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啤酒的骗局

国产啤酒如果这样发展下去,那就是走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

者:良叔
来源:感受不同(ID:sh1419243008)
 

夏天来了,又到了喝啤酒吃小龙虾的季节。

前两天,良叔请团队小伙伴们吃小龙虾,给大家点了几瓶进口啤酒解辣。


有个很喜欢喝啤酒的小伙子,连连称赞:


第一次喝进口啤酒,想不到竟然比国产啤酒好喝太多了。


看着他惊讶又满足的表情,我想起多年前,刚来深圳,有个领导带我去吃饭,当时第一次喝优质的进口啤酒,我也有同样的感慨。


也是从那时起,就一直指望中国能生产出一款好点的啤酒,不敢说比肩茅台,但最起码,你得是真正的啤酒啊。


不要惊讶我这种说法,这个行业我略知一二,说句实话:


其实,大部分国产啤酒,并不是啤酒,而是啤水。

01


国产啤酒最近几年销量并不好。


从2014年开始,产量首次出现下滑,到2015年大幅下降5.1%,之后的增速分别为:-0.1%、-0.7%、0.5%。


国产啤酒的骗局

不仅负增长,而且产能利用率极低,徘徊在50%左右。


有很多工厂也关闭了,销量第一的华润雪花也撑不住,就在2018年,一口气关停了十几个分厂。


国产啤酒的骗局

与之相反的是,进口啤酒销量迅速攀升,每年几乎以超过50%的速度在增长,进一步冲击了国产啤酒。


虽然国产啤酒价格确实便宜,但依然被进口啤酒追着打。


难道低价的薄利多销策略,完全失效了吗?


显然不是。仅仅只是因为质量太水了。


水到什么程度呢?


纯正的好啤酒采用精酿艾尔工艺,而国产啤酒大多是拉格工艺,俗称工业淡啤,就是在夜宵撸串时,几块钱一大瓶的那种,越喝越寡淡。


本来酿造啤酒的主要原料就4种:麦芽、啤酒花、酵母和水。


但国产工业淡啤,真是抠到家了,不仅在制作工艺和发酵时间上动手脚,更是在原材料上搞搞事。


为了节约成本,大量采用大米、玉米等淀粉辅料,来压缩麦芽的比例,成本自然降低不少。


然而,这种口感非常寡淡,如同喝凉水,丝毫没有啤酒应有的粘稠感。


更没有啤酒那种特有的“苦涩”味。


很多人有个误区,认为苦味太重的啤酒不好喝,是劣质啤酒。


错了。


啤酒的苦味,其实来源于啤酒花,它主要分布在北半球,新疆、甘肃、内蒙古、四川、黑龙江等地。


它在生长期,是这样子的:


国产啤酒的骗局

啤酒花是“啤酒的灵魂”,它赋予了啤酒独特的气质——迷人的苦涩和清爽的香气。


不仅如此,它还是一种天然的“防腐剂”。


如果不放或者少放啤酒花,那么啤酒都不能存放14天以上,极易变酸或腐坏。

但国产工业淡啤,为了节约成本,加入糖浆或其他原料,不断稀释啤酒花比例。


当最核心的麦芽和啤酒花比例不断降低,那么几乎就只剩下水了。


国产工业淡啤的含水量,高达90%以上。


所以你会经常看到有人一口吹一大瓶,一晚上就着花生吹牛皮,不知不觉干完一箱又一箱。


大多数时候,并不是因为酒量好,而是那啤酒实在太淡了。


哥们,你喝的哪里是啤酒啊,那简直就是凉水和忧伤的混合物啊。

02


我们再来看看,国产工业淡啤的成本结构。

以一瓶5元的啤酒为例:


包装费约占30%,也就是1.5元;


分销成本、运输费、税费合计20%,是1元;


生产和人工成本16%,是0.8元;


麦芽、啤酒花等原材料约占14%,是0.7元……


也就是说,最大的成本居然是包装费,而最重要的原材料,其实占比最少。


5块钱的啤酒,原料只花了0.7元。


这样的啤酒,真的好喝吗?能喝得放心吗?


即便如此,还有很多被误导的人,居然在为国产工业淡啤站台:


5块钱能买500毫升啤酒,这么一大瓶,还如此便宜,你就知足吧。


但即使这么便宜的啤酒,打起广告来,却是大手笔。


在大排档和超市里,印有品牌商Logo的精美遮阳伞、桌椅和冰箱非常多,而且几乎都是免费赠送的。


还有很多推销啤酒的漂亮小姐姐们,据说提成很高,有不少人月入过万。


那这些费用从哪里来?


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埋单吗?


这让我很怀念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是国产啤酒的黄金时代。


那时候的国产啤酒,色泽金黄,麦香浓郁,真的可以称之为“液体面包”,和现在的进口啤酒差不多。


为何现在就沦落至此,从啤酒变成了啤水?


说白了,就是厂商为了省钱,再多赚钱。


看看现在国产工业啤酒的原麦汁浓度和酒精度,你就懂了。


原麦汁浓度越低,意味着啤酒越没味道,酒精含量也会越低,酒味就越寡淡。


现在的国产啤酒,原麦汁浓度基本上是10P,低的可能只有8P。


10P是一个分水岭,很少看到有国产啤酒高于10P的。


这是为啥?


因为8P相比于12P,可以节约50%的大麦。


另外,大米在国产啤酒原料的占比越来越高:


2002年,麦芽占12.6%,大米是2.9%;


2010年,大米占8.1%,提升了2.8倍。


到现在,又一个10年过去了,这个数据查不到了,以前还在年报中公布一下,现在毫无踪影。


这个“偷天换日”的技巧,真妙。


啤酒酿造过程中,原本上不了台面的大米,却从配角悄悄升到主角位置。


只是因为,最贵啤麦的价格,是普通大米的10倍左右。


当然,你“偷工减料”,卖的便宜点也就算了。


更可恨的,是那种无下限割韭菜的。


有一次宵夜,惊喜的发现,某国产品牌推出“精酿啤酒”,要70多元一瓶。


我心想着,价格这么贵,又是行业第一大品牌,还是“精酿”,那质量肯定没得说啊。


但只喝了一口,我就知道,上当了……


我并不死心,又一次出去吃饭,发现了一瓶138元的“原浆啤酒”,用黄色油纸包着,透漏着一丝贵族气息。


这一定是好酒了,马上买了一瓶,然而,喝到第二口,发现又上当了……


也许包装能提升逼格,也许价格能彰显档次,但是,口感真的骗不了人……

国产啤酒的骗局

03


你可能会说我一个人的口感太过主观,其实群众们会用脚来投票。


国产啤酒不好喝,那就买进口的。


2011年至2016年间,啤酒进口量从64203千升猛蹿到646384千升,6年上升10倍。


现在可就更多了,因为这两年在很多超市货架上,进口啤酒已经随处可见,网上下单也很方便。


为什么进口啤酒,虽然价格贵,却依然越卖越好?


因为对比之下,国产工业啤酒的坑,实在太多了。


第一坑,配料表中有糖浆。


无论哪种糖浆,加在啤酒中,就是为了提高啤酒的发酵率,从而减少生产成本。


这极大影响了啤酒的口感和营养价值。


因此,配有糖浆的啤酒,口感不会那么纯,体验感极差。


国产啤酒的骗局

第二坑,配料表中没有麦芽,只有大米或淀粉,或者大米、淀粉排在麦芽和啤酒花之前。


就酿造工艺而言,纯麦芽酿出来的啤酒,口感最正宗、醇厚,不过成本也最高。


于是聪明的工程师们,退而求其次,在麦芽中掺杂一些大米和淀粉,这产品研发能力真强。


国产啤酒的骗局

第三坑,玩文字游戏,打擦边球。


一些啤酒大厂,稍微“高端”一点的是“纯生”系列。


大部分国产工业啤酒,都是高温灭菌消毒,大大影响了啤酒的新鲜感。


而纯生,是一种新的酿造工艺,采用无菌膜过滤技术,所以口感比较好,卖得也稍微贵一点。


不良厂商自然有在包装上动手脚的动机了。


于是有商家把纯生二字弄得很大,再到下面加一个极小的“态”字。


乍一看是“纯生”,仔细看却是“纯生态”。


但是正规的啤酒种类,只有纯生啤酒,却没有“纯生态啤酒”之说。


国产啤酒的骗局

第四坑,原麦汁浓度太低。


我们前面说过,啤酒的原麦汁浓度高,成本就高,质量也更好。


10P是一个分界线,原麦汁浓度低于10P的啤酒,一般酒精度也很低,稳定性差,保存时间短。


可悲的是,国产工业啤酒,极少有超过10P的,大部分徘徊在8P-10P之间。


而进口啤酒,绝大部分都在11P以上。


国产啤酒的骗局

某国产啤酒原麦汁浓度表


其实上面说的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可以看见的,通过包装和数据,你可以辨别真假与好坏。


但背后还有很多我们看不见的东西,那就不好说了。


我只知道,30多年前我们老家附近有个本地啤酒厂,那时候一列列装满大麦的火车开进厂区,啤酒销量也很好。


但后来被一个大牌啤酒厂收购,运进厂里的大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线下滑。


产出的啤酒再也喝不出从前的味道,销量也遭遇滑铁卢,没几年就关厂倒闭了。

04


其实,一瓶5块钱的国产啤酒,原料只有7毛钱左右,在这个上面动手脚,有点本末倒置。


一味地压缩原料成本,导致口味越来越差,从啤酒变成了啤水;而与此同时,包装费和广告营销费却居高不下。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Q4SUkyNXJBESLlYlDLCDxg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最近一段时间,国际上没有什么有深度的大事件可以写,更新的频率有点偏低了。但是,也不能这么一直闲下去啊,所以我们今天和大家谈谈猪肉的事情吧。

大家千万不要小看猪肉在经济上的作用,它不仅仅关系到我们的生活,而且猪肉价格的走势能反应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我相信,很多人可能都知道,在中国,猪肉在CPI中的占比非常高:食品类在CPI中的比重为32.79%,猪肉在食品类中占9.26%,在CPI中的比重为3.03%。

最直观的就是:如果猪肉价格上涨一倍,那么会带动物价指数上涨3个百分点左右。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物价指数上涨3个百分点,老百姓就会感觉到明显的难受了,感觉生活必须的商品价格都在上涨。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一般情况下,物价指数超过3%,央行就要对货币政策进行调整了,否则通胀压力就会非常大了。

只要猪肉价格上涨一倍,那么就可能不得不逼迫央行对基准利率进行调整,而基准利率调整关系到整个国家经济的发展!

简单的说:猪肉价格的变化可能直接关系到中国经济的走势,猪肉价格甚至能成为全球经济的风向标

由此可见,猪肉价格对中国经济影响之大。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为什么猪肉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会那么大?

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在肉类食品中,猪肉是我们最主要的消费。

我们以2017年为例,中国肉类消费66%为猪肉,21%为禽类(鸡鸭)、8%为牛肉、5%为羊肉。

猪肉,直接关系到人们的日常生活质量。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中国人非常喜欢吃猪肉,如果没有了猪肉,你不能只吃素菜吧?为了补充身体必须的能量,你只能选择鸡鸭等(牛羊肉比猪肉价格贵,吃不起猪肉,你就更吃不起牛羊肉了)。

但是,由于鸡鸭又不是中国人最喜欢的肉类,所以它们的产量没有那么高,根本不够。所以,一旦猪肉价格上涨,很多人吃不起或舍不得吃了,就必然会选择价格相对便宜的鸡鸭等,这样就又会带动鸡鸭价格的上涨……

由于猪肉占的比例太高,一旦猪肉价格上涨,必然会带动所有肉类价格的上涨,老百姓一下子就觉得日子难过起来——每天都在思考要不要吃肉,不吃难受,吃了也难受,太贵了!

我相信,大家肯定还能记得2020年猪肉价格暴涨时候的情景:生猪价格由10元左右每公斤涨至30多元每公斤,涨了3倍。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我记得那个时候,网络上各种各样的段子:有的人为了炫富,在脖子上挂上一块猪肉;有的人把冰箱里存储的猪肉拍出来显耀……

当然了,也有很多的喷子在骂国家、骂政府:老百姓都吃不起肉了,政府在干啥呢?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了?

我们公正客观的说,这和政府有什么关系呢?

猪肉又不像石油、电力、银行等,国家并没有垄断养猪行业,也没有垄断卖肉行业,猪肉价格的上涨完全是市场经济规律下的波动——猪肉供应大于需求,价格自然要下跌;猪肉供应小于需求,价格自然要上涨。

当然了,也有人在骂资本家。

我们也公正客观的说下:我们也不该骂所有的资本家,因为很多小资本家也不是猪肉价格暴涨的”罪魁祸首“。相反,他们也是受害者。

猪肉价格为什么会暴涨啊

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大家对猪肉的需求大幅度的提高,猪肉的供应量不足了,导致价格暴涨;

第二,大家对猪肉的需求没有变化,但是猪肉的供应端出现问题了,导致价格暴涨。

很显然,是第二种情况:猪肉的供应端出现问题了。

关于这点,我们以前还特意给大家拍了一个视频:由于受猪瘟影响,我三姨家亲戚养殖了300多头猪全部死光了。

不仅仅是大点的养殖户,村里散养的猪也基本死绝了。

由于猪瘟非常厉害,可以通过空气传播,所以小养殖户根本扛不住这种风险。

真正赚钱的是谁?

大企业、大资本家。

比如养猪龙头企业之一,牧原股份在2020年大赚300亿。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它为什么能赚那么多?

就是因为人家企业大,防护措施比较好:封闭式的养殖方式,即使猪瘟病毒通过空气传播,也影响不到它们。

说到这,肯定有人会有疑问:那么小养殖户为什么不采取封闭式的养殖方式呢?

你把这个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我是一个大养殖户,我养100万头猪,每头猪赚10块,利润就是1000万。但是,如果我是一个小养殖户,一年只能养100头猪,每头猪赚10块,利润才1000块。你让我如何养殖?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只能减少投入,能少花钱的地方就少花钱:采取封闭式的环境,每天各种消毒,你说我得多花多少钱?

所以,小养殖户只能通过压缩投资规模、冒着各种风险才能存活下来。

下面我们再来看下猪价的整体走势:2019年受猪瘟影响,生猪大量死亡,猪价暴涨;在市场经济下,猪价暴涨,就会有很多人想去养猪。当大量的人涌入养猪行业,就会导致供给远远大于需求,猪肉价格暴跌。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生猪价格在不断下跌,但是养猪必须的豆粕价格却在不断上涨,小养殖户亏损严重。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受猪瘟影响,小养殖户破产了。

猪肉价格暴涨,新一批小养殖户疯狂介入养猪业,导致供给远大于需求,价格暴跌,小养殖户又亏的血本无归……

根据最新报道:自繁自养出栏120公斤的商品猪,每头亏损350元;外购猪仔养殖户每头亏损达到1400元以上。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与小养殖户相比,大养殖户的损失则要少很多。

为什么?

因为大养殖户有保护措施:期货对冲。

什么意思?

我养一头猪,6个月后才能出栏,现在一头猪的价格是4000元(假设成本是2500元),这个时候我就喊:我有一头猪,6个月后出栏,有要的赶快来提前预定。

现在一头猪4000元的价格是很高的,肯定会有很多人来预定你的猪。

由于受猪瘟影响,猪肉价格暴涨,但是大家通过分析后,认为大量养殖户介入养猪业后,6个月后猪价可能下跌,但是大家对下跌的幅度也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于是就产生了争议:

有人说:我以3500元购买你6个月后出栏的猪。

还有人说:我以3400元购买你6个月后出栏的猪。

……

这个时候,为了防止猪价在6个月后暴跌,你觉得3500元就能卖了,你就可以把你的这个猪按照3500元的价格提前卖出去,这样即使6个月后猪价跌到1000元,你也是稳赚的。

 

期货就和这个过程是一模一样的。

你养了一头猪,6个月后出栏,现在大家都在期货市场上买卖6个月后的猪,价格是3500元,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卖空:在期货市场上来一头猪,以3500元的价格卖出去,6个月后你的猪出栏了,再把这头猪回去。

假设现在你借了一头猪,卖了3500元,你的养殖成本是2500元,你赚了1000元;6个月后,猪价跌到2000元,你把猪以2000元的价格卖出去,你亏了500元。

大家看一下这个过程,你借了一头猪卖出去赚了1000元,6个月后你以2000元的价格把你的猪卖出去了,你亏了500元。两个合计,你赚了500元。这个就叫做期货补贴现货

同样的道理,如果你借了一头猪以3500元卖出去了,6个月后,猪价涨到4000元,等于你亏了500元,这就叫做现货补贴期货

大家看看下面生猪期货的走势图: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对于大养殖户来说,他们资金雄厚,可以通过期货对冲市场的风险。

但是,对于小养殖户呢?

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通过期货来对冲风险。

所以,在完全的市场经济下,小资本家必然要被大资本吞并的。

我们曾和大家说过无数次,在完全市场经济下,无法避免的一件事就是:经济危机。

两次世界大战的诱因都是经济危机。

猪瘟来了,大量养殖户破产,猪肉价格暴涨;猪肉价格暴涨,大量新养猪户介入,猪肉严重超出需求,价格暴跌,新介入的养殖户又破产……

今天我破产,明天你破产,后天他破产……

都活不下去了,能不闹革命吗?

为了防止国内闹革命,最好的办法就是——对外发动战争,转移矛盾。

这就是完全市场经济的危害!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什么?

我们对经济进行调控。

如何调控?

对于关系国计民生的商品进行大量储备。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中国也有很多储备肉——国家储备肉。

目前,国家储备肉共分中央储备地方储备两部分,具体数量不详。

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大家都知道国家储备了多少肉,那么一些投机分子就敢大肆做多或做空猪肉了。

试想:你不知道国家储备了多少肉,在猪瘟价格暴涨的情况下,你大量高价收购猪肉,不断囤积猪肉,想要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如果这个时候国家大量低价抛售储备肉,你岂不是要血本无归?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同样的道理,如果猪肉价格暴跌,很多人亏的血本无归,那么不但可能对我们的经济产生重大影响,还可能导致大量人员失业,造成社会动荡。

猪肉价格暴涨,大量新养猪户介入,猪价暴跌,大量养殖户破产;大量养殖户破产,养猪户急剧减少,猪肉价格暴涨……

这样一轮一轮的循环下去,最终钱全部到了大资本家手中了。

所以,在猪肉价格暴跌的时候,国家也就出手了:开始大量收购猪肉,进行储备。

2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监测数据显示,6月21日-25日,全国平均猪粮比价为4.9∶1。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印发的《完善政府猪肉储备调节机制做好猪肉市场保供稳价工作预案》规定,已进入过度下跌一级预警区间(低于5∶1),中央和地方将启动猪肉储备收储工作。

从猪肉价格看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受此消息影响,猪肉价格开始企稳。

我们可以肯定的说:如果没有国家对猪肉的调控,那么在2020年的时候,猪肉价格会涨得更高;如果没有国家对猪肉的调控,那么现在的猪肉价格会跌更低!

在资本主义国家是不存在这种情况的。

想想疫情刚发生的时候,美国的口罩价格上涨25倍,意大利涨价100倍,伊朗涨价30倍……

 

或许有人会有疑问:在市场经济下,肯定也有资本家想到会储备猪肉吧,这样不也在猪价暴涨的时候压制价格,也能在价格暴跌的形成适当保护?

我就想问一句:在中国,国家阻碍资本家储备肉了吗?

没有吧!

既然国家没有禁止资本家储备猪肉,为什么最后还要国家出手来稳定猪价呢?

这就说明:完全的市场经济是不靠谱的。

事实上,在中国,不仅仅对猪肉进行了大量储备,还对小麦、水稻、大豆、金属等有大量的储备。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储备,才能让中国的经济发展更加的稳定,才能不让大资本家任意收割老百姓,才能让大家生活更加的有保障……

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最后,依旧汇聚于一句话:制度自信。

—–全文到此为止

转自: https://mp.weixin.qq.com/s/rYpn6jOf_9B34Qer5sTy4Q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这是深氪新消费第452期分享:

也许再过几年,能吃上一口原汁原味的现炒菜都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作者|无相君
来源|无相财经[ID:wuxiangcj]

封面图|网络

在中国,很难有一家本土企业能做到肯德基、麦当劳那样的规模。

即便是已经走出海外的海底捞,最近也面临着股价大幅缩水的尴尬。

还有最近的贤合庄,上上谦等火锅串串连锁,都遇到了不少的负面新闻。

为什么中餐的餐饮始终达不到国外的水准?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餐饮要想做连锁品牌,讲究的是一个标准化。

你在上海吃的黄焖鸡,应该和北京的差不多一个味道。只有这样,才能解决产品品质、管理问题,同时维护自己的口碑。

但是,中餐标准化的难度很大,川鲁粤淮扬,闽浙湘本帮,每个菜系都有自己的特色。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比如炒土豆丝,不同的厨师都能炒出不同的味道来。

再比如安徽淮南的豆腐,不少淮南人也在外地卖豆腐,同样的技术,同样的配方,可外地卖的,就是没有淮南的爽嫩。

怎么办。

我们的餐厅学起了肯德基,麦当劳。

肯德基的标准化方法是由中央工厂统一生产,再将半成品配送到门店,门店的厨师简单加工一下,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中餐都讲究现炒现吃,如何做到?

半加工成品+料理包!

按照业内人的说法,目前几乎所有知名快餐品牌的米饭类产品都是用的料理包。

包括吉野家、真功夫等,以及黄焖鸡米饭、老鸭粉丝汤这类街店,很大一部分是料理包的采购方。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半成品+料理包有什么好处?

首先就是味道统一。

比如黄记煌 “三汁焖锅”,这道菜基于清代名菜 “香辣汁鱼”的秘方改良。

不管你是在全国的哪家分店,都是统一汤汁、统一原材料,统一调味品。

客人点菜,服务员把盘摆好,把料撒上,在规定的时间内出锅,就可以了。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其次,是时间快。

几乎所有的成品料理包,利用水煮、炒锅、微波炉等方式都可以做到在2~3分钟出餐。

而商家仅需要准备的是热米饭或者面条等主食即可。

一盘盖浇饭,在碗里打一些米饭,再加一点煮熟的土豆丝,然后把烫热的料理包取出来,剪开口倒进碗里,再加点卤蛋和葱花点缀,一份叉烧饭就做好了。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时间,简单、快速。

最后,就是成本低。

目前,大部分料理包的单价都在10元以下,甚至5元以下,比如200g/袋的咖喱鸡丁、宫保鸡丁出厂价分别为3.9元和4.5元。

不过,经过加工出餐,就能卖20-30元/份,成本只有20%不到。

最重要的,就是省掉一个工资支出的大头——厨师!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一部电影好不好看,就看导演编剧的水平怎么样。

一个餐馆好不好吃,就看厨师的水平怎么样。

厨师,是美食的缔造者,是厨房的灵魂。稍微大一点的酒店,一个厨师的月薪都在2万以上。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而且,一个酒店还不止要配一个厨师。

炒锅,砧板,凉菜,烧腊,上什(蒸锅),水台,面点,粗加工……这都是成本。

另外,厨师还会有跳槽的风险

原本好好的酒店为什么口碑不好了?

大部分的情况,都是因为厨师跳槽了。食客觉得味道不对,自然就不来了。

而料理包就可以减少这种风险,并且大大地降低成本。

有了料理包和半加工的食材,再加两个洗菜、配菜工人就可以了,压根就不需要厨师,因为加热饭菜这种事,对厨艺几乎没有要求。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对食客来说,尽管料理包不健康,不营养,但是好吃。

对资本方来说,尽管厨师有特色,有手艺,但是风险成本太大。

于是,当今中国的餐饮趋势就是“去厨师化”,然后到处都是火锅、串串、简餐、烤肉、麻辣烫(因为操作简单,利润高,可标准化程度高)。

这是资本的选择,也是食客的被动选择。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中国打工人的头上有三座大山:房租,996,单身。

在这种情况下,打工人压根没时间,没条件,也没太多的金钱去做饭。

于是,外卖就成了我们的主要选择。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餐饮人头上也有三座大山:人工、房租和食材。

《2020中国餐饮业年度报告》显示,目前的企业人工成本以每年24.4%的增速施压,房租成本也是同样逐年攀升。

还有不断上涨的菜价肉价……

在这样的博弈之中,资本找到了得救之道:学欧美吧!

统一厨房,统一加工,流水线管理。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虽然标准化的大生产降低了技艺要求,菜品的口味一般般,但打工人在香精、香料的催化下,觉得好吃,能接受就可以了。

而且,资本是急躁的。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社区团购,讲究的就是一个大开大合,兵贵神速,这与厨师的精耕细作,个性化,私人化,是背道而驰的。

厨师,必将且必定死于资本的屠刀下。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厨师“死”了,但各种中餐连锁却如雨后春笋。

小龙坎,贤合庄,小厨娘,外婆家,老娘舅,老乡鸡,小梅园……

它们迎合了时代,也迎合了资本。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当然,无相君也很恐惧,当这个趋势无限蔓延后,未来是否会出现这样一个场景:

有钱人,资本家们享受着厨师的手艺,新鲜的食材。

原来很常见的厨师,成了中国美食文化的传承人,什么x菜大师,非遗传人。

而打工人,彻底成了机器人——在流水线上工作,在流水线上生活,在流水线上吃饭,吃流水线上的饭……

资本是一个大机器,人成了工业里的齿轮,食物无非是齿轮上的润滑油而已。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听起来是不是很残酷?

但你回想一下,在20年前,谁会想到,今天的人能自愿加班到996,靠外卖续命?

谁又能想到,我们百花齐放,博大精深的中华美食,成了欧美快餐一样的速食品。

更可怕的,还有各种人造肉,合成食物。

也许再过几年,能吃上一口原汁原味的现炒菜都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资本绞杀下,中国的厨师,正在消亡

这样看来,我倒不希望我们孵育出像麦当劳、肯德基那样的企业了。

火锅已经让中国人敏锐的舌头迟钝了,难道还要让中国人的胃被料理包全面占领吗?

再冷漠的工业社会,也要保存一点温情啊!

转自 : https://mp.weixin.qq.com/s/G6tEh0-F3rBOBuLUCHt2YQ
 
 
 
 

钟薛高: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中国基金报 泰勒

小时候,基金君经常花几块钱去买雪糕,长大后,发现有一款叫哈根达斯的,奈何青春年少囊中羞涩,只能远观。

如今,新的王者又来了——钟薛高,一个2018年3月才诞生的品牌,就能在“双11”一举战胜冰淇淋老牌巨头哈根达斯,荣登冰品类销售第一的宝座!

其被称为“雪糕界的爱马仕”。有人是钟薛高的忠实粉丝,也有很多人吐槽其一只至少16元的高价。

今天,话题#钟薛高雪糕最贵一支66元#冲上了热搜第一。

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钟薛高最贵一支66元

创始人林盛:爱要不要!

“它就那个价格,你爱要不要。”钟薛高创始人林盛近日在采访上称。

接受《艾问人物》采访时,林盛介绍,钟薛高的毛利和传统冷饮企业毛利相比,其实略高。“我就算拿成本价卖,甚至倒贴一半价格卖,还是会有人说太贵。造雪糕也是需要机器、水电煤、原材料和人工成本的,成本一定是不断涨价的。”林盛称。

在钟薛高线上店铺里,十片雪糕最低144元,最高250元,折合一片雪糕14至20元。高价雪糕中最著名的,要数2018年双十一,钟薛高推出的66元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

对于厄瓜多尔粉钻,林盛表示,该类产品成本差不多40元。“它就那个价格,你爱要不要。”林盛称。

一支雪糕66元,对此不少网友都表示确实有点贵:

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击败”哈根达斯

曾几何时,哈根达斯是贵族雪糕的象征,一个最便宜的冰激凌球25元,一份“梦幻天使”78元,一份豪华的主题冰激凌,动辄上百。而如今,国产雪糕纷纷推出高价雪糕,让冰柜里的哈根达斯都显得“平平无奇”。

作为一家2018年3月才创立的雪糕品牌,钟薛高成立八个月后,就在当年的“双十一”一举战胜雪糕届的“洋巨头”哈根达斯,荣登冰品类销售第一的宝座。2019年,钟薛高全渠道销售GMV过亿。2020年,销售过亿的目标,钟薛高用了不到半年。

钟薛高凭借一款售价66元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一炮而红。这款雪糕以稀缺的天然粉色可可、昂贵的日本柚子为原料,再用以秸秆制作的环保棒签,仅生产成本就要40元。

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而且由于原材料稀缺,总产量2万片,天猫旗舰店的双十一预售价是300元5片装。在2018年双十一当天,“厄瓜多尔粉钻”带动了400万销量。

这是钟薛高第一款引起全网轰动的雪糕品种,价格刷屏、颜值刷屏,双十一期间15个小时售罄。后来因为缺乏原材料,这款雪糕也没有复刻过。

有行业数据粗略统计显示,中国冰淇淋市场规模已经从2014年的70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380亿元,市场规模稳居世界第一。此外,预计2020年中国冰淇淋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元,约保持8.7%的增长速度。

但在庞大的市场体量之下,品牌竞争十分激烈,大体可以分为三类阵营,一类为雀巢、和路雪、八喜、哈根达斯等为代表的国际品牌,在高端市场有较高市场占有率,一类为蒙牛、伊利、光明、思念等国内企业,以及一些老牌冰淇淋企业如宏宝来、天冰、德氏等。

国际食品巨头和头部乳制品企业有较明显的规模优势,市场占有率也更高。根据智研咨询的一项行业数据显示,钟薛高成立之前,和路雪、雀巢、蒙牛、伊利合计市占率超过50%,整个行业已经有较高的市场集中度。不过具体来看,高端冰淇淋市场主要被国际巨头把持,中端及平价冰淇淋产品,是绝大部分品牌厮杀激烈的红海市场。

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从整个市场市场来看,和路雪、雀巢、哈根达斯等外资品牌,占据了国内大部分高端市场(单价10元以上)和部分中端市场(单价2-10元);蒙牛和伊利主打中端市场;区域性老牌冰淇淋企业如德式、天冰以及许多地方民营企业(例如天友)则主攻低端市场(单价2元以下)。

在2018年前,还没有一支国内雪糕敢卖出66元的高价,钟薛高强行提高了雪糕这个总体不高的价格上限。

此时的小红书等“内容电商”刚刚起势,他们成为“产品广告”的新阵地。钟薛高通过大量的KOL在社交软件进行铺天盖地的营销,发动打卡,借助雪糕品类的社交货币属性,在晒单-关注-购买的链条中形成正循环。

热搜第一!钟薛高彻底火了:雪糕最贵一支66元!创始人:你爱要不要

钟薛高推出的单品“厄瓜多尔粉钻”被寄予厚望,她不论是从包装设计上,还是在口味以及颜色上,都迎合了女性用户,而据数据显示,在小红书发布种草贴的用户中女性比例为78%,微博、豆瓣的这一比例分别为72%和66%。

通过一个单品来吸收受众群,奠定品牌基调:高端雪糕,再通过品牌营销带动其余单品,比起66元一支的“厄瓜多尔粉钻”,十几块一支的普通款好像已经可以接受,即使这个价格也远远超过了蒙牛伊利等品牌雪糕单价。

在近三年中,钟薛高不仅火了,连续多月成为冰淇淋雪糕品类销量冠军,还成为罗永浩、李佳琦等当红主播的直播间的常客,但钟薛高却依旧紧张。

“看完钟薛高我混乱了,竟然觉得哈根达斯平价朴素得令人心疼。”钟薛高单支12-20元的价格也大大提高了人们对于雪糕价格的阈值,曾经以为10元的梦龙就是雪糕的“天花板”了,结果现在10元只是网红雪糕的起步价。

5月18日,钟薛高完成了2亿人民币A轮融资,投资方为元生资本、H Capital、万物资本、天图投资。此前,钟薛高还曾在2018年相继获得过真格基金、峰瑞资本参与的天使轮融资,以及天图资本、头头是道参与的Pre-A轮融资。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woW3kaw9K6JtklI6I88d1w

很久以前羊肉串:火热的排队现场与冷静的创始人

很久以前羊肉串:火热的排队现场与冷静的创始人

火热的排队现场背后,是一家企业的从容内核,先扎马步再耍花枪。

受   访  | 宋吉 很久以前餐饮创始人、CEO

             张沛元  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

采   访  | 姚 音 本刊主编

              尹晓琳 本刊资深编辑

             鲁秀琼 前可口可乐CMO、消费品专家

   来   源  | 中欧商业评论(ID:ceibs-cbr)

 

《人生一串》,万物皆可烤。从北京的望京、簋街,到上海的淮海路商圈,穿越四季、纵贯南北的食客们在一家名为“很久以前羊肉串”的烧烤店门前排着队。

这种满嘴流油、七荤八素的美食体验早在宋朝已经发扬光大,《东京梦华录》中记载着北宋的宫廷烧烤名菜“烧臆子”。江湖风味、市井气息、乐天内涵使颇多国人具有烧烤情结。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中国餐饮行业零售消费总额为4.67万亿,对应中式烧烤市场规模约为2200亿,是仅次于火锅的第二大餐饮品类。

规模大,又不依赖厨师而更易标准化,这样的行业自然引发资本的“打量”,但烧烤同时又是难以形成长期品牌的领域,大市场没有大赢家。

美团点评在一份报告中提到,2018年中式烧烤门店数达到29万家,呈极度分散状态,开关店率基本持平,行业进入存量整合阶段。而疫情则大幅加速了行业整合。

有壁垒的相对优势显得尤为重要。2020年6月,很久以前羊肉串完成由黑蚁资本独家投资的B轮融资。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张沛元解读投资逻辑称,黑蚁资本所投的公司,一定得是踩在一个不可逆的、普适性的大趋势上。

具体到烧烤行业,不可逆的趋势是品质化和服务升级。当大众已经能够消费人均130元的火锅时,为何不能享受更高品质的烧烤?需求和购买力已经在了,只需要有人把产品做出来,给消费者充足的理由去买单。

“喜茶出现之前,大家也不认为值得为任何茶饮付30块,但喜茶的产品给了消费者充足的付费理由。很久以前也一样,将羊肉串的品质做到极致,无烟的环境,给人带来愉悦感的服务,集合在一起给到消费者足够的理由去为一顿烤串付人均100元以上的价格。”张沛元称。

在一个低门槛但高失败率的行业,从北京六环外的一个小门面,发展到如今数十家门店的规模,很久以前羊肉串并不是一家没有故事的串儿店。

很久以前羊肉串:火热的排队现场与冷静的创始人

1

偶然:源自呼伦贝尔

以当代中国的30年烧烤风云为观察坐标,上世纪90年代属于行业萌动期,街边卡拉OK配烟气缭绕的烧烤摊,一些小生意人在各地涌现。2000年,北京市出台一项关于“禁止露天烧烤食品”的规定,烧烤行业进入第二阶段。很多人把2003年称为烧烤行业的元年。日后被人熟知的木屋烧烤、冰城串吧、何师烧烤都在这一年创立,行业由此进入迸发期。5年后的2008年,很久以前羊肉串创立,与当时的“前浪”相比属于新生力量,给发热的烧烤市场带来一股新的风潮。

比如,很久以前羊肉串创始人宋吉很重视“感觉”,创业初期,他把餐厅的视觉、听觉和气氛玩出了“夜店范儿”。没人想到,这家风格浓厚的烧烤店,只用了6年时间,就从最初的6万元原始资金,发展到2014年4亿营收。

很久以前羊肉串:火热的排队现场与冷静的创始人

沈从文说过,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回首创业过往,宋吉数次提到“偶然性”。

2008年,还是酒店服务员的宋吉回了一次老家呼伦贝尔。晚上,姨父带他去吃烧烤,当时热衷打扮的小青年宋吉并不想去烟熏火燎的地方,去了之后意外发现是无烟烧烤,店里还有形式新颖的自动旋转烧烤炉,早有创业想法的宋吉顿时眼前一亮,“心想我的创业项目应该就是它了”。

第二天宋吉就跑到网吧,上网搜索这种形式新颖的设备,苦寻无果。

“当时想要不算了吧,但转念一想,百度都搜不到,市场空间会不会很大?”宋吉回忆:“我回去找那家烧烤店的老板,我说我要在北京创业,不是在咱们老家,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种设备(卖家)的联系方式?老板给我了,我就回北京创业了。”

就连很久以前羊肉串的品牌故事也肇始于一个小时候偶然听到的故事——“很久以前还没有火,人们吃生的食物。一次偶然,雷电引发森林大火,把动物都烧死了。人们只能捡烧焦的动物吃,发现比生的好吃多了。这就是人类第一次吃到美味的食物,烧烤。”

宋吉还记得自己去工商注册的情景,他放弃了备选名字,只填了“很久以前”一个名字,“想来想去好像这个店只能叫‘很久以前’,注册成功的那一刻似乎有了一种必胜的信念。”

至于“万事开头难”之后的种种果因延伸,则属于价值裂变的范畴。如今回头看,第一家店的成功看似汇聚了诸多的偶然性,其实多亏那些平凡而不起眼的生活经历。

呼伦贝尔是宋吉的原点,但如果不离开故乡,他无法打开眼界和格局,比如第一家店的环境和气氛的“新颖性”就得益于他多年担任夜场DJ的悉心观察和品位。如果一直留在故乡,他也很难跳出小生意人的限制,对品牌产生不一样的思考。

而在他离家打工、创业的路上,故乡又不断地给他滋养。2016年当他栽了一个大跟头之后,再次回到呼伦贝尔,如同回到原点,全盘否定,重新出发。

很久以前羊肉串:火热的排队现场与冷静的创始人

2

证伪:速度有时是“空中楼阁”

2016年,黑蚁资本成立,风格鲜明地投资那些在一个存量市场上做出绝对创新、获取相对优势的公司。比如喜茶,以革命性的芝士奶盖奶茶产品,颠覆了用户对原有奶茶的认知,成长为现象级品牌。

但是这一时期的很久以前羊肉串,尚未进入黑蚁的雷达范围内。宋吉回忆那时候的自己,“有点飘,做了很多错误的选择,主要是想快速复制。”

前4年采取的是品牌加盟,但管理过于松散以至于加盟商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宋吉意识到这样行不通,一是会把品牌做没;二是加盟商也赚不到钱。

后4年尝试联营模式,管理权在公司,平稳输出产品和服务,保证各家店的客户体验趋于一致。

“但在往前走的过程中,无论是加盟还是联营,心态还是不对。很多事情没有发自内心地为顾客着想,想的总是怎么规模化做大,但如果不去想顾客,那所有这些就是空中楼阁。”宋吉反思,“只想着自己,就导致我们只是要做标准化,工厂穿好串送过来,那就都标准了,但是没去想它会变得不好吃,这就损害了顾客利益。”

一个更大的坑来自一种错误的认知。宋吉觉得客人之所以来就餐,都是被品牌洗脑的,只要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品牌就行了。

基于这个错误的认知,很久以前羊肉串疯狂地在营销和装修上投入,以“包装得像个品牌”。当时每一家新店开业,都能通过营销造势迅速变火,很多客人排队打卡发朋友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一时期的打法被宋吉总结为“形式大于内容”,“肉是工厂穿好的,等于二次甚至三次冷冻,没有灵魂了,生意自然也就下滑了。”

低谷出现在2016年。宋吉用“半死不活”形容当时的状态,“死还死不了,还能挣点钱,但就在盈亏平衡点维持着,那时候是很难受的。”

这次“证伪”的重大意义在于彻底去除了路径依赖。事实上,“证伪”比“证实”的成本更低,证实需要积累大量、全面的数据, 而少量致命的信息和少数几个动作就可以让人前功尽弃, 完成“证伪”——这正是“证伪”的魅力,知道某事是错的比知道某事是对的,更具确定性。

尽管宋吉遭遇的是一次被动证伪,仍然破除了路径依赖。在餐饮行业,很多人追求开店的效率,越快越好,但自此之后,宋吉希望稳扎稳打做成一个长期品牌。

很久以前羊肉串:火热的排队现场与冷静的创始人

3

棒喝:借钱的暴击

逆境“证伪”的另一重意义在于“破障”,一次节点性的打击让宋吉迎来了顿悟时刻。

“很快现金流开始受到挑战。当时需要给员工开工资和供应商结账,大概1000万才能度过难关,我得去借钱了。”宋吉回忆。

开口借钱能够让内敛之人迅速成长。5个朋友答应每人借200万帮他一把。“当时我借条也写好了,哥几个一商量说,宋吉,这个钱是可以借的,但是我们需要财务去你公司查一下。我想想算了,不借了,这种怀疑伤自尊。又去找其他朋友,东拼西凑了600万才度过那次危机。”

这次借钱经历让宋吉真正清醒,开始接受并且正视现实。时隔多年,他听到一位知名心理咨询师说,人不需要被安抚,需要被现实打醒,他深以为然:“我就是被现实打醒的。其实都是自己的问题。”

他总结,当你发现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如果还有问题怎么办?那其实是你还没有发自内心地认为是自己的问题,一旦你发自内心地认为都是自己的问题,其实答案也就出来了,因为你能很明显地看到,自己做错了什么。

“做‘形式大于内容’的事儿,而‘内容’本身并没有做好,当然会高开低走,客人也不会再次选择。从那时候开始进入自省的转变过程。”宋吉说。

回到那个时空点,他做了一次“全盘否定”,从头开始做产品的升级。他决定将羊肉串确立为招牌产品,先把每一串羊肉串做好,聚焦产品本身。

“我跟我弟弟宋庆说,你要用米其林三星的态度来做一串羊肉串。他说,米其林三星是什么态度?我说你先看一下《寿司之神》,完了又看《天妇罗之神》,之后我们回到呼伦贝尔去找羊,从那以后只做呼伦贝尔6个月月龄的羔羊肉,并且深入到上游指定屠宰场,找到源头的生产商,而不是通过中间的经销商。”宋吉说,“其实只要方向对了,就一点一点进步了。”

在他看来,招牌产品的地位类似于产品中的“皇帝”,“羊肉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太子,但也不能直接就立为皇帝,要试一下这个太子是不是真太子。所以那时候就把自己最擅长的营销、推广全砍了,纯靠产品力,就想试一下这是不是真太子。”

事实证明,客人是有明显感觉的。大概试了半年,业绩开始从最低点往上拉升5个点。

很久以前羊肉串:火热的排队现场与冷静的创始人

既然太子是真太子,接下来就要立它为皇帝。那时候门店的牌匾不叫“很久以前”,而叫“很久以前只是一家串店”,“一听这名字就觉得形式大于内容,好像有点不正经干事。”宋吉开玩笑式自我批评。

2017年4月开始,所有门店的牌匾全部换成“很久以前羊肉串”。“餐饮说白了,有了招牌,产品结构也就清晰了,因为产品结构是围绕招牌去定义的。”宋吉说,门店牌匾意味着品牌定位得以确立,下一步是让更多人知道,也便确立了营销方向。

越来越多消费者涌到店里,问题在于能不能接得住?“那时候我开始考虑,如何接得住来的客人,让他们都满意。其实也就是组织力的形成了。”宋吉说,“这些都是在那次打击之后自然长出来的,产品、品牌和组织力是做餐饮必要的几块,当时觉得我好像要同时抛接这三个球,还不能掉地下。”

4

穿越:先胜而后求战

李宗盛在歌里唱,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跨越鸿沟、豁然开朗的宋吉,忽然觉得怎么没有竞争对手了?

“以前到处都是竞争对手,当你做正确的事的时候,反而会觉得怎么大家都不正经?好像除了不把产品和客户体验做好,其他什么都做,各种概念和故事。”宋吉说。

在清醒之后,他把最多的精力放在“能不能让来的客人都满意”。

“我经常想,科技公司跟我们就是完全相反的打法。多年前看过乔布斯的一个采访,新品发布会后记者问他,你不是说这款产品要在去年发布吗,为何晚了一年?乔布斯很自信地调侃说,这款产品现在发布也领先世界一年。几十亿美金的研发投入、外观设计、iOS系统的操作流畅度……他很清楚这款产品是什么段位。就像《孙子兵法》中说的先胜而后求战。”

宋吉羡慕科技公司的标准化,一款乔布斯打95分的产品,交给富士康生产,99.99%成品都会是95分的输出。但餐饮不是。

“早期我到餐厅体验,宋庆在后厨亲自做,旁边10个服务员,我坐着品尝,但只有这一个小时,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是领先同行一年的,是95分以上的体验输出。当我这个老板离开门口的时候,它会瞬间变成80分、70分甚至不及格。餐饮是一个动态经营的过程,影响因素非常多,都是人的操作。”

受过挫折,困境反转,这些经历使宋吉保持“老板的清醒”。

“人的服务不是机器设置,它不像面部识别,一次识别就永远可以识别。有些老板认为自己是神,我制定了这个流程,大家就按这个流程去做。其实不是。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及一步一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最近4年我们在做的事,持续优化、平衡组织力,给客人提供好的服务和体验。”宋吉说。

过程虽然难,但越做越有意思,因为人很多时候会超越机器。

“再拿面部识别来举例子,你觉得面部识别是95分的体验,但是人的服务与机器是大不相同的。比如说老顾客来了,优秀的服务员会说,王姐来啦,95分;他继续说,还是坐之前位子吗,一下变成了96分;他再说,还是不吃葱花香菜吗,一下就变成101分。”

很久以前羊肉串:火热的排队现场与冷静的创始人

但是服务想要做到101分,难度系数非常高。如何让这些现场的服务和体验自我进化,目前做得好的还是海底捞。

很久以前羊肉串因为追求极致服务被称为“烧烤界的海底捞”。宋吉的终极定位跟海底捞并不一样,但是他知道自己要“路过它”。

“刚从坑里爬出来时,我就确定了未来的战略方向,当时也知道会经历海底捞这个阶段,就是客户体验的阶段,当然最终要做差异化。”宋吉说。

如何调动每一个服务员本身的内心驱动力?产品、品牌、组织力,宋吉手里扔的三个球永远不能落到地上,当三个球形成正向反馈,便不再需要费大力气时刻维持,而是有了系统自增强的力量。

比如产品精进,羊肉具有“期货”属性,每年8~11月集中屠宰,之后进入冷链运输环节。很多客人觉得很久以前的羊肉串比其他地方“好一点儿”,但他们不知道从草原到餐桌有100多个环节在支撑这个“好一点儿”。

“我举一个小例子,如何让羊肉不膻这个环节,有两个关键点,羊的年龄这个维度好解决,另一个不好解决的维度是氧化度。产品团队如何让羊肉在存储和运输过程中尽可能少的接触空气?”宋吉说,“第一年他们专门定制包装,但装羊肉的袋子会冻得很硬,在运输过程中磕出小小的孔,还是会进氧气。第二年他们给每个箱子加上大大的隔板,这个办法逻辑上行得通,但前提是工人得轻拿轻放,实际是工人在车上扔来扔去,最后还是会磕到。第三年他们又加了软隔膜,虽然还是有个别的会被磕到,但小孔的数量减少了。今年他们又在外包装上增加了一层装苹果的防撞网。这件事让我很感动,就是一种将心注入的态度,一点一点的在产品上精进。”

宋吉着迷于产品端和服务端一点一点的进步和成长。在组织层面,很久以前羊肉串设有价值评估小组,任务是看得见创造价值的人,给予更多的奖励。“创造价值、评估价值以及分配价值都很重要,尤其是评估和分配价值往往被忽略。”宋吉说,“必须在机制层面正向激励,羊肉的包装创新就奖励了5000块钱。”

*****

很久以前羊肉串创立13年了,宋吉承认自己的舒适感可能比大多数创业者好一些。消费行业的企业无所谓顺周期、逆周期,唯有一个周期:存活周期。只有更优质的产品、更极致的服务、更舒适的环境才能满足消费者日臻提升的需求,否则就会被逐渐淘汰。所以宋吉并不推崇“高速路上换引擎”式的增长。

“我会让速度没那么快,更多是一个缓慢推进的过程。我们的计划是每年门店数量增长20%。”宋吉很少受外界影响,认为做好自己最重要。

前可口可乐大中华区CMO、消费品专家鲁秀琼评价,在宋吉身上看到了第五级领导力的影子,一是保持谦逊姿态,拥有自省时刻,当发生问题的时候领导者要“看镜子,而不是看窗外”;二是领导力与产品结合,生发出极致的灵魂,慢慢的很多东西就长出来了。

宋吉的从容渗入到企业的DNA中,“打算这辈子就干这一件事了,也就从容了。”张沛元赞赏这种难得的专注力,“互联网行业大多是强发展、弱盈利,最终留下来的往往是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但餐饮行业不同,做三五家店可以很舒服地赚钱,所以来的人很多就是想赚钱,这就导致如果你在这个行业碰到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其实是很有优势的。而且经历过低谷,吃过苦头,也释放过风险,再重新成长起来的人更值得投资。”

在张沛元看来,烧烤行业的竞争远弱于火锅行业,而且内核极难模仿,因为重服务是一项需要时间细细打磨的硬功夫。宋吉曾经受到“偶然”的眷顾,但最终在“必然”中走向成功。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CECKcmazhsKLdwq2m6zij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