本往往占据整车BOM成本的35%以上,这比SoC在手机上的成本占比还要高得多。放在商业层面,意味着绝大多数的补贴,最终都被韩国电池厂赚走了。当年在燃油车产业技术换市场的铩羽而归,似乎又将重演。

面对韩系电池厂的大军压境,2015年4月,工信部发布《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作为继补贴之后又一个充满争议的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这份俗称“白名单”的文件对相关企业设定了门槛,比如产能要在2亿瓦时以上。

更关键的是,明确补贴和白名单挂钩,只有用了名单内企业提供的产品,整车厂才能拿到财政补贴。

相比单纯的补贴,白名单有着极其明显的“扶优扶强”的意味,在这个过程中,动力电池业迎来了产能大跃进,实力相对较弱的品牌陆续被淘汰,行业集中度急速提升。在白名单发布前,国内涉及动力电池配套生产的企业近200家,新能源车型多达1600种,而同期新能源车销量只有不到8万辆。

2016年11月,工信部再度发布新版白名单征求意见稿,对产能的要求比2015年的文件一下提高了40倍,以至于业界认为意见稿相关标准过于苛刻。

白名单的争议之处则在于,它对国内厂商有着极其明显的保护倾向,这是当时雄心勃勃的韩系厂商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两年时间,中国政府一共公布了四批名单,从2015年11月发布的第一批目录开始,直到2016年6月份发布的第四批目录,都没有一家韩国企业进入名单。就连第四批大开闸门,放了32家企业进来,也没有LG和三星的身影,这种就差直接报身份证的政策,自然引起了韩系企业的不满。

当时,国内60%左右的大型乘用车企业都选择了三星SDI和LG化学作为供应商。白名单公布后,刚刚竣工的LG南京工厂顿时陷入尴尬。按照LG原本的规划,南京工厂是其继韩国梧仓工厂、美国霍兰德工厂之后,LG化学再全球的第三大电池生产基地。随着第五批名单在2017年的难产,LG最终把南京工厂卖给了吉利。

按照白名单本身的说法,入选名单需要电池在国内制造和研发,但并不妨碍媒体将其解读为动力电池版的“限韩令”。时值韩国政府一意孤行部署“萨德”导弹,中韩关系大幅度退坡,难免引发猜想。2016年6月,韩国前国务总理黄教安来中国访问,白名单问题的讨论赫然在列。

同一时期,三星和LG自身也问题频出,先是三星Note 7因为“爆炸门”事件被迫全球召回(除了中国),这款手机的电池供应商恰好是旗下的SDI。接着,LG化学和另一家动力电池生产商SK创新因为专利问题撕破脸,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诉讼马拉松。

直到2018年底,关于白名单的存废口径才有所松动。2018年8月,在一年前停产工厂的SKI宣布重启与北京汽车的合作项目,投资50亿元在常州建年产7.5GWh的动力电池工厂;2017年暂停扩建的三星SDI西安动力电池工厂二期项目,也低调重启。

2019年6月,工信部发文正式废止白名单,四批符合规范条件企业目录同时废止。在存续近4年的时间里,白名单诞生之初并不显山露水,却最终证明了其威力。

2015年的第一版白名单,其精妙之处在于,一方面配合“客车暂禁使用三元锂电池”的规定,将外资品牌优势巨大的三元锂电池,挡在了需求最多也最稳定的客车市场之外;另一方面,当时财政补贴也多集中在客车领域,大量的补贴也给予了自主品牌从磷酸铁锂向三元锂转型的资金和时间。

2016年的第二版白名单,则是中国政策智慧的一种体现:虽然产能标准提高40倍的大跃进仅仅停留在征求意见稿,但企业为了尽可能满足意见稿中的标准,也只能一边扩产一边并购,大量达标无望的中小厂商被并购。尽管期间出现了低端有余高端不足的情况,但其最大的意义在于,能够让一部分电池厂商“先大起来”。

通过白名单,国内厂商获得了一个追赶的窗口期,当国产电池的使命从做大变成做强,白名单的历史使命也就完成了。

2018年4月,白名单废止前夕,中汽协发布了一份《汽车动力蓄电池和氢燃料电池行业白名单暂行管理办法》。这份中汽协版本的白名单既不与补贴挂钩,也没有保护性条款,而是向海外厂商敞开大门,政策设计的核心思路也从产业保护变成了引导和扶持自主品牌技术进步。

换句话说就是,引进国外的“先富”,实现“先富倒逼后富”。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2016年最后一天,中国政府推出了新一轮补贴政策,首次将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纳入考核标准。

简单来说,就是电池密度越高补贴越多,导致的结果也明显,在续航上有明显优势的三元锂受宠,磷酸铁锂被冷落。在2015年之后,国内已经明显感觉到磷酸铁锂的技术遇到了瓶颈,但三元锂的安全性和能量密度却在不断提高。

以产品为例,当时国内卖的最好的电动车是北汽E系列、知豆、众泰云、康迪熊猫,续航都不到200km,最大的使用场景是网约车,个人消费疲软。反观海外市场,Model S/X大杀四方,续航都在400公里以上,而且几乎都是个人买单。

2015年下半年,三星SDI西安工厂和宁德时代为了争取华晨宝马的订单,邀请对方来审核,宝马的采购人员戴着白手套摸了摸两家公司的卷绕机,最后选择了资历更浅的宁德时代

宝马与宁德时代的渊源颇深:2011年,在宝马工作的魏岚德(Johann Wieland)奉总部命令来中国寻找动力电池供应商,听说东莞有一家企业不错,名叫ATL,是一家100%日资公司,常年给苹果手机供货,宝马随后提出合作意向,但前提是需要啃下宝马给的800页德文技术文件。

当时,代表ATL和魏岚德对接的曾毓群有些犹豫,因为车规级电池的生产难度和手机相比根本不在一个level,但他最终还是接受挑战,而且还战了一把大的——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打包剥离出来,回老家成立了宁德时代,并且花了两年时间啃下了这些文件,打入宝马供应链,一战成名。

外界对曾毓群最具代表性的评价是“赌性”,这个说法可以一路考证到王兴的饭否:

一个有幸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说他当年第一次走进创始人曾毓群那狭小的办公室就被震了一下,只见墙上写着:赌性坚强。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曾毓群的办公室曾挂着一副字,上书“赌性坚强”

很长一段时间里,宁德时代都是仅次于比亚迪的第二大动力电池供应商,但相比比亚迪坚定押注磷酸铁锂,宁德时代两边都下注,但显然更倾向于三元锂。2015年白名单推出后,政策层面对三元锂电池的倾向逐渐显露。而2016年补贴政策从阳光普照变成对三元锂路线的精准扶贫,更是让宁德时代直接坐上了火箭。

2018年,整车补贴政策再次调整,续航150公里以下的新能源汽车全部与补贴无缘,没来得及转向三元锂电池的企业,死伤惨重。

在动力电池领域,技术路线确定之后,厂商往往会有一个产能扩张周期,从工厂竣工到产能饱和,少则一年多则两三年。另一方面,在技术路线迭代期间,厂商往往需要大量的资本扩张开始进行新产能的布局,这也是宁德时代火速上市的原因之一。

2018年,手握大把订单的宁德时代创下了24天闪电过会上市的记录。据说马云在宁德时代上市前亲自拜会曾毓群,才为旗下的云锋基金以10亿元的价格争取到1.06%的股份,以现在的股价,这些股票现在价值140亿元。

同一时期,在白名单政策的影响下,韩系厂商在中国的产能扩张戛然而止。即便2018年白名单开始松动,工厂重新开工,达到产能饱和也需要时间。以SK创新为例,其2018年8月投资50亿元在常州建厂,计划年产7.5GWh的动力电池,最早也要到2020年第三季度投入量产。

政策的时间差,为宁德时代创造了一个产能爬坡的绝佳窗口期。而动力电池又是一个自带降价属性的品类,产能规模越大、成本越容易降低。加上电池本身又有Know How的成分——即使同样的材料,不同的配方、不同的工序,也能带来迥异的产品。两者叠加的结果,就是一旦产能形成壁垒,马太效应异常显著。

瑞银在2018年年底发布了一份实验报告,对比了四家主流电池厂的电池成本,其中宁德时代、LG和SK创新的成本都在150美元/Kwh上下,相差无几。松下只有111美元/Kwh,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只给特斯拉供货,而马斯克又是个砍价狂魔。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另外,动力电池乃至整个汽车领域,是一个比较依赖本地化响应的产业。无论是终端品牌还是电池厂商,都会培养一张属于自己的“本地配套关系网”。

宁德时代和多家汽车厂商合资成立公司,同时也绑定了多家上游材料厂,覆盖正极材料、电芯、电池PACK等多个环节,不仅是利益共享,也有利于工艺提升。随着中国本土新能源车品牌的崛起,宁德时代的本地化相应优势也愈发显著。

复盘宁德时代的崛起,最大的推力除了曾毓群本人赌神附体,但更重要的,是产业政策的精妙布局:

首先抗住骗补和泡沫的压力,换取中国新能源车产业的全面脱贫;接着推出白名单,为电池厂技术切换争取时间窗口,同时对龙头厂商进行精准扶贫;最后引入海外竞争对手,倒逼国内厂商技术突破。

这是乾坤腾挪,大开大阖的操盘。在当前的鲜花锦簇的背后,是万一产业政策遭遇不顺,便会被舆论口诛笔伐生吞活剥的风险。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随着国内动力电池龙头的冉冉升起,国产新能源车品牌大放异彩,中国政府又在终端产品上使用“先富倒逼后富”大法——2019年底,国产化的特斯拉Model 3正式获得国家补贴,中国造车新势力跟全球顶尖选手短兵相接。

特斯拉大战“蔚小理”的新闻占据了大部分头条,但整个产业链的最上游,一场更大规模的交锋已然打响。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6月13日,刚参加完亚布力论坛的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又马不停蹄赶到重庆,在演讲中,他摆出了一组数据:中国70%以上的石油需要进口,70%(实际上是80%)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70%是消费在交通运输环节。

不过王传福的目的不是推销比亚迪的电动车,而是想指出电动车同样会遇到燃油车的“卡脖子”问题:“发展新能源汽车最主要是为了解决石油卡脖子问题,但是中国的钴资源几乎没有,镍资源也很少,中国不可能走回头路,从被石油卡脖子到被金属钴和镍卡脖子。”

因此他得出结论,相比于要使用大量镍、钴的三元锂电池,使用磷酸铁锂作为正极材料的刀片电池不仅安全性更好,而且完全不依赖稀有金属,没有卡脖子的后顾之忧。

担心被卡脖子的不止王传福,还有太平洋对岸的马斯克。今年2月份,砍掉了公关部的马斯克发了一条推特,说道:“镍是我们最大的担忧,正是因为镍短缺,所以标准续航版车型才会使用无镍的磷酸铁锂电池。”

作为动力电池不可或缺的关键原材料,锂、镍、钴相当于新能源汽车行业中的煤炭与石油,这些资源同样也存在分配不均、品质不一、背后地缘政治复杂等问题,因此必然会引发各方势力的激烈争夺。

资源主要来源于两种:盐湖和矿山。从全球供应量来看,澳洲矿山占比约57%,南美盐湖占比约30%,中国的盐湖和矿山总计不到10%,而且,中国的锂资源品质普遍不高,基本上都集中在青海、西藏和四川等环境脆弱且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开发难度大,成本高。

资源分配更加极端,全世界一半的钴矿都在刚果(金),这个地方常年战乱,基础设施非常薄弱、供应不稳定。

的分布相对广泛,印尼、菲律宾、澳大利亚、巴西和俄罗斯的储量都非常丰富,中国比较贫乏。2019年,全球镍产量约为250万吨,印尼占了约三分之一,在动力电池“高镍无钴”的趋势下,镍已经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

总结下来,锂、镍、钴这三大资源,中国要么完全没有,要么没有成本优势,对于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而言,这绝对属于卡脖子级别的隐患。而相比下游车厂打的你死我活,上游的资源争夺战,中国早早就确立了领先优势:

2012年,中国的天齐锂业以41亿元的价格收购澳大利亚泰利森,后者拥有全球28%的锂资源。另一家公司赣锋锂业则在2015年参股了澳大利亚Marion锂精矿,并且获得了100%包销权。2018年,天齐锂业又入股课智利SQM,成为第二大股东,后者则拥有全世界最大、品质最好的锂盐湖,因为这笔“蛇吞象”交易,天齐锂业差点被债务压垮。

到了2019年,洛阳钼业以2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位于刚果(金)的Tenke铜钴矿,又在去年拿下铜钴项目Kisanfu95%股份,一举超过嘉能可成为全球第一大钴材料供应商,而嘉能可一直是特斯拉的主要供应商。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位于刚果(金)的基山富铜钴矿

在最关键的镍矿上,中国虽然没有收购国外超大型镍矿,但是却在技术上解决了卡脖子的困扰:力勤矿业和“不锈钢之王”青山控股在印度尼西亚实现了突破,可以大规模地将用来生产不锈钢的红土镍变成可以用来生产动力电池的硫化镍,解决了供应不足和成本高企的问题。

中国代表团在上游的连战连捷,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声势浩大的补贴之后,带来的下游需求的稳定性,加上国内成熟的加工体系,以及政府的推波助澜,帮助整个产业补足了最关键的一环。

表面看,汽车行业的竞争只存在于整车厂之间,但在这场新能源革命的背后,上游矿产资源的争夺战的规模往往更加夸张,因为这不仅涉及到公司利润,还关乎着一个国家的能源安全。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一国政府通过产业政策带动产业升级,历来充满争议。

在国内,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林毅夫与张维迎在2016年展开的辩论,前者认为不用产业政策就能成功追赶发达国家的发展中国家,根本不存在;后者则认为产业政策是披着马甲的计划经济,没有一次能够成功。

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上世纪初美国工业的崛起,还是战后的“东亚奇迹”,都少不了关税壁垒、产业补贴和定向低息贷款这类产业政策的影子。在中国新能源产业的棋局上,无论是上游的光伏、特高压,还是下游的新能源车,也都有一只若隐若现的“看得见的手”。

作为新能源车的心脏,动力电池显然也是短时间内完成落后到追赶,再到领先的典型,期间种种起落浮沉,也绝非“补贴”和“白名单”能够简单粗暴的概括:

首先,通过对终端产品的全方位补贴,把产业迅速“催熟”。坦率地说,任何天量的财政补贴都会出现泡沫与骗补,需要财政纪律、及时纠偏以及对骗补行为的严惩不贷。但大规模的补贴能够让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尝到甜头,进而迅速提高行业对资本和人才的吸引力。

其次,通过全面补贴做大内需市场后,调整政策转向供给侧,提高准入门槛,淘汰落后产能,筛出种子选手精准扶持,让种子选手迅速扩大产能规模。

最后,打开国门迎接”鲶鱼”,加大国内厂商竞争压力,引导其从做大转向做强。只要突破一个赛道的核心技术,就能和中国的大规模制造能力结合起来,从成本和规模上碾压对手,最终站上产业链顶端。

很多时候,国家级的产业政策不啻于一场深思熟虑的“豪赌”,而尽管有种种非议,但在新能源汽车的这张牌桌上,中国都交出了一份答卷:从上游矿产资源的跑马圈地、到中游动力电池的突破、再到下游造车的遍地开花。

这让笔者想起了曾毓群的那句话: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这句不太能上台面的话,必定是中国走向工业强国之路上的一句微不足道,但又无法忽视的注脚。

全文完。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阳谋与赌局:中国动力电池的生死竞赛

[1] 埃隆·马斯克:颠覆,岂止于特斯拉,郎为民

[2] 有锂走遍天下,华泰联合证券

[3] 汽车电气化专题之二:汽车电气化为锂电池产业带来重大变革,中银国际

[4] 海外锂矿增产暂停,国内企业逆势上行,川财证券

[5] 镍:电动汽车需求开启行业新周期,兴业证券

[6] 镍的革命,建约车评,

[7] 锂电专利的战争,建约车评

[8] 锂电池行业隐忧浮现私募称含巨大泡沫,中国经营报

[9] 锂电池产能过剩调查,电池企业都在做低端,21世纪经济报道

[10] 电动汽车百人会|分论坛二:动力电池的现状与发展,电池中国

[11] 锂电池专利壁垒难破拦路中国新能源车,中国经营报

[12] 锂电池核心专利失守中国电动车产业受重创,中国汽车报

[13] 疯狂锂电池,财新网

[14] 下⼀一个中兴事件?电池材料料核⼼心专利利缺失之殇,连线新能源

[15] 比亚迪王传福”放卫星”的背后,汽车商业评论

[16] 韩系动力电池低价倾销中国黄世霖称电池目录出台有利产业与用户安全,证券日报

[17] 对话宁德时代黄世霖:宝马为什么选择宁德时代,高工电动车网

[18] 动力电池产业被误读的价格问题,方建华

[19] 电动车暗面:白色石油争夺战,血腥开场,经纬创投

[20] 材料不及中国,品质不及日本:韩国电池还是世界第一吗?

[21] 万钢:风物长宜放眼量,甘肃政协网

[22] 磷酸铁锂专利无效案以专利全部无效首战告捷,中国网

[23] 深陷“白名单”之苦三星、LG到底“犯了什么错”,第一财经

[24] 韩国电池未进补贴“白名单”,中国新能源车企何去何从,汽车产经

我们在做锂电池产业链上下游研究时,得到了中泰证券有色团队(谢鸿鹤、郭中伟、安永超)的帮助与支持,在此表示感谢。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iimxpeS3E7wlhV6jfXkStg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智谷趋势(ID:zgtrend) |  朝阳、黄汉城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人类的元素周期表战争,已经进入了新的周期。

中国在这场横跨全球的战役中能做到什么程度,将直接决定未来30年的发展格局。

上周四,宁德时代发布新一代的钠离子电池技术。漆黑的会场,巨幅精美的PPT,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又是哪一家“性感”的消费科技公司。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会场上没有精神领袖乔布斯,没有马斯克跳热舞、贾老板为梦想窒息的一幕幕,但全球的目光还是被紧紧牵引。

所有人,都盯着新品发布会上的一举一动。

为什么?

因为放到全人类的能源发展的历史长河里里,这一天都会占有一席之地。

过去,人类的文明史是能源史,本质上是元素的开发史:

在漫长的农业时代,铜、铁元素的冶炼技术,曾主导了不同文明的兴衰。

过去一个世纪的工业文明时代,则是碳和硅大放异彩。

碳随着工业革命和化石能源而兴起,占据了人类经济活动的前端,供应最基础的能源;

硅随着信息革命、电子技术而壮大,处于人类经济活动的后端,通过各类终端产品深刻影响整台社会大机器的方方面面。

可以说,对碳和硅这两种元素的认知时间与利用程度,决定了过去一百年国与国之间的实力格局。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在这一百年中是追赶者,在两方面都有软肋。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

碳氢化合物就不用说了,西方最早大规模地运用煤炭和石油,率先完成了工业革命。中国不仅迟到了,还是现在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和煤炭消费国。几代人的聪明才智和心血都耗在了保卫能源安全上。

硅元素更是如此。

数字时代到来之前,唯有小小的U盘,是二十年来极少属于中国人的原创性发明专利成果。几乎所有底层技术都是欧美日的发明。

虽然二氧化硅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的原料。一粒大米的成本,可以买好几百个晶体管。

但经过科技的加工,却是今天这个星球上最硬的通货。

像华为明明是5G规则的引领者,其发布的P50手机,因为芯片仍然受限,暂时只能主要供货4G版本,被硬生生压制在4G时代。

尽管我们非常努力,上海微电子的28纳米工艺的沉浸式光刻机,马上就能交付了。中芯国际的14纳米芯片良品率已经达到95%……但未来还有远路要走。

两轮元素战争中,中国一直处于比较被动的局面。

现在进入新能源革命、碳中和进程的时代,中国这样的制造大国终于有了突破困局的新赛道。

就像这次宁德时代推出的新一代钠离子电池,让中国少有的站在了全球领先的位置,把元素周期表引到了另一个新的战场。

全球的争夺点都将随之发生改变。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在钠离子电池之前,人类为了开发新能源,寻找过各类载体,氢、核能等。后来锁定了最轻的金属元素——锂,由锂离子电池作为全球新能源事业的核心。

与碳、硅一样,锂元素最初的开发也是由西方主导的。

在二战时期,锂被添加在战斗机的润滑油里;在冷战时期,锂作为核武器制造要用到的材料被美苏大量生产。

冷战结束后,锂才由军转民,进入寻常百姓家。1991年,日本索尼公司接棒欧洲人,率先将锂电池技术商业化,并应用到其录像机等电子产品上。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随着锂在工业上的重要性越发显著,有越来越多的人将它称为“白石油”。

201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颁给了美国科学家约翰·古德纳夫、斯坦利·惠廷厄姆,以及日本科学家吉野彰,认可他们在上世纪70、80年代共同完成了锂离子电池的研发。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称,正是锂离子电池在手机、电脑、汽车、储能等领域的使用,证明了无化石燃料社会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锂有可能会是碳时代的终结者。

很多人担心,围绕稀有金属的新元素战争,会不会演变成一次新的“石油战争”?

不会的。

锂取代碳,是清洁能源对化石能源的取代,也是一种更高级的能源利用方式,是对粗放能源利用方式的取代。

因此,锂仍然是今后的时代主题,不可替代。不过,由钠所开辟出的新战场,仍然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未来钠锂技术很可能会共存互补,共同支撑起庞大的电池市场:

锂电池通常会添加钴、镍、锰、铁等其他元素改善性能,比如说三元锂电池,只有加入钴后才能发挥电池的最大效用。

但是作为动力电池中最贵的材料,钴资源极度稀缺,全球已探明的钴资源储量只有约700万吨。

其主要产出国是刚果(金),一国占到约70%的产量。而非洲国家最大的特点,就是政治容易不稳定。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1978年,苏联支持的安哥拉反抗者夺取了刚果(金)的钴储量重地加丹加省,接下来的战争迟滞了全球的钴工业。

全球的武器制造商和航空业经营者坐立不安,因为钴合金对于喷气式飞机引擎和其他军用器械来说必不可少,但是他们又找不到替代品。

全球制造商为了原料手忙脚乱,陷入了一片慌乱。

这也是为什么,直到今天马斯克就算抢到了钴订单,还是会一手推动特斯拉的“含钴量”下降。就是不想被卡脖子。现在,一辆Model3所需要的钴已经从11kg降到了4.5kg。

而相比起钴等稀有金属,地球上的钠原料实在太丰富了,像我们随处可见的盐,其实就是氯化钠。

所以,宁德时代推出的新一代钠离子电池,其实就是一条全新的技术路线,可以为不同的客户提供多功能、多元化的选择,进而维护产业链的安全。

在新能源革命的大树上,需要多元化赛道的根系,不可能只依赖单一路径,而大树的树干,永远是科技的创新。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7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首次明确指出了“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毫无疑问,如今全球的技术焦点就是新能源汽车。

据乘联会数据,2021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零售量突破100万辆,同比增长了218.9%。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在销量占比达到了5.8%,这被业内视作走向质变、拐点信号,也是这5-10年新能源技术集中爆发的结果。

不管是国民神车五菱宏光,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蔚来、小鹏、理想,对电池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

2021年1-5月,动力电池的装车量达到88.4GWh(百万千瓦时),同比上升了223.9%。行业前10的龙头中,中国占到5家,韩国3家,日本2家。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这是一个令无数人垂涎三尺的市场,而单一技术路径是不可能支撑起这么庞大的市场规模的,它一定会要求多元化发展,需要不同层次的产品来一起托住。

宁德时代推出的钠离子电池能量密度为160Wh/kg,正在研发的下一代钠电池能量密度为200Wh/kg,而现在的三元锂电池能量密度在200-300Wh/kg,顶尖公司在往350-400这个能级探索。

钠离子稍显落后。

但是这个水平,已经超越了铅酸电池,并且与磷酸铁锂电池180Wh/kg的水准相差无几。因此,钠离子电池的应用前景仍然非常广阔。

像国内最热销的电动车五菱宏光Mini EV,用到的电池能量密度只有110Wh/kg左右,钠离子电池完全能够满足。

换句话说,未来它将全面渗透入低速新能源车、微型电动车、电瓶车领域。

而从这一刻开始,作为锂离子制造研发公司的宁德时代也就不存在了,它变成了一个能提供不同解决方案的新能源创新科技公司。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纵观人类每一次的能源革命,最重要的两个环节,就是能源转化与存储。

相比锂元素,钠元素在储能方面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价格便宜。

地壳中含量最丰富的元素,钠可以排到前八位。由于储量丰富,其价格远低于稀有金属,能够满足人类不断膨胀的需求。

这一点,至关重要。

大家想想看,如果电子信息产业的原材料不是最最便宜的沙子,会怎么样?

兴许,现在集成电路还只能投入到卫星、航空母舰等军事领域,以及只有富人阶层才玩得起,普通家庭很少机会消遣。

那么,晶体管就不会像今天这样改变全世界,成为继“车轮之后最重要的发明”了。

宁德时代的钠离子电池在量产之后,理论上价格会更具优势,加之能够实现15分钟快充80%,在零下20°C低温的环境下,仍然有90%以上的放电保持率,未来在很多方面都能大展身手。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比方说,当今最令人头疼的储能领域。

当前,我们建设的储能站运用的都是锂电池,但截至2020年底累计装机规模只有区区的290万KW。

290万KW是什么概念?

广州一年的用电量996.72亿KW。全国的锂电池储能站全部放电,只够广州用十天半,更不用说供应给其他大城市了。

而在光能、风能丰富的偏远地区,比如青海,全年日照时间2500-3650小时,理论上每年可转化的太阳能发电超30万亿千瓦。但这类“日光城”因为储能、输送、并网等配套的不便,每年都会造成大量电能空耗和资源未开发,十分可惜。

所以,一种性价比更高的储能方式有多重要你知道了吧?

只有把价格降下来,电池储能站才能遍地开花。

广东这样的经济大省,一年用电接近7000亿千瓦时,且存在明显的用电波峰。如果储能可以跟上,就能在关键节点进行充放电调解,维持经济正常运转。

当然,这还只是小试牛刀。

第一,风、水、光伏发电后,会并入国家级电网输送。但过去由于调度的问题,并网不畅,各地弃光限电,阻碍了新能源发电事业。甘肃、新疆、宁夏等地的新能源电站,每天都在拼命发电,但当地根本消耗不掉,急需便宜的储能方式。

第二,现在的大城市动不动就一两千万人口的规模。能源多靠外地供给,一旦某个链条中断就会陷入混乱。像2008年的南方雪灾,2021年的郑州洪水,都反映了独立储能、安全储能的重要性。

第三,在寒冷地区,尤其是边疆地带,有许多涉及国防安全的重地,能源保障至关重要,稳定的储能模式成为支撑长城铁哨的一种刚需。

钠离子电池储能站能够满足上述要求。一旦大规模投入使用,无疑会改变很多地方的生态,甚至影响地缘政治。

强大的应用前景,可能会诱导更多的国内外巨头下场,去进一步开发和挖掘钠元素的应用。

因此,宁德时代实际上已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把元素周期表战争引到了另一个新的战场。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之前有人曾议论,电池的化学体系已经很难创新了,只能在物理结构上做些改进。但实际上, “电化学的世界就像能量魔方未知远远大于已知”。

人类历史上,有很多最聪明的大脑都因为“不敢做梦”而做出过于谨慎的判断。

像计算机之父冯诺依曼就曾预测,全世界只要有4台计算机就足够全世界使用。结果,在电子管时代切换成晶体管时代后,全世界每个角落都在发出0和1.

同样的道理,我们也不能过早地断言电池技术的极限。

它对人类社会的颠覆性作用,可能远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高。就如前文所述,锂、钠元素的终极使命,是对作为能源的碳元素的替代。

过去,煤炭、石油都是远古植物/生物死亡后埋藏在地下,经过千百万年的反应形成,这些化石能源都是不可再生的。我们想要获取,基本上只能通过开采的手段(煤制油只是一种补充,而且也要先采煤)。

如今,随着锂/钠离子电池的大规模商业运用,一幅崭新的画卷展现在中国面前:能源制造开始慢慢取代能源开采。

通过在戈壁滩上铺设太阳能牧场,在近海岸建设潮汐电站,在丘陵山坡铺排大片风机,能源已不再像以前那样靠天吃饭了,而是可以如同流水一般被生产和转化出来。

去年7月,新能源成为国家电网第二大电源,预计到2030年煤炭在能源消费比例会降到44%。这些能源注入电池而不是内燃机,驱动着汽车行驶,工厂运转,电视直播,手机通信……

与石油烧完就没了不同,锂/钠在电池里面仅起到充放电作用,本身不会消失可以重复使用,成为能量转化、储存的关键中介物质。正是锂/钠电池技术的商业化,才让能源制造时代的来临成为可能。

这种切换对于中国而言绝对是福音。

因为在能源开采时代,中国900多万平方公里疆域上,有啥就只能开采啥,其余的依靠进口,相当被动。但是在能源制造方面,我们作为全球产业链最全的制造业大国,就极具优势。

以光伏为例。从上游的硅片、银浆、PET基膜,到中下游的电池片、光伏玻璃、背板,产业链上每一个环节都有无数中国玩家涌入。

上下游的紧密配套,以及规模集群效益,让中国牢牢占据全球光伏产业链龙头地位。早在2019 年,中国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就分别占全球产量 67%、98%、83%和 77%。生产成本的下滑,让光伏发电经济性愈发凸显。

在今天这个新能源革命即将爆发的时代,对中国这样的制造大国来说,突破资源困局的契机已经走到面前。

终结石油霸权!一场能源革命已在中国爆发,世界格局或将“大洗牌”

纵观全球,绝大部分资源型国家都深陷“资源诅咒”。就是因为他们开发元素的技术还停留在“上古时期”。

可见,真正决定一国命运兴衰的,并不是资源矿产的多寡,而是利用元素的效率。

利用资源的能力,比资源本身更重要。

我们绝不能形成路径依赖,否则就很容易在单一赛道上被锁死。多元化赛道的布局比什么都有价值。

人类的未来是军事之争,是财力之战,是科技竞赛,但归根结底是元素周期表的战争。

谁先找到那个支点,谁就能用科技撬动地球。

参考资料:
[1]2020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中国石油经研院
[2]决战元素周期表.David·S·Abraham
[3]2020年全年进出口情况.海关总署
[4]Mineral Commodity Summaries 2021.USGS
[5]Lithium Nationalism Is Taking Root in Region With Most Resources.Bloomberg
[6]每吨35万!宁德时代、特斯拉都在抢这种资源,中国很稀缺.21世纪商业评论
[7]全球化与国家竞争.温铁军
[8]行业专题研究:储能系列深度.天风证券
[9]技术大停滞.资水东流
[10]新能源发电2021 年度策略报告.安信证券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qatgqxQd4ijuZawsHERLzg

贾老板的法拉第未来,能否让市场再次为梦想窒息?

 

作者 | 口胡演讲家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编者按:
今晚,贾跃亭的法拉第汽车就将以FFIE的代码通过SPAC方式上市了,据说还会有敲钟仪式。目前盘前已经上涨将近40%。
 
之前PSAC(SPAC壳)股价一路下跌但成交量都很少,可能为大户吸货控盘,毕竟PSAC总共的流通股才2408万,市值4亿美金左右。今晚可能发生或正在发生的:锁仓控盘,直线拉升。按恒大汽车今天的涨幅,和其对FF的占股比例,FF今天可能会有非常大的波动。另外,PSAC此前做空比例高达20%,但是流通盘很小,空头可能直接被作为燃料,拉到灰飞烟灭。也许今晚,又是一场无关基本面的技术博弈。FF会是下一个GME吗?

 

 

 
 
还记得曾经那个为梦想窒息的贾老板么?
贾老板的法拉第未来,能否让市场再次为梦想窒息?
“PPT造车”、“为梦想而窒息”的贾跃亭贾老板创立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22日即将在美股通过SPAC方式完成上市,SPAC壳的代码是PSAC,上市之后代码将为FFIE,届时还将有敲钟仪式。
 
SPAC是在传统“IPO上市”和“借壳上市”之外的的第三种上市方式。通过这种方式,PSAC先行造壳、募集资金,最后进行并购并使并购对象FF成为上市公司,PSAC则成为FF子公司,股东和SPAC发起人股份分别为6.9%和2.1%。
 
 

1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股价情况)
 
 
就在这两天,PSAC盘前一度涨超7%,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拉升。
 
贾老板的法拉第未来,能否让市场再次为梦想窒息?
 
原因是贾老板FF旗下首款车型——FF91量产版正式开启预定。官方描述其为一款极致智能的科技豪华电动汽车,旨在实现创始人的初衷,塑造创新的未来移动生态系统。
 
此外,PSAC与FF业务定于7月20日完成业务合并,7月21日通过SPAC在纳斯达克上市,合并后的公司股票和认股权证预计将分别以股票代码 “FFIE” 和”FFIEW” 进行交易,还会在22日公开展示纳斯达克的敲钟仪式。再往后,预计9月21日举办投资者日活动,FF将公开展示全球唯一一款据说在产品技术定位上领先整个行业的FF91,并安排试乘试驾。
 

2

黑云压城城欲摧,“贾”光向日金鳞开
(合并时间线梳理)
 
 
重磅消息接连“壁咚”投资者的心情,贾老板的造车梦想可以说是步步靠近。
 
继去年10月贾跃亭贾老板的FF获得3亿元融资,曾因风评和信用导致FF91资金链中断的贾老板再续造车梦想,先是重启FF91研发和交付,紧接着去年12月就在珠海成立全资子公司,随即今年1月28日,FF和PSAC联合宣布计划于2季度完成交易并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细节狠到一般上市企业都做不到的“造车PPT”商业计划书轰动整个投资圈,吸引到吉利控股还没有结束,又被爆出在珠海建立生产基地的“绯闻”,自一月末以来PSAC可以说是坐上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今日,PSAC终于与FF合并,贾老板的造车梦想又一次发人“窒息”!
 
“蓝色烟花”相比其他烟花格外绚丽惊艳,也意指短暂的美丽可能带来爆雷事件。合并后FFIE股价是否扭转PSAC最近歇菜的局面,还是收归于FF91是否能够量产。
 

3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量产的不确定性)
 
 
我们知道,融资、建厂、车型量产、开体验店等等,这是造车新势力的常规卖车流程。而一直欲跟时间赛跑的贾跃亭,却反向冲锋,FF91还未能够实现量产,率先开起了体验店,并且在纽约曼哈顿的体验中心尚不支持试驾。
 
贾老板好不容易盼到了FF上市的关头,问题的锋芒直指车车量产的可能性和必要性。
 
量产的可能性
 
FF现在在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拥有110万平方英尺的制造工厂,预计年产能为10,000 辆汽车,年产量可达 270,000 辆。公司也计划将在23年制造外包给韩国,并正在中国建立合同制造基地准备25年进一步扩大产能。此外,公司也预计23年和24年分别推出FF81和FF71。梦想的羽翼看似丰满,是否起飞顺利呢?
贾老板的法拉第未来,能否让市场再次为梦想窒息?
据官方消息,用户现在可以支付5万元的优先预定金来提前体验FF91,等到2个月后,FF91会在9月21日洛杉矶总部举办的投资者日上正式亮相,而上市则要等到2022年上半年。
 
贾老板创立FF、推出FF91本就是要跟特斯拉狭路相逢勇者胜,特斯拉2003年创立,2013年首次单季度盈利,直到2020年才扭亏为盈。何小鹏曾表示新势力造车至少需要300亿,而PSAC与FF的合并也就提供贾老板10亿美金。再加上贾老板自已还背负着关于乐视的20亿美元的负债等待处理,FF91是否撑过“难产”,鉴于信息披露程度和小编能力范围,有待后续跟进。
 
量产的必要性
 
FF91尚未实现量产,也就意味着现在讨论车车的性能对比、潜在优势没有实际意义,更不用说去考虑能够占据北美电车市场多少份额。
 
退一步讲,即便FF91能够实现量产,贾老板曾在57页的商业计划书里提到的FF91的性能,是否仍然相较于特斯拉更有价值,存在不确定性。
 
贾老板的法拉第未来,能否让市场再次为梦想窒息?
从车身尺寸、配置和动力性能来看,FF91定位现在是高于特斯拉的,其他包括像三电系统零百加速、锂离子电池电芯的能量密度和激光雷达等方面,都存在一定优势。
 
然而,续航能力和自动驾驶都是智能电动汽车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仅就当前而言,FF91还未量产就已滞后于特斯拉。特斯拉推出Model S最新的Plaid版和长续航版,续航能力分别为628km和658km,已超越FF91的608km;特斯拉的FSD自动驾驶系统也已经积累了用户真实的路况驾驶数据,给到用户更好的出行体验,FF91即便完成量产,其自己研发的I.A.I系统不具备竞争优势。

4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估值情况)
 
 
考虑到FF采用特殊目的收购交易SPAC的方式上市,FF也没有营收,那么对FF的估值可以通过PSAC的市值,以及与FF合并后在FF股权占比倒推得到。
 
贾老板的法拉第未来,能否让市场再次为梦想窒息?
算上6.9%的SPAC shareholders和2.1%的SPAC sponsor,PSAC股权占比为9%,当前市值为4.08亿美元,倒推得出FF上市后的FFIE的市值约为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94亿元。这个价格去买一个梦想,看看大家认不认账了。
 
 

5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结语)
 
挺立在新能源行业的潮头,各大新造车实力不甘落后,还有巨头通过投资收购的方式跨界参与这场不落幕的产业竞赛,贾老板能够创造怎样的结果难以评判,但他为梦想窒息的情怀无疑渲染着各界人士和车友们的心情。业内流传这样一句话,“在贾老板眼中,欠债就是个笑话。只要你的梦想够牛逼,全世界都能为你窒息,包括买了乐视股票的那些明星和纳斯达克的资本市场”,贾老板是否舞得一手好旗,量产是最大变数。但更多投资者可能只关心一个问题,贾老板,下周回国么?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4K_NxcqFYAHKWdXkaP2zgQ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FF真的在纳斯达克上市了,首日收涨1.45%。

 

好险,但贾老板翻身了。

 

翻身成为玩弄三个资本市场的男人。

 

凭斯基这点眼界判断,在全球资本市场上,这种高手都是少见的。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斯基问赵哥:

 

你选择当骗子还是梦想家?

 

“梦想家。”

 

那你选择当贾跃亭还是马斯克?

 

赵哥竟然停顿了三秒,三秒。

 

那三秒是让梦想窒息的三秒,是马斯克又被惨黑的三秒。

 

周四,FF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

 

发行价为13.78美元/ADS,开盘报16.8美元,较发行价上涨22%。但开盘后 FF 股价一路走低,开盘一个小时之后,法拉第未来破发。

 

好在,收盘前挽回了面子。

 

上市时,贾老板没有上台敲钟,但试驾FF91来到了纳斯达克现场。

 

根据现场采访,斯基杜撰了一下:

记者:贾老板,卖力推销一次FF的核心技术,你只有一句话的机会。

 

贾老板操着山西英语回答:我很喜欢零重力座椅,150度的座椅仰角是业界最大的。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售价超百万,目前世界上唯一一款在产品和技术定位上高出特斯拉Model S的量产车,这么大的牛皮,你就让我听这个?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把贾老板和马斯克放在一起比,谁难受,谁知道。

 

不过这两人之间,共同点还不少:

都是70后,马斯克是1971年的,贾老板是1973年的;

 

都结了三次婚;

 

最后殊途同归,都造车了。

所以还没实现造车梦的都别心急,先算算你们和造车之间,还差几次婚姻。

 

贾老板也真的很爱拉特斯拉当垫背。

 

好不容易上市,他就吹牛说自己是唯一一款段位比Model S高的量产车。

 

高不高的,全仰仗贾老板一张嘴,斯基也不懂。

 

但斯基比较好奇的是,特斯拉一年的研发投入超过10亿美元,而法拉第未来2019、2020 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 2828 万美元、2018 万美元。

 

贾老板是使用了什么魔法,以每年不到1/30的研发投入,一举超越特斯拉的?

 

在贾老板面前,其他那些主流造车新势力,以后都不敢对外叫嚣自己的研发投入了。

 

比如蔚来,最近5年,它亏的钱超过了特斯拉过去10年亏的钱。

 

因为它每年的研发投入就要30亿美元,据说还烧钱烧上头了,今年要追加到50亿美元。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贾老板还明里暗里跟人比专利。

 

FF称,在全球范围内正在申请或已获授权的实用和外观设计专利约有880项,其中已获授权专利530项。

 

据说,对于一家初创汽车公司来说,这个数量是同类公司中最多的。 

 

看这遣词造句,每个字经过精心设计、反复打磨,无懈可击。

 

你说它专利少吧,它说我是初创公司。

 

你说它初创公司,它说我专利多啊。

 

但群众都知道,专利这玩意,有时候真的不在于多,而在于牛不牛逼。

 

看看FF专利的前缀,其实明眼人就有数了。“实用和外观设计专利”,那么发明专利呢?

 

再来看看特斯拉的专利结构:

 

从Patent Cloud(专利检索网站)中,搜索 “TESLA MOTORS”,能看到特斯拉全部的986笔专利,其中51笔是外观专利,935笔是发明专利。

这么一比,斯基突然就开窍了。

 

艾玛,终于明白这台全身上下拥有880项专利的车,为啥翻来覆去只讲三个亮点了。

我的座骑是零重力,150度仰角;

 

我的车门是对向开,如蝴蝶展翅;

 

我的屏幕是全车装,像家庭影院。

再归纳一下就是:FF以1/30的研发投入、没有发明专利的专利,在产品与技术定位上打败了Model S。

 

这简直是精神和意念上的伟大胜利。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FF有没打败Model S,斯基观了一下天象之后,觉得把握不太准。

 

马斯克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是在12岁那年达到的,他设计了一个名叫“Blastar”的太空游戏软件。

 

之后,他以500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PC and Office Technology》杂志,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贾老板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大概到23岁才到来,他代表山西垣曲县参加税务局系统内的一个计算机比赛,获得了第一名。

 

不过斯基敢拍着胸脯肯定,从上市次数和上市国家来看,贾老板的段位比马斯克高了不止一点两点。

 

2007年11月,他创立的电信设备公司Sinotel Technologies在新加坡上市,融资约2亿元。

 

3年后,精通财技的贾老板拿乐视作诱饵,搞了一次增发。2800万股,每股0.4087新加坡元,斯基四舍五入估算了下,差不多也融到了5400多万元人民币。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乐视没被装进新加坡上市公司,而是同一年在国内创业板IPO了。

 

这里人傻,钱多,速来!

 

在新加坡上市的Sinotel Technologies,自然就没多少利用价值了。

 

2016年3月15日,因为连续三个财年出现税前亏损,且市值低于4000万元,Sinotel Technologies终于光荣退市,不辱使命。

 

当时就有人发帖称,今天的Sinotel Technologies,就是明天的乐视。

 

确实,贾老板做到了。

 

2020年,乐视网退市,留下28万股民深套其中。

 

昨天,FF终于在纳斯达克IPO了。

 

斯基也大胆预言一把,昨天的乐视,就是明天的FF。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相比起来,马斯克在资本市场的经历和段位,就“单纯多了。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2010年6月29日,特斯拉上市,股价在当天上涨了41%,融资2.26亿美元。投资者们仿佛原谅了特斯拉不堪回首的财务状况。

 

特斯拉的发行价是17美元,如今它的股价,按后复权来算,已经到了3200多美元。

 

所以现在很多人觉得,当年的马斯克能取得投资者的原谅,今天的贾老板也可以。

 

但梳理马斯克攒身家的过程,你会发现,抛开现在的币圈,过去他一直在做富人的生意,而贾老板刮了穷鬼的钱。

 

贾老板,我信了你的邪

1999年,他把Zip2卖给了康柏;2002年,把PayPal卖给了eBay。

 

这也是为什么贾老板能得到大佬们的握手言和,却得不到韭菜的谅解。

 

在马斯克眼里,公司上市像是一次浮士德式的灵魂买卖,他并不愿意缠上随着上市而来的烦恼。

 

显然,贾老板没有这种烦恼,因为他的灵魂早已被出卖。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锅盖斯基
 

转自: https://mp.weixin.qq.com/s/vixEXIcuZ_LwVd7kGphOjw

降价救不了特斯拉

特斯拉又割韭菜了!

 

 01 

 

前几天,特斯拉悄悄地在官网上架了Model Y标准续航版,补贴后售价仅为27.6万元。

 

偷偷摸摸地发布,抵挡不住人们抢购的热情,官网瞬间被挤爆,新车订单已延后至9月份。

 

表面上看,长续航版及高性能版本价格没变,但新发布的版本实在太香了。标准续航版里程为525公里,仅比长续航版少69公里,换来的却是7万多元的优惠。

 

这波啊,特斯拉又割韭菜了!

 

特斯拉常常被媒体称为汽车界的苹果。

 

苹果生来高傲,从首发的iphone 1到现在的iphone 12,旗舰产品一直在涨价。

 

然而特斯拉的价格更像是年过四十的中年人,一直硬不起来,最开始Model 3 标准续航版售价36.39万元。两年之后,只要24.99万元就能喜提一台。

 

下泄速度之快,恐怕我大A股都望尘莫及。

 

 02 

 

特斯拉一降价,整个新能源汽车圈乱成了一锅粥。

 

斯基数了下当前新能源造车企业,除了已经完成上市、销量表现优异的蔚来、小鹏、理想之外,还有一大批没怎么掀起水花的品牌。

 

降价救不了特斯拉

品下,是不是有前些年国内智能手机大战那味了?从最早的中华酷联,再到各类企业下海,那会儿国内至少诞生了几百家智能手机厂商。

 

罗永浩曾在某次手机行业交流会上说过:

 

都是供应商供的,你在那装什么孙子呢?我们都是方案整合商。

这似乎也适用当前的新能源造车市场。

 

先说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部件——电池。

 

一般而言电池的成本占据全车成本的30%-40%,而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就在中国,新上架的Model Y标准续航版,搭载的便是宁德时代磷酸铁锂电池。

 

再说说整车系统,俗话说得好,技术问题找华为。斯基看过华为自动驾驶的实车演示视频,总的来说效果还算可以,不想自主研发,只要一个电话,华为给你全部配齐。

 

基础构件齐全了,最后的代加工,同样享受一条龙服务,蔚来同款代工厂,江淮汽车等着你。

 

有福同享,来到上海作战的特斯拉,背靠超级工厂,买到了便宜电池,更好地整合了供应链,大大降低了成本,Model 3的大规模降价与国产化密不可分。

 

 03 

 

斯基觉得,特斯拉这波降价,短时间内可以增加销量,挽回近段时间的口碑下跌。从长远来看,在中国想要通过降价走极致性价比之路,有点难。

 

要知道,中国制造,最不怕的就是价格战。

 

线上直销、注重性能、粉丝基础大、供应链完善,这是特斯拉的优势。如果遮掉名字,这家企业也可以叫小米。

 

3月底,小米宣布正式进入造车行业,年轻人的第一台汽车快要来了。

 

对于造车,雷军是认真的,发布会上“雷布斯”热泪盈眶地将造车描述为“人生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并为其押上了所有的“战绩和声誉”,余生将“为小米汽车而战”。

 

小米有资金,账上现金就有1080亿;小米有生态,完备的智能软硬件,换到智能汽车上也许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小米有供应链,几天前,小米收购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Deepmotion(深动科技)。

 

雷军微博投票显示,针对小米汽车价格,选择10万以内定价的人数最多,大多数网友希望小米将汽车的价格定价在15万元以内。在后续的造车交流会上,雷军也提到,第一款小米汽车价格区间为10万-30万元。

 

如果小米汽车价格低于20万元,或者15万元,那特斯拉跟还是不跟?

 

降价救不了特斯拉

斯基问了身边一些朋友,他们都和我有一个共识:国产新势力造车做得还挺好,依托国内完善的产业链,新能源汽车又将是一次弯道超车的绝佳机会。

 

不要神话特斯拉,也不要贬低特斯拉。

 

特斯拉目前销量国内第一是事实,但和它同级别的国产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样也不赖。

 

2020年特斯拉国内销量137459辆,蔚来销量43728辆,理想汽车销量32624辆,上市不久的比亚迪汉在2020年12月热销12089辆,更是连续2个月销量破万。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确实厉害,但在下个十年内,无人驾驶未必都能落实。蔚来、理想、小鹏,包括第三方华为都给出了自己的方案,留有足够的时间去弥补这方面的差距。

 

 04 

 

年初特斯拉宣布Model Y降价,网上流传特斯拉订单一夜暴增10万辆,蔚来汽车客户大量退订。

 

随后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回应:

 

我不知道说蔚来退订的消息来源是什么,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订单)很稳定,并且我们的订单还在增加。我们的车不降价,因为蔚来的用户就是比别人待遇好,产品的用工用料和级别就是该在那个价位上,这是我们的策略。

李斌对于特斯拉的降价也并不着急:

 

特斯拉将来降到十几万元我都不奇怪,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目标。我们会坚守自己的市场定位,简单来讲就是宝马、奔驰、奥迪的油车卖多少钱,我们用电车卖它同样的价格,并且会比它的服务更好,智能化程度更高。

贵有贵的道理,便宜有便宜的理由。特斯拉工艺粗糙,内饰简单粗暴一直是大家吐槽的点。

 

在中高端市场,特斯拉还有很多难缠的对手。

 

有的胜在整车的豪华感,有的更加注重客户的购买体验,通过不断降价赢得消费者,最受伤的还是之前购买的消费者,以及整体的品牌形象。

 

插播一条信息,有多个信息称罗永浩将启动自动驾驶相关项目,据悉目前罗永浩在深圳办公,工作内容与自动驾驶相关。

 

老罗常被称为“行业冥灯”,虽常常生不逢时,但分析风口能力不容置疑。

 

锤子手机失败了,与之相悖的是多个国内品牌享誉全球;自创的电子烟无疾而终,雾芯科技却在美股混得有声有色,这次老罗又押宝了与新能源有关的自动驾驶。

 

看来新能源造车是真的赚钱!

 

 

来源:老司机野驶(ID:lsjyeshi)作者小康斯基

转自: https://mp.weixin.qq.com/s/tEMvvn00MqNdvOCbwcMVh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