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作者 | 电饭锅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新冠疫情最为严重时,英国首相堂而皇之地宣布在全国实行“群体免疫计划”,令世界人民大受震撼。但这并不是英国人第一次为社会达尔文主义招魂了,当然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200多年前,英国经济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创立了著名的人口理论——“马尔萨斯陷阱”。核心要点有两个:一是生产资料的算术级增长一定落后于人口的指数级增长;二是过度繁殖是人类天性的必然结果。

 

因此,社会收入增长被人口增加消除是永恒的规律。

 

在此基础上,马尔萨斯想到只有提高人口死亡率才能使人口和生活资料之间保持平衡,具体手段是用饥饿、繁重的劳动、限制结婚以及战争等手段来消灭社会“下层”。

 

此外,他还提出让人们禁欲、不婚、绝育,通过主观努力在道德上限制生殖的本能,降低出生率。

 

听起来有些反人类,是不是?实际上只是单纯反对底层民众的生育罢了。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托马斯·马尔萨斯肖像

 

“穷人来赴大自然的宴会,但是找不到空着的餐具。”马尔萨斯引用这句诗来解释他的理论。

 

妄图愚弄劳动人民和为资本主义辩护的本质,令马尔萨斯主义遭到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猛烈批判。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工业革命之后,马尔萨斯理论不仅被证伪。并且他所预料的人口过度增长曲线非但没有成为现实,反而沿着近乎相反的方向延伸,成了笼罩在现代社会之上,一道挥之不去的魔咒。

 

1

下流老人——“卑劣”的团块世代

2015年6月30日,火曜日。上午10点左右,一位71岁的老人走进新干线“希望”号225次1号车厢。这趟列车由东京开往新大阪。

 

行至中途,老人突然起身,打开随身携带的塑料桶高高举起,粉色的油状液体倾泻而下。随后,他掏出打火机,火苗化身烈焰,很快吞噬了这副老弱的身躯。

 

浓烟蔓延至整节车厢,导致一名50多岁的女子身亡,26名乘客受伤,其中两人重伤。酿成新干线开通半个多世纪以来最大的灾祸。

 

新干线自焚事件震惊了日本全国,时任首相安倍晋三直接下令彻查。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新干线火灾营救现场

 

警方很快确认了自焚者身份。老人名叫林崎春生,住在东京都杉并区。相识者透露,一个月前,林琦曾反复抱怨“养老金太少,要在养老基金事务所前上吊自杀”。

 

生前,林琦曾抱着吉他在酒吧唱歌,也担任过幼儿园校车司机,后来在保洁公司工作。去世之前,则处于失业状态。

 

像林琦这种老年人,在日本被叫做“下流老人”。

 

该词汇出自日本作家藤田孝典的同名著作,指的是没有存款、没有亲友、收入极低的老人。据统计,全日本共有1100万“下流老人”,在老年人总数中的占比超过了20%。

 

老而无所依,选择和林琦一样走上极端道路的不在少数。日本厚生劳动省数据,2017年,日本60岁以上老人自杀数高达8521人,相当于每天有20多名老人结束自己的生命。

 

物哀文化深刻影响着日本人的生死观,但也有一部分老人选择以卑劣的方式苟活。

 

前几天郑女士阴阳合同的事被曝光,爆料里有一条在超市偷吃东西,十分令人困惑。这种在便利店顺手牵羊的小偷小摸,日本人称之为“万引”。

 

近些年,因为“万引”被抓的犯罪人员中,65岁以上的高龄老人超过了三分之一,2018年高达8万人。他们偷盗的东西并不贵重,一般是三明治、饭团等用来糊口的食品。

 

不偷东西吃就要挨饿,但下流老人的困窘不止于此。

 

日本法务省数据,“万引”类作案次数达到6次以上的占40%。这说明日本老年人不但犯罪率飙升,而且以“惯犯”居多。从1991年到2014年,作案6次以上的日本老人激增460%。

 

之所以屡教不改,是因为他们就是奔着“回笼”去的。日本犯罪学教授滨井称,日本监狱多数没暖气空调,但犯人还是喜欢留在这,因为至少有牢友,而且包吃、包住、包看病。

 

但相关专家介绍,老龄罪犯持续增加,最终将压垮日本的监狱系统。而将养老系统压力转嫁到监狱系统的罪魁祸首,当然来自日本不断上升的老年人比例。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朝日新闻》报道,截至2020年9月,日本65岁以上老人总数达到3617万人,再创历史新高。老龄人口在总人口当中的比例达到28.7%,在201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一。

 

节节攀升的老龄化率,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医疗技术进步带来的平均寿命提高。2019年,日本人平均寿命连续第8年延长,女性达到了87.45岁,男性81.41岁,分别位列全球第二、三位。

 

去年,“世界最长寿男性”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花落日本。由居住在日本新潟县,今年112岁的渡边智哲获得。

 

另外一个原因则要追溯到二战之后。1940年,日本人口是7193万人,到了1945年仅为7199万人。福井绅一在《重读战后日本史》中记载,其中还包括700万退役士兵和海归。

 

但是,从战乱中稳定下来后,日本社会诱发了报复性的婴儿潮。1947-1949年,日本3年里出生了806万人口,超过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这些人被称为团块世代,他们是支撑日本社会和经济复苏的中坚力量。

 

然而,在青年时期经受了泡沫经济破灭的浩劫后,团块世代失去了积蓄和梦想,遑论成家立业。时光流转,直到如今,沦为孤独与卑劣的下流老人。

 

超量的老龄人口给日本养老事业造成了巨大压力,如林琦春生所言:缴纳了35年却只能领取24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150元),扣除房租水电之后几乎所剩无几。

 

这还不算完,历史滚滚向前,1971至1974年的第二次婴儿潮,将造就日本老龄化的另一个高峰。预计到2040年,其老龄化率将超过35%。

 

但婴儿潮加上寿命延长,并不能圆满解释所有问题。归根究底,少子化才是一切的根源和开端。2020年,日本出生人口只有84.8万人,降至1899年以来的历史最低。

 

逐年减少的新生儿数量,令“马尔萨斯理论”在日本得到了彻底的颠覆。但说到少子化这个课题,与日本隔海相望的韩国似乎更有发言权。

 

2

泥勺一代——有钱无罪,无钱有罪

韩剧《请回答1988》里,双门洞的5个家庭可谓人丁兴旺。

 

除了幼年丧母的崔泽没有兄弟姐妹外,其余邻里都是两个孩子打底。德善家姐弟三个,日子过得将就省俭;父亲从教、母亲经商的娃娃鱼甚至有4个哥哥。

 

从生育率来看,父辈们显然踌躇满志。但那是1988年的韩国,汉城奥运会早几年就开始带飞韩国经济。

 

盛世之下潜藏着魔鬼的足音,没人料到这已是韩国年轻人最后的黄金时代。德善们自信心爆棚,相信未来会如李文世的歌声一般美好。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请回答1988》剧照

 

要想领会这份信心从何而来,又是如何失的去,就必须了解韩国人引以为傲的“汉江奇迹”。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院长咸在凤曾在文章中写到:越南战争是美国为韩国人打的,就像朝鲜战争是为日本人打的。从结果论来看,这话说得没毛病。

 

越战进行到第9年,出身行伍的朴正熙发动政变上台,韩美两国迅速达成交易。1964之后的9年间,韩国先后向越南派兵32万,兵力仅次于美国。

 

4500枚阵亡士兵的铭牌从前线运回韩国,换回了10亿美元军需订单。在青瓦台的扶持下,现代、三星、LG、大宇完成了第一轮财富积累。

 

一个典型例子,现代的郑周永没有资产、技工,甚至没有懂焊接的工人。但朴正熙说韩国需要造船厂,郑周永立刻接锅,奔赴欧洲找到了巴克莱银行和希腊船王Livanos。

 

60年代后期的4年间,现代财团的营业额增加了5倍。现在,世界上40%的船是韩国建造的。

 

1976年,韩国的人均收入还只有354美元,远远落后于朝鲜。“计划经济”主导下,韩国年均出口复合增速高达45%,迅速从贫穷的农业社会变成高技术工业社会。

 

汉江模式让韩国腾飞了,但代价极为沉重。

 

威权政府把财阀喂养成庞大的怪物,而怪物无法永远被圈养。“国家破产”之后,韩国向IMF出卖经济主权,中小企业进一步被消灭。大而不倒的财阀们将手伸进政坛,一切逐渐失控。

 

捐金运动令世界震撼其团结,但捐出的金子和韩国人民用双手创造的财富一样,永远流入了财阀和外国资本的口袋。

 

财阀阴影下的韩国成了铁板一块:十大财团掌握韩国经济的85%,控制着所有的行业和产业。社会彻底固化,76%的资产来自于继承。

 

白手起家?想都不要想。

 

近几年,“泥勺一代”成了韩国年轻人的流行语。这来源于把20—40岁人群划分成金、银、铜、塑料和泥汤匙5个阶层的所谓“勺子阶级论”。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刘亚仁在《燃烧》里有句台词:韩国有太多这样的年轻人,不知道做什么,但就是很有钱。但实际上,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只占1%。

 

大多数人改变阶层的方式,还是当上“三星人”,次之也得是LG人。然而十大财团只提供全社会5%的就业,要想拿下踏进名企的敲门砖,你得先考进SKY名校。

 

SKY即首尔、高丽、延世三所大学,但在韩国读名校的,多数都是富二代。占人口13%的银汤匙和铜汤匙家族,有能力砸大钱为孩子提供精英教育,以求在上流社会占据一席之地。

 

而占大多数的塑料汤匙和泥汤匙,像宝拉一样不上辅导班就考进首尔大的少之又少。《寄生虫》里的哥哥复读4年依然考不上延世大,这才是正常现象。

 

但即使考上名校,依然要面对学历泛滥和经济低迷导致的就业岗位减少等问题。2019年,韩国青年失业率上升到10.97%,类似物理学博士竞聘首尔清洁工的新闻,已然屡见不鲜。

 

即便高学历贫困成为社会常态,依然无法扼杀韩国家庭对高考绝望性投入的热情。

 

数百万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在家里蹲,据统计,这些就业准备生中四成有抑郁症状,每7位中有1位有过自杀想法。

 

命都不想要了,更别提恋爱和结婚生子?

 

2019年,韩国总和生育率为0.92,创下历史最低纪录,连续两年全球垫底。去年,韩国只有27.24万新生儿,“死亡交叉”出现,令韩国人口较19年减少了约2万人。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韩国目前的老龄化率为15.7%,远不及日本,在全球排名50多位。但其老龄化速度在全世界难寻先例,达到平均值2.6%的1.7倍。

 

预计到2048年,韩国将成为全球老龄人口最多的国家。

 

影响生育率的关键,是对生育成本和未来生活质量的预期。但是现在,韩国老人的贫困率高达49.6%,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

 

从学生时代到求职一路过关斩将,在职场还要遭受前后辈文化和男尊女卑的霸凌。步步为营、如履薄冰。好不容易熬到老,却退而不能休。

 

在首尔,数量超过20%的“银发司机”是老年人中的白银职位,仅次于快递员;被称为“巴克斯酒女”的老年卖淫群体,向世界展示着这个国家老年人尊严和生存的底线。

 

3

人海藏身——孤独的2亿打工人

东亚三子中,日本老龄化程度最高,韩国生育率最低。中国情况相对没那么严重,但了解邻国老龄化问题的产生原因和应对之策,对我国十分必要。

 

这源于东亚经济模式和社会文化的共性。二战后,日本、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经济先后腾飞,东亚奇迹之间有相同之处,世界银行将其总结为强势政府主导下的出口导向型经济。

 

日、韩都曾经历过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但随着泡沫破灭和经济危机爆发,经济增速先后经历了两次下调。随着发展降速,环境污染、贫富差距拉大、生育率下降等“后遗症”凸显出来。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去年我国GDP增速触及40多年来最低水平,但仍是全球唯一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政府工作报告将今年的GDP增长目标定在6%,按照预测,我国仍将维持10年以上的GDP高增长。

 

高速发展的社会会掩盖许多问题,但在老龄化问题上,未雨绸缪永远好过像邻国一样坐以待毙。

 

前几天,“中国超2亿人单身”莫名其妙上了热搜。之所以奇怪,原因是早在2018年,这个数据就已经发酵过一次。

 

民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与之相应的是结婚率降低,2018年的结婚率为7.2‰,创下近十年新低。

 

2.4亿,几乎与日本加上俄罗斯的总人口相去不远。

 

虽然这建立在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之上,但单身人口增多作为多米诺骨牌的第一环,层层传导,最后结果势必是人口出生率降低。

 

49年之后,多年战乱平息,取而代之的是和平安定。新中国实行鼓励生育的政策,将近300%的人口增长率带来了建国后第一次婴儿潮。

 

婴儿潮带来的人口红利终究会耗尽,再叠加新生人口的逐年减少,双刃剑的另一面开始展露锋芒。

 

2000年,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达到6.96%,中国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2020年,这个比例达到13%,几乎翻倍,具体人数为1.8亿。

 

虽然我国的老龄化比例远远低于日本,但有一个重要的数据令人不得不在意。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总和生育率为1.18。同期,日本的生育率为1.26。这就很值得思考了。

 

日本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是大众普遍认知,但从数据来看,中国的生育情况也不容乐观。关于这点,有一个更鲜明的例子可以说明。

 

2016年,中国正式全面放开二胎。此前,著名人口学家翟振武发表论文称,全面放开二孩后,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将达到4.5,每年出生人口峰值将达到4995万。

 

但实际情况并非像专家预测的一样乐观。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比卫计委的最低预测少了250多万人,甚至低于2016年的出生人数。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生育率降低导致劳动力短缺,随之而来的便是经济增速下滑和失业潮,年轻人生存压力大;生育率降低导致老龄化加剧,随之而来的是社会养老负担加重,老年人生存压力大。

 

如何避免这两组恶性循环,从而不再重蹈日韩的覆辙?把新闻连起来看,就会得到答案。

 

首先是上面说过的,维持经济高增长。

 

其次是在生育率上下功夫。前两周,央行一份《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认识和应对之策》的论文激起千层浪。这被认为是我国全面放开生育的信号,很快,东北地区即将打响第一枪。

 

然后是关系年轻人成家立业的大问题——房子。4月8日,网上传出一则“七部门查处深房理”的新闻。舆论可能还没认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但房地产圈的人已经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房住不炒”提了这么多年,仍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这次七部门联合出手,释放出一个最大的信号——央行和财政部已经开始参与房价调控。借用同事的一则标题来描述就是:炒房,再也不会被善待。

 

再有就是反垄断。看看泥勺们的惨状,这事儿确实刻不容缓。阿里罚了182亿,美团也被立案调查。巨头们被施压,利好的是广大中小企业,它们才是解决社会就业问题的最大保障。

 

养老问题也不得不提。4月16日,人社部、财政部印发《关于2021年调整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的通知》,再次把基本养老金上调4.5%。至此,我国养老金已经17连涨。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其实我国的养老金压力很大,《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显示,14年后,我国养老保险基金就将耗尽。但为了抗通胀,养老金仍然要涨,这是由我国的社会制度决定的。

 

最后是这几天的热点——明星偷漏税。国家不可能放任明星们胡作非为,因为20%的富人生再多也解决不了出生率问题。如何使余下的80%愿意生,这才最考验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

 

而无论是养老金、房地产税还是高收入群体的税收,都是具有再分配性质的强制制度。关于我国的分配政策,还记得课本上是怎么说的吗?——“初次分配注重效率、再分配注重公平。”

 

两个字:公平。

 

4

尾声

随着医疗水平的发展,长寿时代到来,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老龄化问题。在某种角度上,老龄化未尝不是社会进步的象征。

 

有尊严地老去,就这么难吗?

但当所有国家面临同一个问题的时候,不同选择造成不同结果的差异性就凸显出来了。

 

比如俄罗斯选择将养老金冻结10年,为军事支出服务;韩国选择牺牲底层人民,为财阀服务;日本正在逐步取消退休年龄,迎接“终身工作时代”的到来。

 

中国有14亿人,面临的情况复杂得多。

 

但从政府决策透露的信息来看,除非你是富人阶层,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生活得很好。否则与相同甚至更高发展水平的国家相比,在中国老去,一定是更有尊严的选择。

 

这不但是由我国的社会制度决定的,还来源于几千年来儒家思想的传承——百善孝为先,早就烙在每个中国人的DNA里了。

 

否则,新冠为何在我国被迅速遏制,反而在医疗系统更发达的欧美日韩肆虐,带走了数以万计的底层老年人?

 

不是阴谋论,但不知为何,我又想到了马尔萨斯陷阱。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Tl4ToiIDqvsPcAQDkCO6gg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