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难解的人口问题: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会调整吗?

5月中旬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第7次人口普查数据,在众多数据中最让公众关切的2020年中国综合生育率已经跌到1.3。这个数据让“彻底放开计划生育政策”再一次成为舆论热议的焦点。

1  影响生育率的因素

首先,给大家捋一捋生育率下降的原因。

生育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它绝不是某一项或者几项政策能够左右的。

从全球范围来看,整个东亚地区,特别是东亚城市化率比较高的国家,综合生育率不但偏低,而且在全球排名垫底

给大家一组2018年数据。

日本综合生育率是1.41,中国澳门是1.22,新加坡是1.14,中国香港是1.07,韩国是0.96。

看看上述数据,你就明白网上流传的所谓影响生育率的原因其实大都不靠谱。

比如,现有的计划生育政策影响了生育率——上述国家与地区都没有计划生育政策,但是生育率同样偏低;

比如,国家出台鼓励生育政策就能提高生育率——事实上包括日本、韩国等国家都出台了力度很大的鼓励生育政策。

以日本为例,新婚夫妇结婚就能获得安家费补贴,房租补贴,生了小孩后每月都有补贴,小孩幼儿园全免费等等,但是日本综合生育率还是只有1.41。

比如,房价太高抑制了生育率——这个提法有一定的道理,但肯定不是决定性原因。

我们以新加坡为例,新加坡住房制度被誉为发达国家(地区)管理得最好的典范。新加坡住房体系是中低端人群购买政府提供的平价(或者低价)房,高端人群才去购买商品房。

图片

而新加坡政府为年轻人提供的平价组屋价格大致就是新加坡家庭年收入中位数3倍左右。所以,新加坡年轻人买房并不吃力,但是新加坡综合生育率还是只有1.14。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在影响生育率呢?

三个原因。

其一,经济越发达,城市化率越高,年轻人生育欲望就越低。

大城市工作压力大,节奏快,加上娱乐生活丰富,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所以,越是大城市的年轻人,生育欲望就越低。

纵观全球发达国家,只要城市化率超过70%,生育率就会迅速跌到2.0以下——要知道,保持人口数量不下降的生育率指标是2.1以上!

所以,欧美发达国家近几十年的主体民族人口数量一直在往下掉,只有靠着吸收移民来弥补,这又会带来更复杂的社会问题。

2020年中国城市率大致是64%,已经比较接近70%这个门槛,所以,我们年轻人的生育欲望在发展中国家中属于偏低的。

图片

其二,不孕不育率越来越高。

2001年中国适龄生育人群不孕不育率只有3%,到了2015年已经是12%,2020年甚至达到15%,7个适龄生育年轻人就有1个不孕不育。

按照本次人口普查数据,我国适龄不孕不育人群高达5000万人,即使我们按照综合生育率1.3计算,也少生了近3000万小孩。

不孕不育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有密切的关系。

在东亚所有发达国家与地区,由于工作节奏快,工作压力大,不孕不育率特别高(普遍在12%左右),而欧美国家不孕不育率只有5%—8%左右

其三,城市化发展不充分带来的性别资源错配的问题。

发达国家的基本门槛是城市化率70%,欧美国家一般都在80%,而中国目前只有64%,这种城市化率的差距带来的就是性别资源的错配,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所以,性别资源错配的情况特别严重

城市对年轻人有无可阻挡的吸引力,但是农村人在城市立足是有门槛的——或者自身素质优秀,或者比较勤奋,或者运气比较好。

相对而言,农村女性比男性更具优势——女性可以通过婚姻进入城市,而农村男性就比较难一些。

所以,中国同时出现了两个对立矛盾的现象,城市大龄女性多,农村男性光棍多——

根据最新统计数据,农村男性光棍已经高到4000万人。如果我国城市化率能达到80%,那么就意味着至少有2000万以上的农村年轻人进入城市。我们假设这2000万以上的农村年轻人结婚率达到80%,那么即使按照综合生育率1.3计算,也要新增1000万婴儿。

按:根据第7次人口普查数据,20—40岁适龄生育中国男性整体比女性要多1750万,这个数据与适龄生育人群高达5亿+的规模相比并不可怕,这点数量的差距完全可以通过拉开婚姻年龄差距来弥补。

城市化率不够本质还是城市提供的就业岗位不够,城市能提供的就业岗位主要是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业。

而服务业能提供的就业岗位多少取决于城市人群的收入水平,城市人群收入水平越高,就能给社会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我们以美团为例。

中国目前月收入超过5000元有7000万人,其中近一半大约3000万人是美团核心用户,这3000万核心用户每年消费36亿单外卖,而美团收入低于5000元的非核心用户有3亿,这3亿人每年在美团消费51亿单外卖。

这87亿单外卖养活了470万骑手。

你看看,人数占比只有非核心用户10%的核心用户在美团外卖中贡献了40%的收入。

所以,如果中国月收入超过5000元的人群能增长一倍,让美团核心用户数量也同比增长一倍,光外卖一项,每年就可以多提供160万个骑手岗位

图片

美团骑手(来源:新浪网)

那么,怎样才能让中国城市就业人群收入大幅度增长呢?

这就必须要实现产业升级把欧美国家垄断的高端产业全拿下来。

2  激进生育政策的副作用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发现,现在国家即使对计划生育政策进行大幅度调整,甚至出台激进的人口政策其实意义都不大,对整体出生率并不能产生较大的影响。

不仅如此,现在中国出台激进的人口政策反而可能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

可能一般人无法理解激进的人口政策能有啥副作用,这个问题不好展开来谈,只能简单的说两句。

其实在中国放开二胎之前,计生部门一般都没怎么管城市一般家庭生育超标了。国家主要对两块人群超生管得很严——

贫困农村家庭超生,相关政府责任人一票否决!

体制内家庭超生,一票否决!

知道为什么吗?

贫困农村家庭超生,带来的就是营养不良、教育缺失、性格上不健康(留守儿童,缺乏父母关爱)的问题儿童;

体制内超生,容易导致阶层固化。

所以,如果现在中国采取激进的生育政策,不但对提高一般城市家庭生育率作用不大,而且恰恰可能导致让贫困的农村与体制内家庭生育率急剧上升,这就是激进人口政策的副作用!

3  官方对人口问题的态度

下面讲一讲官方对人口问题的态度。

管理层对人口问题的态度和公众的期盼不大一样,普通公众希望中国人口能持续保持增长,而管理层可能更希望中国人口基数能逐渐降下来

图片

(来源:央广网)

这是大领导在2016年最权威的表态,计划生育政策必须“长期”坚持!我不认为本次人口普查数据公布之后,这个基调会有重大调整。

所以,在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主要结果记者招待会上,包括路透社与红星新闻的记者都曾经追问“是否会考虑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官方的回答是这样的——

刚才,你提到的关于生育政策方面的一些考虑,路透社的记者也提到了这个问题。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要求,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的包容性。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也明确提出,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减轻家庭生育、养育、教育的成本,释放生育政策的潜力。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有关调查,我国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子女数为1.8,只要做好相应的支持措施,实际存在的生育潜力就能发挥出来。

这个回复与前面大领导的定调——“计划生育政策要长期坚持”是一脉相承的。

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管理层会坚持计划生育政策?难道管理层没有意识到中国人口红利消失的“严峻性”吗?

4  人口红利

下面我们就来讲讲这个“人口红利”。

不同的历史阶段对人口红利的要求是不一样的。生硬的将过去的经验搬到未来去用是要出大问题的。

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首先启动的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不管是低端制造业还是建筑行业都需要大量的初级劳动力。那个时期只要从农村转移一个剩余劳动力进入制造业或者建筑业,其创造的价值溢价就是“劳动力红利”

图片

流水线工人(来源:新浪网)

过去中国人均耕地面积不足2亩,2亩地的农业种植每年顶多有几千元的产值,但是一旦转移到工业与建筑业,同样的劳动力就能创造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产值——

这种转移劳动力产生的价值溢价乘以庞大的人口基数,就能创造惊人的经济增长成果。

但是,这种增长模式现在已经难以为继。

中低端制造业目前是产能严重过剩,建筑业甚至要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向外输出产能——

所以,现在到未来,中国的问题根本不是初级劳动力够不够的问题,而且在去产能+产业升级后怎么解决现有劳动力就业的问题!

目前我们正在全力推动产业升级,要将相当一部分中低端产业升级到高端产业。

高端产业的基本特征是吸纳劳动力少,单位人口创造的价值高

以华为为例,去年华为营收接近9000亿人民币,华为职工总数为18万,人均产值达到500万元——是低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人均产值的10倍以上!

换句话说,过去我们搞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要用180万人才能搞出9000亿的产值,现在同样的产值只要18万人就够了。

是不是效率很高?但是同样也面临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淘汰的162万人怎么办?

另外,现在人工智能发展很快。很多智能工厂都开始大量应用机器人,这又要淘汰大量的初级劳动力。

还是以华为为例,现在的职工是18万人,未来5年后可能就只有9万人。这又要淘汰9万,合计就是171万人怎么解决就业?

还能怎么办?

只能向第三产业转移,向服务业转移

但是,未来第三产业从业人员同样也会面临人工智能替代的问题。

包括无人餐厅、无人超市、无人加油站、无人驾驶等等都会淘汰大量初级劳动力,比如现在解决了几百万人就业的外卖送货骑手,未来也面临着智能机器人的替代问题。

大量被智能机器人淘汰的初级劳动力怎么办?

只能靠国家通过低保的方式养起来。

为了养活这些失业的初级劳动力,国家就得对现有产业抽取大量的赋税去补贴这些失业的初级劳动力——包括生活补贴、粮食补贴、公交补贴、教育与医疗补贴等等。

需要国家养活的民众数量越多,那么国家的税负就越重,这就有很大可能削弱我们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

所以,控制人口的增长,让人口总量逐渐下降绝对是非常必要的!

假如中国未来实现产业升级,成为发达国家粉碎机,但是发达国家总人口才10亿,就算把所有发达国家全降级成为发展中国家(这是不可能的,中国真这么干,一定会爆发毁灭性战争),中国也不可能让14亿国民达到发达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

总体蛋糕就这么大,中国是12亿人还是16亿人来分这个蛋糕,差别是很大的。

我给大家算算账。

例如,目前中国人均肉类消耗量是60公斤,世界排名大致是第十。英德大概是80公斤,美国是120公斤。

那么,未来中国人的肉类消耗量能否达到英德的水平?

可能性有!前提是必须把人口总数降下来。

图片

肉类生产本质就是堆粮食,不管是养鸡养猪养牛都是要用几斤粮食才能生产一斤肉类。

我国耕地面积大致是18亿亩,现有的粮食生产大致是6.2亿吨。为了满足老百姓吃肉的需求,我们每年都要进口1亿多吨粮食,其中主要就是大豆。

目前国际市场上大豆出口量最大的国家有三个——美国、阿根廷、巴西,这三个国家出口的大豆占国际市场的90%,而这三个国家每年大致出口大豆1.1亿吨左右,其中90%都被中国买走了。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了25%的关税,让美国大豆出口重挫。

但是中国还得进口1亿吨大豆啊,最后不得不提高价格扩大对阿根廷、巴西甚至俄罗斯的进口。国际市场上的大豆(除美国外)几乎被中国一扫而空,这样才保证我们人均60公斤的肉类消耗。

大家想一想,假如我们的人口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只要再增加2—3亿人,就算我们有足够的外汇,就算我们把全球大豆出口全买下来,也很难保证目前人均60公斤的肉类消耗水平,更不要说在此基础上提高了。

相反,如果我们总人口下降2—3亿,我们人均肉类消耗很快就能达到英德80公斤标准。

人均肉类消耗提高20公斤,意味着中国老百姓食物水平要上一个大台阶。

再来一个例子,汽车。

目前中国汽车保有量达到3.6亿台,看上去很多,但是一平均就不够看了,我们千人拥有汽车数量才200台,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的差距——发达国家都是600台左右

那么,中国未来千人汽车保有量能不能达到发达国家的标准呢?

几乎不可能。

就算是未来中国人口不增长,我们的基础设施、环境承载、能源结构都不允许中国汽车保有量再翻三倍。

所以,高层发展中国汽车产业的思路非常清楚,其一是电动化(这样才能大幅度提升汽车保有量的情况下对环境以及能源压力较低),其二是大力发展共享经济,让有限的汽车为更多的人服务。

图片

(来源:科技导报)

5  提高人口“质量”

未来的人口竞争是“质”的竞争,而不是“量”的竞争。

要提高人的“质量”就得投入更多的资源——

包括食品、住房、医疗、教育,在全球存量博弈的大背景下,中国未来不管怎么拼,拿到的蛋糕总是有限的,有限的蛋糕分配给不同数量的人口,最后对“人口质量”的影响是有很大差别的。

我可以负责的讲一句,在高端人才供给上从现在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都完全碾压全世界。

先看一组数据。

图片

历年参加高考人数和与录取率(数据来源: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大家看看,从2008年开始是不是报考高考人数在下滑(90年过后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但是带来的结果是高考录取率节节上升。

2017年达到近75%,4个考生就有3个能录取(比很多发达国家还高),而猫哥参加高考的92年——也就是“人口红利”最顶峰的时期录取率25%!(这还是全国平均数据,当时四川是23万考生只录取3万人!)

2020年以后中国将实现高中义务教育,未来高考录取率很可能超过80%——

也就是说就算几年后中国新生婴儿只有1000万人,即使考虑职业教育分流一半,那么80%以上的录取率也能保证有400万孩子进入大学。

400万大学生看起来人数少了一半,但是总数量也超过美国每年毕业的大学生人数(约350万),更为重要的是,大学生人数下降一半,单位每人每年的教育经费投入就增长一倍!

现在每年国家财政为每个大学生补贴8000元左右,800万大学生每年就是640亿。

如果未来能把这个数量降到400万人,教育投入再逐步提高——让每个大学生每年补贴能增长3倍,达到2.4万元,这样就能大幅度提高大学毕业生的整体质量。

这个观点不接受任何抬杠,提高大学教育质量绝对是钱堆出来的!

再看一组数据。

图片
图片

历年高校毕业生与研究生毕业人数(来源:知乎@一麾)

大家看了这个图有什么感觉?

我来告诉你们,上个世纪90年代我们适龄劳动力供应图与上图一模一样,结果我们享受了20年劳动力红利

现在这个图可以妥妥让我们未来享受20年工程师红利

所以,你现在理解为什么计划生育政策要长期坚持了吧?

一定要控制人口!

只要高端人才供给足够,初级劳动力未来完全可以用智能机器人替代。技术人才+部分初级劳动力+智能机器人,这就是未来中国的人力结构,也是最有效率的人力结构。

现在14亿人已经是沉重的负担,如果不控制,让人口继续增长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如果未来再增加几亿人口,怎么保证食物水平?怎么保证能源供给?怎么保证医疗与教育资源?最关键的是——

怎么解决就业?

再搞一波劳动密集型产业?把好不容易去掉的过剩产能僵尸企业统统恢复?或者关掉智能工厂砸碎智能机器人来增加就业岗位?

不要给我扯什么人口越多,越能拉动消费的屁话,没有工作的人口不是消费而是消耗!

讨论宏观问题任何时候都必须有个清醒的认识:现在的世界是存量博弈!存量博弈!存量博弈!

存量博弈经济总量这个蛋糕是有上限天花板的!

中国首先就是要让人口数量逐渐的降下来,才能以有限的资源投入不断提高“人口的质量”,才能让中国在存量博弈的竞争中赢得优势!才能让现有老百姓不断提高生活水平!

没有这个大前提,什么产业升级,什么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统统都毫无意义!

6  养老问题

最后说说养老的问题。

中国面临的养老形势十分严峻,解决这个问题根本还是要靠经济增长,全员劳动效率的提高。

很多人老是认为,只要年轻劳动力人口数量不断增加,就能解决养老问题,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所谓养儿防老,前提是这个儿子得有一份不错的收入,如果儿子没收入或者收入不高,养老就变成了啃老——

这个微观现象放大到宏观就是国家不但要解决新增劳动力就业的问题,还要解决平均就业收入要达到相当水平

我们还是以美团为例。

美团现在有470万骑手,目前都没有买五险一金——换句话说,这470万就业的劳动力对社保与养老金账户贡献为0

好吧,我们当然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骂美团黑心,但是美团外卖骑手的佣金已经占到美团外卖收入的80%以上——

美团就是把全部利润来补贴470万骑手的5险1金也远远不够!所以,如果美团要给外卖骑手购买5险1金那么就意味着我们每单外卖费用要增加1—2元。

每单外卖费用增加1—2元看起来不多,但是很可能导致美团近3亿非核心用户大幅度流失——因为外卖数量下降,最后反而导致470万骑手有相当一部分丢掉饭碗。

这个世界运行规则就是这么残酷。

还是那句话,中国现在最急迫的问题不是增加劳动力数量,而是提高劳动力素质——为产业升级奠定人才基础

但是人力素质的提高是需要砸钱砸资源的。在资源总量有上限的情况下,人口数量越少,单位人才投入的资源就越多。

7  总结

最后总结一下,中国人口最好的政策就是让人口数量逐步下降,当然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人口数量的下降最好是一个缓慢而渐进的过程——也就是人口下降软着陆。

2020年我们综合生育率只有1.3,这个数据有点偏低,但是不排除是受疫情的影响。

按照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我国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是1.8,所以未来国家人口政策大的方向是保证育龄妇女这个1.8的生育意愿变成实实在在的生育率

除非从今年开始连续几年我国综合生育率一直在1.3徘徊,否则我国生育政策不大可能出现重大的变化,最多出现局部微调,比如——

图片

(来源:界面新闻)

这就是一个提高生育率比较好的政策。

同样,未来国家财政宽裕一点,也可以考虑将不孕不育治疗纳入医保。

以上就是我对中国人口政策一些思考。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AZ0zy3gWO54rCaso79apd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