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音咖“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猎云网(ilieyun)原创
作者 | 周末
 
 
两个月前,高调宣布全资收购准独角兽“VIP陪练”的小音咖,如今却声称“资金紧张、运营困难”。
 
近日,音乐教育品牌小音咖被曝教师没有领到工资,目前上海线下门店已全部处于关闭状态。小音咖兼职老师张伟表示,自己2月份入职小音咖,到目前小音咖并未支付其任何薪资。“一开始组长说一定会发工资,后来组长就联系不上了,接着销售和班主任都被裁员。”
 
同时,还有家长向媒体表示,剩余课时在没退到费的情况,其课时数在小音咖App上就被清零,并指出此前小音咖对外声称的资金监管其实也并未实施。
 
对此,6月13日小音咖订阅号发表了一篇名为《致小音咖家长和老师的一封信》,创始人李艾公开表示“小音咖确实遇到了问题,外部环境不可控,加之内部对环境变化的预计不足,目前资金紧张、运营困难;另一方面,为响应防疫工作安排,在尚未接到上级主管部门允许复工的通知情况下,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活动。”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来源 / 小音咖订阅号截图
 
李艾在公开信中表示,针对老师将会把课酬现以打折方式支付,剩余部分分期进行支付,并会分批分次恢复课程,详细方案拟于6月17日开始公布,并于6月15日起启动服务及答疑热线。
 
但就在李艾这封信发布后不久,广州小音咖音乐中心通过官方公众号宣布,自6月13日起将暂停广州校区全部课程,对于后续安排,表示“资金筹措完成后争取继续开展广州校区的业务”。
 
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猎云网拨打了小音咖答疑热线,但却处于关机状态,且添加客服微信还暂未通过。
 
让人不禁好奇,从高调收购到突然“停摆”,小音咖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学费和薪酬成倒挂,
商业模式存疑

 

据公开资料显示,小音咖隶属于上海艺齐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一个O2O音乐学习服务平台,通过线上链接线下教学、到家服务等模式,就近匹配音乐教师,为音乐爱好者提供音乐教学服务,并推出音乐教育产品、音乐教师成长营、琴童家长沙龙和小音咖App四大运营模块。
 
创始人李艾在2010年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儿童音乐教育,2015年,李艾创办了“小音咖”音乐教育中心。成立之初,小音咖就获得了分众传媒、沪江投资、东方财富网、大众点评网等天使轮投资,截至目前共计完成3轮融资,优优老师均为其背后资方。
 
小音咖在宣传中表示,致力于通过革新的音乐教育理念,共享的商业模式,线上平台和线下校区互补互动,帮助全国30万音乐私教、400万学生家庭们提供完整的音乐素养教育。
 
据介绍,家长登录小音咖App后可选择不同乐器课程,并查看其中距离最近的音乐老师,可以根据课程价格、授课形式等筛选老师,并在线与老师进行沟通、预约和买单;而老师方面,小音咖认证教师在小音咖平台上可获得更多生源以及全额课时费,老师可以通过App与学员沟通、设置自己的课程以及管理订单,教师还分为专职教师和兼职教师。
 
张伟透露,资本加持加上多年的品牌效应,小音咖的生意火爆老师们有目共睹。“疫情前我工作的一个月,金桥校区一个周末大概有1000节课,坐人的地方都没有。”
 
但是火爆之下,张伟也对小音咖的商业模式有过存疑。据介绍,他收费300元每课时的钢琴课,小音咖收家长235元/每节课,给家长端的理由是多交钱这样更划算,所以家长缴费基本都是以万元计算。但是由于小音咖给教师的工资待遇不错,合同也规范,张伟并没有多想。
 
“重点是里面工作的老师,都觉得小音咖挺好的。”
 
相比较张伟,另一位在小音咖工作2年的兼职老师王丽则显得更为警惕,她坦言,对于大部分老师来说,他们不太会去在意这些问题,主要自己收取的课时费满意就可以。
 
但是小音咖通过低于市场的单价招收学员,让学员缴纳大笔预付学费的同时,又给与市场持平或者略高于市场价的课时费,她认为并不合理。
 
“2020年底我就开始提醒学生少付费,虽然当时靠融资其实这套模式还算合理,但2021年8月也出现过缴费8万元的学员不给退费的情况,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只是在2022年爆发了而已。”
 
其透露,小音咖的销售以更低的折扣让家长尽量多买课,买越多越便宜。有家长甚至在买课不多的情况下,其付费单价课时也跟王丽所收取的课时费差价达100元。
 
“他们会规避老师和家长私下沟通,买课也不通知我们。我有一个学生买了10万元的课程,还是我主动问他们才知道,这种‘游戏规则’让我有点吃惊,而且他们解释说要包孩子考到10级。”
 
王丽表示,自己也曾告知家长尽早退费,甚至很多学生第一节课她就会做提醒,让学员合理买课。“很多人会说是疫情导致资金链问题,但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存在很久了。”
 
据悉,王丽和张伟作为兼职老师,均在2月份后就未收到小音咖拖欠的薪资。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先裁员后收购,
家长预缴费走向成迷

 

事实上,从天眼查当前的股权结构图来看,小音咖疑似实控人为乔月猛,通过上海音博文化传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小音咖总股权比例达37.57%。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来源 / 天眼查截图
 
在2021年8月的一篇公开报道中,小音咖曾表示,“在乔月猛的带领下,小音咖高速发展,2020年营收达2.6亿元,疫情下同比2019年涨幅仍超200%;预计今年底门店数量扩张至22家,全年营收将超6亿元。”按照小音咖App上的介绍,目前小音咖官方宣称有超过3000名的教师。
 
拖欠的薪资再加上家长的预缴费,小音咖面临的资金难关可想而知。
 
知情人士表示,就在今年年初小音咖公关以及品牌等基本职能部门还进行了一轮裁员,当时的裁员赔偿为n+1。
 
而就在裁员不久后,4月11日,小音咖和VIP陪练就双双官宣,小音咖近日已完成对VIP陪练(隶属于上海妙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收购,成为其独资股东。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来源 / 小音咖官网截图
 
据当时媒体报道指出,本次收购的完成,意味着国内最大的在线音乐陪练平台与最知名的线下音乐艺术辅导平台合二为一,组成国内最大的少儿音乐艺术集团。小音咖集团表示,未来,集团将发挥标准化产品的可复制力,“以点带面”向全国扩张,深耕49个一二线核心城市,覆盖全国80%的市场,实现规模化商业盈利,计划5年内实现营收百亿。
 
据猎云网查询天眼查发现,2022年6月13日VIP陪练主要人员进行了变更,姚立嘉和葛佳麒退出,新增主要人员李艾和徐静莉,小音咖对VIP陪练持股比例为100%。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来源 / 天眼查截图
 
对此,张伟直言不解,“为什么小音咖有钱收购却没钱支付我们薪资?”
 
基于近期情况,部分家长也对2021年12月小音咖“已经在上海银行正式开设资金监管账户,主动保障客户资金安全,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宣传产生了质疑,有家长找到上海银行进行核实,却得知,所谓“资金监管合作”实际还只是“意向”,目前还未正式实行。
 
上海银行工作人员也表示,小音咖是在2021年12月和上海银行达成资金监管合作意向,并在今年年初讨论推进在上海银行开立监管专户系统运行等具体的监管实施方案。但因疫情影响,相关的工作推迟了,目前尚未正式实行资金监管。后续如果正式实施资金监管,上海银行会明确告知,并与相关机构、消费者签订资金监管的三方协议等相关的业务。
 
 

又一家培训机构“停摆”!2个月前曾高调收购VIP陪练

教培机构面临“生存”考验,
家长更要理智消费

 

在中消协发布《2021年校外教育培训领域消费者权益保护报告》显示,2021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有关校外教育培训的投诉案件共80528件,同比增长43.4%。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某音乐教育机构创始人James表示,因政策、疫情、经营不善等诸多因素,教培机构不同程度陷入经营困境。
 
“教育机构原本的模式就是通过预收款来补充现金流,保障企业正常经营。直到机构的学员数达到课消收入的盈亏平衡点,才算真正的盈利,再补充之前的预收款造成的债务。通常无疫情的情况下需要1-3年的时间,发展慢的机构可能需要5年。但是疫情的大环境下,不断的停业,这个周期内预收款逐渐被消耗掉了,课消却没有,企业社保成本、基础薪资支出照旧,退费增加,订单减少,造成现金流暂停的问题。”
 
上海家长Lucy于去年9月支付的4万元学费,截至目前共上了21节课,还有3万多学费暂未使用,据其透露,目前已无人可联系。
 
“当初选择小音咖也是因为品牌影响力大、有国资背景且课时费划算。但后面买课的学员比我支付的客单价还要低,至少降了30%。”Lucy认为,可能是小音咖后期资金链越来越紧张,为了拉新客,才会让课单价越来越低。
 
据张伟透露,后期销售想签大单,就会给很大的折扣,所以倒挂就更明显,还有学员刚缴费就遇上了封控,课都没怎么上。
 
“我们如果自己授课,一般都是先上课后给钱,或者上一节课给一节课的费用,这样家长相对来说付费更安全。但是小音咖作为教育机构有其自身优势,专业较好的艺术类老师通过各种渠道自主招生,有自己的招生和教学成本,譬如买琴租场地,而应届毕业生又通常没有经验,会先去机构磨炼一下,这时候小音咖提供了生源、场地以及跟自己招生一样的工资,就特别吸引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投资人表示,小音咖目前的现况更像是天灾+人祸下双重打击的结果。
 
“我倾向于说小音咖收购VIP陪练,对于前者来说是给自己做背书,有实力可以收购一家准独角兽企业;而对于后者来说,是其业务情况不佳的情况下,以合并的方式给自己一个较好的收场,毕竟现在教育赛道上很难融资。”
 
在他看来,虽然目前小音咖可以推出可实行的替代方案,但对于正常经营来说,付费转化率以及正常的续费率都会有极大的影响。当下在融资现金流为零,经营现金流因为无法上课而受到较大影响,而房租、管理人员等支出这一块也没有明显减少的情况下,小音咖的经营性净现金流很难撑住。
 
截至发稿前,小音咖还暂未发布《纾困计划》详细方案,家长们表示,退款或者复课,他们希望能尽早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伟、王丽、Lucy均为化名。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FzND4sXOVGzp5y3ZEQvsUg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

那些报过班的考研人,已经开始上岸办班了。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

文|邱瑜敏

编辑|薇薇子

来源|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

封面来源|IC photo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
那些考研细分市场的“个体户”

一百多万跃过国家线的考研人正在做最后的冲刺。

4月6日,考研调剂服务系统正式开放,目标院校复试无望的考研人挤上网站,争抢最后的上岸名额。

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考研一共有457万人报名,比上年增加了80万,增幅达21%,但只有130万人能够上岸。

在越来越卷的考研市场,调剂信息、模拟面试、往年真题资料,一切明码标价,按需索取,迫切的需求撬动了一个庞大的考研辅导市场。除了手握资本,坐拥老牌教辅机构的传统商人以外,拥有考研经历的个体散户,也成了这个市场里的“掘金人”。

在一份由网友总结的2022考研专业难度梯度榜单里,超一线梯度里有会计、新闻与传播、教育学等专业,第一梯度里有金融、法学等专业。考研难度越高的专业,越有个体户们的掘金空间。

“喂喂,师姐能听见吗?”一位考生进入腾讯会议。在信号那头的舒心眼里,考生看起来有点紧张。

这是一场20分钟的模拟面试,舒心是面试官之一。当其他面试官提到“请另外一位老师进行点评”的时候,她甚至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面试的组织者,是一家专攻新闻传播学类考研机构。除了三次一对一模拟面试和答疑外,这个复试辅导班还会提供目标院校往年真题资料、热点讲解、自我介绍修改、简历制作等服务,收费1299。

新闻传播学类专业研二在读的舒心就读于北京一所211学校,已经有了两年的考研辅导经验。两年前,作为跨考生,她选择报班参加考研辅导,在上岸后,继续留在了机构带学生,做过一段时间的班主任,也做零散的批改,但她有自己的顾虑,没有做过讲师的工作,“我自己水平都不太行,害怕误人子弟。”

但做讲课老师能撬动更高的收益,舒心在机构每月公开的薪资表格上看见,学长学姐兼职带课,几十人人的大课一节1500元,一二十人的小课一节400元,一个月最多能挣一万多。

作为“雇佣军”,在她所在的机构,一切按项目计收入——做班主任按人头计费,每人每月30,批改作业一份20,甚至连打通电话纾解考生情绪都能拿到50/次的价格.……零零散散的项目加起来,舒心半年内赚了差不多一万二。

上岸前被学长学姐辅导,上岸后辅导学弟学妹,“考研辅导”这根线条,串起来一届又一届的考研人,这种由“考生”而非“名师”撑起的培训循环,正在考研细分市场发挥作用。

在公共课上,他们无法撼动文都、新东方、考虫等综合型教培品牌中英语、政治名师教授的影响力,但却能够在分值比重更高、差异性更大的“专业课”市场,凭借个体经验赚得入学后的“第一桶金”。

从最基础的卖考研资料,到批改作业,制定计划,讲课补习,每一个环节都能带来收入。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2015年12月26日,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考点 图源:视觉中国

和舒心一样,会计专硕专业的许皓然也是看到了“钱景”才投身考研辅导行业。去年4月,许皓然成功上岸北京一所211学校,一查到录取信息他就开始琢磨如何推销自己,他通过微博、小红书、虎扑等等社交平台发布自己的考研经验贴,一边招生,一边寻找合伙人。

招兵买马一个月后,他和来自全国各个学校的六个会计专硕专业的同学组建了一个小工作室,集体合伙提供线上辅导服务。

通过社交平台,他们迅速招揽到第一批一共30位学生,提供的服务也相对轻巧——不提供教学辅导,提供的是考研全程的一对一的学习计划制定、督学打卡等服务,所有服务收费200/月。

今年,随着市场变化,他们也开始转变策略,打算试水“讲学”,现在,在这个机构里,许皓然负责监督学生,制定学习计划,以及讲授数学科目。

嫌联合作战麻烦的,可以搞一对一的方式,能更加精细化的照顾到每一个学生。金融专硕的李岩采用的就是一对一教学的考研辅导模式。不过,李岩并不是一名有成功经验的“学长”,和他的学生们一样,他是一名22考研生。

这位二战生,去年的一战挂在了复试面试上,但不错的专业课成绩招来了机构的关注。一个较有规模的考研机构主动向李岩抛出了橄榄枝,询问他是否愿意来做讲师,针对他所考的学校做一对一的补习。李岩认为,机构给的课酬80/小时,对于已上岸的同学来说,不算特别好的选择,但“当时我二战,也毕业了没有收入,这个课酬对我是比较需要的。”于是,一位花6万块报了定向班的学生通过机构推荐、试听课程,选择了李岩。

通过微博,李岩还寻找到了另一位一起考金融专硕研究生的同学,参加了他的一对一辅导。他给自己的辅导课程做了一个定价:学校自命题科目的知识点框架+背诵知识点+真题,三合一卖199元;3人全程小班课卖899元,一对一全程辅导课卖1999元。

“她们都知道我是二战的。”李岩表示,考研辅导和自己的学习同时进行,他给两位同学安排了详细的课程计划,还自己花钱买资料,向学长学姐打听对方学校的考试风格和偏向。这种报团取暖的“实战”倒是赢得了对方的信任,三人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目前均已通过复试,成功上岸。李岩也有底气开始2022年的招生了。

“其实我的想法是,想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和经历多去帮助一下有需要的同学,在这个过程中能够赚一点零花钱就好了。”李岩说。

渴望上岸的迫切,正让一切考研经历都成为能够迅速变现的稀缺品。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
报班好几万?“还不如给我2000块钱呢”

对于一位普通考生来说,准备一场考研要花十个月左右的时间。而一旦入坑考研辅导,则需要计较更多花销,根据数舆2019年的调查显示,有21%的考研人花费在3000~5000 元和 1 万以上, 15.5%的人花费达到了5000~1 万。

以文都考研为例,在其天猫官方旗舰店,其政治英语数学三门公共课开设的2023考研VIP特训班售价6730,商品详情页面介绍改班型区别于普通全程班,其享有学习计划、学管督学、心理疏导等服务。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文都考研在天猫旗舰店的商品售卖页

每年2月,上一场考研初试成绩还未发布,已经有人摩拳擦掌准备下一场考试,许多机构也瞄准大四开学的节点,纷纷推出不同的课程类型,标准班、精英班、强化班、协议班……不同的名称令人眼花缭乱。

所有参与过考研辅导的学生都知道,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而个体户们进入这个市场的开始,不少是源于“踩坑”。

在微博#考研 被坑#的话题词下,每年都有学生发文指控辅导机构和学长学姐骗钱。因为考研辅导市场太大,机构复杂,参与授课培训的人员普遍来说没有受到正规教辅培训取得资质证明,良心与否全凭运气,学生踩雷掉坑的几率很大。

而这些认为自己被坑过的人,恰恰也成了最迫切的填坑人。

“二战”还未上岸就开始带学生的李岩,在“一战”时全程跟了机构,花了大概10000多块钱,但他上辅导班的效果并不如意。他报的班,授课老师是曾经有过高校教育经验的“名师”,但老师只是讲授普遍性的内容,虽然这个班顶着“定向班”的名头,但对他考的学校针对性并不强。机构给的押题卷背得滚瓜烂熟,但上了考场拿到试卷却发现一道题也没压中。

在第二次考研期间,他加入了网盘大军,通过一些盗版资源号获得了免费的资料,并且决心要帮助其他同学,让他们免于踩坑。

花了六万块报的综合类机构班的辅导的学子,李岩给他做一对一辅导,从中只拿了不到8000。剩下的钱,都让机构赚走了。

让商人赚,还不如自己赚。

2022年3月,正在准备面试的李岩还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书,就已经招来14个学生。他初步规划了两种课型:3人全程小班课卖899元,一对一全程辅导课卖1999元。比起大型机构动辄上万的全程班费用,他的辅导班算得上是“白菜价”。

和李岩的经历类似,许皓然在考研期间报了十多个辅导班,花了三万多。“我就是因为报的班太多了,感觉到每个班都有一些不足之处。”他不满意机构的课程,加上退款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所以他没有选择和机构闹不愉快,而是快速地进入下一个辅导班。上岸之后办班,他也是想考研的同学们“少走弯路”。

褚雨的专业是教育学专硕,因为朋友推荐,她开始给一位在职考研生做辅导。此前她拒绝了机构的邀请,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多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她的学生是一位大山里的特岗老师,对这位唯一的学生,她能够精准仔细地提供辅导。从四月开始,一直到十二月考研结束,她一直为她提供服务,褚雨把定价权交给学生,每月800元的辅导费,也是两人商量后的价格。

褚雨不授课,但做答疑、抽背和提供学习资料,她提供公共课和专业课的教材PDF、网课视频等内容,做一遍筛选后,还会根据进度及时更新。前期,褚雨每两天给对方辅导一次,到了十月份的冲刺期,她们天天通话,褚雨会在电话里进行答疑,她会通过抽背检查对方的学习效率,“我们这种文科类的专业,其实背到了基本上就学会了。”

最后,那位特岗老师考了370分,在“非常卷”的教育学专业没有通过初试,但幸运的是,她被非全日制的专业录取。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网图 图源:视觉中国

“这是一件有使命感的事情”,法硕学硕专业的林迈做了三年的考研机构,辅导过200多名学生。让他决心开始考研辅导事业的,是一次“打抱不平”。2020年,一位学妹找到刚上岸的林迈,想让他推荐一个靠谱的考研辅导机构,提到学校里有机构在做宣传,报班需要好几万块,课时还比较少。

“还不如给我2000块钱呢,我来把你专业课带好。”

林迈对一句玩笑话认真了起来,给学妹做了学习规划,也真的以2000块全程班的价格,正式开始讲课。陆陆续续又有许多人凭借熟人关系和推荐找到了林迈,他决定开设小班教学,参考其他机构的模式进行辅导。第一年,18个学生里,考上了7个。

三年沉淀后,林迈的辅导机构愈发成熟,他今年的成绩是:76人参加考试,进复试41人,最终录取32人。2023考研备战刚刚开启,已经有70多个考研生报名参加了林迈的机构,这个数字还会继续涨下去,林迈预计,今年的招生名额能到150个。

很显然,虽然比不过大公司有完整的组织架构、课程体系和响亮的招牌,但在专业课教培市场,小而美的年轻个体户们正在靠性价比和口碑“瓜分”着这个市场。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
小生意做大做强,一年已经赚到了六位数

再做大些,这些个体户们不免也要历经如何制定一系列“标准化”授课内容的考验。

“捷径”就是,参考综合性考研辅导机构,照葫芦画瓢出来一套专业课辅导内容。

经过一年成长,许皓然所在的会计专硕考研辅导小团队开始逐步调整自己的辅导内容和盈利方式。

去年,他所提供的服务仅仅是根据每个人的不同能力和进度制定学习计划和功课督导,“今年业务扩大了,我们开始提供一些上课的服务。”

目前,许皓然已经有了十多个一对一的学生,每节课两个小时,他的收费是130元/小时,每周要花3-4天的左右来上课,上课以外需要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备课,每轮授课按照章节规划,学员可以自愿参与。

管理类联考综合能力是一门分值200的重要专业课,包含数学、逻辑推理、写作,许皓然教数学,机构里分工明确,也有其他同学教逻辑推理和写作,还有人负责订立计划和督学。

核心成员共六人,只是带2022届考研生,许皓然他们一年已经赚到了六位数。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网图 图源:视觉中国

法学学硕的林迈将授课内容及形式写进了合同里。他的班型分具有普适性的全程班和适合基础较好同学的技巧班,全程班收费5000,技巧班收费2500。

在全程班的合同里,提到了林迈为学员提供的服务包括第一轮基础知识的梳理课程、第二轮对考纲和真题的梳理、第三轮全真模拟考试。

授课方式上,林迈采用小班教学,一个班人数控制在50人以内,他选择将学生们聚拢在QQ群,方便文件的上传和下载,因为时间协调问题,他一般选择语音录播讲课,这些录音文件短的二十分钟,长的一个小时,他上传到群文件,偶尔也会查看下载的次数。林迈的保证是,给全程班总课时在300小时左右。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林迈在QQ群里上传的录音和教学文件

今年林迈的学生有120个,他一人承担了所有同学的教学责任,另外找了几个助教,只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如制定学习计划和监督打卡等。

“找不到满意的人。”林迈尝试过寻找授课老师,对方的试讲效果没有让他满意,也达不到他对“强烈的责任心”的需求。要独立面对一百多个学生,林迈几乎把所有时间全部投入到考研辅导。手机从早到晚塞满了学生发来的问题和讨论,为了处理当天所有的未读信息,林迈要忙到凌晨一点才睡觉。作为应届毕业生的他,去年冬天,一边忙着写毕业论文,一边做辅导为学生准备初试前的模拟和押题,整个人“昏天黑地”,从早忙到晚,吃饭的事情也顾不上了。

法学学硕的林迈野心勃勃,打算占领小众市场,把小生意做大做强。三年来,他的辅导成绩不断提升,许多人被新上岸的学生推荐到他的辅导班。

好口碑也让他愈发自信,学费也不断提高。林迈的辅导开设第一年,学费收的是2000,而今年,他涨到了5000。对于这个价格,林迈有自己的想法,“现在定价权在我的手上,我能够给学生带来的价值是值这个价格的,我才定这个价格。我不会去和机构那种打价格战,不是靠便宜去赢得学生的。

辅导班蒸蒸日上的事业给林迈带来了无忧的物质生活,三年来,他的一切花销都从这里来,做辅导的收入能够轻松解决他的生活费和学费,甚至自己还攒了一笔钱。对于自己的小金库,林迈不愿意透露具体数字,稍有迟疑,他说:大概六位数吧。

如果再把规模做大,舒心所在的机构或为许皓然、林迈们提供了某种可能的发展路径,以及,一些管理上的“前车之鉴”。

这家机构在新闻传播考研界规模大、名气大,但要怎么应付越来越多的生源,舒心认为老板并没有拿出一套规范有效的工作机制。在刚进入机构时,她交了一份简历,但实际工作分配上并不会根据你的个人简历来匹配,“哪里需要人,在群里问一声,谁愿意去做就去了”。

为了满足学生们的各种需求,机构开了各种各样的小群,有答疑的、日常打卡的,还有各种课程小班的,常常有学生跟舒心抱怨,“群太多了,都看不过来。”

她最关注的发薪环节,也是一片混乱。从一对一答疑、批改作业,甚至到和学生打一通电话,每个事项都会有不同的价格,每个月需要留好档案,统计好金额向专人报账,但机构偶尔会抽查,如果有不诚信的行为就会被机构拉黑。

令舒心感到离谱的是“学生好评”也被当做计薪的项目。“你在跟学生微信聊天的时候,她说了一下什么师姐谢谢你,在这真的有很大的收获,你太厉害了,类似的评价,一次都会有几十的奖励。”在这个机构,有许多兼职的讲师为了得到更多的钱,会诱导学生夸赞自己。

“有学生情绪不好,想给你打个电话,打一次电话半个小时50块。”给学生做情绪疏导也被纳入了薪酬制度里。成为班主任后,舒心收到过一份准则,在准则里提到了跟学生打电话沟通时的时长和内容。

舒心在考研辅导中一共接触了三十多个学生一一交流也偶尔让她觉得疲惫。

而这家小有名气的机构的创始人就是某名校研究生,从考研上岸到毕业已经十年,也还在从事考研辅导工作,并且越做越大,几乎垄断了该校的考研市场。

每当有学生和机构方产生摩擦,都会有人在相关微博评论下提及创始人的盈利,“靠着这帮学生,他在北京已经买了好几套房了。”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
考研辅导个体户,让考研越来越卷了?

如此吸金的考研市场,信息不对称和年轻学子们的缺乏防备也给了骗子们可乘之机。

备考2023考研的卷卷就是其中一个。3月中旬,她向公安机关报警,一位骗子谎称自己是她目标院校的学姐,可以提供一对一辅导,在转账了2600之后,彻底没有踪影。她在微博找到了其他几位也被骗的同学,这才发现,骗子的套路都是一样:在学生所发布的求考研资料和辅导的帖子下面回复,通过私信加上好友,再哄骗对方转账。

骗子盗用网图,在主页伪装成一位女生的样子,在中山大学、海南师范大学、陕西科技大学和上海师范大学等学校找人搭讪,骗取信任。卷卷留意到转账账户的实名,听起来像个男生。

卷卷给公安部门打了几个电话,事件还没有回音,也许2600就要打水漂了,但她还是想找一个靠谱的考研辅导机构。

不靠谱的也大有人在。

今年三月,有微博网友指出湖南师范大学一研究生开设考研辅导班,涉嫌虚假宣传,涉及金额近百万,学生们要求退款道歉。3月7日,学校在网站发布通报表示正在核实情况。

贩卖经验的考研人:「收割」学弟学妹,一年赚到六位数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发布的官方通报

对于考研学生而言,找到一份靠谱的考研辅导无异于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教育学专硕专业的褚雨虽然拒绝了考研机构的教学邀请,但她依然会向来咨询的学弟学妹推荐。当年,对于寻找靠谱的辅导机构,她有自己的一套挑选方法。在淘宝上看机构所售课程的详情界面,有的做了精致的美工设计却华而不实,要看机构所拟定未来学习计划的详细程度,“像我们做PPT汇报一样,要解释未来的规划进展,他规划的越详细,说明他想的越到位,也就越靠谱。”

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对的,机构的负责人就是同校的学姐学长,针对每个人做了细致的学习规划,在疫情期间还免费多带了她们几个月的面试课,她甚至说“我觉得我不报班的话考不上”。

褚雨还观察到,在考上研之后,许多曾经在辅导机构学习的人,又回到了这里做助教和讲师。

曾经的服务对象,可以转换为人力资源,一批旧人离开,另一批新人顶上。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其“靠谱”的证明之一。

但考研辅导的作用到底能有多大?

会计专硕专业的许皓然认为考研辅导的作用是有限的,“辅导班的作用在于我们不让你走弯路,但是这个路是肯定是要自己走的。”

有野心的林迈今年毕业,他已经找到了一份高校讲师的工作,但仍然打算继续自己的考研辅导事业,“我认为我不是在做考研辅导,我是在改变同学的命运。”他认为考研不能自己闷头学习,而报班对于考生来说起着方向性作用。“虽然不可能百分之百考上,但我们能提供学习方法、技巧和一些详细的资料与信息,这些都能提高你的上线几率。但报班这个事,还是因人而异的。”

舒心观察身边的同学,发现上岸的研究生们并没有把辅导班当成一个必需品,“不是依靠这个就能考上研究生的。”2020年,跨专业考研的她花了6999报了机构的全程班,在春季班结束以后她意识到,新闻传播专业的内容还是需要自己学习和领悟,此后,她只是偶尔看看机构提供的PPT和录播,不再一心一意地跟学。“我当时报班就是图一个心理安慰和省心。”

在成为辅导老师后,舒心也能在和考生们的交往之中,从答题语言、勤奋程度中明确感受到对方能上岸的几率,而自己和机构给予的只是辅助性帮助。

一个经历丰富的男孩让她印象深刻,这个男孩从未认真备考,虽然花很多钱报了班,但很少用功学习,一看就知道“考不上”。他本科学的拍卖,后来去了某党媒工作,再后来一边考研一边考高校行政,现在已经成功拿下编制,按照三年落户政策,他即将拿到北京户口。

看着自己辅导的学生,虽然没有考上研究生,但总算解决了户口问题,她觉得很羡慕,感慨道:“你现在是人上人了。”

男孩回答道:“不要做人上人,大家要做快乐的人。”

(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_cyTVy3nhN1VXIfLBdStXA

同是剧本杀,他们复盘作案经过,我们复盘教育

导语

“双减”后,众多教育培训机构纷纷开始探索素质教育转型发展。在此间,更为寓教于乐的教育形式——儿童教育剧本杀出现。儿童教育是怎么和剧本杀联系到一起了?其教育意义如何?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01

教育行业新剧本

六年前,《明星大侦探》作为国内剧本杀启蒙综艺火爆网络。此后几年间,剧本杀一跃成为青年人最喜爱的社交娱乐活动之一。根据美团发布的《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2021 年,剧本杀在中国市场规模已经超过 150 亿元。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过热的市场环境让一拨拨从业者入局又倒下。逐渐成型的市场格局让一些夹缝中求生存的小微企业开始寻找出路。

同是剧本杀,他们复盘作案经过,我们复盘教育
“剧本杀”词条百度指数

与此同时,在近两年疫情和“双减”的层层冲击下,教育培训行业体量迅速缩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有资源向合规性业务倾斜。寻求转型的教培机构越来越多,有的转型职业教育、素质教育,也有的跨界做起了餐饮。此前被学科辅导充斥的周末变得空空荡荡,家长和孩子都需要“打发时间”,满足无法补课的焦虑。在传统素质教育音体美外,部分教培机构开始寄希望于更为蓝海的赛道。

一面是不断内卷的剧本杀行业,一面是期待“留下”的教育从业者。拥有群众基础和素质教育热忱的企业尝试探索寓教于乐的儿童教育娱乐模式,将儿童教育和剧本杀结合到一起。

简单来看,成功的经营模式已被跑通;这一新兴的娱乐形式已经在家长群体中形成基本认知;拥有服化道的游戏方式也定会吸引到大部分孩子。至此,剧本杀、教育行业转型企业及新入局者开始共同探寻蓝海市场。

02

剧本杀 不“杀人”

3-15 岁孩子的剧本杀也被称之为剧本秀。可以换装、进行角色扮演,通过故事推进、做任务,完成一场游戏。这种扮演形式在之前也有,比如儿童情景剧、儿童戏剧扮演等等。但没有儿童教育剧本杀有趣未知、具有沉浸式体验感。

据统计,在一线或新一线城市里,68% 的家长对孩子的思维开拓训练意识更为强烈。不过就儿童教育剧本杀来说,目前二三线城市中的发展更为激烈,全民对于教育娱乐方面的重视程度有增无已。目前全国共有十余家机构在开展相关业务。由于儿童教育剧本杀更偏向娱乐性质,教育“含量”较低,暂且不受教育部门监管。

有从业者认为,儿童教育剧本杀和儿童剧本杀之间存在着本质区别,从字面上就不难理解,儿童剧本杀与教育联系并不紧密,主要还是在“玩”。但不得不承认,孩子进入角色后,人物之间的碰撞、表达,运用音乐、数学、生活小知识完成剧本任务,对于他们来说都各具教育意义。

所以将儿童教育剧本杀课程元素加入进绘本馆、口才培训、财商培训、语言培训机构也不失为让这类素质教育机构焕发生机的差异化打法。

也有部分教培机构将儿童教育剧本杀当作消课工具,用于抵消此前提前收取、但无法继续展开的课时费用。一场儿童教育剧本杀的用时通常在 2-3 小时之间,基本上一个孩子一次能抵消3个课时。按一场八人计算,那么一次就可以抵消 24 个课时。极大减轻了退费压力,也为后续转型积攒用户。

根据 4 月 1 日发布的《文化和旅游部 公安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应急管理部 市场监管总局关于规范剧本娱乐经营活动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指出,除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外,剧本娱乐经营活动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这与学科类培训时间限制恰巧相反,在同一机构内可充分实现空间利用的最大化。另外在传统剧本杀店中,上午时间基本空白,也可借助儿童教育剧本杀提高坪效。

儿童教育剧本杀的盈利模式主要有三种,分别是门店营收、线上售卖剧本和店铺加盟。其中,门店客单价普遍在 100-300 元之间(若为英文版或双语版则价格翻倍)。据了解,部分线下运营的机构在经营儿童教育剧本杀之余,还辅以各种 DIY 制作,如水拓画、恐龙化石考古、石膏娃娃等等,供家长和孩子等待时消费。减轻等待焦虑同时也能增加营业收入。理想状态下,门店营收年盈利达 60-90 万元。根据郑州一家机构公布的价格显示,线上剧本售卖价格在 699 元左右,加盟费用为 19800 元。

03

“剧本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不论是面向何种群体的剧本杀,先要长久的发展下去,积累起用户口碑,其核心靠的都是剧本。传统剧本杀行业中的剧本乱象已经显露。为求吸睛,黄暴剧本屡屡上新,被大多数消费者嗤之以鼻。上述《征集意见稿》指出,剧本娱乐经营单位应当坚持正确导向,建立内容自审制度,对剧本脚本以及表演、场景、道具、服饰等进行内容自审,确保内容合法。剧本娱乐经营活动不得含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禁止的内容。鼓励创作内容健康、积极向上的剧本脚本。剧本娱乐经营单位使用的剧本脚本应当设置适龄提示,标明适龄范围,并及时进行备案。

据统计,中国剧本创作者约有 4000-5000 人,大部分作者一年只能创作出两三部剧本。作为新兴的细分领域,专门从事儿童教育剧本杀的剧本创作者较少。不过儿童剧本较为简单,不需要过于严密的逻辑及不断创新的作案手法。一般一两个月就能完成一部。目前“金牌剧本创作者”的旗号还未打响,儿童教育剧本杀创作领域尚有发展空间。

儿童教育剧本杀和传统剧本杀还有个明显的差异点,即为传统剧本杀剧本与剧本之间独立性较强,故事不存在连续性,而儿童教育剧本杀需要连续剧本。一是为了可以让孩子系统学习某一项知识,一是系列本可以有效增强用户黏度。

同是剧本杀,他们复盘作案经过,我们复盘教育
图源网络

部分已经提前布局的机构、此前从事剧本杀店铺经营、剧本创作的个人等,变身为“初代讲师”,为后续想要入局的人们制定规则。与之对应的还有 DM 培训等。(DM:剧本杀主持人)

同是剧本杀,他们复盘作案经过,我们复盘教育
图源网络

据业内人士公布,剧本写出后有买断、分成、买断+分成三种售出方式。买断一个儿童剧本的价格通常在 1-5k 之间,其中会根据故事内容的丰富程度、趣味性等将剧本分档,但基本上不会低于一千元。儿童教育剧本杀创作者也可根据用户需求专门定制相关故事框架或人物。

除此之外,已有企业开始布局相关服务,整合上下游资源,帮助联系作者、发行剧本。某平台公布出的服务费用是 25%-35%,也就是说一个作者完成剧本后,通过该平台进行审核发行,以 5000 元成交价计算,最终到达作者手中的稿费最多为 3750 元。

目前儿童教育剧本杀在每个城市中的密度较低,还处于起步推广阶段,暂时处于蓝海市场。即使市面上的剧本数量较为有限,也暂不影响目前发展。但如果未来儿童教育剧本杀发展良好,利润持续可观,那么想要转型、入局的企业、公司一定会越来越多。当竞争激烈后,拥有不间断输出优质剧本的能力,才能占据主动。有些店铺可以模仿传统剧本杀店,手握城市限定本。但儿童教育剧本杀的剧本决策者一般都是家长,在一个城市内愿意“跋山涉水”去体验一次的还是少数。

结语

增加了教育属性的儿童剧本杀,开拓出一个全新的市场,为多行业提供了差异化的跨界发展思路。但无论是面向哪种群体,其市场上限恒定,最后都难逃“内卷”。到时,儿童教育剧本杀拼的是剧本、服务、地段还是教育呢?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jfe2HMNdA8dzhLqa20sfGQ

还有一批培训机构正躺着赚钱:450万用户,超100亿产业

考生越“卷”,考研产业余越富。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文 | 习睿、耐耐

当考研分数线正式公布时,原本安静的图书馆突然沸腾。大批正在准备复试的的学生起身收拾书包,放弃学习。
 
小郑向Tech星球描述这一幕时,在电话那头情绪逐渐激动。“都以为能过线,开心准备复试,谁能想到今年一下高出十几分,全给刷下来了。分数线一出,图书馆走了一大半。”
 
考研越来越残酷,尤其今年“卷”出新高度。
 
2022年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达到457万人,相比2021年,增加了80万人。而2022年招生人数在110万左右,相比去年增加5万人左右。这也就意味着,今年将有近350万考生落榜。
 
但即使每年都有大部分人止步研究生大门,00后们也依然前仆后继地加入考研大军。相比进入大厂“内卷”,他们更愿意“卷”1年学3年。据粗略计算,未来2至3年考研人数将达到500万。
 
对于考生而言,考研是愈发残酷的一场比赛。但对于另一批人而言,越多人加入考研大军就越有暴富的机会。
 
考研培训、自习室、解压文具,甚至考研KOL,都瞄上了跟考研相关的生意。很多在读研究生的第一桶金就来自兼职当考研辅导老师。据易观分析去年4月发布《中国考研培训行业白皮书2021》显示,2020年中国考研培训市场规模达112亿元,同比增长33.3%,预计未来三年仍将保持增长态势。
 
400多万考生,350万落榜,内卷到极致的竞争,甚至催生了考研经济产业链,造富了一波人。
 
 
 01 
还有一批培训机构正躺着赚钱:450万用户,超100亿产业  在读博士授课1小时600元,
培训机构老板四年买房存款两百万
 
熹子和达达是普通本科的大三学生,因为找工作重压以及就业环境,都加入了考研大军。
 
在微博超话下,熹子认识了给他分享备考建议的学姐。在学姐介绍下,熹子报了收费600元/小时的课程,总费用高达2万。而达达则是通过公众号选择加入专门的考研机构,报了6000块的“全程班”。
 
对于达达和熹子这类半路选择加入考研大军的考生而言,报班似乎成为必选项。
 
考研培训机构一直是考研市场的主要玩家。研途、新东方、文都等考研机构靠着明星老师IP,在考研市场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但考研培训机构运营陈瑶告诉Tech星球,目前市场上更赚钱的其实是那些小而精的专业课培训组织。“大的机构都是以政治、英语这些公共课为主,基本都是线上视频课,费用都维持在三位数。而且考生之间多半互相分享着视频资源。”
 
尽管专业课培训机构考生的覆盖范围小,但客单价基本维持在四位数。熹子和达达报名的便是专业课课程。熹子告诉Tech星球,给他授课的是某名校在读博士,一个小时收费600元。按熹子的课程时长,每年即使只收10名学生,这位在读博士的收入也都破20万。
 
达达所在的培训机构有两个全程班,每个班收超40位学生。每年单凭全程班就能创收超48万元。除此之外,该机构还有早鸟班、半程班、冲刺班等不同类型,每年每个班型都能收超80名考生。
 
相比于已经成体系的大机构,这些专业课培训机构谈不上正规,师资基本以在读研究生为主。达达私下问过授课的学姐,他们的课时费基本在80-100元/小时,每节课3小时。
 
陈瑶告诉Tech星球,基本专业课培训机构都是考上的学姐学长合伙创立,通过微博、知乎等平台吸引报考的考生,再通过私域运营。
 
凭着“考研成功”的标签,考生们对他们几乎没有质疑,即使他们没有教学经验。直到交完钱,考生们才发现自己被“割韭菜”。
 
熹子告诉Tech星球,虽然博士讲课不错,但是后期真正落实到答题上,对他的帮助并不大。这2万块钱花得并不值。为此,熹子又分别报了3000元的答题班和4000元的冲刺班,这才有信心上考场。
 
而达达直接落入虚假培训机构。
 
在备考的一年间,他发现机构宣传时所谓的“压中130分真题”、“师资队伍”和“上线人数”都是虚构的,数据来历不明。
 
此外,达达还发现机构教学所用的资料,和其他考研公众号免费的公开资料一模一样。他们在群里申诉退款,却无人回应。由于费用是通过转账的形式,即使投诉也无果。
 
靠着免费的学习资料、虚假宣传、找兼职的在读研究生,4年时间,机构老板在浙江买了套房,存款也超200万。
 
 
 02 
还有一批培训机构正躺着赚钱:450万用户,超100亿产业  考研KOL成考研市场新势力,
头部KOL月入十几万
 
考研一直是一个人的孤军奋战。除了那奇高的考录比之外,往往考生们焦虑的原因在于长达半年以上的备考过程,完全要自主复习以及绝对的自律。
 
这些焦虑、迷茫都被精准捕捉到,转化为考研市场的新需求和卖点。那些经验丰富的学姐学长们在社交平台上“应运而生”。
 
不知道如何复习,学姐学长给你24小时直播讲解;复习时间不够,学姐学长教你做题技巧;不会买资料,学姐学长送你自制的讲义。
 
“空卡空卡空空卡”就是这群学姐学长中较为头部的一个。过去“空卡”尝试做美妆博主,但并不成功,在大四考研成功后,转型为考研学习博主。
 
12月,考生进入最为焦灼的状态,复习时间不够。“空卡”精准地掌握考生们浮躁、焦虑、依赖技巧的心理,自创考研政治背诵口诀。空卡“一小时背完肖四”(肖四为考研政治学习书籍)的标题成为冲刺阶段考生的“解压药”。
 
也靠着分享快速学习方法和考试经验,两三年时间,她在B站上的粉丝量已经近200万,公众号文章几乎篇篇10万+,甚至成为小红书考研相关活动的合作博主。
 
从前期的择校,到如何复习,再到如何面试,考研的每个环节都有类似空卡的博主出现。而披着学姐学长人设的他们靠着分享经验,已经可以有稳定的广告收入。头部的KOL甚至已经可以月入十几万。
 
考研机构从业者刘朵告诉Tech星球,空卡一篇微信公众号广告价格已经在2-3万。而她的B站账号的广告要价则更高。
 
就算是兼职做考研学习打卡的博主也能有稳定的收入。有小红书上的打卡博主告诉Tech星球,尽管她的粉丝体量不大,但一周至少有三个商务找上门,“主要都是文具、考研资料、咖啡这类的。”
 
而随着考生习惯的改变,考研机构的广告投入都已经转向KOL们。“每次有产品上线的时候都会投他们,没办法。”刘朵表示,去年为了推广考研学习本,他们铺了200个学习打卡博主。
 
尽管这一领域没有美妆等赛道大,而MCN们也敏锐地看到这一市场,开始“收编”市面上那些做分享的学姐学长们。有流量、有广告主、有受众,考研KOL这一产业链条逐渐完整。
 
但刘朵也告诉Tech星球,考研机构和考研KOL看似是上下游关系。但一些学习型博主对他们而言是潜在的竞争者,去年他们就已经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2021年无论是书,还是冲刺班课程的销量都有下降。我们复盘的时候总结了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很多考生后期直接跟着博主学习,不会再花钱花精力学完整的课程。”刘朵无奈地表示。
 
考研机构们也意识到考研KOL已经是市场一股无法忽视的力量。在被冲击后,刘朵所在的机构也开始孵化考研KOL们,每个运营手上都管理着3-5个学习打卡账号。
 
“市面上的那些明星考研机构,考研老师IP所在的机构都已经在孵化各种考研KOL。就算没精力养号,也会将市场上的KOL们收入自己旗下。”刘朵透露。
 
而那些焦虑的数百万考生们却不知道,他们在各大平台搜索找到的所谓宝藏考研博主,可能背后是同一个人,来自同一家公司,甚至都没有上过考研的“战场”。
 
 03 
还有一批培训机构正躺着赚钱:450万用户,超100亿产业  350万落榜生:“二战”还是换个地方“卷”?
 
对于那些上线的考生而言,新一轮的竞争已经开始。
 
那些刚刚过线的考生甚至比落榜生更为痛苦。他们要面对调剂,和剩下的人争一个不确定的名额,即使去往并不理想的院校。但“卷”赢了300多万人才上的线,面对未来只会更加严峻的考研环境,让他们放弃调剂更难。
 
而在这个时候,一些辅导机构“贴心”的推出“一对一”复试班服务,确保调剂成功,不成功全额退款。
 
“百分百成功”的承诺击中了那些不肯放弃希望的考生内心。即使费用高达数万元,部分考生也愿意一试。对于他们而言,若是因为调剂而失去读研机会比没过线更遗憾。
 
有考研培训从业者告诉Tech星球,中公、文都等等一些机构都会提供调剂服务。“对于他们来说是没有什么损失的,而且一些机构退全款的周期是45个工作日。那些几十上百万的学费在自己手上几个月,做点什么不行。”
 
除此之外,为了增加希望,部分考生依然会在复试选择报班。熹子在准备复试的时候,继续选择了报班学习。
 
复试课程已经细化到具体院校,多半由院校的学姐学长组织,而并非连锁性培训机构。这对他们而言是读研之余的兼职工作。熹子报的就是一个学姐组织的培训班,传授面试经验,如何回答导师问题。相比备考时数千元的学习课,复试培训1000元的费用让他觉得很“良心”。
 
实际上,国家分数线的公布意味着绝大多数人的考研之路告一段落。没上线的达达在权衡之下放弃了“二战”的想法,转而考公务员。
 
面对已经直逼400分的考研关口,很多落榜生都像达达一样不敢再考研上继续投入时间。Tech星球小范围调研了解到,考公务员成为了今年绝大多数落榜生的选择。即使是“二战”考研,也会重新选择门槛更低的院校。
 
但那些选择考公务员的落榜生们并不能轻松。等待他们的,也只是一场新的“内卷之战”。2021年,公务员报考人数已经达到了157万人,预计今年将超200万。而随着公务员考试可能将打破年龄限制,未来压力只会更大。
 
对于落榜生而言,无论选择考研或是考公务员都充满竞争。但他们顾不上思考那么多,看着要么工作要么上岸的同学们,他们只想开启新一轮的备考。
 
而制造焦虑的考研机构、学姐学长们正马不停蹄的在社交平台“晒”出高分,刺激着新一批的大三学生尽早加入考研大军。年轻人们“卷”在围城里无法自拔,但有人却在围城里赚得盆满钵满。
 
(注: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OJW8_GosC-MvrFYvhP4K0w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我,叫王荣辉。

一个失败的创业者,一个负债累累的Loser,一个被人唾骂卷款跑路的骗子。

实际上,我是倾尽所有,但仍旧在岗的老板。

 

在我被人唾骂践踏之前,也有过人生的高光时刻。而且,仿佛就在昨天。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挺着9个月孕肚在轮融资发布会上发表感言

2009年,我卖了一套房开始创业,打造了一个口碑不错的早教机构。

2011年,我卖了第二套房,壮志勃勃地拓展第二家、第三家早教机构。

2013年,我开办了第一个托育园,口碑好到爆棚,学位一票难求,很快,我就开了第二家,第三家。

2014年,我在线讲课,育儿课程卖到全网第一,可以说,我是知识付费头一批吃螃蟹的人。

2016年,我再卖一套房,用来拓展更多托育园,第五家,第六家,第七家……伴随婴儿潮,我就像坐上了火箭,越做越好。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我们的老师和孩子

2017年,我拿到了投资,一口气开到了十几家分园。

2019年,我把公司做成了全国最大的托育直营连锁品牌。珠三角扩展到近40家园,估值达5个多亿,前来合作的风投络绎不绝,我接待了一批又一批。

我的公司经营得非常顺畅,成本控制得相当好,团队凝聚力一流,客户口碑更是超级好,满园率达到95%,从来不愁生源,全靠家长推荐。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我和我的团队年会

当我事业成功时,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堆荣耀与光环。

 

我被各大卫视邀请担任育儿节目嘉宾,被权威机构聘为特邀专家全国巡讲,我还参与高职教材撰写,与高校共建托育专业进行职业培训。我甚至站在了世界儿科儿保大会上做专业演讲,现场一片掌声。

所有人都尊敬我,钦佩我,仰慕我。

同行口中,亲切地称呼我一声王老师。

同事眼里,我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的“大神”。

孩子们心中,我是引以为傲的园长妈妈,可爱多也常常跟同学炫耀“我妈超厉害!”

我站在体育中心的高级写字楼落地玻璃窗前,俯瞰整个城市,内心笃定,充满信心。

我认为我所有的努力都值得,所有的付出终将有回报。

我坚信我的公司,我的团队,会在我的带领下,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未来可期。

 

我非常拼搏,几乎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投入在工作上。

我这么做,不仅仅是要创造事业的成功,获得令人瞩目的光环,我更想为孩子创造丰厚的物质财富。

每当大马抱怨我不回家、不陪孩子时,我就告诉他,我们很快就能买珠江新城的豪宅,送孩子去顶级私校上学,请再坚持坚持。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被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聘为特邀专家

时间来到2020年2月,疫情爆发了。

 

全国人民都措手不及,也包括我和几十家直营的保育园。

 

接下来,就是关园停课。

这一关,就是6个月。

500多名老师,3000多名孩子,全被情打乱。

不能经营,没有收入,但园区的租金、物业、老师们的社保工资却需要照常开支。更要命的是,情停课还引来一波退费潮,前后退费超过3000万,同时还有物业租金2000多万,老师工资社保2000多万,一笔一笔只出不进。

公司再大,也经受不起情的反复冲击,很快我们就耗空了公司多年积攒下的现金流。

为了保证公司正常经营,老师员工不流失,家长能及时退费,我不仅把全家的积蓄拿出来,还个人担保找银行贷款1000多万。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疫情期巡园,孩子们叫为“园长妈妈”

我这么做,是因为我以为情就跟当年非典SAS一样,抗一抗,就过去了。

我的亲朋好友得知我有资金困难,纷纷解囊相助。我的闺蜜们想尽办法、东拼西凑,往我账户打来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来万。我的团队骨干们也主动掏钱助力。

我很快就以私人名义,集资了上千万现金来保障公司运转。我真的非常感动,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情反反复复,一波又一波袭来,一次又一次关园停课。

我就像一次次被悬挂在梁上,一次次被情吊打,可我却死不屈服。

我不停地筹集资金往园区填坑,以各种形式找银行贷款。

到最后,我不得不卖掉我自住的房子,继续投入。

我就像一个疯狂的赌徒,掏空一切押注,只为最后一搏。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园区交租延期被业主强行锁门

 

我就这样,不认命,不屈服,在生死存亡线上挣扎了将近三年。

是啊!谁都想不到,情快三年了!

人生有多少个三年啊?

我倾尽全力,力挽狂澜,想要护住我花了12年心血打造的托育梦想。

但我终归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40多岁中年女人,在情面前显得如此渺小无力。

我“赌完了”全部家产,负债累累,祸不单行。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被二房东强拆铲平的园区

园区因无法及时支付租金,遭到业主暴力锁门、停水停电。

二房东为了霸占政府的拆迁商户安置补偿,直接把我的园区铲平。

园区地产商见我园区经营不错,违约强行收回办托育,不赔偿,不退押,不安置,我自行处理入托退费。

工资不能及时发放,员工老师分崩离析,罢工的罢工,离职的离职,投诉的诉。

投资机构起诉我,仲裁我,我的股权被冻结,微信零钱被锁定。

家长也开始唾骂我,侮辱我,诅咒我,上门敲锣,拉横幅围堵,上门胁迫退款……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面对这些,我只能说一句:对不起。

当然,绝望中,我也有很多感动。

有的园区业主动给予了降租,希望我们不要倒闭。有的员工几个月没准时发放工资还坚持到岗,对孩子尽职尽责。有的家长在负面舆论中依旧选择信任,照常送孩子入园。餐饮供应商也尽可能地宽容我们支付期限。投资方的几个老朋友想尽办法帮我盘活,鼓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

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帮助,你们的善意,你们的信任。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无力交租,清场办公室,搬去园区

无数个夜晚,我坐在园区门口哭泣。

无数次直播,我擦完眼泪继续讲课。

我有无尽的委屈,却不知何处诉说。 

我孤独,心痛,难过,沉默。

 

我难过的,不是物质财富归零,而是我做出了那么多努力,最后,还是一败涂地。

是不是我太倔强?太执着?太不甘心了吗?

如果情一开始,我就及时止损,收缩运营,停止投入,直接关店歇业,会不会得到更好的结果呢?

 

闺蜜安慰我,说我没做错什么,这是天灾人祸。

 

可是,谁又愿意承认这是天灾?我只能承认这是我的失败。

卖了4套房,创业12年,如今负债1亿,无家可归
搬家前,我的孩子站在窗边发呆

搬离卖掉的房子那天,广州下起了大雨,稀里哗啦,仿佛在替我哭泣。

我不满4岁的小女儿趴在窗前,神情悲伤,好像知道了一切。她安慰我说“妈妈,没关系,以后我赚钱养你。

我搂着女儿,眼泪再也止不住。

我很愧疚,对不起为我骄傲的孩子,对不起默默支持我的先生,他们被我折腾到无家可归,风雨飘摇。

……

情又来了,全国蔓延,多处再停学停课……

此刻的我,就像一个在ICU重症监护室的病人,手无缚鸡之力,无力抗争,无法辩解,只能保持呼吸,试着冷静,努力活着。

我不会跑路,不会躲避。

 

我确实失败了,但我还有丰富的专业知识,深厚的管理经验,我还有深爱着我的家人和朋友,我不会向命运低头

只要我活着,我就会承担起一切我该承担的责任,努力偿还一切我该偿还的债务。只要我活着。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

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感谢所有。

——王荣辉  写于2022年3月17日晚,于广州。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w-3wjxh_kRxAZ5KOiWB5H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