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作者 | 电饭锅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疾风知劲草,只有经过烈火的考验,才能识别出真钢。

上海连续7天新增超2万例,3月以来累计报告本土感染者超20万例。疫情依旧严峻,东方明珠蒙尘,全国人民都在等着它重新绽放本色。

和两年前的武汉相比,上海与本轮奥密克戎疫情的抗争是一场更艰苦、更持久,但也必须进行到底的战役。因为新冠疫情发展到今天,各国在对病毒的认识和防疫路线上已经产生了分歧,它仍然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同时也成了心怀鬼胎之人用在舆论和政治斗争中的一把枪。

人命关天,中国既然选择了“始终把人民群众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就必须为之奋斗,直至取得最后的胜利。在这场事关重大的较量中,依靠某个人或某些人是不行的,只有全社会守望相助,每个群体都发挥各自的积极作用,才能把一座座堡垒筑成一道坚固的城墙。

但必须注意的一点是,每一座堡垒,都须立足于“科学”的地基。

01

Paxlovid

“动态清零”还是“躺平共存”,是围绕本轮疫情产生的最大舆论争议点,这个问题在官方层面已经被定性:

奥密克戎绝不是“大号流感”,“动态清零”才是制胜法宝。

得出这个结论的公开数据支持,是美国近一周平均每日新增感染者仍近3万例、死亡病例近500例;韩国近一周平均每日新增感染者近23万例、死亡病例约310例;截止4月5日的香港第五波疫情病死率为0.7%,远高于普通流感。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钟南山院士的最新研判也是全面放开并不适用于目前的中国,但他同时提出:中国内地会在动态清零中“逐步开放”。“开放”是结果,“逐步”是时机,而判断时机的关键点在于两个数据:感染率和病死率。

要降低感染率,公认的方式是提高疫苗接种普及率,无论哪种疫苗,完整接种后基本都能在很大幅度上提供预防感染的保护力。

降低病死率则需要效果显著的特效药,围绕这一点,出现了本轮疫情中另一个引起广泛争议的话题:

外国医药公司研发的进口特效药,和在疫情防控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中医药疗法,哪个更有效?

进口新冠特效药代表,自然是美国龙头药企辉瑞研发的Paxlovid。这款特效药去年11月刚公布II/III期临床研究结果,12月便获得美国FDA的批准上市,今年2月得到中国药监局批准进口注册,3月17日运抵上海后立即送往全国抗疫一线。

Paxlovid在中美和其他许多国家被一路开绿灯,原因是它在实验中展现出了不俗功效。这款药的作用机制是通过抑制病毒蛋白酶阻止新冠病毒复制,也就是在无法彻底杀死病毒的情况下,减轻患者的感染症状。

根据辉瑞公布的临床结果,对症状出现3天内的389个患者进行Paxlovid治疗,结果是3人入院,0死亡;对另外389个患者使用安慰剂,结果是27人入院,7死亡。最终得出的数据是:Paxlovid使新冠病毒相关的住院或全因死亡风险降低了89%。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如果实验报告属实,Paxlovid确实效果显著,但它之所以在国内引起争议,原因是价格过于昂贵。

根据辉瑞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协议,后者将以约53亿美元总收购价供应1000万个疗程Paxlovid。据此计算,Paxlovid在美国的定价是约530美元,按照最新汇率大概是3376元人民币,而第一批运抵中国的2.12万盒Paxlovid单价为2300元。

如果药监局无法通过后续集采谈判的方式逼迫辉瑞降价,这款2300元每盒的特效药,无疑将对医保造成巨大压力。相反,被写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几款中成药则没有价格上的负担。

所以关键的问题是,像连花清瘟这样的中药能提供怎样的临床效果。

02

连花清瘟

不论中医黑还是中医吹,在中文互联网世界都拥有大量顽固拥趸,双方争执不下的辩论已经持续相当之久。我们不需要站队,只用事实说话。

新冠病毒爆发后涌现出不少“神药”,比如知名度很高的双黄连和板蓝根,都曾引起过群众抢购。背后的太龙药业和白云山两家企业,股价则随着抢购潮的来临波动。

舆论方面的过度甚至虚假宣传一向是中药最为诟病之处,代表案例就是白云山董事长李楚源去年4月份在博鳌的发言,“白云山的板蓝根一喝,口罩就不用戴”。和他2017年的暴论“据国家863计划研究结果发现,喝王老吉可延长寿命大约10%”可谓一脉相承。

和这些反智言论在舆论界引起的反感相比,董事长亲自带货刺激的那点销量实际上得不偿失。正是这些脱离实际的吹嘘言论滋养了网络上大量中医黑的存在,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武术界、书法界和宗教界,它们的受众都不在少数。

江湖骗子”实在太多,以至于遮盖了传统文化里蕴含的那些智慧的光芒,要正本清源,唯有用事实说话。

在新冠相关中成药中,连花清瘟是“集大成之作”。它的配方中包含了双黄连、板蓝根里的主要药物,并且被写进至今为止的5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这是后两者都没有受到的待遇,因此以岭药业的股价走势也比白云山等更好看。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这款中成药在本轮上海疫情中大大露脸,不但屡次上热搜,并作为重要的抗疫物资被发放到大部分市民手中,更成了舆论用来“抵制”辉瑞特效药最好用的一把枪。那么这把枪究竟威力几何,还是从临床表现上看。

钟南山院士和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院士都曾公开表示连花清瘟对新冠治疗有效,他们在论文中引用的实验结果显示:

一、连花清瘟对人体细胞的50%细胞毒性浓度,和对新冠病毒的50%抑制浓度分别是1mg/ml与0.4mg/ml左右。

二、服用和未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的病人在14天内的恢复率分别是91.5%和82.4%,并且服药组在发烧、咳嗽等症状和CT指标、病毒核酸检测转阴等指标上呈现显著优越性。

把这份实验结果与辉瑞特效药进行对比,很容易得出的结论是,病患在使用Paxlovid时恢复率更高。但中国在新冠治疗上仍然以连花清瘟而不是Paxlovid为主力产品,还有安全性上的考虑。

3月初,美国FDA因为和公益组织PHMPT的官司中败诉,不得不把披露辉瑞疫苗数据45万页报告的速度,从每月500页变为每月5.5万页。

在最新披露的150份文件中,辉瑞用长达9页篇幅描述了疫苗此前不为人知的副作用。其中包含4.2万例样本中多达1000多种的16万个不良反应事件,和1223例死亡记录。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当然,以上数据统计涵盖患者自我报告,因此并不严谨,存在错漏的可能,但也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疫苗确会产生高占比的不良反应后遗症。

同理,在Paxlovid的全部数据报告公开之前,我们无法保证这款特效药不会产生相应后遗症,这就是连花清瘟的优势所在。

03

体与用

西医与中医在现代中国社会舆论中受到的差别待遇,其实有相当深刻的历史渊源。

中国近代历史上存在着一个“觉醒年代”:以康梁为首的维新派试图引入西方的君主立宪制度,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派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

与此同时,陈独秀、李大钊等领导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对思想领域进行了全面革新,其中就包括引入西方的哲学。

有一种说法是科学的尽头是神学,这个暂时没有定论。但哲学起源于神学并引申出自然科学是确凿无疑的,而神学的诞生又与地理环境密切相关。

具体过程不再展开,总而言之,在岛屿之间诞生的古希腊爱琴海文明,和建立于华夏平原之上的黄河文明,各自演绎出了向外改造世界和向内探求内心的哲学体系。

了解以上背景后再言归正传,医学是科学的分支,东西方哲学对科学理念的影响体现在医学领域,最典型的区别就是在病因学上,中西医各自在观察与实践中建立了截然不同的理论体系。

这套体系不断发展成熟,使得西医对病因的解释从体液论到病毒论再到微生物论,诊疗方式也从恐怖的放血疗法到今天的抗生素。中医的阴阳论则从神学向哲学演化,医生从巫师变为神农后,研究方向也从巫蛊学发展为草药学。

总而言之,中医的理论基础是“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使命是调和人体与自然之间的阴阳关系,所谓“天人合一”;西医的理论基础则是认识世界、探索世界和改造世界,使命是清除人体中的不和谐因素,比如肿瘤、病毒。

具体到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上,决定了在治疗方式上,辉瑞Paxlovid的主要成分是化合物PF-07321332,这种物质无法杀死现存病毒,但可以抑制病毒活性从而阻止其复制。连花清瘟则通过激发和调动人体正常循环机制,从而缓解传染病引起的发热。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用西医理论来解释,两款药物的作用机制都是阻止病毒对人体产生进一步影响,最后靠人体自身的免疫能力恢复健康。

因此在评价体系上,我们不能要求连花清瘟在实验报告上用数据体现直接、快速的效果。也不能担保辉瑞特效药不产生后遗症,或在病毒产生变种后仍旧发挥效果。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时代已经过去,中西医结合才是在尽快战胜新冠目标下更科学的理念。这也是我国正在采用的策略,从经济角度考虑也是更实用的选择。

中国在中药体系上拥有巨大优势,板蓝根的功效在《本草纲目》上就有记载,连花清瘟则以张仲景的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和清代吴鞠通的银翘散配方为基础。

以岭药业在去年上半年的研发投入5.38亿元,占营收比重7.2%,在中药企业中已经算高的,研发投入不足1亿、占营收比重低于3%的比比皆是。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相比之下,国内非纯中药企业研发投入更高,比如百济神州2021年投入超过92亿元,复星、中生、再鼎、石药和齐鲁都超过30亿元,但跟美国、瑞士的西药企业相比还是远远不及。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两组数据一对比,中药与西药的研发难度、中国龙头药企与国外龙头药企的技术差距一览无余。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出于保证人民身体健康的目的需要中西医体用并举之外,投资哪条路线能更经济和更快速地取得收益,就相当明显了。

这实在是上海对抗疫情的战斗中,一座至关重要的堡垒。

04

结语

对一座拥有2500人口的超大城市来说,不可能存在完美的封城,关键要看封控期间出现问题时,相关部门的响应速度是否及时、解决是否有力。

我们无法否认上海应对本轮疫情的不完美,这是它真实的一面。

同时,中央领导的重视、关切与人民军队进驻,来自全国各地的生活物资和医疗资源对上海紧急驰援,基层工作人员在岗位上透支体力的坚守,以及上海人民展现出的乐观与积极互助精神。这些,也都是真实的。

好在有一个穿越千年的幽灵,始终徘徊在这片土地守护着它的子孙后代。这是祖先遗留下来最珍贵的遗产之一,将之发扬光大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今年3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十四五”中医药发展规划》。疫情大流行下,很多中药包括连花清瘟已不知不觉在20余个海外国家注册并销售。今年,对中医药而言或许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当然,也有有心人利用连花清瘟被新西兰、瑞典和澳大利亚等国列为违禁品大做文章,原因是药物中包含某些受管控的成分。

其实,对剂量的把控正是中医的高明之处。比如连花清瘟中的麻黄,其性温,但滥用则会变成“虎狼之药”,所谓“麻黄不过钱”,是在实践中得出来的真知。

所以我们炎黄子孙,还是要对先辈经过几千年时间检验传承下来的智慧有信心。不要到最后全世界最鄙视中医药的,反倒是中国人。

上海防疫战中,一座必争的堡垒

医圣张仲景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a7Uzl7VGYUMdukue7-a5Pw

转载此篇文章只是出于保留一个阅读痕迹,方便自己回顾时查找方便,并不表示认同原作者的观点。 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侵删。 再次感谢原文作者的贡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