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醉酒现象看景气追逐和景气周期

文/沧海一土狗

ps:3800字

题记:无论是烈酒和低度酒市值的差异,还是景气投资和低估值投资的对比,表面上来看,差异都在于外在,实际上都在于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塑造了这个人类世界,创造了这个资本市场,我们内心的冲突也将投射到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

 

引子

这两天有一则消息刷屏了,海底捞宣布关闭300家门店,一时间各种感慨。

我的直接感受是:餐饮是一个很难玩的行业,周期无处不在。

之前,我写了一篇《关于周期行业和行业周期的一些想法》,这篇文章从分类的视角解释了周期的根源,并得出以下三个结论:

1、短期供给弹性越小,长期供给弹性越大的行业,周期性越大;

2、进入壁垒越高的行业,长期供给弹性越小,周期性越弱;

3、品牌是好的,扩张是品牌的敌人;

但是,有读者对这个解释不买账,觉得这个解释是在假设企业家很短视,都是些盲目扩张的傻子。

我对这个解释也不甚满意,解读周期现象,本质上是要去把握一种冲突,在前文的解释中,冲突的层次还有些浅,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往深处刨。最好能刨到人性深处,发现人内心深处的冲突

 

想要和喜欢

幸运的是,脑科学家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相关方面的工作。

从主观的角度来看,我们很难区分两种感觉:一种是欲望,渴望,想要;另一种是喜欢,感官上给出很高的评价。

但是,从生理发生机制上来说,这个区分则容易得多,脑科学家们已经对此做了良好的区分。前者对应的是多巴胺回路,后者对应的是当下感受的回路。也就是说,二者背后对应了十分不同的化学反应。

从表征系统的角度来看,前者针对的是心理模型更深层次的东西,看到树上长的梅子,想吃;后者针对的是心理模型更表层次的东西,吃到梅子,感官被激活,觉得好吃。

因此,无论是从化学回路还是从表征系统,想要和喜欢都是两码事。

从醉酒现象看景气追逐和景气周期

如图上图所示,主观心理模型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近体系统,离外界环境最近,是一阶的系统;另一部分是远体系统,离外环境稍远,是一个二阶系统。

 

多巴胺是欲望分子,并非快乐分子。在Wolfram Schultz的一个研究中(1997,science),研究者发现多巴胺的主要功能是“奖赏预测误差”。也就是说,多巴胺回路针对的不是“好”本身,针对的是“更好”,更好的基准是预期。

 

醉酒——想要但不喜欢

知道想要和喜欢的不同有什么用呢?通过这两个机制的划分,我们就可以主动构建人内部的冲突了

我们所需要构建的情形是:从二阶的角度,我们很想要;但从一阶的角度我们不喜欢。

事实上,这种例子很多,一个最常见的例子就是饮酒和醉酒。

酒精会刺激多巴胺分泌,给人带来愉悦感。但是,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结构:愉悦感来自于二阶刺激,也就是说,血液中酒精度快速升高,会给人带来愉悦;绝对水平不会带来愉悦,只会让人醉酒

从醉酒现象看景气追逐和景气周期

了解清楚这个结构差异之后,我们就能清楚两个区别:1、喝high了和喝醉了的区别;2、高度酒和低度酒的区别(ps:几乎是两种不相干的产品)。

喝high了是指,大脑中酒精含量迅速提高,多巴胺快速释放,大脑感到愉悦;喝醉了是指,大脑中酒精含量提高到某一水平,大脑的很多功能失调。

不幸的是,人们很难辨别一阶刺激和二阶刺激的差别,只会觉得白酒开始很难喝,喝到一个临界点,觉得喝得越多越愉悦。

也就是说,一旦人们喝开了,人们会加快速度,大脑希望有同等刺激的多巴胺释放,但这需要更高速度的酒精度提升。最终,喝酒的人终于喝大了。喝到最后,人们没有愉悦的感受,只有醉的感受,因为这时,酒精浓度在降低,多巴胺回路关闭了。

对于经常喝醉的人,肯定不止一次骂自己愚蠢,并下定决心不再喝酒(ps:这一般是发生在醉酒的第二天),但是,一旦他恢复过来他又会想喝,并自信(ps:多巴胺的另一条回路是控制回路,兴奋时人们会觉得自信,所以,酒壮怂人胆)满满地告诉自己,这次喝不大,能控制住。结果往往是再一次喝大了。

经历了长期的斗争之后,酒鬼们终于摸索出了最佳应对策略:

1、选择高度酒;

2、少量多次;

经验丰富的老酒鬼会直接选择高度酒,而且,一次喝一两左右,让自己high,然后,等脑部酒精度下降,等下降到一定水平,再喝下一个quota。

也就是说,他们在主动操控酒精浓度的变化曲线。

按照老酒鬼的喝酒方法,他们一喝会喝一整天(ps:这就是所谓的酒腻子)。他们很精明,他们准确地区分了high和醉,并掌握了最有效率买high的方法——虽然最后他们实在把持不住,也喝大了。

如果了解这个微观生理结构的差异,我们就能搞明白,高度酒和低度酒的差别。二者根本就是两个品种。一个可以快速提高大脑中的酒精浓度,释放多巴胺;另一个则很缓慢。所以,看起来大家都喝了等量的酒,但是,差别很大。差别在于血液中酒精浓度的变化曲线,这直接影响了多巴胺的释放量。

通过这个逻辑,我们也能搞清楚,为啥烈酒总是畅销的,为啥白酒那么容易成瘾,为啥喝白酒的人都不怎么喝啤酒。

资本市场很好地映射了这个差异:白酒行业的市值是一个样子,其他酒的市值又是另外一个样子。根子还是在于一种普遍性,在于多巴胺回路的结构——强烈依赖二阶刺激

 

景气追逐和高估值

运用这个结构,我们也能够打开一个想当然的黑匣子:为什么高景气对应高估值。

这并不是因为高景气才值得高估值,而是因为这是一个进程,我们没办法

景气是一个二阶的东西,而估值是一个一阶的东西。我们优先被二阶的东西驱动,一阶的东西放在其后。所以,估值是一个并不太好用的刹车

这跟喝酒的过程很相似,在不断地追逐景气的过程中,估值逐渐地被抬高,虽然我们会像老酒鬼那样扭扭捏捏,稍微控制一下曲线——消化估值,但是,我们还是抑制不住追景气的冲动,最终还是喝高了。

从醉酒现象看景气追逐和景气周期

事实上,喝酒这个比喻跟资本市场有特别多的相似点。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相似点是,老手和新手的不同选择,老手一般直接选择最烈的那款,但新手会紧张兮兮地选择一个度数低的,初来乍到嘛。

在资本市场也会有类似的情形,老手上来就自下而上去搞高景气,新手一般会自上而下ps:基于牛市来)去搞个景气度不是那么高的,因为他们怕高估值,所以,会去选那个低估值——低景气度的。在价值投资政治正确的今天,菜鸟的这种选择其实也理直气壮。

但是,菜鸟们不得不去面对的是,自己的票总是不涨。他们所做的选择越稳妥,越是不涨。如果仅仅是自己选择的票不涨还好,结果那些自己不敢买的高景气股票屡创新高地涨。这个诡异的对比几乎要把人气炸了。

其实,股票投资和喝酒一样,人们追逐的是景气,是多巴胺能,是血液里酒精浓度的快速提高。

诚然喝醉是很可怕,比喝醉更可怕的是,那种极品低度酒,你从来就没真正high过,但喝着喝着喝大了,醉的一塌糊涂,这就好像你是时间的敌人一样。high没等来,吐倒是等来了。
从醉酒现象看景气追逐和景气周期

那么,新手上来学老手喝最烈的酒、骑最烈的马就没问题了吗?并不是,你投资的是景气,而不是其他。所以,当景气度出问题的时候,要记得跑,不要拿估值忽悠自己。

一般来说,大多数人只是在追逐景气,并没有把企业的底价——价值,搞得十分明白,这需要比企业家还好的一级视角和产业视角。

从醉酒现象看景气追逐和景气周期

所以,大多数人的选择也仅仅是就近找个马桶吐一吐,然后,等待下一次酒局的到来——景气回归

如果你搞不清楚为啥自己总是喝酒喝吐,大概率也搞不清楚为啥自己牛市不挣钱。

人性放大器

金融市场本身就是一个人性的放大器,人性深处充满矛盾和莫名其妙,金融市场也是如此。

正因为多巴胺回路足够强大,所以,投资者的着眼点并非利润本身,而是,利润增长,尤其是超预期的增长。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现象,低PE并不会刺激到投资者,反倒是利润增长可以刺激到投资者。在极端的情况下,投资者追逐增长的增长——要求利润增长率提高。

于是,我们对追逐景气这件事情就有一个基本的了解,景气至少是两阶的(利润增长率高),甚至是三阶的(利润增长率逐渐提高)。景气追逐的行为最底层是多巴胺回路控制的。

除此之外,往更大的视角延伸,我们整个人类社会的执念则是——经济增长,只有上面有普遍意义的增长,下面才有足够多的景气行业,供投资者追逐,才能刺激大家一直追一直追。

所以,当整个经济景气度不行的时候,整个资本市场的风险偏好也是脆弱的。

从醉酒现象看景气追逐和景气周期

不难想象,如果我们当下回路的优先级更高,我们整个社会将是另外一个场景——满足当下,活力更低,幸福感更高

所以,这就很矛盾,我们是要幸福感呢,还是要增长呢?大自然给我们做出的选择是增长——因为我们的多巴胺回路更强,当下回路更弱。

当然,我们的理性能帮我们做出一些平衡,让我们更注重当下,减缓对未来的追逐(ps:诸如保护环境等操作)。但这有一个有些反讽意味的事实,我们的理性强烈地依赖多巴胺的控制回路(ps:这次讲的是多巴胺的欲望回路,下次讲控制回路)。

嗯,拿多巴胺回路a去控制多巴胺回路b。

结束语

最近这几年,我们经历了形形色色的周期,房地产周期、猪周期,航运周期和大宗周期,其中的周期有大有小,有长有短。如果拉长时间窗口看,我们有更多的周期。

周期的普遍性深深地扎根在人性深处,我们是一个个内心充满矛盾和冲突的个体。

事实上,探讨周期并不是想要显得比企业家或其他投资者更聪明,这毫无意义;而是要发掘人性深处的一种普遍的的冲突,让我们心平气和地理解并接受这种冲突,也能妥善地规避这种冲突所带来的伤害。

这种狂暴的冲突被资本市场放大之后着实有一些吓人和费解。但我们也得接受,这就是我们人类啊。

ps:数据来自wind,图片来自网络
ps:参考文献
《贪婪的多巴胺》 丹尼尔-利伯曼
《哈佛幸福课》丹尼尔-吉尔伯特
《丹尼尔-丹尼特讲心智》丹尼尔-丹尼特
《隐藏的自我》大卫-伊格曼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KVK53IH79NoV-ZJtRZoBHQ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凯利公式

来源:量子学派(ID:quantumschool)

没有谁能说服一个堕落的赌徒,因为这是人格的缺陷。但如果你还是一个具有理性精神的人,别再迷恋所谓的运气。赌徒能够依靠的是祖宗保佑,而赌场后面的大佬是高斯、凯利、伯努利这样的大神。你怎么可能赢得了庄家?

赌徒迷信的是运气、赌场相信的是数学。

赌王何鸿燊接手葡京赌场时,业务蒸蒸日上,但理性的赌王仍然忐忑,请教“赌神”叶汉:“如果这些赌客总是输,长此以往,他们不来了怎么办?”叶汉笑道:“一次赌徒,一世赌徒,他们担心的是赌场不在怎么办。”

叶汉说的只是心理层面,现代赌场程序方面的设计,比叶汉当年要缜密得多,赌场集中了概率、级数、极限方面的数学经验。一个普通赌徒,只要长久赌下去,最终一定会血本无归,所谓的各种致胜绝技,除了电影里的周星星,现实里的周星驰都不信。

赌徒永远不明白,与自己对赌的不是运气,也不是庄家,他们是在与狄利克雷、伯努利、高斯、纳什、凯利这样的大师对决数学,赢的胜率能有多大?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看得到的是概率

看不见的是陷阱

我们先说一个最简单的赌博游戏:赌运气猜硬币。

规则是这样的,掷硬币,正面赢反面输,赢了可以拿走一倍的钱,输了会赔掉本金,你玩不玩?你可能觉得,唉,这游戏不错,公平!恰好运气也不错,第一把赢了100元!你高兴坏了,这时候庄家跟你说,你看你也赢了这么多,我呢,辛辛苦苦搭个场子,最后什么都没捞着,要不这样,你赢了,就给我留下2%,就算是救济救济老哥,给捧捧场!你一听,2%,才这么点,拿去吧,不差钱!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然而你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就是这小小的2%,最后却让你输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这小小的2个点的赢的概率貌似不起眼,但配上“大数法则”,就成为了赌场赚钱的利器!“大数法则”是数学家伯努利提出来的,说的是假设n(a)是n次独立重复实验中发生a的次数,p是每次实验发生a的概率,当n足够大的时候,对任意正数ε,有lim{[|(n(a)/n)| p]<ε}=1,公式这么复杂,99%的赌徒都看不懂,看不懂没关系,我们只看结果,最终庄家赢到的钱=0.02*a。

庄家赚的钱最终只跟玩家下注大小有关!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流水”,只要玩家不停地玩,庄家就会不停地赚!而不管玩家是输是赢,庄家始终是赢的!为什么赌场有“最小投注额”,因为扩大“流水”才能将利润最大化!

所以别以为自己有多聪明,你要庆幸自己玩得不够久而已,十赌九输正源于此。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只要进了赌场你就是一个穷鬼

我们再进一步,就算双方的概率均等,你仍然是一个输家,这里涉及到“无限财富”和“赌徒输光定律”,这个定理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应用,如“姓氏消亡”“线粒体夏娃假说”,在概率均等的情况下,谁的资本大,谁的赢率高。

你和我对赌,你我各有5块钱,输光为止。那么你赢的概率是50%,输的概率也是50%。

你和我对赌,你有5块钱,我有10块钱,输光为止,那么你赢的概率就只有33.3%,而输的概率有66.7%(这里涉及到高斯的概率论和泰勒的级数论),后面隐藏的就是赌场大BOSS凯利公式,后面小节里将详加表述。

对于小散户,赌场一般可以认为财富是无限多的,你赢不垮它,它却能吃了你。在赌场老板的眼里,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现在是穷鬼,一种未来是穷鬼。

“无限财富定律”也解释了赌场设置最大投注额原因。不是老板好心保护赌徒免遭破产,只是老板为了保护自己设置的安全屏障,想象下万一哪天比尔盖茨去赌场找乐子,一次性砸个几百亿进去,那赌场老板真的要哭了,虽然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但也不能不防,所以赌场根据自己的财富能力设计最高投注额,也就是为了抵抗“无限财富定理”!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赌场大BOSS凯利公式:先告诉你怎么下注

其实公式的作者,凯利,并不是一个资深赌徒,而是一位著名的物理学家,他发明这个公式的时候正是著名贝尔实验室中的一名研究科学家,研究方向是当时还算新兴前沿的电视信号传输协议。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赌场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讲公式前再卖个关子,先来看一场赌局:

假设您有100美金进行一项抛硬币游戏——如果硬币为正面,您1美元就赢2美元;如果硬币为反面,您就输1美元。您每次该投入本金的百分之多少来获得收益的最大化呢?

我本人的第一感觉是——不会吧,这也会有答案,其实就这样一个看似无解的问题,凯利公式告诉您:25%。

那么,凯利公式(Kelly formula)究竟是什么?

f*=(bp-q)/b

b = 赔率(赔率=期望盈利÷可能亏损=2美元盈利÷1美元亏损,赔率就是2了)

p = 成功概率(抛硬币正反面都是50%的概率)

q = 失败概率 (也就是 1-p,赌局中也是50%了 )

以上面游戏为例计算过程就是(bp-q)÷ b =(2 * 50%-50%)÷ 2= 25%。

从公式我们可以获得我们投资的一点启发:

只有出现赢面(bp – q)为正的时候,游戏才可以下注,这是一切赌戏和投资最基本的道理,也就是前面讲的”没有把握,决不下注”。

赢面还要除以“b”才是投注资金比例。也就是说赢面相同的情况下,赔率越小越可以多押注。如果不理解这句话,我们看看例子: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用凯利公式我们知道“小博大”游戏只能押总资金的4%,但是按大部分人的赌性,恐怕会选“小博大”游戏,而且重仓甚至show hand吧?但是,理性的选择应该是“大博小”,因为他快多了,因为可以用40%的仓位!所以,说到这,我们投资股票的时候如果想增大短期仓位可能最优的选择就是考虑一下重仓波动性小但是上涨概率大的大盘股,而对于波动剧烈的小盘股,我们必须保留低仓位运作。

他可靠么?我想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一大群数学家的论据来支持这个最优答案,我们这就简单以广发证券的一张图来消除大家的疑虑吧(题目略,图中一共五组选项,红色曲线的10%自然就是凯利公式算出来的答案)。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金融圈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其实,投资就像一场赌博,我们知道获胜的公式=获胜概率*操作次数*参与仓位。而要说金融圈最著名的人,巴菲特一定在其中;要说金融圈最著名的一个公式,凯利公式(Kelly formula)一定在其中,而且,巴菲特也用过它来管理资金哦。那我们也尝试把凯利公式应用到我们的策略吧:

假如我们能找到一种盈利模式,这里就举例我们最熟悉的追涨停板策略吧,在一只个股即将涨停的时候买入,假设你是超级高手,你每次打板都能盈利,那么你的成功概率就是100%;假设你是刚入市的新手,10次打板9次亏,那么你的成功概率就是10%。我们按照10%~100%的不同成功概率进行分档,每隔10%划分为一档。

我们来看看市场好的时候: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上图凯利公式的计算结果显示,市场好的时候,如果真的追涨停有4个涨停板的盈利,那么,只要你有30%的把握就可以出手了。

我们再来看看市场差的时候: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这里凯利公式告诉我们,市场差的时候,除非你能有80%的获胜信心,不然还是不要随意轻易出手。

如果您觉得上面的公式有点复杂,那要不考虑一下巴菲特版的凯利公式吧(网传节选自《巴菲特的投资组合》):

X=2p-1

p=成功的概率

X=投入的资金百分比

简单吧,还是以上面的例子做案例,如果市场差的,有一个80%概率打板盈利的投资机会,那么就买入2 * 80% – 1 = 60%的股票仓位,如果有一个100%盈利的投资机会,那么就全仓吧,所以,巴菲特版的公式思维更简单,只是似乎比原版进取些,因为忽略了赔率的影响。

如果您要加入止损位,那么可以把公式优化成:

f*=(b*(1+p)-1)÷(b*止损幅度)

除了100%赢,任何时候都不应下注

所有的赌场游戏,几乎都是对赌徒不公平的游戏。

但这种不公平并非是庄家出老千,现代赌场光明正大地依靠数学规则赚取利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赌场是最透明公开的场所,如果不是这样,进出赌场不知有多少狂命之徒,何鸿燊早怕九条命都不够。

凯利公式不是凭空设想出来的,这个数学模型已经在华尔街得到验证,除了在赌场被奉为正神,也被称为“资金管理神器”,是比尔格罗斯等投资大佬的心头之爱,巴菲特依靠这个公式也赚了不少银子。

1955年6月,美国出现了一个极其有名的电视节目,叫做64000 dollar question。答题者通过不断答对题来累积奖金,一时风靡全美,黄金时段收视率达到85%,各路山寨节目不断。这样一个问答秀迅速吸引了场外下注来赌赢家的赌盘。这档节目的录制是在纽约,东海岸现场直播,而西海岸则有延时。当时的新闻爆出一些丑闻,有关西海岸的赌徒通过电话提前得知结果,赶在了西海岸直播前下注。

凯利看了新闻之后,他想到这个如何使具备一定内幕消息但是同时有一部分杂音的赌徒最大化长期获益的问题,可以使用他们实验室关于咨询学和噪音传递研究的公式来解决。于是,他以一个赛马的模型,推出了凯利公式的雏形。

凯利的理论是这样的,对于有一定内幕消息的赛马人来说,第一个自然的想法当然是放入全部的资金,但是这样就会造成万一输掉血本无归的惨境。而在凯利想要解决的这个问题中,在任何一个时刻输掉全部资金显然是不符合最大化累积收益的需求的。

真正应该关心的是长期累积的收入,对于累积的收益来说,最后的结果只和输赢的局数有关,而和输赢的顺序无关。所以他推出了一个最佳的投入仓位比,来最大化长期的累积收益:

bet = edge / odds = 预期获益/获益回报

edge=bp-q

这里的edge 在赌博中可以理解为 获胜的概率*赔率 – 失败的概率,也就是上文提到的赢面。当edge的数字为正的时候,这就是值得下注的比赛,而edge为0或者负数的情况说明赌徒不具备edge, 不应该下注。

而odds则是赔率,我们更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公众对概率的估计,是公开的消息。

我们可以用凯利模拟这样一种情况:小明现在有100元的起始资金,他现在将要投硬币4次,每一次他投出硬币为正面的时候,将获得6倍资金回报(1陪5),当他投出硬币为反面,陪光。请问小明要如何分配每次下注资金,才能最大化他4次投币之后的收益呢?

投资中最著名的一个数学公式

根据凯利公式计算,我们可以建立起这样一个正反面的概率各为50%,edge = 0.5*5-0.5 = 2, odds为5,最佳仓位为40%,可以看到最终在16个可能出现的结果中(4次投掷),12.96和8100出现1次,64.8和1620出现4次,324出现6次,16次结果的收益为324。凯利公式的目的正是最大化这些结果的收益。

由于凯利公式着眼于长期回报率和风险的控制,所以天然就吸引投资人想要把它应用在投资当中。比如著名的传奇数学家Edward Thorp读了凯利的论文之后,先是自学Fortran用IBM大型机开发了一套专门用于21点的算法(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下电影21,电影里的card counting的方法正是获得edge的来源),带上凯利的导师在拉斯维加斯大把吸金。

结语

赢得胜利的唯一法则:不赌

没有谁能说服一个堕落的赌徒,因为这是人格的缺陷。

但如果你还是一个具有理性精神的人,别再迷恋所谓的运气。

赌徒能够依靠的是祖宗保佑,而赌场后面的大佬是高斯、凯利、伯努利这样的大神。

你怎么可能赢得了庄家?

论理性,没有人能比赌场老板更理性。

论数学,没有人能比赌场老板请的专家更精通数学。

论赌本,没有人能比赌场老板的本钱更多。

如果你想真正赢得这场赌局,法则只有一个:不赌。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bmDryxfXnyD12H8OBPJfxQ

消费股,正在塌陷

作者 | 深鹏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这段时间消费股刚经历了一个小型反弹潮,大家都以为小阳春要来了,谁知鬼故事还没完。

 

白酒行业的三季报业绩基本没啥亮点,同时又来一个茅台酒跌价,直接引发今天开盘白酒股普跌。龙头茅台开盘就来了一个大幅下跌超3%,五粮液更是一度超过8%。而中国中免干脆直接来了个“坚决无比”的跌停;还有调味品、乳制品,股价基本都是下跌。

 

尽管之后跌幅收窄,但是习惯了过去多年的消费股热潮,现在这形势,基本可以用流年不利来形容,股民心中的信仰,也被摁在地上摩擦。

 

究竟,消费股的鬼故事,还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1

消费股的三季报,究竟有多低迷?

先说YYDS的白酒。

 

茅台三季度营收263.32亿元,同比增长9.99%;归母净利润126.12亿元,同比增长12.35%,算是符合预期但增速降低。对比往年同期,除了去年因为疫情扰攘、以及2018年经济低迷外,基本被打回2016年以前的水平,而那个阶段,是茅台过去10年最为低迷的时刻。

 

消费股,正在塌陷

 

消费股,正在塌陷

 

“龙二”五粮液,三季度营收129.69亿,同比增长10.61%,归母净利润41.27亿,同比增长11.84%。业绩一般,和茅台一样,营收和净利润增速都回到2016年之前。

 

消费股,正在塌陷

 

消费股,正在塌陷

 

至于其他白酒股,像古井贡酒,Q3营收同比增长21.37%,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5.09%,毛利率同比下降0.17个百分点;今世缘Q3营收同比增长15.76%,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3.82%,表现也并不惊艳。水井坊倒不错,Q3营收同比增长38.93%,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6.27%,毛利率同比上升1.46个百分点,在白酒行业算比较高的。

 

实际上,今年出现这么多变局,白酒行业交出这样一张成绩表,大家也基本能猜到。现在又传出茅台酒跌价的消息,白酒行业的YYDS地位恐怕一时间很难恢复了。要知道,白酒炒作的最大逻辑就是涨价,现在连绝对龙头茅台都降价了,其他酒商难道还有能力逆势涨价?

 

消费股,正在塌陷

万不可低估茅台对于整个市场的影响力,它不仅是白酒行业景气度冷暖的指标,甚至还可以是反应居民的消费力变化的指标。

 

接着说说调味品。

 

海天味业Q3营收56.62亿,同比增长3.11%,归母净利润13.55亿,同比增长2.75%,毛利率37.91%,同比下降2.96个百分点。这个业绩比起白酒还要差,是上市至今的同比最低值,在去年的海天销售同比增长没有太异常,所以今年的数据应该能比较准确反应当下的运营趋势。

 

消费股,正在塌陷

 

消费股,正在塌陷

 

中炬高新Q3营收10.96亿,同比下滑12.7%,归母净利润0.87亿,同比下滑59.15%,毛利率23.29%,同比下降17.12个百分点。营收的下降幅度较Q2(-24.85%)有所好转,但净利润下滑幅度却较Q2(57.86%)有所扩大。

 

金龙鱼也未能幸免,Q3营收594.95亿,同比增长12.21%,归母净利润7.11亿,同比下降65.86%,毛利率同比下降10.43个百分点。

 

食品饮料方面,涪陵榨菜Q3营收6.09亿,同比增长1.3%,归母净利润1.27亿,同比下滑39.07%,毛利率51.64%,同比下降7.28个百分点。虽然营收端有所Q2有所好转,但利润端继续恶化。

 

光明乳业Q3营收77.93亿,同比增长18.45%,营业利润1.04亿,同比下滑5.18%,归母净利润1.84亿,同比增长57%,毛利率21.18%,同比下降5.15个百分点,但归母净利润增速快于营业利润,主要是营业外收贡献。

 

显然,和白酒一样,调味品、食品饮料的整体业绩趋势都不是很好看。只不过之前的中期业绩也都已经跌了很多,现在虽然还在跌,但一些公司像海天味业,跌幅有所收窄。

 

最后还想讲一讲免税这个行业。

 

龙头中国中免Q3营收139.73亿,同比下滑11.73%,归母净利润31.32亿,同比增长40.22%,毛利率31.27%,同比下滑7.62个百分点。不过,Q3业绩只能算一个短期的扰动,主要是疫情因素,其中8月三亚过夜旅客下滑了60%,现在已经逐渐恢复。

 

所以,相对前面说的几位,中国中免算是增长逻辑相对好的了。

 

不过,从时间维度以及整体上看,很多的消费板块业绩增速下滑,并不是一时,而是已经形成一个下行趋势。以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利润总额为例,经过2017年的高峰期后,一直处于下滑趋势。说人话就是,消费持续疲软已是既定事实。

 

消费股,正在塌陷

 

2

消费股,为何这么弱?

消费股,是过去几年A股的YYDS。

 

特别是2015年股灾之后,消费龙头的股价基本都是成倍成倍地上涨,到2017年达到阶段性顶峰。虽然2018年有过回调,但其后便一路上涨,涨幅甚至超过之前。

 

从当时消费股的经营业绩上看,确实也是名副其实,不管是涨价逻辑,还是市占率提升逻辑,亦或优化企业经营,降本增效,消费公司尤其是龙头公司基本都是赚到盘满钵满,增长十分强劲。这一波消费股热潮也成就了很多基金经理,最明显的比如大家熟知的网红张坤,大家的坤哥。

 

但到了今年,消费股却来了个集体低迷,增长动力似乎一夜之间丧失,不少人被这么一出反转大戏,搞得云里雾里。

 

其实,如果换个视角去看,问题都很简单。

 

消费的前提是老百姓兜里有钱,08年之前是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那个时候赚的就真的只是加工制造的钱,财富效应不会太明显,但08年之后开启的的货币宽松和房地产大时代,才是后来大消费最大的助推力。

 

从宏观的GDP增速趋势和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变化趋势便可略知一二。2014年至今,这两个数据的变动拟合度很高,而这期间,对GDP增长贡献最大的正是房地产。

消费股,正在塌陷

这也正好解释了现在消费为何如此低迷,因为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放缓了,而且跌幅还不低。

理论上,只要经济一路增长,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会随之上涨,消费力也会跟着提升。但是目前情况是,虽然其他支柱产业增长还挺好但房地产的熄火还是对宏观经济增长产生影响,财富效应就更不用说了。

 

消费力的疲弱,不管是对于习惯涨价逻辑的白酒,还是对于像调味品、饮料这种日常刚需,都不是好事。其实白酒的刚需成分能说有多大真不好判定,大部分还是受消费力的影响,所以只能说是伪刚需。并且白酒涨价逻辑很可能迎来转变时刻。

 

调味品这类虽然也有涨价逻辑,但成本端抬升+消费端不给力导致成本转嫁困难,这个涨价利好到底算不算实际利好也不好说,尤其那些行业的龙头反而会因为渠道渗透率过高也失去增长动力。

 

如果从长时间的视角去看,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可以只涨不跌的,企业经营也好、炒股投资也罢,快速增长期都是有限的,来来回回,周期使然。所以回过头看,消费股热潮也已经持续了5年有多,也已经是非常长的上升周期,现在随着经济的下行而下行,也属正常。

 

当然,有人将业绩下滑归咎于今年上游原材料价格的涨价,但从长远上看,消费股很可能已经步入长达数年的平庸期,就像它们当初可以上升好几年一样。

 

3

还能买吗?

如果从行业成长的角度看,消费股真不算很好的标的。因为资本市场所看中的成长性投资逻辑,一个个都破了。除非经济出现拐点,重新步入增长,否则,消费股整体的增长率,也就是能跑赢GDP+通胀。

 

增长不强劲,就很难享受高的估值溢价,没有估值助推,就很难回复当年勇的。何况,消费股的估值,并没有回落很多,所以未来的估值承压,仍然会进行。

 

毫无疑问,和“宁族”比拼,“茅族”可以说已经没有抵抗力了。从这段时间的行情走势,也可以看出来,“宁族”基本上是“高处未算高”的状态,可“茅族”,反弹了一下下,而后又低迷。这正是资金的最终策略选择——消费股只能算是一个避风港,其他地方风太大了回来避一避,等其他地方又炒起来了,又从消费股中流出去追逐成长股。

 

消费股,正在塌陷

 

消费股,正在塌陷

 

不过,“稳”是消费股的最大特点,尤其是各种消费茅,这也是最吸引很多大资金的地方,这些大资金不是追求收益的弹性,而是追求收益的稳定性,所以资金对消费股的需求始终是还在。

 

至于消费股是贵不贵了,最简单的我认为可以直接看估值。

 

一般消费股的估值水位在20-30倍之间,掉入这个区间,可以视为合理价位。只要行业不出现大变局,公司基本面没啥问题,都是不错的布局机会。当然,前提是你不能用“宁族”的投资收益期望值来要求消费股,享受消费公司EPS的成长,还有能够做到的。

 

而对于眼下的消费股投资策略,适合吃一些超跌反弹,而对于中长线的投资,最好还是等到估值步入合理区间,又或者业绩连续出现环比改善的时刻吧。

 

起码目前看来,可能还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y6IumSQb5BcnfMMNdp6_TA

6年跌了快80%的品种,能买了吗?

 
周末一位大佬朋友提了一句中证传媒,说长期看应该有很不错的机会。
 
离市场比较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中证传媒这两年基本是和房地产板块一样,是大A股最绿的仔。
 
俗话说机会是跌出来的,我就好好地看了看。
 
中证传媒惨是真的惨,这个指数诞生于2011年,自1000点起步;虽然2015年暴涨到过4000多点,但是在十年后的今天,目前仅仅是1100多点,十年白玩,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6年跌了快80%的品种,能买了吗?
 
大致琢磨了一下,有这么几个我比较看好的地方:
 
1.季度线呈现底背离。
 
我比较看中长周期技术指标,说实话,现在的中证传媒季线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形态。虽然指数回到了去年疫情低点,但是红框中的MACD绿柱缩短了很多,有酝酿橙红色线上穿蓝线的趋势,当前的恒生指数就是这样的形态,只是周期短了一点。
 
6年跌了快80%的品种,能买了吗?
 
2.传媒行业绝不算是传统行业。
 
熟悉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更看重宽基,因为宽基规避了行业风险。而行业最大的风险就在于被时代所抛弃。
 
比如最近比较强势的中证煤炭,即便涨了这么多,也还没到十多年前的3390点,而且还有很大的差距,持有体验很差,而且行业本身还面临着新能源替代的大趋势。所以这种行业我是一定不会重仓投资的。
 
但是传媒是个比较中性的行业,它既不像是新能源站在风口,也不像是一个被颠覆的行业。这个指数的行业结构可以看下,
 

6年跌了快80%的品种,能买了吗?

 
主要是广告、游戏、影视、数字阅读等,这里面有哪个会被颠覆,行将消失吗?并没有。所以,和时间做朋友,我觉得这个指数未来再创新高是没问题的,多久不知道。
 
3.最可能由元宇宙概念受益(但兑现需要时间)。
 
我们这两年一说起中证传媒表现不好,理由总是说疫情影响,没人看电影了,我觉得是典型的想当然,当然我也曾犯过这样的错误。
 
但影视在中证传媒里的占比实际上并不高,游戏才是灵魂,可以看看一个追踪传媒指数的指数基金的前十大权重,
 
6年跌了快80%的品种,能买了吗?
 
这十大权重占比基本在50%左右,一个院线股都没有,大部分都是游戏。
 
而最近,Facebook改名meta发力元宇宙概念,也使得这些游戏股们跟着有所表现,传媒指数也得以回血。
 
当然我们要忽略这种短期的消息面影响,因为这样的刺激无法持续。
 
我们应该注意到,元宇宙的潜力。几年前,新能源也是一个不太落地的概念而已,但在这两年迎来了大爆发。既然Facebook愿意倾其所有来推动其发展,那么证明是可实现的。而游戏公司应该不会缺席。
 
无论怎样,中证传媒,这个从高点下跌了75%的指数,叠加了各种利空影响,跌了6年时间,我认为向下空间有限了。
 
当前时间点,感觉到迟疑犹豫是一定的,因为一个好的投资的起点注定是不舒服的,邓普顿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
 
行情总是在绝望中诞生,在怀疑中成长,在乐观中成熟,在兴奋中死亡。
 
诞生在绝望中的行情,最初考验的是眼力、定力,更是坚持和信念。
 
(以上内容均是自己的投资思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QZxS31MiXBjHCLE7MNvmaQ

钱从哪里来——我的仓位管理策略

投资除了选股,最重要的就是仓位管理了。很多人喜欢举某位大师长期持仓最终取得了多高收益的例子,从而得出了投资应该买入不动、长期持有的结论。其实,长期持有只是盈利的结果,并不是盈利的原因。巴菲特持有可口可乐32年,持有华盛顿邮报更是高达47年,但也买过仅持有了一年的底特律全国银行、时代镜报和西北工业等股票。我们都在传颂股神长期持有的经典案例,实际上这都是结果,是在很多中止的交易里脱颖而出的成功,我们千万别邯郸学步。

市场是时刻发生变化的,我们的选股逻辑没有发生变化的时候,当然可以一直持有,但如果股票的基本面出现了问题,最好的选择就是立刻卖出。作为个人投资者,还有一点是与机构,尤其是大型机构完全不同的,它们有源源不断的资金,譬如当下某些基金发新产品的时候认购额竟然高达上千亿。

这些机构可以用新进资金来购买新的目标,而资金有限的个人投资者,要想买入新股票或者加仓一只老股票,就需要卖出自己一部分持仓股。很多时候,我们的卖出并不是因为不再看好持仓股,只是有了自己认为更好的股票要买,这是投资中经常会遇到的时刻。伯克希尔哈撒韦首先是一家保险公司,巴菲特看中的就是源源不断的浮存金,这是他总能在市场最差的时候,有钱买到最便宜股票的重要原因。浮存金的成本是非常低的,这也是伯克希尔相比一般机构的巨大优势。

个人投资者,即便知道大师或者明星机构的持仓股票,也很难取得和他们一样的成绩。不仅仅是专业能力上有差距,更重要的是资金压力和新资金来源都大不一样,基本没有可比性。平时在雪球上讨论的时候,经常有人问:“你怎么总有钱买买买?”实际上我是常年满仓的,手上基本不留现金。之所以总能买买买的原因,是我的仓位管理策略就是这样设计的。有些投资者喜欢单持一只股票,而且常年满仓,这需要对该股票有非常透彻的理解,而且由于股价涨跌幅度就是自己的持仓市值变化幅度,遇到大起大落的行情,譬如2020年3月中下旬那段时间,就必须要有一颗超级大心脏了。

我更偏向于稳步前进的风格,也经历过几次大的波动,尤其是2015年六、七月份的千股跌停,2016年开年的熔断和2020年3月的大震荡,都令人记忆深刻,所以对个股的持仓限制也是越来越严格。目前,我的单只个股持仓比例一般情况下不超过20%,非常确定的条件下可以放宽到25%,极端确定性的情况下也不能超过30%。每个人的资金压力不一样,所能承受的回撤幅度也不一样,这个比例是根据我的自身条件设计的,有人可能觉得保守,也有人觉得激进,都是正常的,大家都只能做好自己认可的模式。

在上面的限定条件下,我就至少要持有4只股票才行。我尝试过在持仓中买入不同风格的股票,但在实际操作时经常会发生一些思想上的碰撞,有时候甚至会变成一种尖锐的矛盾。近些年,以地产股为核心的同心圆能力圈基本建立后,持仓股逻辑上的矛盾小了,但有时候也会因为风格太相似而面临同进共退的情况,这就与单持一只股票有相似的问题了。后来我又加大了ETF的持有比例,主要是沪深300和一些行业类ETF,来适度避免持仓的过于集中。

现在的持仓体系中,我按照持股弹性分成了高中低三个模式,当然这种划分只是针对某一特殊时期的,时过境迁之后,有些高弹性股票也许会越来越稳定,中弹性的也许会变成高弹性,低弾性也有可能变成中弹性,这就需要不断修正了。高弹性模式,主要是地产股。由于受行业规则的影响较大,地产股的波动要比一般股票都要大一些,涨跌30%都是正常现象。低弹性模式,主要是银行和保险,这是与国运紧密相连的品种,在市场最危急的时候,持有质地较好的银行和保险股票,安全性会更好一些,几轮大小熊市临近尾声的时候,都是市场环境最为恶劣的时刻,那个时候我基本上都会有银行股和保险股,国运就是它们的底部。

中弹性模式,顾名思义,就是波动率在高弹性与低弹性之间的标的,我选择的主要是券商、互联网,沪深300ETF目前也列入了这个模式。如果说低弹性股票我更多是在左侧买入,高弹性股票主要是在右侧买入,那么中弹性股票的买入就会更加平衡一些。三种模式都是某一特殊时期的评定,评定的因素一方面是大盘的整体环境,另一方面也要看股票估值情况的变化。所谓高处不胜寒,再稳定的股票到了估值过高的时候,向下弹性都会变大;而弹性再大的股票,到了估值较低的时候,向下弹性也都会变小。

随着各个板块估值的变化,我会有一个动态调仓的过程,也就是会卖出一部分估值较高的股票,去买入估值相对较低的标的,这也是看起来总有资金买入的原因所在。但不管股票本身有多低估,一定要服从个股和行业的最高持仓比例要求。所以地产股跌到现在这个程度,我仍然会严守最高不超过50%的规则,要买入就只能等着下跌,跌多少就补多少。我经常说的“我爱熊胜过牛”、“下跌是价值投资最幸福的时刻”,原因就在此,那些看好的股票不下跌,真没有空间买啊。

到了市场全面进入谷底的时候,我也会用杠杆,这就像是杀手锏,普通的行情是不用的,只在市场最冷,也就是可以用最便宜的价格买入股票的时候才会用。我用的杠杆,都是没有平仓压力的,基本上是没有固定归还时间只要把利息付清就可以,有些类似永续债。2020年3、4月份,我就是用这些资金和一套房款买到了30元以下的招商银行、70元以下的中国平安和22元的中信证券和100元的五粮液,填上了后面地产股下跌留下的窟窿。

杠杆资金我从来不会在估值偏高的时候用,事实上大部分时候,我都是在估值基本恢复正常时就平掉仓位。这会导致很多钱赚不到,但也让我避过了很多次过山车,譬如2020年7月如果没有平掉杠杆仓位的话,后面半年就会比较困难,而且再没有调整空间了。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很多时候不用的资金也是至关重要的,狡兔尚且三窟,投资者最好不要把自己绷得太满,总想一次就把钱赚了,这种时候很容易操作变形,给后面留下难以调整的难题。

归根结底,投资是很个人的事情,仓位控制就更是这样。即便两位投资者都持有同样一组股票,后面不同的仓位管理策略下,也会出现不同的结果。量产的衣服始终不如量身定制的合身,我把自己的体系呈现出来,希望对大家打造自己的仓位策略有所借鉴吧

作者:朱酒
链接:https://xueqiu.com/6056806984/170142352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