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王们的黄昏

作者 | 哥吉拉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卷王们的黄昏

如果再给你一个机会,你会抄底互联网巨头吗?

 
很多人应该会抹着泪说,我再也不敢了!
 

卷王们的黄昏

 
要是从去年218崩盘开始算起,互联网巨头们一步一个脚印,走下神坛得时候,其间踏过多少“信仰者”的身躯呢?可谓伏尸百万,相当惨烈。
 
而此时,经过一波反弹,腾讯的估值也才20倍,百度25倍,而阿里也就18倍。
 
最近,又有不少人喊出了冲锋的口号。高喊,互联网商业模式没有变,还是当今人类最好的商业模式,估值回归一定会到来!赶紧砸锅卖铁给我冲!
 
但还是会有冷笑的声音,想啥呢?互联网时代已落幕,最终的归属,还是逃不过成为基础设施。你现在去就是去送!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直到本周三,九部委联合发文声明,才算基本勾勒了互联网行业发展的未来。
 

01

一锤定音

我们来看看九部委到底说了些什么。
 
其中提到几点,态度鲜明,意味深长。
 
“我国平台经济发展的总体态势是好的、作用是积极的,针对存在的问题,关键是要补齐短板、强化弱项,营造鼓励创新、促进公平竞争、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
 
先是给互联网平台经济定性,肯定其作用,但话锋一转,说出存在的问题,要治,指出能做的和不能做的。
 
我们先看不能做的,有几个重点。
 
对于平台经济,囊括了社交、电商及支付等所有互联网平台,要严管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重点规制以减配降质产品误导消费者,加大对出行领域平台企业非法营运行为的打击力度。
 
对于金融领域,断开支付工具与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依法治理支付过程中的排他或“二选一”行为,对滥用非银行支付服务相关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加强监管。
 
对于数据安全,严厉打击平台企业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超权限调用个人信息等违法行为。从严管控非必要采集数据行为,依法依规打击黑市数据交易、大数据杀熟等数据滥用行为。
 
可以做,或者是鼓励做的,又有哪些呢?
 
降低平台经济参与者经营成本,引导平台企业合理确定支付结算、平台佣金等服务费用,给予优质小微商户一定的流量扶持。
 
建立有序开放的平台生态,加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
 
引导平台企业进一步发挥平台的市场和数据优势,积极开展科技创新,方向基本给出,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操作系统、处理器等领域。
 
赋能制造业转型升级,有深入到生产制造当中,到人民群众需要的地方去,鼓励平台发展智慧农业,提升平台消费创造能力。
 
可以看到,声明基本上给出了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发展方向,一锤定下可为和不可为。
 
互联网要是放以前,是高大上的科技行业,因为从它创造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乃至给国家和世界创造的贡献来看,它也的确配得上这个称号。
 
但是,互联网自身的技术特点,决定互联网公司有能力赢家通吃,再加上资本运作上的推波助澜,最终走上了垄断。
 
时间已到,垄断已被按了暂停键。
 
为什么九部委要出手管呢?为什么互联网行业遭遇如此大重大的变故呢?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几十年的投资逻辑都被彻底打翻?
 
这还得从互联网的最后一公里之战—社区团购说起。
 

02

几捆白菜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那句,科技创新是我们的星辰大海,为什么要盯死那几捆白菜?
 
卷王们的黄昏
对于诞生发展二十多年的中国互联网行业来讲,目前城市尤其是白领人群的衣食住行基本上都已经被互联网经济撸过一遍了,没有什么油水和空间了。哪怕买药这种极度细分的领域,互联网公司一点也要在“鹭鸶腿”啃一啃。
 
所以,必须下沉,必须争夺三四五六线居民餐桌上这“几捆白菜”。这是互联网公司解决三大流量焦虑的的必然结果。
 
先看,何来流量焦虑?
 
首先,受制于人口经济的发展。互联网行业本质上是消费行业,仅是经济运行的渠道平台,本身并不创造增量价值。
 
电商、出行及外卖服务等等互联网经济平台,各自领域建立交易场所,促成双方或者多方客户间的交易,而从中收取费用获利,本身并不生产。如果仅是拉客户为生的中介,只是发挥着搬运工的价值,那必然受制于居民平均消费水平的限制,不可能无限发展。
 
其次,互联网经济竞争同质化。几台服务器,搭建个平台,引入流量,就可以做生意,其中技术门槛并不高,更多是算法问题。你浏览了白菜,就给你推白菜,而精准推算也只不过是应用问题。
 
早期做电商的阿里和做社交的腾讯,虽说一个在低频,一个在高频,八竿子打不着,甚至做搜索的百度网易搜狐这类门户网站,都只是在各自领域扩张,但流量就那么多,最后各自扩张膨胀,迟早会碰到。
 
美团既然能做外卖平台,为什么不可以再做个打车平台呢?
卷王们的黄昏
当年,美团在南京推出叫车业务,急了谁呢?据说当时滴滴高管尽数从北京南下,去考察美团叫车的业务模式。彼时距离滴滴干掉Uber“坐稳江山”,连半年都不到。
 
互联网巨头的发家,只是从不同的需求做起,百度网易搜狐做门户网站,腾讯做即时通讯,阿里做电商,早晚一天都会碰撞。
 
所以互联网巨头最后一定回落到同质化竞争,也就是零和博弈。
 
既然都可以做,你为什么不先下手呢?这就落到第三个,无边界的战争。
 
曾经的淘宝已经天下无敌,却半路杀出了一个PDD,农村包围城市;大树底下不长草,却可以长蘑菇。
 
共享单车的厮杀以ofo扑街、戴威跑路宣告摩拜的胜利,然而两年不到的时间里,街上已经充满了美团和青桔单车,摩拜哪去了?
 
也许王兴和黄峥内心根本不想做社区团购,不想做采购配送前置仓,但谁挡得住,角斗场的角落里,冒出一个兴盛优选。
 
也许之也许,张小龙也不想做视频号,不想做算法推送信息流,但没办法,谁让抖音和头条在自己的领土攻城略地。你不卷,但架不住别人带头卷。
 
可以看到最后,互联网巨头一定什么都会做,这也注定是一场残酷的无边无际的战争。
 
所以,互联网经济对流量有天生的焦虑,这迫使巨头即使头破血流也要做下沉,下沉到最底的社区团购当中,切入到消费能力做弱的一群人当中,也要在这几捆白菜上“咬”上一口。
 
到这一步的时候,昔日的少年已成长为巨龙,就不是斩妖除魔,为人民服务的属性了。当初马老师讲的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而后来呢?
 
实际上到这里,电商或者是互联网行业,已经走到了他的反面。依稀记得去年双十一,李佳琦和薇娅直播带货销售额高达190亿元,跑赢了超过4000家上市公司全年的营业收入。
 
真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
 
到这个时候,这种商业模式恐怕已经不可取了。
 
03

越卷越难

 
既然互联网巨头有流量焦虑,而因此,它们必须要持续做的就是扩张。
 
其中非常重要的方式就是并购,而并购无非两个目的:找流量入口引流、找流量出口变现。
 
在互联网行业,有这样一个公式:流量=用户=金钱。
 
用户从何而来?这就需要流量聚集的分发入口。流量入口相当于用户进入一个区域的口子。百度是搜索的入口,微信是社交入口,淘宝是电商入口,各种垂直类社区都有自己的流量管道。
 
而流量变现,无非就是终端变现出口,电商导购、在线娱乐及知识付费等等变现方式。说白了,有了用户,就是得用户怎么消费,怎么心甘情愿把口袋子里的钱掏出来。
 
卷王们的黄昏
互联网巨头在过去20多年的发展史,即是追逐流量入口并探索更高效的流量出口变现的演化史。巨头们美其名曰完善生态,说到底还是为了争夺流量入口和寻找流量变现的出口。
 
但,巨头争夺战终将是一场无效的战争。当年三大门户网站搜狐网易新浪,争得你死我活,被QQ微信横空出世夺了天下。微信一家独大多年,NSN、子弹和飞信不堪一击,却还是得被直播、短视频分走半壁江山。
 
所谓的流量,其实就是在进行内容消费和内容互动时候的数据交换量,在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形式和载体。从门户网站,到即时通讯,在往后会不会是元宇宙呢?
 
在一定范围内,再怎么玩,都难以玩出新东西,只是在一个圈子无限的转。现在还有得赚,一旦达到一定程度后,还能怎么卷呢,最终只会形成不创造价值的无效竞争。
 
所以对于互联网巨头的竞争之间的并购战,本质上还是无效竞争,也就是资本得无效加法。
 
前几天,央妈不还提到要做“有效的加法”。
 
那么,什么是无效的加法?同义词变换:资本无序扩张。
 
放眼全球,这些互联网大厂的遭遇,不只是中国,全世界互联网巨头都有类似遭遇。
 
扎克伯格从一个清新的硅谷小哥,到成为美国人不耻的资本家形象从万人崇拜到成为硅谷人人喊打,甚至女权、无产阶级都对着他干,也就那么几年。
 
比尔盖茨也是如此,从哈佛辍学,到创立微软,是美国英雄,是享誉世界的超级富人和慈善家。最后一则婚变塌房,或许这也只是他中年危机的冰山一角。
 
中国大佬的日子不好过,全时间大佬的日子也都不好过。
 
这背后是什么?这还是互联网的经济模式所决定的。
 
市值率先破三万亿,并持续站稳市值第一的科技公司,不是Facebook,不是谷歌,也不是亚马逊,而是苹果。正因为苹果是科技制造型企业,它能持续提高经济生产力,真正创造价值。
 
而下一个能再创新高的,仍然不会是互联网巨头们。
 
是特斯拉吗?有可能。
 
04

尾声

我们不如发散一下,互联网行业的归宿到底在何方?
 
要回答这个问题,得从国家发展方向上去找答案。
 
去年与互联网被重锤同时出现的,是新旧发展切换以及“共同富裕”的提出,毫无疑问,这将未来10-20年国家发展的总体方向。从这个角度看,未来不管哪个产业,基本就是三种类型:
 

第一,符合创新发展理念的产业,比如新能源、半导体、智能制造,国家会大力扶持;

第二,过度发展,资本过度催化,涉及垄断、无序竞争、对居民消费形成过度挤压的产业,如互联网,要大力整顿、纠编;

第三,民生基础服务性行业,像教育、住房、医疗等,则要成为基础设施。
 
现在看来,互联网还属于第二种,未来大概率会成为第三种。
 
基础设施提供的是公共服务,涉及的是全社会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就像当年的铁路、电网、摩天大楼一样,刚出现的时候,也是科技属性爆棚的存在,但最终的归属,还是逃不过基础设施。
 
互联网经济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给我们的衣食住行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这方面是好的,要留住,但涉及到的资本过度催化,无效竞争,甚至对居民消费形成过度挤压的方向,要去掉。
 
至于符合创新发展理念的高科技方向,比如腾讯的机器人、阿里的云计算及百度的无人驾驶,未来都有大可作为。
 
但无论怎么说,旧时代已落幕,新时代已开启。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JdbOmO0bcOIJ-Z87W7SL-Q

直播带货,借刀杀人

对面菜市场里,王婶是天天在辛巴直播间买东西的人。她的快递一到,所有菜贩子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王婶,你又添了没用的物件了吧?”她不作声,打开手机,进入直播间送了几个啤酒。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借小贷打的赏吧!”王婶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接了催收电话的。”王婶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打赏还能算借……打赏!……给爱豆花钱,能算借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用爱发电,什么“认知”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菜市场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正是千千万万个王婶,撑起了辛巴日进斗金的直播间,也撑起了淘宝流量花园里的两棵参天大树:一棵是薇娅,一棵是李佳琦。如今,薇娅这棵大树都倒下了,我才发现还没聊过直播带货这事——旬月之间养成的大主播,收入居然远超传统的流量明星!这让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刷空了钱包后陷入沉思:直播带货,为什么能平地抠饼地聚敛起这么多财富呢?

 

来,我们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其实,直播带货的本质很简单——这是平台在借刀杀人。这里的逻辑说起来稍微有点话长,您慢慢往下看。

 

互联网挣钱的基本逻辑

互联网平台的变现手段有哪些呢?看起来能说出一大串:广告、游戏、电商、金融……但是我们抛开表象,直击本质的话,会发现支撑这些五花八门变现手段的核心资产,可以归结到两项:流量和数据。

 

有流量,就能在用户来访时,夹带私货放广告挣钱;有数据,就能给不同人群的流量匹配合适的广告,提升挣钱的效率。于是,广告成了互联网公司流量和数据变现的最普适形式。其中的基本逻辑,我们的视频号@北冥乘海生 讲过很多次了。不熟悉的朋友可以简单看看下图,这里不再赘述。

直播带货,借刀杀人

而那些自己下场做电商的、做游戏的、放贷的,其实不过是把广告商的大力丸扔在一边,自产自销大力丸罢了。而他们所擅长的,也并不是研发大力丸,而是用流量和数据把它卖出去。

 

有人说,我知道一些没流量也没数据的游戏公司,也赚的盆盈钵满啊?当然,你研发大力丸本事过硬,也能分一杯羹。可是手里有流量数据的平台,那是插根扁担都开花,不用天天琢磨大力丸的工艺创新。不信,我问你个问题:为什么游戏公司的市盈率基本在4-8倍,而腾讯的市盈率是几十倍呢?

 

所以,在互联网平台看来,管你谁有创意、谁有技术,不在老子这儿交买路钱,一个子儿也甭想挣!

 

然而,依靠流量和数据卖广告也好,亲自下场卖大力丸也罢,会遇到增长的天花板。某大厂的一次调研发现,随着年龄下降,广告点击率显著下降:越年轻的群体互联网原住民越多,早就熟悉了这套夹私货的手段,渐渐也就免疫了。

 

别急,这就要说到直播带货了!

 

新的摇钱树——影响力网络

流量和数据变现遇上天花板,可是东方不亮西方亮,互联网社交化以后,平台又多了一项重要资产。这项资产,我把它叫做“影响力网络”。

 

什么是影响力网络呢?在社交化平台上,用户除了接收信息,还可以输出内容和情绪。如果某人的粉丝很多,粘性又强,那么他就建立了自己的影响力资产。众多的大V网红环环相扣,就织成了一张影响力组织起来的天罗地网。

直播带货,借刀杀人

好,这里有两个常见的疑问。

第一个疑问:影响力资产不是属于大V么,为啥说是平台的资产?表面上看,你的粉丝归你所有,有人把这个叫私域。可是你想想:如果平台的算法不让你的粉丝都看到你的内容,你有辙么?所以啊,千万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大V你再牛逼,还是跳不出平台的手掌心。于是,你积累那点私域资产,迟早还得帮平台挣钱。

 

     第二个疑问:影响力跟流量和数据,本质上是一回事么?还真不是。给大家举个例子,我认识一个大V,他做实验找了一款滞销的T恤,自己穿上写了一大段吹捧的词儿,居然价量都翻了番,远超直接在平台推广告的效果。

 

     平台用广告推产品,靠的是流量和数据;大V向自己的粉丝推产品,转化率高出来的部分,就是影响力资产变现的价值。说白了,由于粉丝对自己的偶像感知到了温度,产生了盲从,对其推广的内容信任程度,远高于平台出面搞得那性冷淡的广告位。没错,影响力资产的关键价值,就是粉丝的盲从。

 

     辛巴和薇娅的直播间里,就是因为有无数个盲从的王婶,才种上了摇钱树。对他们来说,辛巴和薇娅,那就是神啊!

 

有的读者可能会有疑问:如果平台直接出面宣传自己的神性,培养粉丝的盲从,能不能达到一样的效果呢?

问题在于,平台只能以单一的形象和调性示人:你不能又是知识范儿,又是二次元,就像我不能雌雄同体一样。于是,只有对平台调性感冒的那一小撮人,才有可能盲从,这哪儿够!

让大V出面,这事就简单了:管你喜欢洋的土的、瘪的鼓的、跳艳舞的、还是唱大鼓的,平台上千千万万的大V,总有一款适合你!

说到这儿,您应该明白,为什么毗湿奴神有十大化身,而印度教各路神仙有十万之众了吧?这些一抬脚踩死一片的大神,就是元宇宙里等着收割你的大V们啊!

 

借刀杀人的变现方式

     于是,形成了庞大影响力网络的平台,酝酿出了崭新的变现手段:让大V在前面卖大力丸,让他盲从的粉丝们疯狂买单,平台躲在后面分成收割就好了。具体的产品逻辑是这样的:

  1.   首先,为平台赋予社交媒体属性,帮助有鲜明内容特色或人格特质的博主聚敛粉丝;

  2.  然后,为这些大V博主提供变现手段,最直接的就是直播带货,让他们利用自己粉丝的盲从,疯狂地对韭当割;

  3. 平台收税的手段,是暗自收紧流量口子,让大V不能顺畅触达自己的粉丝。在带货的同时,必须拿出大头投广告,才能获得流量。

 

     这里面关键而隐秘的,是上面的第3点。所以,今天商业化成功的平台,都靠算法分发而非社交关系来分配流量。我知道一位八位数粉丝的大V小Y,头回直播带货以为拥趸众多,根本没投广告,结果呢?整场下来才27万销售额!

 

     而另外一个大V小X,粉丝远没有小Y多,可是每次直播带货销售额稳定在两百多万。只不过——其中一半多都要拿出来投广告,作为给平台的供品。

 

直播带货,借刀杀人

     这种影响力网络形成的利益收割与输送关系,可以用上图中可爱的象头神伽内什来类比:在印度教中,伽内什是重要的首祭之神,凡人的供品都是上给他的,然而他过一道手,还得交给他爸爸湿婆大神。在直播带货这个生态中,大V就是伽内什,粉丝就是他的信众,而平台才是背后的湿婆大神。

 

所以,大V们别以为你手里有粉丝,就可以在平台面前呼风唤雨了!你们推到前台收供品的镰刀,割完了韭菜该交给谁,心里得有点数!

您可能要说,既然是粉丝多的就能成为V,那这就是群众意志的反应啊!这难道不能去芜存菁,把那些只是割韭菜的大V淘汰掉么?

 

这么想,你真的小看平台逐利的本事了:表面上看起来,互联网的信息是开放而自由的,可是利用数据和算法上下其手,最后成长起来的大V,一定是符合平台目标函数的那批——一般来说,也就是煽动性最强,镰刀磨得最快的那一批。关于这一点的详细分析解说,大家可以参见下面的视频。

@-@

最后,再看说说李佳琦薇娅头部主播,他们直播间里卖的东西倒还不全是割韭菜,确实有很多价廉物美的。这是怎么回事呢?他们在形成了影响力网络里只手遮天的大结点之后,形成了反向收割客户的能力——谁要想在他们这儿宣传产品,对不起,你先得给我个好的折扣。毕竟,在今天这二位对品牌的推广力度,比央视可有效多了。

另外,我们如果对比抖音和淘宝的直播生态的话,会发现前者的影响力网络结构,远不是像后者那样集中在两棵大树上。那么,哪种生态对平台的收益更加有利呢?如果对我们前面的一些文章保持关注的话,那么结论是明摆着的:显然是抖音的策略对平台更有利。

那么,为什么淘宝会形成这种两个大树的畸形生态呢?这恐怕要从内部找原因了。不管怎么说,现在倒下了大树,对淘宝应该是个大利好。毕竟一鲸落,才能万物生。

作为一颗茁壮成长的韭菜,我们当然无法收割平台借刀杀人的强大收割机器,只是在面对明晃晃的镰刀时,不要把它当成的神灵头上的光环,迷瞎了自己的双眼。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p80kMTo0Ie8KmtUGAuquNQ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1月13日,上海静安愚园路228号一家奶茶店,成了疫情以来面积最小的“中风险地区”。

 

上海精准防疫的模式,被张文宏称作“陶瓷店里抓老鼠”,一直是标杆。背后离不开上海动用大量流调人员与病毒赛跑。

 

为了在人来人往的奶茶店里判定密接和次密接,上海的流调员连轴转地看了十几个小时奶茶店的监控视频。

 

专门盯着阳性人员和顾客之间发生了什么……

 

在流调人员的描述里,这种感觉就像追剧一样跌宕起伏。

 

两个结伴前去买饮料的顾客,点完单两个人还避开人群到角落等候,本来想着把他们两个判为“高危筛查对象”。

 

哪知道突然剧情“反转”,其中一人可能嫌店里太热,一把摘下口罩去取餐,还和阳性人员聊了两句。

 

看到这里,只能大笔一划,改判“密接”了。

 

还有人拿到奶茶,忍不住当场拉下口罩,喝了两口……结果喜提14天隔离。

 

看到这里,韭菜斯基拍案而起,大声诅咒疫情:

 

刚出锅的奶茶,谁能顶得住诱惑?再这么下去,是逼得人违背本能!

 

在大数据监控的镜头下,每个人细微的动作、无意识的表情,都纤毫毕现。

 

有时候你究竟是“7+7”还是“14+7”,可能就在你不经意的小动作之间。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疫情是张浮世绘,如果判定密接依靠摄像头,那流调表就是记录一个人行踪的摄像头。

 

这两天,北京那位“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让很多人都破防了。

 

这位被通报的病例叫老岳,因为寻找失联的孩子来到北京,14天内在京辗转了31个打工地,没有一天不在工作。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他见过凌晨的工地和垃圾场,也看过簋街繁华的不眠夜,熬过了好多个通宵。1月10日那天,他先后跑了5个地方。

 

在媒体后续的采访中,老岳称自己的大儿子在威海失联,自己到当地派出所报警,想让警方定位手机、调监控找人,但被拒绝,还遭遇了踢皮球。事情过了三个月才立案。

 

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

 

事情一经报道,获得了广泛的关注,许多人同情老岳经历,也对于他在寻子过程中的遭遇非常愤慨。

 

《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针对此事也发出了“三个追问”,其中一问就是:

 

岳某提及孩子丢失后,当地派出所不给手机定位、不调取监控,三个月后才立案,此事是否属实?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随后,威海市公安局作出回应,称正在对此事开展核实处置,核实处置结果将通过官方发布。山东省相关部门高度关注此事,正督促威海市局加快核查。

 

有人说,警方定位和追踪一个成年人的手机,可能涉及侵犯隐私。听到这话,百度的Robin Li都笑出声了。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但这件事中最让人心酸的一个事实是:

 

大数据可以轻易将一位苦苦寻子的父亲挖出来,具体到他每天几点几分在哪里做什么,却未曾帮他找到失踪的儿子。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有的监控视频苦苦哀求也看不到,有的监控视频却随意疯传。

 

前两天,有人就破解了公共场所摄像头的监控视频,把相关画面传到了B站。

 

监控视频的画面来自学校课堂、医院护士台、酒店前台等场所,弹幕评论中一片狂欢,许多人对着镜头下毫不知情的人评头论足。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B站很快封禁了账号,下架了内容。可还没等后续调查完毕,就有人发现,山东日照一家医院的麻醉师,在B站上堂而皇之地直播起了妇科手术……

 

B站有庞大的人工审核团队,斯基平时上传个花花草草的Vlog都要过审半天,而这类明显违规甚至违法的视频,却能大大咧咧地摆上架。

 

不明真相的韭菜斯基打开B站,还以为错打开了P站。

 

这种破解公共摄像头,盗取监控画面的,大多涉及利益链庞大的数据黑产。

 

当你被他们公开分享的视频吸引,就会被他们引诱,进一步购买那些更加私密的监控和偷拍内容,涵盖酒店、公厕、浴室等违法偷拍。

 

真刑,日子越来越有判头了。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让B站惹了一身骚的监控视频,在5年前还是360旗下直播平台的一大特色。

 

2017年,一位名叫陈菲菲的女孩发表了一篇微信文章:《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

 

这篇文章公开质疑360平台的“水滴直播”,公开把监控内容放上直播平台,供全国人民,不,是全世界人民来观看。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水滴直播还贴心地设置了弹幕和打赏功能。

 

当时正是“千播大战”的时代,360剑走偏锋,免费送360摄像头,鼓励用户把监控内容上传到旗下的水滴直播平台。

 

用户、内容一下都有了,红衣教主这买卖做得多划算。

 

但问题是,这些摄像头有的装在店里,有的装在教室,有的就装在家里。要看这些监控,在水滴直播上没有任何门槛。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你店里值钱的东西放在哪儿?你家孩子在教室里表现如何?你什么时候在家什么时候离开……

 

要弄清楚这些,只要花点时间看水滴直播就可以了。

 

强行给电脑装全家桶、强行拿手机权限,现在还要把我沮丧的生活直播给所有人看……

 

天天歌颂大数据时代,但比一套完整的商业模式更重要的,不应该是先学会尊重下用户隐私么?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韭菜斯基曾在电子厂做过安防系统运维人员——也就是保安,他说他非常享受坐在监控室的时光,盯着监控画面,会给人一种:

 

人在做,天在看的上帝视角。

 

天若有情天亦老,不知道看着疫情中负重前行的流调轨迹,镜头下普通人的离合悲欢,上帝是否也会为之动容。

 

那些“神乎其技”的数据黑产、歌颂大数据的互联网巨头,能不能出于江湖道义帮帮老岳,调出他孩子走失前的监控画面?

 

最后,斯基也尽一份绵薄之力,帮忙转发下寻人的信息:老岳的儿子叫岳跃仝,老岳说儿子找回来,是他最大的希望。希望他们全家早日团圆!

 

大数据能挖出他的行踪,却没帮他找儿子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波旁斯基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o4lBprWQ64InwzylFjnl7Q

她火了,VC已经赶来

她火了,VC已经赶来

一位VC投资人透露,他们调研发现——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交虚拟人朋友。

作者 I 周佳丽

报道 I 投资界PEdaily

一名万科女员工火了。

几天前,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在朋友圈公布了2021年万科总部最佳新人奖的结果,并亮出了该员工的照片——崔筱盼。从照片看,她眉清目秀,仪态庄重,是妥妥的高颜值美女。令人震惊的是,崔筱盼并非真人,而是一位虚拟数字人。

她火了,VC已经赶来

基于沈向洋博士以及小冰团队的人形化支持,崔筱盼早在今年2月1日就已经“入职”,是万科集团历史以来的第一位数字化员工。截止目前,这位虚拟员工已经在万科财务部悄悄工作了十个月,她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高达91.44%。消息一出,网友惊叹:“好家伙,这位的工资怎么发?”、“珍惜和真人同事内卷的日子吧,他们至少还是个人”。

乘着元宇宙的东风,更多虚拟人席卷而来:时尚博主AYAYI、清华女学霸华智冰、抖音美妆达人柳夜熙,还有诸如乐华娱乐旗下的虚拟偶像团A-SOUL……这是一条隐隐爆发的赛道,VC/PE们也开始出手了:今年虚拟人赛道浮现超10笔融资事件,GGV纪源资本、峰瑞资本、蓝驰创投、创世伙伴CCV、顺为资本、中金资本、SIG海纳亚洲等投资机构都来了,网易、B站、字节跳动也悄然入局。

现在,虚拟人已经并不遥远,正如商场里各大代言人海报也纷纷换成了虚拟人,他们正在渗入各行各业。或许未来打败你的,已经不是真正的人。

万科首位虚拟员工

拿下最佳新人奖,崔筱盼是谁?

这两天,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的一则微信朋友圈,被刷屏了。在这条状态中,郁亮向2021年万科总部最佳新人奖得主——崔筱盼表达了祝贺。重磅的是,他揭晓了这位新人奖得主的真实身份——虚拟人

郁亮称,作为万科首位数字化员工,崔筱盼今年2月1日正式入职。在系统算法的加持下,她很快学会了人在流程和数据中发现问题的方法,以远高于人类千百倍的效率在各种应收/逾期提醒及工作异常侦测中大显身手。

而在其经过深度神经网络技术渲染的虚拟任务形象辅助下,崔筱盼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达到91.44。

她火了,VC已经赶来

与此同时,郁亮还在朋友圈中表达了感谢:“感谢公司‘龙抬头’小组同事的努力,感谢沈向洋博士和小冰团队对崔筱盼人形化支持。”

沈向洋是谁?作为世界级AI大牛和顶尖学者,沈向洋堪称搅动全球人工智能江湖的风云人物。1966年出生于江苏南京,从老家奔赴海外,沈向洋的求学生涯一路高光。1996年从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博士毕业后,他就进入微软,从微软研究院的研究员开始,一直做到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是微软历史上职位最高的中国人

2019年11月,沈向洋决定离开微软,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次年7月,微软宣布将人工智能小冰业务分拆为独立公司运营,并委任沈向洋为新公司董事长。在此之后,小冰团队加快了发展节奏,除小冰产品生态之外,还陆续发布了全球首个人与AI融合社交平台APP“小冰岛”等等,今年9月正式露面的清华大学首位虚拟女学生——华智冰身后,也有小冰团队的身影。

投身AI事业二十余年,沈向洋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谈到:“我们已经进入了AI时代,我们的生活与AI息息相关,我们是接触AI的第一代人群,无论喜欢与否都别无选择,但是我们能决定该用何种方式来构建AI以及使用AI。”

作为沈向洋和小冰团队的又一杰作,崔筱盼一经亮相便引爆了科技圈和互联网圈。有趣的是,在此之前很多万科员工甚至还不知道崔筱盼并非真人,一位员工留言表示:“我之前收到她的邮件,就在想这个姐姐好美。”网友们纷纷惊叹这位虚拟员工的颜值,“太美了”、“好像一位明星啊”、“果然才貌双全”。

当身边的同事开始出现虚拟人,现实中的职场人也调侃了起来:“好家伙,优秀员工年终奖又能少发一份”、“虚拟员工的设计者有奖励吗?”、“珍惜内卷的日子,至少竞争对手是人类”、“我以后连搬砖的机会都没了”。

学霸、美妆、偶像女团

今年,虚拟人开始席卷人类世界

崔筱盼的出现并非个案,更多虚拟人已经走进人类生活。

今年万圣节,一位名叫“柳夜熙”的美妆博主在抖音彻底火了。10月31日,柳夜熙在其抖音账号发布了第一条视频,并赋以“元宇宙”、“虚拟偶像”、“美妆”的话题标签。

她火了,VC已经赶来

在这只仅仅2分钟的短视频中,柳夜熙身着古风服装,五官清晰精致,形象与真人相差无几。正在镜子前梳妆打扮的她与身后围观的真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加之悬疑、美妆、剧情、电影质感、后期特效等技术的融合,该短视频一炮而红,目前点赞量已超350万。

定位为“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搭上元宇宙的快车,柳夜熙出道即巅峰,上线3天就涨粉230万,如今粉丝量已超800万,5支短视频轻松获赞超1800万。这也让柳夜熙的幕后团队——创壹科技浮出水面,CEO梁子康曾向媒体透露,柳夜熙今天的火爆并非一朝一夕,而是来自三年的技术沉淀、创意积累的一次小规模爆发。

现在在抖音,最火的美妆博主和KOL已经不是“人”了,这引来不少短视频博主的关注。粉丝210万的美妆博主“一一只是黑猫”留言称:“你干美妆博主吧我不干了。”粉丝290万的抖音音乐人JF留言称:“以后你拍短视频吧,我不拍了。”一批KOL纷纷表示:“柳夜熙的出现简直是降维打击,突然感觉我该换领域了。”

KOL圈可不止柳夜熙一个虚拟人。今年5月20日,定位为时尚博主的“超写实数字人”AYAYI横空出世,其在小红书上的首发帖阅读量近300万,一夜涨粉近4万。首个国风虚拟人——翎,不仅登上央视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还与特斯拉、奈雪的茶、Keep等品牌合作商业代言;还有活泼可爱的邻家女孩阿喜、首个男性虚拟偶像川CHUAN等等。

她火了,VC已经赶来

虚拟人也走进了大学校园。今年6月1日,在2021北京智源大会现场上,华智冰以在清华大学校园中漫步的视频,第一次登台亮相,半个月后便正式入学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师从清华大学唐杰教授,成为清华大学今年最特别的学生之一。随后的9月,华智冰以一首歌曲《男孩》首次正脸亮相,人美声甜引发热烈关注。

商场里各大代言人开始换成了虚拟人:国产彩妆品牌“花西子”推出同名虚拟代言人,欧莱雅也推出了虚拟代言人“欧爷”“M姐”,肯德基推出了银发“虚拟上校”,还有小冰公司推出的全球首批和真人原型真假莫辨的数字孪生人——N小黑、N小白已经任职新闻主播数个月。

搭车元宇宙,VC已经赶来

这届年轻人,置顶好友都是虚拟人

这一条神奇的赛道正隐隐爆发。

当元宇宙掀起今年创投圈最火爆的一幕,虚拟人概念则成为最先被认定的“元宇宙元素”之一,这同时也与Z世代群体的社交和审美需求产生了曼妙的火花。《2021 Z世代文娱内容消费研究》报告显示,Z世代圈层内容消费现象逐渐凸显,成为虚拟人的重要消费群体。

新技术、新人群、新需求,VC/PE们开始出手了。经投资界不完全统计,2021年截止目前在虚拟人赛道已经发生了超10起融资事件,多家公司甚至在年内连续完成了多轮融资,GGV纪源资本、峰瑞资本、蓝驰创投、创世伙伴CCV、顺为资本、中金资本、SIG海纳亚洲等知名机构悄然入局。

半个月前,专注时尚潮流版块的元宇宙虚拟数字人内容制作公司——世悦星承,完成了网易领投的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成立于2021年3月,世悦星承目前旗下运营写实派虚拟人物IP-Vila、Reddi和Vince,已合作了Gucci、Max Mara、Air Jordan、娇韵诗、Undercover、中国李宁等品牌。

这已不是网易投资的第一家虚拟人公司。根据企查查数据统计,网易在2020年至今的22起投资中,有5起为虚拟人相关产业的投资,其中4起发生在今年,包括了今年10月次世文化的A+轮融资。这也是这家热门公司三个月内完成的第二轮融资,现在其投资人阵营已经囊括了光源创投、顺为资本、创世伙伴CCV、动域资本等。

成立于2016年,次世文化在过去几年里推出了多款产品,包括为迪丽热巴、黄子韬等明星做虚拟形象,推出超写实虚拟人IP翎、南梦夏、Ask等,以及为花西子、伊利等品牌开发数字IP形象。

VC/PE杀入虚拟偶像赛道,万像文化也在今年11月完成了由全球著名美元基金领投、老股东SIG海纳亚洲持续跟投的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这也是万像文化今年完成的第三笔融资。成立仅两年,万像文化已经与保时捷、摩登天空、环球品牌发展、Good Smile等众多行业头部公司达成战略和深度合作。

更早之前,主推虚拟演员的虚拟影业获得了来自峰瑞资本领投的超千万元Pre-A轮融资;同月,实时在线虚拟活动公司tatame也完成融资,由蓝驰创投领投,新浪跟投;包括做“数字人”的追一科技等等。此外,还有B站、字节跳动等一众互联网大厂跑步进入,热闹程度可见一斑。

虚拟人为何突然火了起来?回顾这两年,各种真人明星翻车、塌房事件,给不会过多受舆情影响的虚拟形象一个绝佳的窗口期,也让品牌企业们看到了虚拟人稳定可控的商业价值。对此,创世伙伴CCV创始合伙人周炜曾表示,从用户角度来看,Metaverse最重要的是要让用户产生身份认同。其合伙人聂冬辰在一次采访中也谈到,“投资更多考虑的是虚拟偶像实现商业化背后的原因,以及众多企业会把一部分品牌预算从真人身上倾斜到虚拟偶像上的商业前景。”

当然,这也是Z世代新人群消费下催生的新需求。当前一代平台的流量已经接近上限,就一定会有新的形式出现,以服务新一代的消费者。但一个共识是,虚拟陪伴的角色,不是现实生活的替代,而是现实世界的一种补充。

一位投资人朋友也告诉投资界,他们调研发现——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交虚拟人朋友。正如“新京报书评周刊”曾做过一项虚拟恋人的调查,孤独的年轻人正在不断地为虚拟人好友/恋人买单,平均大概是女性70%,男性30%左右。在人类情感世界里,虚拟人似乎能给予更多陪伴。相对于现实世界,虚拟男友/女友能带来一场甜甜的、没有背叛与利益纠葛的纯粹恋爱。

这是属于数字世界的诗与远方,虚拟人已经与人类越来越近,他们有着高于人类的学习大脑,使得社会运转更高效,且利益最大化;也有各自的人设和个性,为孤独的人带来稳固的情感寄托和精神陪伴。或许,正是他们渐渐推开着元宇宙的大门。

她火了,VC已经赶来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hREv1MK1IfZ9sSu8C0og6g

杭州的网红电商开始清仓甩卖了

 

平安夜的前一天,杭州的年轻人涌向了滨江区云狐科技园4号楼1楼。

一楼门口摆着一棵装饰好的圣诞树,挂着的横幅上写着“特惠福利”,不知情的人,会以为误入了一场特卖会,但墙上留下的胶印,还是透露出了这家公司的名字:

 

宸帆。

 

宸帆是电商红人雪梨的公司,两个月前,他们还占据着云狐科技园4号楼的1楼、2楼和10楼,每一层楼都陈列着成排的服饰。

 

但是当1122日,雪梨以及旗下主播林珊珊被点名偷税后,他们就被互联网世界永久地驱逐了,宸帆也走入陌路。

 

无奈,温州人雪梨只能学习自己家乡的传统,将销售转为线下,开启了为期31天的清仓计划。

 

第一天清仓,四面八方赶来的年轻人们就把园区外的秋溢路给堵死了。下午三点时,秋溢路上的车一直堵到交叉口的长河路上。

 

一个近300平米的特卖场里被搭建起来,衣架上的标价为“19-299”,所有人都在低头挑选衣服,“爆款”会被迅速秒光,抢不到尖货的人就围在出口,等着上新。

 

不少人战果颇丰,诺大的黑色塑料袋装满了心仪的衣服、鞋子或者首饰。现场人声嘈杂,甚至还有人当场代购,在朋友圈里做起了直播。

 

临近晚上7点,人不但没少,下了班赶来的年轻人反而越来越多,为了避免踩踏,工作人员不得不把所有的门都打开。

 

即便这样,依然招来了警察,警察说有人举报称有上百人在该处摆摊。直到此时,这场疯狂的特卖会才被叫停。

 

上周五,他们的技术团队已经着手开发微信线上小程序。清仓的第一晚,这个名为莉莉仓库的小程序被紧急上线。很多现场的买家在忙着凑单时,加在购物车里的衣服已经被抢完了。

 

第二天,更多人进入小程序抢货,他们发现小程序打不开。还有人好不容易刷进去,发现货已经售罄。

 

微信群里,不断有人对助理抱怨,没有货的可不可以下架。甚至有人发现,新上的衣服好像涨价了。

 

宸帆不得已发出道歉公告,对于销售预估不足加上小程序系统对接的失误,出现了严重超卖,再次向广大买家朋友表示最大的歉意。

 

社长注意到,特卖会的收款单位并不是宸帆,而是杭州辰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是雪梨的两位合伙人。

 

清库存,对于雪梨的公司来说,是最后也最关键的一仗。

 

雪梨这样从电商中摸爬滚打起来的商人,对于年轻人消费行为的灵敏嗅觉,体现得淋漓尽致。

 

创业第二年的2016年,宸帆的估值就已经达到十亿。2020年双十一,其自有服装品牌的销售额超过6亿,几乎可以和一些老牌女装掰手腕了。

 

今年4月,宸帆完成了亿元融资后,雪梨在采访中说,宸帆最大的竞争力,是可以让女装的上市周期缩短到约20天。她还在规划未来。

 

但现在,一切都要烟消云散了。公司的三大业务中,直播业务已经解散,淘宝店被封,而没有流量引擎和销售渠道,MCN和女装业务也是无根之水。

 

特卖会现场的几位员工对公司的未来表示不知情,要明年再看。这些年轻人对于工作依然很认真,特卖会被叫停后,很多员工仍然加班到近10点。

 

云狐科技园对面的西可科技园区,某幢楼的2-6层也是雪梨团队的公司。临近9点,几乎每一层都还有员工在加班。

 

就在云狐科技园的特卖会如火如荼举行时,一封落款为杭州宸帆的感谢信也在流传: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虽然宸帆对外否认了解散的传言,但离职裁员确实已经开始。一位mcn机构老板朋友告诉社长,隔壁老罗的交个朋友这一波确实捡到了便宜,他公司的HR和猎头顾问也正在给他推荐雪梨公司的几个关键人物。

 

一位老罗的员工称,公司近期有雪梨、薇娅公司的员工来面试:

 

连薪资都不敢谈。

 

特卖会就在老罗的眼皮子底下进行,不知道他看到此情此景,会是什么感想。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7w7MLLVTzwbaray0ujLv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