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应为新型肺炎而向世界道歉?!

中国人应为新型肺炎而向世界道歉?!

半世浮云的第 期分享

作者 l 半世浮云创作团队共用ID“半世浮生如烟云”
编辑 l 半老草根

最近,央视主持人阿丘,发了一条微博,提出“我们”应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因为,“我们”给世界添乱了。

 

至于为啥给世界添乱了,这位身材矮小的阿丘并未明言,但根据上下文,很显然是因为新型肺炎。

 

看了这则微博,我们执笔团队的每个成员都感到愤怒并且惊诧:

 

其一,是”我们“莫名其妙地被阿丘未经允许给拉进来充数了。

 

无数次,”我们“未经同意,就被”阿丘们“给代表了,”我们“只想对阿丘说,实在是真想道歉,那你自己道歉去,别拉”我们“进来。你想跪舔,你想谄媚,你想获得”洋大人“的青睐,你想显得自己很文明很高人一等,那都是你的自由,但麻烦别扯”我们“,因为”我们“不屑于和你成为”一丘之貉“。

 

其二,是我们诧异于阿丘”骨骼清奇“的思维逻辑。因为中国人最先被确诊了新型肺炎这一疾病,于是中国人就亏欠世界了?姑且不说最早出现确诊病人并不能等同于这一病毒就必然是源自中国,我们就先说说人类历史上其他的大型传染病,那些发源国的人民,莫非就欠世界一个道歉吗?

 

part.1

 人类历史上
那些更惨烈的传染病  

 

十四世纪中期,欧洲受到一场具毁灭性影响的瘟疫侵袭,即一般人所称的黑死病。它从中亚地区向西扩散,经黑海地区传播到地中海,约在1348年,黑死病在西班牙流行,到了1349年,就已经传到英国和爱尔兰,1351年到瑞典,1353年到波罗的海地区的国家和俄罗斯。只有路途遥远和人口疏落的地区才未受伤害。根据今天的估算,当时在欧洲、中东、北非和印度地区,大约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之间的人口因而死亡,大约夺去了2500万人的性命。

 

请问,黑死病的最初爆发国的人民,道歉了没有?

 

1918年,西班牙流感席卷全球,有关人士估计,造成全球2500万到4000万人死亡。请问,西班牙人道歉了没有?

 

埃博拉病毒,是一种十分恐怖的病毒,其致死率高达50%-90%。“埃博拉”原本是刚果(金)北部的一条河流的名字。1976年,一种不知名的病毒光顾这里,疯狂地虐杀“埃博拉”河沿岸55个村庄的百姓,致使数百生灵涂炭,有的家庭甚至无一幸免,“埃博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事隔3年,在1979年,“埃博拉”病毒又肆虐苏丹,一时尸横遍野。经过两次“暴行”后,“埃博拉”病毒却突然神秘地销声匿迹15年,变得无影无踪。

但是,1995年1月,埃博拉再次出现在扎伊尔,1996年2月,在加蓬暴发流行。之后,又神秘消失了一段时间,2014年2月份,在几内亚被再次发现至今,已报告1323个确诊或疑似病例,其中729人丧生。

 

这远比新型肺炎可怕的病毒,最初的爆发国的人民,道歉了没有?

 

2009,在美国爆发了H1N1猪流感,疫情爆发后,美国政府除了提供了一点物资,再无其它有效措施,任由病毒在国内肆虐。由于控制不力,H1N1病毒传播彻底失控,美国国内共有6080万例感染,12469例死亡。并且还波及全球:H1N1导致了全球多达284500人死亡,影响了214个国家,仅中国就有800人死亡。这无疑是全人类的一次恐怖的灾难。

中国人应为新型肺炎而向世界道歉?!

那么,作为H1N1最初爆国的美国,美国人向世界道歉了吗?

 

既然如此,凭什么中国人,就必须因为新型肺炎最早爆发于中国,就要向世界道歉?有这样双重标准的吗?

 

part.2

 新型肺炎病毒
一定是源自中国吗?
 

何况,本次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还未必就一定首发诞生于中国!

 

目前,越来越多国家,都出现无法追踪感染源的病例,根本查不出患者是哪里被传染的,更别说扯上中国了。

 

一,日本已经发现不少无法确定感染源头的病患,这些病患没有和中国人有过任何接触。最典型的,是一对一对名古屋的夫妻,他们是去夏威夷度假后感染的,期间没有接触过哪怕一个中国人。

二,再看伊朗的案例。最大的发病地区库姆最早的3个人,完全和中国无关,他们连伊朗库姆省都没出过。

 

并且,就连美国CNBC也报道说,伊朗的病毒毒株与中国的不同。

 

三,美国也出现了无法追踪感染源的病例。这名美国新冠肺炎患者,近期从来没有离开过美国,也没有和任何确诊病例有过接触,然而,却得病了。

 

四,再看意大利,根据外媒报道,意大利的“1号病人”已经明确,是一个38岁的人,经过排查,他也和中国无关。

 

五,科研人员收集了全球数据库覆盖12个国家的93个新冠病毒样本基因组数据,通过数据解析发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其它地方传入的。甚至,不排除国外传入的可能性。因为这93个病毒样本的基因,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患者身上检测出的基因,压根不是一个类型。

 

那这些病毒的源头可能是哪里呢?经过科研人员的调查溯源之后,他们初步得出结论:重庆和台湾的病毒有两个来源,澳大利亚、法国、日本、美国的样本相对较多。美国甚至包括了五个来源,比中国还多。

 

因此,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新冠病毒可能最早于去年11月中下旬就输入武汉,并开始人际传播,然后才在华南海鲜市场加快了人际传播,才因此被注意到。

六,根据日本朝日电视台曝光,从2019年秋季开始,美国爆发的流感,已经至少导致2600万美国人感染流感,25万人住院,1.4万人死于流感。由于流感的某些症状与新冠肺炎相似,如发热、乏力等,日本电视台对此进行了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大流感和新冠肺炎混在一起,才会导致如此大规模的感染和死亡人数?

 

也就是说,是否这1.4万人中部分人员可能死于新冠肺炎?

 

要知道,美国对于疫情的态度一向很散漫,2009年爆发的H1N1流感疫情,但是美国没有采取果断的措施切断病毒传播的途径,导致了18.45万人死亡,而且蔓延到全世界,这一次,会不会同样也是因为同样的大而化之,有可能新型肺炎在去年秋季起即开始出现在美国,只不过被笼统当作了流感?

另外,搜索相关报导,早在2019年10月上旬,就有新闻爆出美国不明肺炎致死18人,究竟“不明肺炎”是不是新冠肺炎病毒引起的,美国没有了消息,只知道后来美国当季流感特别严重。紧接着2019年10月下旬武汉召开军运会,美国代表团居住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经常出入活动。军运会结束后不久,武汉就有了不明肺炎。

所以,在真相尚未大白之前,就急于盖棺定罪,是不是未免操之过急了?退一万步说,即使疫情的源头是中国,那该道歉的,也是那几个“贪嘴”吃野味的中国人,也不应该拉着全体中国人一起道歉啊。

 

打个比方,某个社区出现了个别小偷,却要整个社区的人为之谢罪,这是哪里的道理?

part.3

 人祸 
比天灾更应道歉

更何况,病毒是一种天灾,每个国家都有可能产生病毒瘟疫,本质上这是具有不确定性和非主观性的。

 

传染病的暴发从来都是自然选择的后果,是全然随机的。细菌与病毒的传染并不取决于你是哪个国家,只要有适当的传播途径和易感人群,它就能肆意增长。今天是中国,明天就可能是美国,这是天灾,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相比于天灾,人祸才更应该道歉。

 

鸦片战争,这是人祸吧,但英国道歉了吗?

南京大屠杀,这是人祸吧,但日本道歉了吗?

西方殖民者长达两个世纪的殖民掠夺他国资源,西方殖民者给世界道歉了吗?

近几十年来美国在中东刻意挑起战争,从而大发战争财富,美国给中东人民道歉了吗?

 

再说近一点的。

什么时候,日本因为福岛核泄漏而向全人类道歉了,什么时候,美国向伊拉克人道歉了,我们再道歉不迟,毕竟,那是人祸,我们是天灾。

当人祸的制造者们都尚未道歉,而因天灾爆发了新冠疫情,全体中国人就成了历史的“罪人”,人类的“公敌”,“我们”欠全世界一个“深深的道歉”。这样的话,居然有人说得出口,说这话的“阿丘们”,得有多蠢,得有多坏!

 

只是蠢,说不出这样的话,只是坏,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必须得又蠢又坏才行。

part.4

 阿丘们的跪舔 
 究竟暴露了某些国人的什么思想

此次疫情,中国付出巨大代价,倾全国之力,援助肺炎全线,将新冠肺炎抑制住,同时也进行了最早的尝试,探索,为全世界的抗肺炎工作积攒了大量的数据和经验,并且第一时间将病毒数据分享给全世界的科学家。

 

并且,自从疫情发生之后,中国不断提升对病毒的认识,逐步改善各种防疫措施,积极与世卫组织通力合作。与当年猪流感H1N1病毒美国的无所作为相比,中国动员了全国上下各种力量,把疾病传播控制在了最小范围,避免了新冠的进一步蔓延。为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别国发生疫情后,中国第一时间愿意分享治疗经验,进行援助,这已经做得很好了,试问面对这样的疫情,面对数亿的人口,世界上哪个国家在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能够把疫情抑制下来?能做到中国这样好,客观来说,殊为不易。

 

可是,总有一些国人,就是看不得自己国家的任何好的一面,却在思维上永远把“外国人会怎么想,如何让外国人更满意”放在优先考虑层面,在他们表面上似乎不卑不亢、客观中正的语气下,骨子里却掩盖不住满满的自卑感:

 

“是我们中国错了,不该搞出这场疫情拖累他国的。”

“求全世界原谅,给我们一条生路。”

如此这般“损己媚外”的奴才言论,却在国内某些“理性冷静”的公共知识分子里很有市场。说穿了,无非是灵魂里做洋人的奴才做久了,已经不习惯和世界平起平坐。

 

在这些洋奴“阿丘们”眼里,中国人的努力与贡献并不重要,洋人的感受与满意度才是最重要的。

美国人侵占了北美洲原住民的土地,对原住民道歉过吗?

国外那篇“东亚病夫”的文章作者,即使找来中国民众的义愤填膺,他道歉了吗?

 

美国做的不好,总有人掘地三尺也能找到合理合法合情的理由,说是情有可原。中国做的不好,哪怕一个极小的失误,也往往会被扩大到制度与国民劣根性的层面。我们不说大道理,不讲高大上的逻辑,只问:难道最起码的公平,不是应该摈弃双重标准吗?

 

所以,我们之所以义愤地写下这篇文章,实在是无法忍受“阿丘们”那深入骨髓里的奴颜卑膝。

我们想问“阿丘们”,首先,你罔顾世界历史上其他传染病起源国历来没有道歉的事实,其次,你根本不确定病毒是否是真的从我国诞生,再次,哪怕病毒诞生于我国,可是,病毒难道是我们刻意制造的?有意传播的?

 

我们想敬告“阿丘们”,请不要为了显得你们很文明高贵,就高姿态地要求“我们”和你们一起道歉。仿佛因此,你们就突然占领了道德高地。我们只想问你们:站得那么高,不冷吗?

 

中国人的缺点就是太过于善良,也可以说太过于软弱,出了事总习惯于先自省反思,有时甚至为了外人满意而大包大揽。自省诚然是一种美德,但过度妄自菲薄,则本质上是自卑懦弱。

 

我们不是这个地球上的“受气小媳妇”,我们不需要战战兢兢、谨小慎微、恭敬软弱。这一次,中国做得很好,这一次,中国可以说不!

         -END-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17lGbM7UEpH6_vUaMXsl4g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