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住房贷款余额降了!20年来首次

作者 | 万连山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随着银行年报季落幕,一些大家关心又担心的数据,也浮出水面。

(虽然没上热搜)

据六大行披露,截至2023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38.17万亿元,同比下降1.6%,是最近20年首次下降。

同时,六大行按揭贷款余额合计约26.44万亿元,比上一年少了近5100亿元!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还是不免感慨。

可能有人觉得,5100亿相比26.44万亿,下跌不超过2%,值得大惊小怪吗?

首先,即便对国家这个庞大机器而言,5100亿也是个巨大数字,要知道2023年的国防支出才1.58万亿元呢。

而且这还只是六大行的按揭贷款余额,没算其他银行。

更关键的是,它是房地产市场二十年来第一次由正转负的信号。

就像我们评判一只股票的基本面。如果这家企业扭亏为盈,股价往往会大涨,因为投资者预期它未来能赚更多钱。

反之亦然,若这家企业连续多年盈利突然亏损,股价肯定会暴跌,因为投资者开始担心好它的未来。

事实往往就是这么直接。

01

从保守到激进

中国人贷款买房这回事,其实只有20年历史。

直到1998年,国家才停止福利分房,实施住房商品化,老百姓才需要自己花钱去买房。

钱不够怎么办?那个时候,大多数人对找银行贷款分期是非常抗拒的,我干嘛要平白无故给你赚利息呢?

也完全没有必要。

因为房子商品化最初的那几年,房价总体是在降的。

至少在我幼年的模糊记忆中,2000年出头的时候,表姑找我家借了五千块钱,在XX中学后门的小区里买一套两室一厅,总共才花了不到五万元。

毕竟当时的房子又不贵,即便自己的积蓄不够,找亲朋好友东拼西凑一下,全款买套房不算难。

但到2003年,事情又发生了变化,我们突然从保障性住房为主的新加坡模式,切换到市场化为主的香港模式。

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国人才真正进入贷款买房的时代。

仅仅2004年,全国个人房贷余额就已经高达1.6万亿元,随后几乎每年都保持两位数高速增长。

中国人是非常机灵的。在极短的时间里对贷款买房从抗拒到积极参与,无非两大原因。

对刚需者而言,因为2003年以后房价一年比一年高,普通人想全款买房一年比一年难,越来越多人只能被迫去贷款。

对非刚需者而言,则是看到了轻松赚钱的门路。大家很快就明白了,贷款买房其实就是利用银行资金加杠杆,在房价上涨的背景下能够将收益最大化。

所以,原本在财务上非常保守的中国人,突然变得非常激进,全民都竭尽所能利用30年期限用满房贷额度,把杠杆加到最大。

当然,这些都是现象,造成“房价永远会涨”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是一个故事。

在加入WTO后,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工厂,大量出口带来了巨额外汇。这些钱如果自由在国内流通,很容易造成难以控制的通货膨胀。

解决方案之一就是把这些钱引入到大基建市场中,其中房地产就是重中之重,因为房地产能带动上下游建材、工程、家具、家电等多个行业的同步发展。

关键是怎么引。

首先是在供给侧。通过严格管控城市建设用地出让权、住宅用地规划以及容积率等指标,控制土地和房产供给量,这在一二线城市尤为突出。

这种模式带来了多方面的利润空间……因为不礼貌,略过。

我们更熟悉的是在需求端。一句话概括就是强刺激,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房价的涨幅和收入的增幅明显不匹配,正常来说中等家庭是买不起房的。

即便勉强买得起,他们是否愿意把所有积蓄都投入房产也要打问号,于是你必须要解释买房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必要性好解决,一是开发商和各种中介通过渲染稀缺,形成“房价还要涨、一直涨,现在不买永远买不起”的预期;二是把房子和尊严、婚姻、户口、就业、入学、高考等挂钩,成为划分阶层和评价人生价值的标准,从而使人们愿意节衣缩食背债去买房。

至于可行性,就要传统(家族本位)和现代(金融工具)相结合,你现在买不起不要紧,不还有爸爸妈妈岳父岳母嘛,还有你和媳妇的后半辈子,这么多人这么长时间,总会挤出钱来的。

你说房价3万/米,你工资才万把块,不要紧,先掏空六个钱包拿出100万首付,再找银行贷200万、30年还清,本息合计600万就成了。

你说这会预支未来收入、透支未来消费,也不要紧,未来你的收入会跟着涨啊,更何况房子本身也在涨,银行都敢借你怕什么……

这就是舆论的力量。

这个故事实际是把未来多年潜在的买房需求提前到现在集中变现,是一种向未来的借贷或透支行为,但故事翻来覆去的讲,以至于绝大多数人都信以为真,进一步强化了这一循环。

回过头看,房地产市场大概就走过了这样一个过程,即供给端从总量供不应求到相对过剩,需求端靠举全家之力加杠杆强撑房价,形成一种扭曲而脆弱的均衡。

但这个故事必须回答:越晚接盘的人越吃亏,后来者的钱从哪来呢。

2016年前后,全国房地产去库存、棚改货币化是这个故事达到红线的标志,接下来就进入下行曲线了。

只不过这个故事太动听,形成的惯性是如此之大,2016年后房价反而涨得更猛,拐点直到2021年才出现。

 

02

底在哪儿?

做一个粗浅的假设。

房屋的供给量从1亿套增加到3亿套,那么正常情况下房价应从每平米3万逐渐降到1万以下,才会匹配第3亿个购房者能够接受的价格,达到新的均衡。

市场经济下几乎所有商品都会经历这样的普及过程,产量增加→价格下降,从只能由少数人享有的奢侈品变成走进千家万户的必需品,汽车、家电、数码产品莫不如此。

唯独商品房是个特例。

进一步假设。房屋供给量再从3亿套增加到6亿套,正常情况下房价应逐渐降到5千以下,也就是匹配第6亿个购房者能够接受的价格。

但由于土地价格被调控,成本难以大幅降低;需求端社会普通阶层收入过低,无论怎么刺激都不会形成有效需求。

两者叠加,造成房地产市场高库存、低成交,土地、资金、建材、劳动力固化于存货并低效配置。

更加之,由于开发商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借贷,卖不出去的结果就是烂尾、爆雷;主动降价以价换量也很难,因为房价扭曲太过厉害、偏离购房者出价太远,降价少了无济于事,降多了收不回成本,所以干脆摆烂。

很多人说未来房地产市场会回归常态,每年还有庞大的改善型需求。

但是房价已远远偏离最多需求的中下层的收入水平,能“改”的早“改”完了,没“改”的没有能力“改”,所以改善型群体数量根本没那么大。

市场要回归合理区间,要么房子大幅降价,要么中下层收入大幅增长,至少收入增速要高于房价。

短期内,这两种可能性都很难达到。

这就是当下房地产市场的现状,长期过高房价和增长太慢的中下层收入无法形成均衡,从而处于一种深度的结构性过剩,必然需要经历一个长周期的深度调整。

底在哪呢?

这个时间谁也不好说,但可以参考真实市场需求的一个数据:租金收益率。

实话实说,租房市场,反映的才是真实的刚性需求。

租金,反映的才是一个房子的居住价值。它虽然会涨,但至少是根据一个城市的收入水平来的。

目前我国一线城市的租金回报率只有1.5%,远低于世界4.5%平均水平。

而在2008年之前,这个值还在3%-5%之间的,随后逐年降低。

这再一次说明,近十几年的房价涨幅与市场的真实需求,并不匹配。

想要回归到合理水平,要么租金(分子)上升,要么房价(分母)下降。

很明显,分子并不具备大幅上升的可能性。

目前返乡潮盛行,一线城市人口本就处于流失的状态。这个时候要是房租涨得太快,等于直接把年轻人进入大城市的第一道门槛卡死。

这完全就是得不偿失。

这两年开始发力搞统租房,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那就只能让分母下降,但这个降幅可能是会挺大的。

因为收益率从1.5%回归到3%,就意味着分母数值得腰斩,哪怕是回归到2%,幅度都至少得3成以上,带来的后果会怎样,大家可以想一下。

这几年这么多利好政策出台,目的就是让这个过程慢一些。

而我们普通人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在租金收益率回归合理之前,千万别折腾。

03

尾声

时代真的不一样了。

过去十几年,很多人不买房子是因为买不起;而在未来几年,即便房子降到你买得起了,很多人也不会买。

至少可能不会贷款去炒。

个人认为值得贷款干的事,有且只有一种:扩大生产力。

俗一点,就是让赚钱的效率更高。

比如,我用锄头只能耕一亩地,贷款买辆拖拉机就能耕十亩地。

这钱花得值吗?太值了。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把拖拉机的钱赚回来。

2003年之前,房子没有这种属性,所以房价炒不起来;往后几年,也大概率是这种情况。

老百姓对未来肯定是要充满信心的。但是不代表现在就去消费未来的信心,毕竟手里的仨瓜俩枣,经不起风雨。

这年头,只要你稳住,就胜过很多人了。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这几年,身边那些前辈,比我资深十几二十年的股海高手,很多现在比我都惨呢。

小时候总以为自己能拯救世界,长大了才发现,能安稳过日子已经是很大的本事了。(全文完)

转自:  https://mp.weixin.qq.com/s/_mUio59j9wG-Lcw7ToongQ

vs code 中在终端用cargo run 运行 rust 程序出现错误提示 禁止运行脚本

. : 无法加载文件 C:\Users\zimu\Documents\WindowsPowerShell\profile.ps1,因为在此系统上禁止运行脚本。有关详细信息,请参阅 https:/go.microsoft.com/fwlink/?LinkID=135170 中的 about_Execution_Policies

  • cargo run
  • CategoryInfo : ObjectNotFound: (cargo:String) [], CommandNotFoundException
  • FullyQualifiedErrorId : CommandNotFoundException

解决办法:

> Set-ExecutionPolicy -ExecutionPolicy Bypass -Scope CurrentUser

查看 影响当前会话的所有执行策略,并按优先级顺序显示它们

> Get-ExecutionPolicy -List

PowerShell 执行策略如下:

  • AllSigned
    • 脚本可以运行。
    • 要求所有脚本和配置文件都由受信任的发布者签名,包括在本地计算机上编写的脚本。
    • 在运行来自尚未分类为可信或不可信的发布者的脚本之前会提示你。
    • 存在运行已签名的恶意脚本的风险。
  • Bypass
    • 不阻止任何操作,并且没有任何警告或提示。
    • 此执行策略专为将 PowerShell 脚本内置到较大应用程序中的配置,或以 PowerShell 为具有自己的安全模型的程序的基础的配置而设计。
  • Default
    • 设置默认执行策略。
    • Restricted(适用于 Windows 客户端)。
    • RemoteSigned(适用于 Windows 服务器)。
  • RemoteSigned
    • Windows 服务器计算机的默认执行策略。
    • 脚本可以运行。
    • 需要受信任的发布者对从 Internet 下载的脚本和配置文件(包括电子邮件和即时消息程序)的数字签名。
    • 在本地计算机上编写且不是从 Internet 下载的脚本不需要数字签名。
    • 如果脚本已解除阻止(例如通过使用 Unblock-File cmdlet),则运行从 Internet 下载且未签名的脚本。
    • 存在运行来自 Internet 以外来源的未签名脚本以及可能存在恶意的签名脚本的风险。
  • Restricted
    • Windows 客户端计算机的默认执行策略。
    • 允许单个命令,但不允许脚本。
    • 阻止运行所有脚本文件,包括格式和配置文件 (.ps1xml)、模块脚本文件 (.psm1) 和 PowerShell 配置文件 (.ps1)。
  • Undefined
    • 当前作用域内没有设置执行策略。
    • 如果所有作用域内的执行策略均为 Undefined,则对于 Windows 客户端,有效执行策略为 Restricted;对于 Windows Server,有效执行策略为 RemoteSigned
  • Unrestricted
    • 非 Windows 计算机的默认执行策略,无法更改。
    • 未签名的脚本可以运行。 存在运行恶意脚本的风险。
    • 在运行非来自本地 Intranet 区域的脚本和配置文件之前警告用户。

Scope 值按优先顺序列出。 优先的策略在当前会话中有效,即使在较低优先级设置了更严格的策略。

  • MachinePolicy通过组策略为计算机的所有用户设置。
  • UserPolicy通过组策略为计算机的当前用户设置。
  • ProcessProcess 作用域仅影响当前的 PowerShell 会话。 执行策略保存在环境变量 $env:PSExecutionPolicyPreference 中,而不是注册表中。 关闭 PowerShell 会话时,将删除变量和值。
  • CurrentUser执行策略仅影响当前用户。 它存储在 HKEY_CURRENT_USER 注册表子项中。
  • LocalMachine执行策略会影响当前计算机上的所有用户。 它存储在 HKEY_LOCAL_MACHINE 注册表子项中。

windows server 安装PostgreSQL 11,12 出错 PostgreSQL服务无法启动

会出现这个警告,意思是数据库目录初始化失败,这也是PostgreSQL服务无法启动的根本原因

我们继续点ok,安装完毕。

下一步cmd右键以管理员身份运行

cd定位到你安装好的postgresql的bin目录:cd /d F:\PostgreSQL\bin

关键点:下面这个CMD指令是初始化数据库目录!修复上面的警告
没有初始化数据库数据集就无法启动服务
//执行下面的指令,../data指的是postgresql的数据库目录,我们执行初始化
initdb.exe -D ../data

执行完毕之后我们的data目录会出现很多初始化文件,这时候我们重启或启动postgresql服务
重启或启动失败是没有postgresql服务,这时候需要在 CMD 命令行中手动注册服务
//同样在CMD里执行下面指令注册服务!(你的CMD一定要CD到PostgreSQL中的bin目录)

pg_ctl.exe register -N “服务名” -D PostgreSQL中的data(数据库)目录的绝对路径

pg_ctl.exe register -N “pgsql” -D F:\PostgreSQL\data


7.启动postgresql服务(无法启动是因为没有初始化数据库initdb.exe -D ../data)

8.连接数据库(本人使用Navicat连接)

发现报错连不上,如下

!!!数据库连接用户名其实是你 win本地账号的用户名!!!

直接使用kaou当作用户名既可连接数据库,如果不行可以按照下面的操作创建一个

检查用户是否存在问题
(CMD窗口)F:\postgresql\bin>psql -U postgres
(powershell窗口)F:\postgresql\bin> .\psql -U postgres

postgres不存在,我们那就创建这个用户
创建用户
(CMD窗口)F:\postgresql\bin>createuser -s -r postgres
(powershell窗口)F:\postgresql\bin> .\createuser -s -r postgres
然后就可以连接,成功了!
————————————————

原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qq_38863151/article/details/120819021

买下那个中国首富

12月12日凌晨两点,敲定完最后一个条款,他们从万达总部办公室走出来,发现地上全是雪,没有脚印。

这是北京2023年第一场雪。漫天大雪里,不管是太盟团队,还是万达团队,都像小孩一样,在雪地里都笑得天真烂漫。黄德炜突然觉得:

这场瑞雪是吉兆,我们一定能有很好的合作。

黄德炜是太盟中国总裁。他们刚刚敲定的,是一个协议的框架。协议完成后,万达的控制权,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交易的金额是600亿。这个金额,超过了高瓴资本531亿港元收购百丽、416亿参与格力电器“混改”,仅次于7年前万达的第一次仓皇卖身:

向融创、富力的637.5亿元世纪大甩卖。

论万达之于中国商业版图的地位,王健林之于中国企业家的影响力,这场交易称之为世纪交易,仍不为过。

3个多月后的3月30日,最终的六方签约仪式,王健林和太盟投资执行董事长单伟建都没有亲临现场。

对于这件事情的性质,他们早就了然于胸。

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大调整之际,全球最大的商业地产运营商,被抄底了。黄德炜在现场说:

这肯定是最近五年中国市场上最大的投资,没有之一。

太盟,是这场交易里最大的赢家。

1

2017年那次的卖身,融创430多亿抄底拿下了老王苦心经营多年的13个万达城,并在之后两年里卖出了2000亿的住宅货值。

孙宏斌后来有次在饭局里跟人说:

老王辛辛苦苦干了十年,被我摘了果子。

万达城是老王花了小十年时间在十几个二线城市磨出来的文旅项目。那本来是万达的增长盘。

卖掉增长盘,是为了保住基本盘。

所谓的基本盘,是王健林花了二十年时间做的一件前无古人,也后无来者的壮举——在中国200多个城市,布局的500多个万达广场。

这其实也是中国商业地产的基本盘,每年人流量60亿人次。这500多个万达广场,是老王敢跟马云打赌、敢出口就是小目标、“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底气,并连续三年将老王送上中国首富的宝座。

但在首富壮士断腕、被摘走增长盘的七年后,他的基本盘,还是没能完全保住。

三年前的对赌,还是有必要再复述一下。

2021年9月,22家投资者给珠海万达商管投资380亿元。这其中大约180亿来自太盟。

为了这笔钱,珠海万达商管签了对赌。如果不能在2023年12月31日上市,万达要支付300亿回购款。

后来发生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首富本以为将珠海国资引为股东,能获得一点微小的特权。但后来,他再次看清了自己的位置:

万达上市的路条,一直没有给到。

对赌到期前的几个月,万达只有不到128亿现金:

足足差了170多个小目标。

为筹措资金,万达到处割肉,卖掉了万达电影的股权,还卖了十几座万达广场。甚至包括广州、上海、苏州的现金牛。

然后,就是再一次的割肉了。

2

太盟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董事长单伟建的履历,之前我也写过。对外经贸大学毕业后,前往美国留学,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拿到博士学位,导师是现在的美国财长耶伦。

博士毕业在沃顿商学院当了几年教授后,他进入摩根、新桥投资任职,主导了投资回报数倍的韩国第一银行、深发展等著名银行收购案。

他们善于火中取栗,对控制权充满兴趣,曾被人称为:

亚洲小黑石。

韩国第一银行曾是韩国最大的私人银行之一,因遭遇1998年金融危机而破产,并被收归国有。

新桥原本专门投资中国,但他很快发现,相比在金融危机中独善其身的中国,中国以外的投资机会更有吸引力,于是果断转变策略,将目光标准:

更脆弱的经济体,和贬值更多的资产。

收购过程中,单伟建的谈判对手包括诸多韩国政府机构和企业,还要面对汇丰银行的竞争。

韩国政府有政治、民意等层面的顾忌,因此经常强力施压。单伟建则抓住对方对外资的迫切需求,寸土必争。双方的谈判经常陷入拉锯,到最后变成精力和体力的较量。

单伟建并不惧怕这种较量,反而很享受,“机会带来了兴奋感和战胜竞争对手的强烈欲望”。

受金融危机影响,韩国第一银行的不良贷款激增。即使在政府清理了所有的不良资产、规模缩小后,也需要大概10亿美元补充资本。

当时,新桥刚刚完成第一期中国基金的投资,正在筹措第二期基金,目标为4亿美元。且按照风险分散的原则,其投入到单一项目的金额不能超过20%,也就是8000万美元。

但面对时任韩国金监会主席李宪宰的询问,单伟建仍然毫不犹豫地回答:

资本金不成问题。

他的想法是,对专业投资人来说,不愁没钱,只愁没有好的投资机会。

多年后,在与万达的谈判中,相似的一幕再次上演。我想单伟建会认同老王说的那句话:

清华北大,都不如胆子大。

3

2023年下半年,单伟建与万达开始谈对赌失败后的解决方案。谈判节奏很快,有时一天要谈好几次,而且:

谈得很激烈。

王健林曾经在给员工培训时,讲自己当年怎么做房地产、白手起家的,他当时兜里的钱,其实都是银行借来的:

万达玩的是空手道,这是做生意的最高境界。

这一次,单伟建用了老王的魔法,打败了老王。

因为最开始,单伟建并不确定有哪些投资者会跟投。但他对万达知根知底,始终牢牢掌握着主动权。最终,他凭一己之力,谈下了一个60%的持股比例——持股比例已经超过了王健林。

韩国第一银行的故事,又一次上演了。

谈下60%的持股比例后,除了之前投进去180亿,太盟还得有小300亿的增量资金,才能完全这个交易。

就像当时投韩国第一银行一样,单伟建其实也没有那么多钱。这时候,他找钱、用杠杆的魔法,开始施展了。

2021年参与对赌的22个投资者,除了类似碧桂园这种急着退出超过半数的投资人,都在太盟的游说下,决定继续投资。

稳定住老的投资人,单伟建又开始找新的投资人。他找来了全球最有钱的主,阿布扎比投资局和穆巴达拉投资公司——中东最大的主权基金,钱多,但人不傻。还有太盟的老朋友,中信资本和Ares。

从去年12月开始,在太盟的协调下,这四家投资方请了军团式的顾问,对万达商管进行了海量尽调,对万达的头疼脑热一清二楚,最终决定投资。

黄德炜说,这是中东主权基金有史以来以来对中国最大的一笔投资。这或许从侧面印证,太盟后面其实也没有追加太多投资——他们是动嘴的那个。

最终,上个周末,太盟投资联合4家投资人,与大连万达商管签订了一份协议。

在此之前,大连万达商管持有珠海万达商管70.15%的股份,外部投资人持股29.84%。

现在,5家投资方在珠海万达商管投资赎回期满时,经大连万达商管赎回后,联合向大连新达盟投资人民币600亿元,合计持股60%。大连万达商管持股40%。

新达盟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注册在大连市西岗区,和万达集团、万达商管在同一栋楼里。

近年来在赴港上市中屡败屡战的珠海万达商管,是新达盟的子公司。也就是说:

新达盟承载了万达最核心的资产。

万达商管的持股比例,从70.15%降到40%,让出了绝对控制权。

不仅如此,这5家投资人将派代表进入新达盟的董事会。董事会将严格按照持股比例来安排——他们的席位将多过万达。

太盟已经对外发话,这次会继续留任绝大多数的核心管理层。

他们已经把自己当主人了。

4

六方协议签署时,万达的三号人物张霖并未出现在现场。

因为上周早些时候,张霖辞去了在万达的诸多职务,只留下万达集团董事的抬头。

张霖已效力万达24年,是这两年分管业务最多的高管,也是现存元老中最为年轻一位。张霖的辞职,使王健林失去了最重要的一位接班人。

但这都不重要了,未来的新达盟,不需要王健林的接班人。

新达盟脱离万达集团的体系、实现独立发展,是投资者入场的前提。在去年12月签订框架协议时,双方就已经达成默契。

在官方的新闻稿中,这笔交易看上去皆大欢喜:

投资人增持了中国最大的商业地产运营商,并有机会参与公司治理;

万达解决了资金的燃眉之急,且不必再为上市担忧;

大连市政府保住了辖区内的纳税大户。

唯一不开心的,似乎只有王健林了。

投资界的一位朋友说,还没见王健林吃过这么大的亏。

不是他不想,形势比人强。

自1988年从大连西岗区办公室下海创业以来,王健林始终牢牢掌握着万达的控制权。

但在万达和王思聪都迎来第3个本命年之际,这家公司的基本盘,不姓王了。

老王被抄底了。万达商管是一家纸面上年收租500亿、净利润近百亿的企业。而这轮投资完成后,它的估值竟然只有:

1000亿。

胡润榜上,王健林的身家也从2015年的2200亿,降到2024年的300亿。这次交易之后,老王的财富还要缩水。最不乐观的数字,他的身家只有九年前的:

十分之一了。

过去九年中国缩水最多的富豪,没有之一。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相比较恒大、碧桂园,万达还能勉力活着。

太盟非常开心。从2021年入局算起,他们只花了180亿的“启动资金”,就完成了对中国最大商业地产运营商的抄底。

这几年万达商管分红不错,未来太盟还能进董事会当家做主,真是赚麻了。单伟建在韩国第一银行的收购谈判后,被韩国媒体称为:

乘人之危的秃鹰。

他后来在书中写到:

我要做的事情,一旦咬住了,就不会松口,志在必得。

现在的市场,资产不是地板价,是地狱价。

真是秃鹰的天堂。

5

前几天,开车路过了长安街边上的万达文华酒店。

我突然想起2015年前后,万达在全球疯狂买入资产。北京文华酒店几乎天天都在开发布会。

万达员工多得万达总部B座都坐不下了。很多部门不得不搬到后面的公寓楼。身边加入万达的人,问原因,大多是同一个:

万达给我开了一个无法拒绝的价格。

现在,笙箫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文华酒店已经平静很久了。

10年代初期的老王,一直在强调速度:万达必须再快一点,必须要快。2012年,我当面问过一次老王:

人生目标是什么。

当时58岁的他说,他这代人是幸运中的幸运,商业模式、资金、人才都有。他毕生的目标,就是创造一个世界一流企业。

努力一下,也许世界一流企业就出来了。如果这时歇气,打打高尔夫、泡泡吧。过个五年回头看,可能机会就没了。

那时,老王已经离这个目标其实不远了。

但是,五年之后的2017年,他与他的命运迎面相撞。

他说的对,他这代人的确是幸运中的幸运。但也是不幸中的不幸。

1601年,一直写喜剧的莎士比亚,写作突然全面转向悲剧。这一年他创作了《哈姆雷特》,世界仿佛在他面前坍塌了。

俄罗斯思想家舍斯托夫说,我们并不确切知道这位诗人出了什么事。但有一点毫无疑问,他生活中发生了某种可怕的、震撼他生命的事:

从1601年起,莎士比亚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转自: 兽楼处 https://mp.weixin.qq.com/s/gnJWnxB2iE17eXe-nISEaA

中式“内卷”,全球颤栗

美国人的爪子,已经往上翘45度

内卷

这或许是过去几年国人最为熟悉的名词,毕竟,几乎行行都卷。

本质上,就是需求就这么多,供给太疯狂,所以,不卷怎么可能?

从订单到就业岗位,从直播带货到优质婚配,无一不是如此。

然而,这毕竟是一个高度全球化的时代。

这意味着,当中国正式开始在高新科技领域对全球输出“内卷”,以老外的风格,直接吐血。

我们常常会说,欧美日的基础科学不错。

是不错啊,很多精英家庭都是一辈子就做一行、研究一个领域、从事一个赛道,一直这么传承下来。不用担心房贷车贷,很多特专精新的企业家根本不想要做大做强。在和当地牛逼的跨国企业结成长期合作联盟后,他们就会每天很有规律的做着基础工作。赚到了钱,就支持一下自己城市的足球队、篮球队、棒球队。

然而,这种模式,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看见的。

所以,凡是长期跟老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你要说服大老板替换一个已经长期稳定合作的供应商,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甚至,大老板宁愿让你这个高级经理人滚蛋,而不是让自己的长期合作的供应商滚蛋。

不是人家有月亮下的收入,而是,整个欧美日韩就是这么玩供应链的。他们设计了一个庞大的框架,稳定的供应商确保供应链体系正常运行,从而降低长期运营成本。

因此,人家不需要卷,也没有卷的环境和必要性。

但是,如果你去看看我们的经商环境,本能的就会觉得这些发达国家的经营企业主都是脑残。

只要短期可以获利,或者是极大的降低成本,什么稳定的供应商都不管用,直接开干,只争朝夕。

现在,我们更加内卷,里面需求不足,外面努力找补。这就会引发我们整个庞大产业链无处不在的内卷,相互给压力,不行的就滚。

可以说,以这种近乎群狼模式来搞先进制造业,还要对全球进行强势产能输出,不仅颠覆了发达国家已有的供应链运行机制,而且直接把人家摁住在地上摩擦。

—————————————

难怪美国的雷蒙多近期发出豪言,要不惜一切代价,在最尖端的半导体、AI等领域,卡住我们。

这里面其实是两层意思:

第一层,就是维系霸权,这个大家都知道。

第二层,就是对“中式内卷”的严防死守。

试想,现在新的技术革命迟迟出不来,预计还要10多年才有可能出来。可按照“中式内卷”的玩法,是真的直接可以把西方的铁饭碗打爆,可以让发达国家长期走向返贫。

如果只是比拼短期效率,他们的供应链模式完全不能跟我们这么比。

就像电动车,从看不起我们,到现在处处防我们,才用了几年?

现在甚至语无伦次,说新能源汽车的电池也是有污染的,不环保,不能用。反正,正反两面的话,都是他们说的。

前不久,德国人自己也在反省,2013年是光伏分水岭。在此之前,他们吊打我们;在此之后,我们随意碾压他们。最让他们气愤的是,现在中国出台政策,不允许光伏中核心技术、设备、零部件随意出口。

这种感觉相信隔壁的棒子也是很有感触,面板、船舶、手机等等,都是如此。

为何我们可以做到?我们是建立在14亿人口基数上的举国体制,这才是根本。

所谓的无限扩张产能,各种价格战,本质上,就是我们亏得起。

之所以亏得起,那是因为举国体制模式下,有形之手可以有无数根管子将基层的银子抽走,然后重仓砸向特定领域。

一开始从低端做起,凡是会做的,就以阶段性亏损的代价直接打爆国际同行的产能,让人家满地找牙。一步步,从低端到中端,再到先进制造业,都是如此。

套路好像是老套路,日韩都是这么玩起来的。可是,架不住我们14亿人口的基数,以及强而有力的整合基层银子的能力,再配合强大的产业政策。

所以,我们根本不是简单的产业补贴打爆“卷死”发达国家,而是这几大因素共同发力,让西方直接吐血。关键是,目前没有任何对策可以对付中国这个模式。而且,历史上,也无先例可以让发达国家借鉴。

中国当然不完全是价格战打爆对手,这只是一个初级表象。我们真实的做法是:

一旦打爆对手,这个产业细分领域我们就“没收”了,然后并入我们庞大的全制造业体系,形成生态链,让其它国家根本没法介入。

为何产业脱钩这么难?相信,美国已经看明白了上述逻辑。

————————————

要知道,“中式内卷”是有几个侧面,这些侧面之间,是环环相扣的。

首先,生产崇拜,产能拉爆,对内对外同步“卷死”你。

在这个情况下,内需必然不足。因为,产能一开始就是为全球需求定位的,且基层大量购买力被抽走去搞生产了,因此,对外出口成了关键性的一步。

如果发达国家不行,那就搞一带一路计划。如果还是不够,则只能拉升内需。这个时候,工商业文明时代最大的内需,地产和基建就要拉起来。

这就是为何现在要提什么新型城镇化的同时,还要搞新型基建。

近期,美国对于我们现在的玩法,心中是有点慌的。

美国五工会吁请对中国造船舶收取入境费,造船业保护主义思潮再起,这就是明证。

不过,明显中国不会有任何收手的痕迹。

因为,在人家卡你脖子的时候,中国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卡我们脖子的外国企业赚不到钱。要做到这点,那就是中低端我们能做的全部产能拉爆,然后用价格战将国外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一点点蚕食。等它们吃不消了,甚至严重亏损了,我们相关行业的企业才有活路。

很明显,“中式内卷”卷向全球,原本就是既定的策略,是有意识、有规划、很成熟的打法。

其实,大家看看今天俄乌冲突,俄罗斯的武器明显不如北约。但是,俄罗斯用海量的炮弹产能正在不断“卷死”北约的军援后劲,这也是很好的例子,帮助我们理解。

今天很多人说,俄乌冲突打成了一战。可对于俄罗斯而言,这或许是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式。如果撒开手直接高科技武器对轰,俄罗斯或许早就失败了。实际情况是,俄罗斯就是在自己能力内,慢慢升级一些武器,再用海量产能卷死西方,反而取得了极好的效果。

当然,俄罗斯也就只能在战场上卷死别人。

我们不同,我们可以在各行各业、各种领域,直接卷死大量发达国家。这也是为何美国视我们为猛虎的关键!

眼下,中国已经对一带一路国家输出1.6万亿美元债权,这些也是我们不断拓展海外经济殖民地的基石,背后就是“中式内卷”进行产业领域“农村包围城市”的实践。

因此,今天美国只能咆哮,却毫无良策。

发动金融战,是他们牛,却也证明他们在实体经济领域遇到重大问题,否则不至于如此。

接下去,中国新一轮新质生产力产能扩张周期启动。

预计,我们的大A将会在这个方向获得重要的扶持,局部赚钱效应会非常强。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JGr6sHhBOb7VE-0oBSwNZg